卷壹·玉酒  第五章 寻引为酿天琼酒

章节字数:2872  更新时间:13-01-25 21: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怎么,不是吗?小妖?”男人压低了嗓音再次问道。

    梦琴望着他许久说不出话,只是皱着眉头,不知如何是好。霎时想起之前在山脚遇见的挑夫,猛然惊道:“哦——!我认得你!你不就是当天送酒上山的凡人吗?”

    “哼,真是妖精!话里话外都分得这么清楚!”不屑地放开她,将布袋拿到手上看了一眼。“真是难得,不过可惜了,你懂石榴,可是偷盗之人乃我生平最恨!东西留下,你可以走了。”说完,转身把布袋一并带入屋内。

    “站住!你还没回答我呢!还有,你……你怎么知道我是妖精?”梦琴向他喝道,惊讶中却不少带着点胆怯,声音到了最后也有些颤抖。

    “我送去的是仙界的天琼酒,三界之事总该知道一二吧?你说你不是偷酒的元凶,那你还来采这些石榴作甚?”男人说完,‘哼’一声关上了木门。

    “哎?你!”梦琴指着木门差点没被气死,心想好不容易早起采到的石榴花,非但被白白拿走,还被人冤枉成偷酒元凶了,怎可如此罢休?下一次开花是在春天,就算她等得了,炎彤可等不了。挽起袖子,气冲冲就要破门而入。

    右手敲下,却见金光一闪,不知是晕眩还是眼花,自己竟离木门越来越远。不久只觉全身似被烈火灼伤,一阵疼痛后便跌卧在地上。两手支撑着地面,忍痛站起,这才发现木门旁的窗边内侧露出了镇妖符的一角。

    “原来还是驱妖法师啊,难怪你那么嚣张!说什么三界之事自然略懂,也不过是个管酒养花的凡人!”梦琴指着木门嚷嚷,心里不时觉得委屈起来。被神仙斥责倒是能尽量咽下,可是被人类斥责还真是有失身份。这时又想,她修行八百年就为成人,那自己不是低人一等?倒不如修练成仙,岂不更好?阿公曾说妖精若能得道,便可越级成仙,那时再惩戒你们这些瞧不起妖精的人类,那还真是大快人心啊!

    “小妖精,我劝你还是走吧!要是再来,小心灰飞烟灭!”言毕,一张镇妖符被掷了出来。

    梦琴心中一震,双手婉转施法挡住符咒。那刻又见金光四射,将花海照得犹如霞锦云帛。她法力单薄,自知不能久挡,翻过身来,只化作一团半透白烟负伤离去。

    事后梦琴折道回山,在山间饶了几圈,心里仍觉不甘。这个时候婷蓠定在修炼,老胡杨也未必起早,想想倒不如回水里睡一觉,待天色转暗再疗伤也不迟。只是她耐心有限,未过申时便已按耐不住,转身化为人形,却架不开妖风,只得缓缓行向山谷方向。

    苒墨此刻正坐于方台边沿赏景,忽见她进来,本想问候今日的状况,可见其面色不好,猜想她定是遇上了什么难事。他只将酒葫芦拿出来,把她上次拿来的天琼酒倒了一盏给她。

    “苒墨哥哥,驱妖法师是能与仙人来往的吗?”梦琴拿起了酒盏未灌入喉,竟吐出了一口鲜血。

    苒墨上前扶住,缓缓拍拭着她的背部,一边言道:“不清楚。茶花源的主人是驱妖法师吗?这伤便是从那里得来的吧?”

    梦琴点首,擦拭完嘴角的血迹,便将酒喝了下去,胸口的疼痛顿时散去,舒畅了许多。她原来还不觉奇怪,这时脑里闪过的念头让她不禁一惊。“苒墨哥哥,你给我喝了什么?”这个味道,莫不是上次在水莲洞尝过的玉酒?

    “你说呢?”苒墨只是轻笑,又给她倒了一盏。这酒的疗效,他是再清楚不过了,治疗她的内伤,可谓是事半功倍。

    梦琴站起身来,“这怎么行?我把酒给你,你让我喝,这不是把东西送了又拿回去吗?”话说到一半竟说不下去,石榴花拿不回来,便是前功尽弃,如此下去别说炎彤不会放过他们,苒墨的病也好不了了。苒墨说过,他的伤再治不好,便只能多活五十年,如今期限已近,岂不是两头不到岸,赔了夫人又折兵吗?

    “梦琴?”苒墨靠前来,用袖口在她眼下来回擦拭着。“如果难办,那便别去了。也不只有这一个办法,没必要拿自己的性命过不去。既然对方是驱妖法师,你法力尚浅,独自一人前往也太危险了。”

    梦琴反应过来,才发现是自己不知觉地落泪,当即转过身去用袖子狠狠擦拭着眼泪。他知道,苒墨是在安慰自己,如果还有别的办法,恐怕早就告诉她了吧?

    苒墨将她转过身来,莞尔说道:“别哭了。这些事情本来就不好办,是我过于心急,没有考虑到对方会有这般本事。”

    梦琴摇了摇头,抿嘴硬压下咽喉中的酸涩,道:“我想再去一趟。”

    苒墨看着她,心中似有所触。他道:“你随我来。”梦琴原来不知他此番何意,尾随着他走进了书阁内,直到他拨开架子后方的珠帘时,终于明白过来。五尺左右的小池热气升腾,尤其清水甘醇之味不饮自醉,都说温泉清水味比酒醇,只因其中精华极多,实在无从多求。

    苒墨道:“你修得偏阴法术,这温泉水对你有一定的害处,可你浸在其中,却能恢复极快。我自知劝不住你,可总不能看你白白送死,所以务必要养好了伤再去,懂了吗?”

    “知道了。”心里由衷感动,却只道出了三字,随即浸入池中运功疗伤。

    当日酉时,她又去了一趟茶花源。

    双脚落地,只觉微风送爽,她镇定地往茶花源门口望去,将四周细细看察一番。果然所料没错,屋子的每一个角落都有符咒贴着。“狂妄自大的凡人,没有符咒你算什么?”梦琴咬牙说道。

    她走进那汪洋花海中,一身白色长裙在缤纷花丛中显得异常突出,似莲花开在浮萍间,更显妖娆。两指间射出两点白光,缓缓朝屋内飘去,化作一阵玄风将那些符咒一一吹落到屋外。

    梦琴嘴角微扬,将木门推开。只听见‘吱呀’一声,再没有上次那般金光刺眼。“哼,还不是让我进来了吗?什么驱妖法师,不过是个凡夫俗子!阿公竟然怕我爱上这等凡人,还真小看我梦琴了!”双手叉腰一阵得意,瞬间没了刚才的气势。

    在屋里翻来覆去找了许久,却也不见自己的布袋。烦恼之余瞥见眼前的字画。没错,从外而看,木屋后面是青砖砌成,自己如今也只在同一个地方打转,并没有看见砖墙。那幅面朝门口的画倒是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那幅《绝顶》昆仑山帛画,全以染料平涂,可是不管梦琴从哪个角度观赏,此画都隐隐透着怪异的气息。也不知是自己有些飘浮不定,还是画中之物正在移动,那帛画中的山水犹如被风吹得不停摆动,又像水中花影波动,看似缓慢,却又似变幻莫测,快得难以捕捉它的细节。迷糊之中伸手碰去,眼前瞬间天昏地暗,身子竟感无比轻盈,她便被卷了进去。

    朦胧中醒来,也不知自己适才是何时晕过去的,只知道四周亦是如此混沌无光,还飘散着一股青苔和泉水的味道。这茶花源主到底是何方神圣,竟还有这等机关?

    “这是哪里啊?”梦琴嘀咕道,一边站起身来。

    “一个你不该来的地方。”黑暗中传来一个男人的嗓音,却不是之前那个茶花源主的说话声。这一次的显得更加深沉,甚至有些嗜血的气息。

    身边忽然‘嗖’的一声,似原处无故刮起的微风,却又有些冰凉刺骨。没过多久,手臂上一阵疼痛,血腥味飘散开来。何时受的伤?梦琴扪心自问,莫不是适才那道冷风?用手指轻轻触碰伤口,竟比剑伤还要细密,甚至有些像是用针线滑过。惊恐之中,她不禁叫道:“你到底是谁?”

    黑暗中传出男人的笑声,时近时远,有时听似洞中回音,漫无边际、有时似小屋之中,碰壁回音,近在咫尺。

    “别躲躲藏藏!你到底想干什么?”梦琴一边问道,一边施法想用妖光照亮此处。手刚举起要施展法术,脑后却感到一阵麻酥。这时便听见耳边有人说道:“都说了,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

    PS:此文已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