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壹·玉酒  第十三章 炎彤激怒雪豹妖

章节字数:2516  更新时间:13-01-07 01: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纳赤台。茶花源。

    秋夜缓缓坐起身来,只觉脑里嗡鸣不断,上肢酥软无力,提不上气来。俯身想取水之时,才发现梦琴就靠在他榻边睡着,以榻沿为枕。看来昨日毕月乌走后,便是她在照顾自己。

    心里一阵惭愧,忽想起下凡之时被打落苳渟湖,也是被一只小妖救起。那时为不连累无辜,他给那小妖施了法术保她万全无伤,便去了水莲洞。那时遇上青岩道童,是奉了师尊之命到此给他仙丹疗伤,事后要查出将他打落之人,便不肯面见众妖,想从中查察,只命青岩道童为他传达口谕告知众妖。那时炎彤正好在洞中,便有了孩童相告新主谕,炎彤不言半句闲的画面。

    “咳咳……咳咳咳……”

    秋夜寻声望去,见梦琴不停咳嗽,颈边露出碎鳞片,血丝可见。她胸口起伏急速,额上尽冒冷汗。他本以为是久未归水的后果,但看到地板上的血迹,顿时明白过来。可惜自己有伤在身,不能替她治伤。他沙哑地向外喊道:“西彦,速来见我!”

    门外刮起一阵黄风,西彦便落在了地上,可它只在茶花源外围踱来踱去,没有入内。

    “仙君,我进不来。”西彦道。

    “你先让开!”话音刚落,只见一红袍女子从天而降,左手一挥将西彦打到了一处。那正是炎彤,她将阵法轻易破去,只身入内又挥起手来,却被秋夜挡住。“做什么?”炎彤问道。她本想一掌打向梦琴,免得她又再犯昨日的错误。

    原来她以为翱雄是梦琴引来的妖精,因而特别生气。秋夜缓缓说道:“她救我有功,切莫伤她!”

    炎彤冷哼一声道:“救你有功?怕是功罪并济吧?”

    秋夜道:“那倒是扯平了,你还是不能伤她!”

    炎彤怒道:“秋夜,你别忘了此刻的身分,这些全是一群畜牲,不惩不行!”

    秋夜道:“你师父生前也是牲畜,你拿什么来比较?”他原先也为狐妖修道成仙,炎彤言语倒让他感到有些不满了。

    “你敢顶撞我?”炎彤瞪大了眼睛,就差没胡子可让她吹了。“我一听到你受伤的消息就立刻赶来了,你竟然还敢顶撞我?”

    “我没逼你下山吧?”秋夜说道。

    “你……”炎彤顿了一会儿又道:“算了,你的伤怎么样了?”

    “已无大碍,我还有师父所赐灵丹,两日内便可恢复如初。”

    “听说袭击你的是一只雪豹妖?我现在就去找它算帐!”炎彤言罢,便离开了茶花源。

    “实在胡来!”秋夜咳着说道。他掐指一算,皱眉宣来紫禧。

    只见紫色妖风停于茶花源外,“仙君找我何事?”

    “是你告知炎彤仙子此事的?”秋夜一双眼睛疲惫不堪,望着她就如沉睡前的最后猎捕。

    紫禧不敢欺瞒,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不久言道:“是炎彤仙子逼迫与我,若属下不说便有性命之忧啊!”

    秋夜轻叹一声,炎彤的脾气他不会不晓,紫禧等人在她眼中有如蝼蚁般微不足道,这一点他到底是比较清楚的。他点首道:“此事就此作罢,你先替我将她们放到屋外泉水中,再采下中端红色石榴花洒在泉水上,事后你可先行离开。”

    紫禧领命,便将梦琴与婷蓠一并带走,化作妖风从窗口离去。

    西彦入内,跃到了榻上。“仙君,昨夜我想进来,却因有天屏……”

    秋夜打断他的话,“无碍,我知道你在外边。你快到戈什洞去,免得炎彤又给我闯祸!”

    西弯扭了扭头。支支吾吾道:“这……”

    秋夜知他惧怕炎彤,只道:“没事,你尽管放心去做。她若再对你动手,你就告知于我。”

    西彦得到秋夜的保证,这才放心地点了点头,直接去了戈什洞。

    秋夜见外边鬼魅未散,恐怕会趁他不备又来捣乱,便将榻下木盒拉出,取出一把桃木剑来。他将桃木剑挂在木门梁上,门口便如镶上一层防罩,若隐若现。

    他转身要到酒窖去,却听见紫禧在外问道:“仙君为何不将她们送回苳渟湖?”

    秋夜皱眉道:“苳渟湖?那不是水莲洞下方的湖泊么?”

    紫禧点首道:“没错,正是那里。”

    秋夜沉吟片刻,惊道:“是她?”




    昆仑山。戈什洞。

    只见洞外全是一群雪豹在镇守洞口,皆未成精。它们见炎彤过来,各个张牙向她扑去,企图将她咬个遍体鳞伤,好留作过中。何知炎彤右手一张,手掌上便现出一把红茅长枪。

    长枪往前一摆,由右侧横挥过来,那些雪豹的腹部皆被她划出一道深深的伤口,倒地流血身亡。

    炎彤冷哼一声步入洞中,雪豹妖齐齐上前与她对打,但这些妖精道行尚浅,又哪里是炎彤的对手?不过片刻,那洞里便血水四溅,连炎彤的衣袍上也是如此。

    炎彤喝道:“一群妖孽,还不快快退下?若再冥顽不化,我便将尔等全部杀光!”

    她一说完,洞中一角来了一个白眉雪豹妖,躬着身子给炎彤行礼道:“上仙莫要再动手,实在是小辈不知天高地厚,把上仙得罪了!”他是翱雄的父亲,翱庆。

    炎彤道:“老妖怪,你还算有礼!其他的便不多说,你把你儿子叫出来!”

    翱庆道:“上仙恕罪,小儿身中剧毒,恐怕不能来见上仙。”

    “中了剧毒?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炎彤说着将翱庆推到一旁,直接走进里边的卧室里,只见榻上的翱雄不停吼叫,一时变回雪豹,一时又变为人形。他抱着身子不停翻动,那榻下还流着一洼黑血。

    翱庆道:“你看,上仙。小儿的确身中剧毒啊!”

    炎彤冷哼一声道:“真是活该,也不看看自己暗算的是谁!”举起长枪,便要刺去。翱庆一个箭步抓住炎彤的长枪,挡在翱雄身前拼命求情,炎彤却如何也听不进去。

    炎彤喝道:“老妖怪,还不闪开!”

    说时迟,那时快,炎彤抽回长枪,又再刺去,却见西彦赶在长枪刺到之前挡在了翱雄前面。他喊道:“不——!”

    炎彤停下攒刺的动作,收回长枪,“死西彦,你真的想死吗?”

    西彦在自己身上摸了一着,知道没有伤口,方才放开手来。“炎彤仙子,仙君让我转告您不可杀害这里的任何一个雪豹妖!虽然已经……请仙子大发慈悲,饶过它们吧!”

    炎彤寻思一番,收回长枪骂道:“便是他如此心软,才难成正事!”只见她右手一松,那长枪便随即消失无影。“真是便宜了你们!”炎彤喝罢,怒气冲冲地甩了甩袍子离开山洞。西彦向翱庆告辞,随后离开。

    翱庆忍气喝道:“翱三,翱四!”两个雪豹妖急忙上前搭话。翱庆吩咐道:“你们二人给我准备准备,今日就带着你们少爷速去赤石山找我大哥狮罗魔,我随后就到!”

    翱三道:“可是大王,我们是不是该先去教训那茶花源的小子?他不过是一个酿酒的凡人,杀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翱庆瞪着眼,给二人狠狠地赏了两记耳光。“你们还嫌麻烦不够啊?按我说的去做!我定要血洗纳赤台,让他们血债血偿!”

    ---------------------------------------------------------------------------------------

    PS:此文已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