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壹·玉酒  第十四章 风骨庐山征妖兵

章节字数:3020  更新时间:13-01-06 17: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纳赤台。茶花源。

    这一日甘露未去,凉风方停。秋夜棉袄裹身,往茶花源泉水小沟走去。只见水里游着一条黑花白锦鲤,鱼鳞如银霜洒地,一身如银琼墨石所作,真如水里丹青。

    深怕惊动了它,秋夜每一步走得特别小心,此刻心里除了感激之外,还有一丝丝连他自己也难以察觉的怜惜。墨月儿,它可是天庭至宝,王母池中的小宠。

    当年四方神兽未封神职,各有领地,却皆不过域干扰。桓古一日,天旱地燥,四方神兽不知何因开战,搅得天庭凡间不得安宁。王母阁中小池裂出一尺缝隙,池中鱼水皆落凡间,顿成福泽四方解暑旱,四兽罢手封神职之势。此事便如此告终。

    所谓墨月儿,其实便是梦琴。秋夜本不知晓,直到昨夜他出外透气,便见化为原形的梦琴全身发出月光之色,与天上轮月相互成映,他方才知道那便是当年王母的新宠——墨月儿。

    这锦鲤少不懂事,落入凡间后又不晓自身来历,只靠吸取日月精华在湖中修炼成精,只因生性属阴,月光精华是为修炼必取之物。

    梦琴从水里见秋夜步行过来,在水中吐了个水泡。

    秋夜蹲下身来,言道:“这是欢迎我吗?”梦琴听言,又吐出了一串水泡。

    “你的伤不碍事了吧?”秋夜说着,目光却一直停留在鲤鳃后方的伤口上。

    梦琴道:“应该还要些时日,方可复原。”游了一阵,又道:“不过我每次受伤一晒月亮,就好得很快!”

    秋夜干脆原地坐下,打算陪她聊天,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冒然中只硬挤出了一句:“只听过晒太阳,哪有晒月亮的?”

    梦琴道:“你不信就算了!”说完,泄气般游到反方向去。

    秋夜轻笑道:“怎么可能不信?我恐怕比你自己更了解你一些!”

    梦琴游过来道:“瞎说!你我八字不和也就算了,还了解我?”

    秋夜故作思考模样说道:“嗯……我还真好奇你我的八字到底怎么样!”

    梦琴甩头道:“铁定不合,而且是八辈子不合!”那水里卷起一阵浪花,却把秋夜逗得一阵笑。

    “仙君……”西彦刚回来有事要报,见秋夜在笑,顿时止住了话头。

    秋夜止了笑声,回首道:“什么事?”

    西彦道:“冰翼适才刚从庐山回来,说是有事禀报。”

    秋夜双眼一亮,“噢?冰翼回来了?”起身将棉袄取下,便见他提步往山里走去。

    梦琴吐着气泡问道:“冰翼是谁?”

    西彦挠了挠头说:“一个……仙君很器重的手下吧?”其实他也不清楚冰翼的来历,他唯独见过他的样子,说过几句话。那是一个只能用冰冷二字来形容的妖精。



    桑株洞。

    秋夜入来,洞里飞出一群青毛紫身蝙蝠。他挥起袖子挡住头部,待四处无声时,往左侧内角说道:“冰翼,可有消息?”暗中看不见洞中事物,却略听得见飞行时发出的细微声响。秋夜面前飞来一只青毛蝙蝠,落下化为人形,只穿着黑布衣,后有古青铜色披风,神情冷峻,薄唇尖耳。那便是冰翼。

    冰翼道:“冰翼直赴庐山勘察风骨的一切行动,果真如仙君所说,他们正密谋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当日风骨杀不了秋夜,便先行离去。秋夜猜想他定不会罢休,当夜派冰翼暗中跟踪。冰翼在跟至咸阳之时,不知何处刮来一阵异风,挡住了他的去路,好在他知道风骨住处,这才没有前功尽弃。

    冰翼来到九江,便是已到虎口。庐山上岗哨从无间断,加上绝壁为屏,时时可有性命之忧。冰翼临行前得秋夜秘授一法,可让他暂时隐蔽气味形貌,隐身进了庐山蝙蝠洞。那时见风骨就在众妖中央,训练家臣新军,口口言道要杀了秋夜为父亲报仇。

    秋夜闻言冷笑道:“不愧是我的好侄子,开始招兵买马了!”双眸中满是让人意想不透的冷淡。

    冰翼沉默片刻,又道:“仙君,可要先发制人?”

    秋夜摆手道:“不急。我若现在将他击败,其弊有三。一,是风骨定然不会妥协,如此便没完没了;二,是我答应风骨的父亲好好照顾与他,如果本座先行出手,那便是背信弃义;三,本座位列仙班,贸然出手,师出无名,定落人话柄,说我等欺压弱小,如此甚为不妥。”

    冰翼听他句句在理,便没多说什么。他明白秋夜其实是希望风骨放弃复仇之举。冰翼也是蝙蝠妖,风骨的家族又是妖界赫赫有名之辈,所谓复仇是为何事,他再清楚不过了。

    秋夜见他不语,问道:“你有什么想法,不妨说出来听听?”

    冰翼回过神来,言道:“冰翼没有异议,按兵不动已是最佳方略。”

    秋夜点首道:“不过也不能坐以待毙。”

    冰翼道:“我手下有五万子弟弟,皆可派上用场。如若……”

    “不妥。”秋夜打断他的话,接着又道:“你们内部方才出血,我可不想将你们都逼上绝路,此事容后再议。”

    冰翼点首,“可如今仙君已没有多少心腹,这样下去定要吃亏。何不召集更多妖群辅助于你?”

    秋夜轻笑,往冰翼肩上一拍,“身正不怕影子斜,必要的时候我可上报玉帝,名正言顺方是上策。”

    冰翼闻言明了,他一直都失算了至高无上的天庭众仙。昆仑山脉是天庭始地,自当不能沦陷。他似乎也忘了秋夜已修炼成仙,自己只是妖精之体,相距甚远。想到此处,嘴角只勾起一抹惨淡的笑容。

    秋夜何尝看不出他的心思,只道:“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原本你不必离开的,更不必替一个仇人办事。”

    冰翼摇首道:“不是的,我知道那天……”

    “冰翼!”秋夜打断他的话,接着说道:“记得你答应过我,这件事不会再提起,也不会再想下去。”

    冰翼道:“我当然记得,只是觉得责任不应该由仙君你一人承担啊!”

    秋夜道:“你放心吧,真相是不会被埋没的,它总有重现于世的一天。在这之前,我希望你不要放弃寻找这个真相,也不要放弃相信它的存在。”

    冰翼顿了顿,双眼中的惊诧不言而明。他拱手作揖。躬身道:“冰翼一定尽力而为!”



    纳赤台。茶花源。

    晚间凉风渐大,水冷道清。十五月圆下灯火渺渺,茶花源木杆上的油灯也只遥看如萤,夜空星罗棋布,天地竟似上下合一。

    秋夜从桑株洞归来,直接往泉水小沟边原地而坐。只见梦琴鱼身此时比月光更亮,银光满泻小沟中,照得就像天河一般,只差没五彩斑斓。他在旁静静坐着,欣赏着吸收月光精华的过程,却又百感交集。

    梦琴耐不住冷清,言道:“你就这么坐着,也不嫌无聊?”

    秋夜似笑非笑,“你再不快些痊愈,我会更加无聊。”

    梦琴顿了顿,“你真的病重难治,我这个偷酒贼不是你平生最恨么?为什么不讨厌了?”

    秋夜道:“你知道炎彤仙子是我的朋友,不也如此和我说话?”原来当日她并没完全晕厥,隐约中仍可听见炎彤与他争执,方才知道秋夜便是掌管昆仑山的玉崇仙君。

    梦琴道:“这是两码事!”

    秋夜轻笑道:“我倒不觉得。这整个昆仑山,又有谁敢向你这般对我说话?”说完,打开了放在身旁的瓷瓶,往梦琴身上倒去。

    梦琴道:“那你是要我跪下求你原谅我么?”只见秋夜只是淡笑,却没说话。

    此时,梦琴只觉背脊清凉爽快,身上的银光也越发增大。“这是什么?”她道。

    “好药。”

    “治伤的?”

    “嗯。”

    “你放了什么?”梦琴游到秋夜面前,摇摆着鱼尾仔细聆听。

    “雪莲、雀海、斑蓉、当归、桃仁……”秋夜说到一半却停了下来。

    梦琴见他不说,便道:“怎么,不愿告诉我吗?”

    秋夜道:“这副药不能用在苒墨身上。”

    梦琴吐出一连串水泡,背着他游走了。她原想记下药方,好给苒墨治伤的,怎料却让秋夜给听出来了。这时后方传来细微声响,梦琴转过身来,见秋夜起身刚要离去,连忙叫住。“哎,你现在就走吗?”

    秋夜玩笑道:“怎么,想要我留下来陪你?”

    “瞎说!”梦琴甩了甩尾巴,把泉水溅向秋夜。

    秋夜退后,一边笑道:“好,好,不逗你!等你的伤好了,再给苒墨瞧病也不迟。”

    梦琴道:“真的?”

    秋夜道:“那是自然。”

    梦琴道:“也罢。若是堂堂仙君不信守诺言,我定要你名播妖界!”

    秋夜只是摇首轻笑,便缓缓步回屋中。

    -----------------------------------------------------------------------------------------

    PS:此文已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