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壹·玉酒  第十五章 无名散妖袭秋夜

章节字数:2700  更新时间:13-01-08 17: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纳赤台。茶花源。

    梦琴只觉背脊一阵凉意,迷糊中似有人在抚着背部,麻酥感侵袭而来。

    只见秋夜两指间聚着金光,在锦鲤的背脊上轻轻按着,金光便在上边来回转动,这是玄武所教的治愈之术。回想当日,苒墨曾问他:“是为了她吗?”他说得一点也没错,只是他并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更不知道‘她’早已故去。

    他正自发愣,却听见梦琴叫道:“放手啊,烫!烫!”她只觉背后一阵灼热,让她不禁生疼。

    秋夜回神,急忙抽回手来。“对不住,走神了!”他见梦琴鳃后伤口痊愈,又道:“你已经痊愈,不妨试一试变身?”

    梦琴从水里跃出,化为人形,穿着一身灰纹白色衣裳,双眸碧色幽幽,宛若海中散开的涟漪。她浅笑道:“怎么样?”

    秋夜道:“什么怎么样,还不就是条锦鲤?”话虽如此,这时却想起了王母蟠桃会一幕。那时筵上处处金光灿烂,彩布绕梁,祥云铺地,案上端的是蟠桃奇果,美味天珍。殿外小亭瑶池旁,七仙娥女戏水玩,但见琉璃柱下白缎长裙额镶叶,巧指间握藏福花。那时他那么站在凉亭后,不动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梦琴抿嘴,只摆了摆衣袖,心想你这两日待我还算不错,就不和你计较了,现在该回去看看阿公和婷蓠,还得给苒墨哥哥拿酒。她抬头却见秋夜瞅着她一动不动,神情流离,顿感两腮发热,只道:“看着我干什么?”

    秋夜先是一怔,随即莞尔一笑。“没什么。”

    梦琴道:“没什么?”走到他面前又道:“你这两天真的很奇怪,你可从来不会对我这么客气的!”

    秋夜莞尔笑道:“瞎说什么呢?只是突然觉得你长得很像我的一位故人。”

    梦琴笑道:“真的?那你的这位故人叫什么名字,是个什么妖啊?”

    “她……”秋夜欲言又止,忽感到半空中隐隐吹来一阵邪风,不禁微蹙了眉头。他抬头时见一道青光似雷劈下,落在了不远处,青光一逝,便化作两个犄角青牛怪。

    秋夜将梦琴拉到身后,对着那二怪问道:“你们是哪路妖精?”

    那两个青牛怪没有回答,举起了手掌大喝一声,便见他们手上发出的青光正朝秋夜袭去。眼见青光便要击中秋夜,却见左侧沟里的泉水翻涌而至,化作屏障挡在他们面前。流水声淙淙入耳,偶尔传出哗啦哗啦的声响,似在与青光摩擦而发出的声音。

    梦琴低头望去,见秋夜左手两指并拢,手背上有泉水在来回转动,形似罗盘,看来便是他在操纵着沟中泉水的流动。

    青牛怪所发青光妖术已被回击七分有余,只要秋夜再作一击,这两怪便也魂飞烟灭,可此时不知何处又响起雷声,像适才那般劈下几道青雷,化作了八只青牛怪。

    秋夜皱起了眉头,却闻梦琴问道:“可要我去摇铃?”他道:“不可,门上还有桃木剑,你进不去!”

    梦琴道:“那可叫来西彦和紫禧?”

    秋夜道:“我差他们到别处办事,今天恐怕是回不来了!”

    话音刚落,那八怪也向秋夜袭来,却不用妖术,只提着铁棍向他乱打。秋夜右掌翻起,掌间有一颗灵珠,金光四溢,如夕下锦织霞衣。他喝道:“中!”那灵珠飞向众妖,将五妖震飞出去,打回了原形。

    他收回灵珠,又发一次,却见持铁棍的三只青牛怪合三为一,口中吐出一团火焰,竟把灵珠打回。秋夜定眼看清,却见那火焰中有一颗定光珠,顿时惊道:“不妙!”收了灵珠,将泉水翻来倒向众妖,便带着梦琴一并离去。

    二人来到昆仑山坡上,只见此处雪地芳草相接,油桐树两旁直立如白星点翠。

    秋夜折道从另一处上山,虽不见追兵,却不敢松懈下来。他拉着梦琴躲在一棵油桐树下,递过一张符咒给梦琴。

    梦琴接过来,忙道:“这是什么?”

    秋夜道:“你把此符带在身上,可保你无恙,可是切记不可走出此地,否则定有危险。”

    梦琴听他口气,似乎要将她留在此处,上前拉着秋夜袖口道:“等等,你就把我留在这儿?”

    秋夜回头看着她,薄唇微启,把刚要说的话又吞了回去,顿了顿只道:“我去去就来。”




    子时。

    梦琴抱膝缩在树下,用脚边的断枝在地上画了几个图案。先是几个圈子,后是几个方形,她自己也不清楚这画的是什么,可是总有段影像在脑海里反复出现。这是一个极其奇怪的梦,是从她记事以来唯一最清晰,也最折磨的梦魇。“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她呢喃了片刻,又用树枝把图案扫去。“也许不看到你,就不会再想了吧?”

    抬首看看天色,她心想秋夜离开也有八个时辰了,却一直没有回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在此处等候已久,几次见到道行较高的妖精路经于此,便不敢作声。说来奇怪,他们各个似没见到她一样,直接就走了过去。她拿着秋夜给的符咒心想:难道是这个东西在作怪?

    天空响起一阵轰隆,雷鸣电闪,听似暴雨将至。那天上一角站着一身黑炮之人,在阴云背后弯起了嘴角,自言道:“漏网之鱼,一样得死!”

    梦琴觉得心头一阵疼痛,不明地按着胸口抬头望去,只见那原是星罗棋布的夜空逐渐转暗。她嘀咕道:“要变天了。”自她懂事开始,每次打雷之前便会心头疼痛,虽不知何故,却让她有着及时的准备,能逃过雷劈的劫难。

    不远一道闪电横空劈下,落下一只白虎,獠牙尽现,四尺来高,双目炯炯有神。梦琴望着白虎,缓缓站起身来,生怕一乱动便会被它咬个遍体鳞伤。

    是该跑吗?秋源主是指望不上了,不如先找个水源,有水就不必怕你这白虎!她往两旁瞅去,鼻尖忽感到一丝纯净凉快,心想:便是这儿了!

    她化作清风往左侧一角直去,却见后方白虎似早看出她的动向,向她急速奔来。她回身发了一掌,白光幽幽往白虎头上射去,却被它张口吞噬了,好似她的法力就是那么不堪一击。

    “到了!”梦琴跃入泉中直里游去,忽感右肩一阵刺骨之痛,身躯竟被拖回了陆地上。冷风吹过伤处,又冷又痛,奈何全身软弱无力,已无法支撑着身体坐起,意识也逐渐变得模糊,唯一清楚的便只有锈铁般的血腥味。迷糊中,只看见一抹白影从身前掠过,嘴里一阵浓郁的苦涩味灌入咽喉。

    是秋夜。

    他刚从山头赶来,脸上是说不出的疲惫。适才已经过大小二十多战,本就无法发挥所有功力的他用尽所有法宝,才能暂时脱身。

    一把新月般的无柄弯刀在秋夜面前顺时而转,时快时慢,只发出嗡嗡声响。但见玲珑草攀岩,烟青玉鹤飞,奇花配金叶,玄武纹刀边。那是一把玄冥锋,是玄武执明神君所赐法宝,削铁如泥,纵然是仙道之躯,也无法招架。

    此时雪地上染上一抹鲜红,触目惊心,一处还有从白虎身上削下的虎掌。

    “孽畜,还不退下?”秋夜喝道。

    那白虎看着秋夜,双目中写满怨恨,低吼之下,只化作一道风往南而去。

    “梦琴,你听得到我说话吗?”秋夜俯身瞧她伤势,只见血水还未停流,她眉头紧锁,伤处被碰到时不禁发出一声嘤咛。

    秋夜心想茶花源已被发现,此时回去定然是羊落虎口。脑中灵光一闪而过,便将梦琴抱在怀里,往雪山上去。

    -----------------------------------------------------------------------------------------------------------------------

    PS:此文已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