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壹·玉酒  第十六章 壁水来到故仙居

章节字数:2556  更新时间:13-01-08 18: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昆仑山。桑株洞。

    洞外飘着茸茸白雪,从此处俯瞰山下却是什么也看不清楚。冰翼站在洞口,一动不动,脸上也如这飘零的大雪般,没有一丝感情。

    原来秋夜适才抱着梦琴到此,命他派几个手下把住洞口,可他执意孤行,让手下巡夜去了,自己站在这里当起了岗哨。秋夜见他如此固执,也没多说什么,心想对于冰翼来说,恐怕除了自己以外,换作谁来他也不会轻易相信的。

    洞中虽无冷风,但依然有水洼阴潮,加上早已入秋,更是天寒地冻,滴水成冰。梦琴倚在石壁上,脸色苍白如纸,肩上血迹已然变黑。

    秋夜静静地看着她,指尖停在了半空。他该怎么办呢?知道了她是墨月儿,就不能像之前那样待她了,可是她记得他吗?扭头抽回了手,他走到对面的石壁下原地打坐,想调息一下体内真气,只可惜昨日他体力耗尽,又给梦琴传输了一点真气,此时已是身心疲惫。心中繁琐的往事在倦意前悠然倒戈,他眼帘一垂,这便昏睡了过去。

    迷糊中又见着了当年的景象,看似梦境,又似一段清楚的记忆。那时瑶池小亭内的白衣仙娥,微微一笑勾人心魂,纵是牡丹也失色。仙娥回头看他,言道:“师兄,你怎么来了?”

    他淡然说道:“来看看你。”

    仙娥道:“我奉命到王母身边伺候已有百日,不知师父过得怎么样?”殊不知天上一日,地上一年。所谓百日,在人间便已是百年沧桑之变,面目全非,她在天宫却似瞬间。

    他点首道:“师伯一切安好。”

    仙娥道:“那就好。”

    他道:“墨月,适才玉皇大赦天下,你的兄长已经安然归乡,你何不也随师伯回山?”

    仙娥道:“我无颜去见师父,更不想再看到人间悲苦。我只想在这里好好地侍奉王母,但求心安,了去尘缘。”一字一句,她说的毫无情感,就像在诉说着别人的事情。

    他道:“你不随师伯回去,那你大可随我与师父一起走。师父待人宽厚无私,定会接受你的。”

    仙娥叹道:“一切都太迟了。我身心疲惫,不想再与凡人有任何瓜葛。”

    他道:“墨月,你真想在此服侍王母一辈子吗?”

    仙娥望着他,双目波光莹玉,眼神复杂难解,她将手上的藏福花交给他,却没说话,转身便飞往瑶池,再没回头。

    眼皮抬起时,一丝温和的光线落入眼帘,耳边传来滴水声响,还有两个人在对话的声音。梦琴想坐起身来,却感到全身无力,左臂上更传来难忍的刺痛,让她不禁嘤宁。

    “你醒了?”秋夜从洞口踱步而来,见她双唇微启正在抖动,定是过度疼痛所致,否则也不会这般安静。俯下身子,他只让梦琴倚在石壁上,往她嘴边递去一颗药丸。这该便是所谓的灵丹吧?

    梦琴抿嘴看他半响,眼中满是怀疑。

    秋夜道:“若你想痛死,大可不吃。”

    梦琴听言,只得张开嘴来把药丸吞下,待苦涩味化开,脸上又露出犯恶的神态。

    秋夜笑了笑,在她伤口处洒了药粉,柔声道:“我会安排壁水来照顾你,只要她在,你便无碍。”说完,从怀里递过两粒果子给她。“吃完了再睡一会儿,伤口就不会这么疼了。”

    也许是突然间的温柔让她一时无法反应过来,尽管满是质疑,她也只能点了点头示应。

    “冰翼,麻烦你了。”秋夜说道。

    冰翼应了一声,便目送秋夜离去。他依然站在洞口守着,直到巳时,外边雾雪又起,只让人冷得直哆嗦,他小步入内,就在梦琴对面盘膝而坐。

    “伸出手来。”冰翼说道,语气里听不见半分情感起伏。

    梦琴吃力地将双手举起,只见他打开双掌,就放在梦琴掌下。“没有我的许可,不准放下。”言罢,他闭起了眼。

    梦琴心想这冰翼还真如其名,不过他再怎么冷淡,也没有让自己畏惧的感觉。这是为什么?这时她想起了风骨,想起了他那对招子,心里顿时明白过来。风骨的眼里充斥着嗜血的杀意,冰翼却没有。

    微微俯首看去,双掌上游离着黄色丝状流体,掌心如泡在温泉般暖和,看来暖流便是从冰翼手上传来的。肩上的痛楚渐渐退去,那因血迹凝固而难以挪动的伤口也开始舒展开来,只是肩上酸楚的感觉越发严重,她看了一眼冰翼那面无表情的脸孔,便也不敢放下。

    片刻过去,石壁上传来流水声响。冰翼皱了皱眉道:“你来了?”他将梦琴双手轻轻放下,便站起身来。

    从石壁上流下的水积成人形,化作一个女人,淡妆秀眉,长形鹅脸蛋,看上去约莫二十来岁。“不是我,还能有谁?”女子言道,语气温和儒雅,笑意盈盈。

    “这便是壁水,今后由她来照顾你。”冰翼说完,化作一只蝙蝠,飞往山下了。

    壁水望向洞口摇首道:“唉,今天大家都挺忙的,我们就不凑热闹了!”俯身给梦琴看看伤势,又道:“哎哟哟,这可麻烦了!我先把你移至秋夜的住处,这样好处理伤口。”

    梦琴挑眉道:“住处?”如果此刻去了茶花源,那岂不是羊入虎口?

    梦琴还没反应过来,便见壁水双手摆了个起式,自己便化作无形之体,融入水中,从洞内逐流而下。待自己缓过神来,她已化为人形,站在一个毫无印象的地方。眼前竟如一处小窟,四方石壁围绕,木柱为梁,又为窟檐。后方设有平方小台,上有香炉,往外左右两处还有一室,前首便是洞府入口。

    壁水点了灯,翻弄着架子上的竹简道:“看来他早就知道有此一天,老早就让西彦把东西都移过来了。”

    那洞中还设有几个架子,一个空着,另两个堆的全是简牍,不禁让她想起了苒墨。她自言道:“要是苒墨哥哥看到这里,一定很高兴吧……”

    壁水听言忽然回头,“你刚才说什么?你把那个名字重复一遍!”

    梦琴不明她为何突然激动,只道:“苒墨?”

    壁水沉吟片刻,嘴里一直重复着苒墨两字,不久摇首道:“不可能,他应该早就死了。”

    “死了?”梦琴不解地看着她问道。

    壁水想了想,言道:“我的一个故人也叫苒墨,不过他很久以前便离开人世了……你不必在意,我看也不过是个同名同姓之人罢了。”

    梦琴细细打量着壁水,见她一身仙风道骨,倒不像是妖精,心想秋夜看见《万花丛》的时候,神色也似壁水这般惊诧,难道苒墨和他们之前都有过节吗?“壁水姐姐是仙人?”梦琴问道。

    壁水顿了顿,言道:“你都叫我一声姐姐了,我就告诉你吧!我原是石妖,修炼四千年方得正果,如今只是个无职散仙罢了。”她走前来,将梦琴扶到一处坐下,又道:“这些事我们以后能慢慢说,现在重要的是给你治伤。”

    梦琴道:“谢谢你,壁水姐姐。”

    壁水摇了摇头,只道不谢,从袖里取出一个竹节,打开盖来,倒出两颗药丸。

    梦琴望着她无奈苦笑道:“怎么又是药丸啊?你就饶了我吧!”

    -----------------------------------------------------------------------------------------------------------------

    PS:此文已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