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贰·梦魔  第四章 金璇叙述前身世

章节字数:2215  更新时间:13-01-20 09: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金璇见梦琴一脸惊诧,只淡淡回笑,转首望向了眼前明媚的山湖之景。“世上万物皆是有生有死,若将我的魂魄寄放在藏羚羊身上,那便是剥夺了它生存的权利。这样又与妖精强行附身有何差别?”

    梦琴听他说得在理,便打算听他说下去。

    金璇又道:“师父说我既与他有缘,自当度我重生,可念及我为人之苦,只将我投胎为藏羚羊少主,再教我些本领,守护群里大小,不再踏足人间。”

    梦琴道:“可你为何不开心?是放不下,还是不喜欢现在的生活?”

    金璇摇首道:“我喜欢这里的生活,至少再无勾心斗角之争,一切是自然规律,婉转生息,实在令人不得不藐视人间的无谓纷争。”顿了顿,又道:“可是老哥哥还在城里,兄弟对王位仍不死心,百姓民不聊生,我又如何放得下?”

    梦琴这时回想起半月前到过的于阗国,官兵仗势欺人,百姓有病无处得医,甚是凄凉。心中只感忿忿不平,她道:“确实如此,但你绝处逢生,再不是徒劳无力。你师父只让你不受凡尘之苦,没阻止你去解救苍生,不是吗?”

    金璇沉吟片刻,只道:“姑娘说得极是。”

    梦琴抿嘴一笑,“那不就得了?现在就走,找你哥哥去!”

    金璇摆手笑道:“没用的,我这个弟弟死得早,他恐怕已经不记得我了。”

    梦琴眼珠子骨碌碌直转,灵光一闪,起身言道:“那你大可不必相认,只想办法助他便可,救了百姓,颂他之名,这不就好了?近年来旱灾不知为何降至,水源截止,但于阗国宝玉甚多,以它作为食水交易,也不为过吧?”这一通全是从秋夜与苒墨谈话中听来,当时也只当故事听了几段,便沉了眼皮伏在案面上睡下,不想还能派上用场。

    金璇瞅着她许久没有说话,那紧皱的眉头终于宽去。梦琴见他望着自己一言不发,垂首干咳几声道:“行,就说行,别老盯着人家,我哪知你在想什么?”

    金璇回过神来,只轻轻一笑,起身拱手道:“还没请教姑娘的姓名。”

    梦琴莞尔一笑,脸上尽显调皮之色,依样画葫芦地学他拱手,道:“我叫梦琴!”

    金璇笑道:“金璇可以认识你,也算是一段缘份。对了,你住在哪儿?”

    梦琴道:“苳渟湖。”

    金璇点了点头,言道:“那离此处有两个时辰的路程,不如你在此歇息一日,明日我再差人送你回去。”

    梦琴难为情道:“那倒不必了,我法力被封,连变身都不行。”

    金旋想了想,道:“无妨,若不是太难的法术,我想是能解开的。”

    “真的?”梦琴双眼眨巴地闪着,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嘀咕道:“也好,那我就不用受他的窝囊气了,这一趟没白跑!”

    金璇奇道:“你说什么?”

    梦琴摆手嘻嘻笑道:“没事,就是高兴而已!”




    达澜山谷。

    苒墨抱胸倚在木梁上,摇首笑道:“要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你也只冒了狐火一盏,上下事务暗中处理,我怎么就觉得是一副不可见人的模样?”回首瞧了瞧秋夜,又道:“可是这么一看,倒是一副洒脱的仙君皮囊,还算个人样!”

    秋夜知他又在讽刺自己,便没把话题接下去。“苒墨,你打算在这儿待到什么时候?”

    苒墨轻笑道:“这儿风水那么好,我哪舍得走?”

    秋夜拧了拧眉头,继续饮酒。苒墨身为天庭逃犯,在此处落脚便已是大事一桩,如今青牛怪出现、风骨征兵、南处妖群之事接二连三堆积起来,可将他这位玉崇真君忙得不可开交。

    苒墨见他几经嘲讽皆无言语,奇道:“这可怪了,玉崇真君可从来不少损我,今儿个怎么那么宽容?”

    壁水在旁笑道:“自然是有你瞧不见的心事。”说完,咯咯笑出声来。

    秋夜喝道:“壁水!”

    壁水捂住嘴道:“哎哟,还不让我说?”

    苒墨瞧着新鲜,回头坐在二人对面,问道:“那是什么事?”

    壁水道:“你看仙君可容我说?”言罢,笑得双眼弯成了月牙。

    苒墨顿了顿,忽道:“对了,梦琴呢?你把人调走了,总能让我见一见吧?”

    壁水这会儿笑得更爽朗,双袖都用来捂住了嘴脸。苒墨不明她为何笑得如此开怀,只轻笑道:“怪事,连壁水也能笑得如此开心?”

    秋夜冷声道:“没功劳的就闭嘴吧,也不知是谁丢下的烂摊子,全要我来收拾!”所谓丢下烂摊子,指的便是是苒墨。当年苒墨与秋夜同是艺锦宫正副主管,苒墨失踪后,所有事情便被推到了秋夜身上,连艺锦宫失火一事,也全权由他负责,自然受了不少冤枉气。

    苒墨笑道:“说的可是我?小家子气!”

    壁水喘过气来,言道:“你可别这么说,这事儿可没少折磨咱们的真君爷!”用袖子擦拭着眼泪,又道:“倒是那小娃本领大,更能折磨人!”话音刚落,壁水便觉得头皮发麻,往右一看,秋夜毫不容情地冷瞪过来,肩旁已冒了两盏狐火。

    苒墨道:“可别说了,免得被烧死!”秋夜是狐仙,自古狐火杀伤力大,可与三味真火匹敌,尽管是仙家遇着也难免受罪。他曾位列仙班,自然知晓狐火的厉害。

    话音刚落,狐火已延烧过去。壁水只化作一洼泉水,往苒墨身旁流去,又化为了人形,坐于秋夜对面。壁水轻笑道:“激怒了小娃,倒不怕激怒我?”

    苒墨听言只感惊诧,给秋夜斟满了酒盏,言道:“梦琴的脾气是不错的,你能激怒她,也算是你的造化了。”

    秋夜拿起酒盏道:“不敢当,我可从来不会冒然去算计别人。”

    苒墨知道他说的是自己,只摇首笑道:“虽然我不清楚你和她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可是我得告诉你梦琴是我从一开始便看到的,请你务必取消任何念头!”

    秋夜望着苒墨片刻没有说话,只连喝了三碗,却还未停下。

    苒墨皱眉道:“不赞同吗?”

    秋夜沉默片刻,言道:“是最适合被利用,也最听话吧?”他没道破其中缘由,但那双深邃的眸子冷冷地看着苒墨,已形成了一种无形的威胁,无声的警告。

    ----------------------------------------------------------------------------------------

    PS:此文已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