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壹·玉酒  第七章 万花丛是百事端

章节字数:2693  更新时间:12-12-25 11: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把脚抬起来!”西彦说道。

    话音刚落,却见盆子里的水被用力溅起,洒得木地板上冒着热腾腾的水气。原来是秋夜硬把梦琴拉了出来,让西彦烧了热水,说是要把伤口先洗干净。

    “哎,你这锦鲤好没礼貌,我家主人好心让我替你疗伤,你竟然还不愿意?”西彦指着梦琴气匆匆地说道,差点没把身旁的瓶子砸下去。

    “疗伤?他是想下毒折磨我吧?你主子是凶手,你就是帮凶!”梦琴嚷道。

    “我是帮凶?你还是窃贼呢!”西彦回道。

    秋夜坐到塌边,示意让西彦先退下,这时却听见梦琴大喊一声:“凶手,你给我走远一点!”右掌击下想把秋夜推开,不自觉用了点法术。一阵蓝光下,忽见秋夜右手挡搁,那一招法力对他来说似乎是微不足道,两指间弹出一阵凉气。梦琴只感手腕疼痛,自己便被拉了过去,抬首时鼻尖只离秋夜几寸之差。

    “我是看在你被风骨所伤,才出手相救的!如若不然,早把你轰出去了!”秋夜说道。

    “你是想讨好我,不让我说出去吧?你以为我想留下来吗?我巴不得早点走!”梦琴挣脱了牵制,起身便想离开,无奈伤口不断撕裂着,只能一拐一拐地走向门口。

    秋夜冷笑一声,将白布抛到一处,只道:“随便你怎么想,反正毒发的时候死的是你!”

    “少吓唬我!”梦琴甩手道。

    “吓唬你?你这锦鲤还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毒吧?等会儿毒发时全身发紫化为死水,你便知道厉害!”西彦说完,转身又道:“仙君,我先退下了。”只见他化作一只狐狸跳出了窗外。

    梦琴回头时,秋夜已坐在案前,倒了一盏玉酒独自饮下。经过适才一折腾,大家也没发觉外边已是傍晚时分,圆月露出小角儿来,却被落幕彩霞掩尽了芳华。此刻屋里渐暗,也没人起来点灯亮烛。

    过了许久,梦琴方才开口道:“不点灯吗?”

    秋夜摇了摇头,说道:“你是怕毒发,还是想要回那几朵石榴?”

    梦琴顿住,此刻她为何留下,自己也不清楚。毒发之事是真与否,自己也不敢断言。“你不杀我灭口吗?”梦琴问道。

    “按理说,只要此刻我不救你,你一样被灭口了,不是吗?”秋夜言罢,一挥袖子,屋里忽然升温,一会儿便见烛火即燃。

    “那我们谈一谈,你给我石榴和解药,我保证不说出去!”梦琴走到桌旁坐下,又道:“怎么样?”

    “说来说去,你就是要那几朵石榴的。听好了,只能选一样!”秋夜说着,拿着酒壶坐到靠窗的木柜子上,望着外边饮起酒来。那时木壁为墙,落幕晚烟为景,暗淡之中蓝衣配佳酿,当真如蓄势待发的夜鹰。

    梦琴一阵茫然,心想自己危在旦夕,到底在拿什么与他谈条件?本想先行一步去找阿公,却听见身后传来了脚步声,木地板上的吱呀声出卖了来人的伪装。梦琴转过身后,双眼对上后边的黑衣男人。那不是别人,而是方才的风骨。他非但没死,而且还好好地站在她面前。

    “你没死?”梦琴惊怕地倒退。一个踉跄向后仰去,跌坐在了地上。

    风骨没有理会她的惊诧,只向秋夜问道:“为什么不杀我?”

    “没必要。”秋夜回道。

    “你知道如果你杀不死我,我还会再来的!”风骨说道。

    “我知道。”秋夜微微点首。

    这下有趣了,这俩有什么深仇大怨,把我忽略了!这时不走,更待何时?思及此,梦琴俯身缓缓走向了门口。不过数步之遥,领口被生硬拉扯,连人一块儿被拉到秋夜面前。

    “我先走,这下酒菜我就一并带走了!”风骨说完,便要离开。

    “等等。”秋夜说着,从窗边走过来。

    “怎么,改变主意要杀我了?”风骨问道。

    “你要不要走是你的事,可是她你得留下。”秋夜漫不经心地说道。

    “你不是不知道,她活不了多久了。”

    “你要是想吃天山的,我绝不干涉,可她毕竟是我昆仑山下的妖精!”秋夜怔怔说道。

    梦琴丝毫不敢挣扎,深怕他们任何一个发起火来真把她碎尸万段。难怪阿公说民以食为天,妖亦如此,自己这个盘中餐还真是苦命了。

    正当梦琴首次在心里求神求了几百次的时候,风骨叹了一声。“算了,本以为可以杀了你后,饱餐一顿。拿去吧,反正她也活不了多久,只要成了尸体,一样是我嘴里的东西。”说罢,将梦琴放开,变身为一只蝙蝠往夜幕中飞去。

    秋夜转过身来,只见梦琴站着不说一句话,肩膀更像逼入墙角的野猫般缩了起来,瑟瑟发抖。他苦笑道:“没死真是万幸啊!”走到靠墙的木柜取了红字贴的白瓷瓶放在桌上,只道:“每日服三次,一次三颗。没死的话就别回来,死了也别怨我!”

    “你到底安的什么心?”梦琴皱眉问道。

    秋夜听言,偏过头来看她。“安什么心?”冷笑一声,走近问道:“你一直不走,你又有何居心?”

    “我说过的,我要那几朵石榴!”梦琴说道。

    “你是要命,还是要石榴?”秋夜回问。

    “两个都要!如果只能选一个,你把解药拿走,我只要那天采下的石榴花!”

    秋夜见她神情有些急躁,甚是不解,心想有谁宁可不保住自己的性命,也得将石榴花带走?莫不是家中有人,怕炎彤仙子怪罪下来开刀问斩罢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秋夜呢喃道。

    “不给就不给,咬文嚼字数落我干什么?”梦琴一转身,适才被风骨扯得有些凌乱的衣裳里掉出了一卷缣帛。

    “小妖,你的东西。”秋夜拾起缣帛正要递过去,却见上边缝有‘万花丛’三字,当即翻开看了一眼。他眉头一蹙,心想:《万花丛》为何会在她手里?

    “诶,还给我!”梦琴急了,伸手要将它拿回来,何知秋夜将它高高举起,任她如何踮脚跳跃也取不到。她咬牙道:“还不还我?”

    “我问你,这个缣帛你从何处得来?”秋夜依然高举着手中的帛卷,他如何也想不通为一个不过四百年道行的小妖会拥有此物。

    “怎么,你现在想明抢,是不是?这位大源主,你别以为和仙人扯上一点酒食关系就很了不起!”拉起两袖叉腰一站,梦琴毫无退缩之意。

    “老实交待,你到底从何处得来?”秋夜眉头越皱越深。当年艺锦宫遭天火焚烧殆尽,《万花丛》从此失去踪影,本以为是葬身火海,不想竟被私自带下凡间。如果他猜得没错,这场大火断然不是意外,而是有人故意为之。

    “我偏不说!”梦琴喝道。这块缣帛乃苒墨所有,他莫不是也被此人坑害,所以负伤至此?想着想着,背脊一阵冷酥。

    秋夜见她若有所思,只道:“也罢,难道我会贪你一块破絮吗?”说完,抛向了桌上。

    梦琴连忙将缣帛塞入怀中,这时又见桌上放下了一个布袋。这不是当日她用来采取石榴花的布袋吗?打开一看,一朵朵石榴花仍在其中,各个竟都完好无损,与当日采下一般新鲜艳丽。难道这便是它与普通花草的不同之处?

    “拿了便走,别多留了!”秋夜发下恨话,朝那幅帛画过去,一下不见了踪影。

    梦琴见他离去,心里暗忖侥幸,急忙收拾好东西,抓紧脚步离开。她方跨出门槛,身后一处便冒着一团紫烟,似浓似浅,如流水一般跟在后头。

    秋夜随即从画中出来,负手望着远去的梦琴呢喃道:“到底是谁?”

    -----------------------------------------------------------------------------------------------------

    PS:此文已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