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贰·梦魔  第三章 七俏路遇吹笛生

章节字数:2621  更新时间:13-01-14 17: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陇西郡。

    七俏与往日一般上祠霞坡监视莒虎营的动向,奇怪的是除了兴谷在当日对众虎妖宣示的一番说辞外,便再没什么新鲜的事迹。事后下山朝东岗镇缓缓走去,七俏拉着两边的的长辫子陷入思潮中,不由得怀疑那是不是演给外人的一出戏?她扪心自问,难道兴谷发现了她吗?

    夜间只见灯火渺渺,鼻间可辩风水柔和,幽幽浅葱青味飘逸入鼻,只让人心旷神怡。

    走到拐弯处,却见榕树下坐着一人,悠悠扬扬吹着手中长笛。那榕树枝头上插着火把,将他身影照得狭长。

    七俏走前来看,见他一身樵夫打扮,地上放了斗笠,想来是下了山便到此歇息,可地上却无半点柴火。

    樵夫停止吹笛,抬眼望着七俏问道:“姑娘,何事深夜不归?”言语中似早已察觉她的出现,更似理所当然。

    七俏眯眼道:“公子又为何在此吹笛啊?”

    樵夫轻笑道:“夜里风凉,吹笛助兴倒也不赖!”言罢,示意让她过去坐下。

    七俏见他生得白净,说话恭谦礼至,倒不像是樵夫该有的肤色和举止,心想是祸躲不过,何不来个将计就计?嘴角抿起,便碎步走到樵夫面前,言道:“奴家刚从城里回来,就见着公子了。”

    樵夫听言,笑道:“噢?那倒奇怪,谁家老爹肯让你赶夜,不怕歹人将你抓了去?”

    七俏举袖捂嘴笑道:“公子你连柴火都没有,也不回家去,倒是怕家里责骂么?”

    樵夫一愣,往自身腿下看去,回首难为情道:“那是那是,让姑娘瞧出来了,真是丢脸!”

    七俏摇首道:“奴家哪敢?”心里笑着,这人露馅儿了。

    樵夫拱手道:“姑娘,既是萍水相逢,可否告知姓名?”

    七俏道:“既是偶遇,那也无需相告了。公子,奴家先回家去了。”施礼后,便经过樵夫往前方走去。

    那樵夫拿了斗笠起身,见那一抹娇小身影渐渐没入黑暗中,清了清嗓子,他只叫道:“姑娘,我叫白君!”

    道上一阵宁静,不久传来七俏清脆的嗓门。“知道啦,白君!”千里姻缘来相会,既不是偶遇,那也是有缘而致,不知七俏白君又是如何?




    昆仑山。

    梦琴身上的咒术未解,使不出半点法力,以至于在陡峭的山路上走了不久,便已累得提不起气来。她原地坐下轻揉脚踝,这时瞥见眼前有一双黑靴子正缓缓朝自己走来,她冷哼一声道:“你又想干什么?”话音刚落,鼻间闻得一股肉腥味,霎时觉得不对劲。秋夜不食荤腥,何来这等腥臭?猛然抬头时,却见眼前一黑,她便失去了知觉。

    敲击声响传入耳中,醒来时四周一片暗淡,还有污水积集的味道。梦琴挣扎着睁开双眼,视线显得有些模糊,只见一个人影不知说了什么,开了铁锁,缓缓向她步来。大掌放到她额上时,她顿感灼痛,向后退了几步。

    “姑娘莫怕,在下无意伤害与你,多有得罪。”

    梦琴瞧清面前来人,只见他一身长袍,袖子领口皆系有羊毛,头上顶着金花冠,用桃木簪绾住头发,神情看似忧心忡忡。

    梦琴双手撑地,缓缓坐起身来。“水……”眼皮沉得紧,却因颈项上传来的疼痛,而感到睡意全无。喝过那人递来的泉水,她只道:“谢谢你。”

    那人摆首道:“姑娘不必谢我。”伸出的手在半空停滞了一阵,后将斗篷脱下披在梦琴肩上,再伸手搀扶她起来。

    适才昏迷不醒,只觉得这个地方像是一个凡间铁牢,如今仔细看来,却是个在巨大悬崖下的铁牢笼。出来见的全是石山峭壁而上,像山谷一般,却无草木,地方亦是不大,形似碗瓢,天井偏小。

    梦琴想起当时闻到的血腥味,顿时停下了脚步,故作镇定,双手却不约而同地发抖。若自己是被他手下所伤,那他必也不是什么善类,扶她出来也不知有何居心,难道是在演戏?可自己无金无谋,当真想不明白。且不论及此事,到底是得先谋个出路!

    那人道:“怎么了?”

    梦琴顿了顿,道:“你是谁?为什么要帮我?”

    那人道:“在下金璇,原在南山老龙岭拜师,数日前刚返回山中。”摆手示意让她前行,又道:“姑娘应该没见过我。”

    南山老龙岭离此处甚远,若用步行少则十天半个月方能抵达,之前秋夜曾向她提起过,却从来不知那是什么地方。

    待她回过神来,两人已到草原上。不远处可见羊群俯身饮水,湖泊上毫无波澜起伏,中央土丘上偶有水鸟停下恬息,让人倍感安逸。

    梦琴久居山上,冰峰为伴,雪地为毯,忽然接触这等葱绿水明之景,不禁陶醉。“好美的地方!”说着,愁眉放宽,莞尔一笑,已少了八分戒备。

    “这是我的家。”金璇淡淡说道,望向远方过来的几头野驴,眉头不知何因皱得更深,“姑娘累了,可先到右侧小亭里歇息,在下还有事要处理。”

    梦琴转过头来,只道:“难道有什么事发生了吗?”问得煞似随便,却意在探晓他意图何在。自己的法力已被秋夜封住不能应用,如今与凡人无异,逃跑更是难上加难。想到此处,真想拿刀子将秋夜捅上几刀。

    本以为金璇定会拿些理由搪塞于她,却听见他言道:“那你随我来吧!”见她面露微惊,他又轻笑道:“看来姑娘还是把在下当成了敌人。”

    梦琴没有说话,只垂首看着草地一处长满的黄花。

    不久,二人面前行来了几头野驴。金璇负手道:“怎么了?”

    其一野驴言道:“老爷说他会在老太爷家里先待几日再走。”

    另一头言道:“少爷吩咐的事,小人已经查清。那只灰狼的老窝就在花草山后方,不久前才捕食了我们好几个弟兄。”

    金璇若有所思,摆手道:“知道了。你们先下去休息吧,这些事情我自会处理。”

    三头野驴俯首行礼,退了下去。

    和野驴打交道?那他肯定不是人类,更不可能是仙家?真不能想象秋夜和野驴打交道会是什么样子。这时,不由得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金璇奇道:“你笑什么?”

    梦琴道:“我笑我自己,竟然以为你是个猎户!”

    金璇顿了顿,道:“倒不如说你以为我是虎豹之类,唯恐我会将你食之而后快?”

    梦琴没有否认,只道:“那你是什么?”

    金璇愣住,许久没有说话,薄唇微启,欲言又止。梦琴淡淡说道:“如果为难,不说也行。”心想野驴都叫你少爷,那你不是头驴,就是头羊了,不说也猜得出来。

    金璇摇首,就在原地坐下。“我是个藏羚羊。”

    梦琴从她睁眼开始,他便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就连适才轻笑之时,眼中依然充斥着淡淡凄凉。也许也是这股哀伤之感,才让她更近一步地放下了戒备,直接在他身旁坐下,顺手将他的斗篷还给了他。

    金璇接过斗篷,道:“在这之前,我原是于阗国的王子,遭人陷害致死,三魂不散,落至南山。”他字字清晰,说得缓慢,言语中却没有忧喜可言。

    梦琴听言,便替他接了下去,“你的师父因此收你为徒弟,将你的魂魄放在了藏羚羊身上?”

    金璇转过头来,淡笑道:“是投胎,不是寄放。”只见他眼中明明灭灭,复杂得让人难以理解,却又那么让人想探讨下去。

    ----------------------------------------------------------------------------------------

    PS:此文已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