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贰·梦魔  第九章 秋夜倾怀道故事

章节字数:3248  更新时间:13-01-27 11: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落岩窟。

    滴水声似有似无,朦胧中可感到额上有些清凉。梦琴从噩梦中挣扎起来,可是过于惧怕回到适才的梦境,便只能强迫自己睁开了双眼。眼前见到了一身淡蓝长袍的青年,金冠束发,面容似玉。梦琴微微唤道:“苒墨哥哥。”心里已安定不少。

    苒墨将她额上的湿布拿开,用手背探了探,欣慰地说道:“看来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你先在此留住几日,苳渟湖的事情先交给秋夜处理。”

    梦琴拉着苒墨的衣袖,道:“阿公呢?婷蓠怎么样了?”嗓音显得有些沙哑。

    苒墨道:“壁水把婷蓠带回了茶花源,等你病好了,我会让她来找你的。”现在的梦琴若与婷蓠相见,触碰之时便会吸收对方的精气,对于这等怪事,苒墨也是从秋夜那里听来。

    梦琴道:“为什么不是现在?婷蓠只有我一个亲人了,我不能丢下她不管!”摇了摇头,又道:“不行,我得去找她!”掀开了被子,便要下榻。

    苒墨将她按回榻上,“只要你病好了,我就让她来找你。”他又一次重复地说道,语气仍旧温和,不带一点怒意。

    梦琴不理会他所说的话,扳开了他的手,霎时却感到背脊上一阵酸疼,又跌落回去。

    苒墨叹道:“你连苒墨哥哥的话都不听了吗?”

    梦琴抿着苍白的唇瓣看着他,不久垂下了眼帘,开口说道:“阿公怎么样了?”

    苒墨道:“无碍,只是断了一根枝头。如今病得最重的便是你了,所以你必须好好休息,懂了吗?”之前的内伤还未康复,她便强行离开,后遭狼妖袭击,在金戈邑住了几日,却也没细心照料身子。如此累积下来,加上心伤,怎能不倒?

    梦琴沉默片刻,方道:“嗯,我听苒墨哥哥的。”

    苒墨莞尔一笑,将布块浸湿拧干,又放到梦琴额上。“好好休息吧,我还等着梦琴给我酿酒喝呢!”

    梦琴尴尬地笑了。之前她始终没有亲自酿出一坛天琼酒来,那些都是从秋夜那里现拿的酒水。她无奈笑道:“呵,也不知道那秋源主是否会许我再取石榴?”

    苒墨轻笑道:“你放胆去采,如果他欺负你,便来与我说,定帮你出出气!”

    梦琴笑道:“好,到时苒墨哥哥可不许耍赖!”伸出了小指,示意让他勾小指作为承诺。

    苒墨淡笑,与她勾着指头,道:“一言为定。”




    次日醒来,只见外边日头方升,点点光煦照入石窟内。结冰的石壁犹如镶上了水晶,闪着微微白光,似幻似影。那洞口沿边还站着一人,淡蓝长袍,长发如瀑垂下,发丝似被晨光穿透,稍染金黄。

    “醒了吗?”温和的问候打破了沉寂。

    梦琴抬起头来,视线恰与苒墨对上,顿觉脸上一阵温热。“苒墨哥哥……没走吗?”

    苒墨笑了笑,望向洞口外,只道:“若你身子好些,就能带你到外边一趟,只可惜你还未痊愈。”说罢,转身往石榻沿边坐下,将手中的方块小包裹交与梦琴。

    那包裹是用长型叶片裹着的,却依然掩不住里边的香气。梦琴将其打开,里边冒出腾腾热气,几块油煎饼落入眼帘。

    “看你都睡了一天,定是饿了吧?”可见梦琴手里端的油煎饼,迟迟没有下口,顿感不解。他道:“怎么不吃?是煎饼不合你胃口么?”

    梦琴眨了眨眼,道:“苒墨哥哥吃了吗?”

    苒墨摇首,道:“你先吃,这样我好安心。”

    梦琴将两块油煎饼递了过去,言道:“苒墨哥哥也吃,要不然多不公平!”

    苒墨顿了顿,随即轻笑道:“好,那就一起吃。”说着,接过了煎饼。

    他细嚼着口中的煎饼,想起了壁水前些日子说过的一句话:“恐怕你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也或许你从来没有察觉自己已经和身旁万物走得很近。你发觉了吗?已经近得几乎融合一体。”壁水这番说辞,并不是针对何人何物,而是他这几年在达澜山谷养成的习惯。鲜竹泉水,晨阳日入,这些都已成为他生活中的一部分,就像他离不开玉酒一般,彼此形成了一种牵绊。

    悠忽间回过神来,苒墨无奈地笑了笑,眼角扫过洞外的影子时,笑容更越发大方。

    “怎么了,苒墨哥哥?”梦琴不解地问道。

    “这是我第一次和别人一起吃东西,真好。”说着,伸手拭去梦琴脸上的粉屑。

    洞外的人看了许久,转过身便要离去。这时被身边的女子拉住了手腕,只听见女子小声说道:“就这么走了?”

    “你可以留下来。”男人言罢,径直往山下而去,那末身影便融入了大雪之中。

    原来两者便是秋夜与壁水。

    今早秋夜托壁水到达澜谷向苒墨借《魔谱》一阅,却发现案上只放有《妖录》一卷长简,皆是天下妖精法术与内丹概述。壁水骇然,回禀秋夜,两者便去往落岩窟,见到的却是适才一幕。

    秋夜挥手打开结界,与壁水前后进了达澜谷的木屋内,只见那地板上横放了木匾,上书‘翡竹园’。他瞧着冷哼一声,甩了甩袖子,便走到外边方台边坐下,半只脚悬在了台外。

    壁水轻叹一声,道:“这事也不好过早定论,不如等他回来再说。”

    秋夜道:“他会回来吗?”

    壁水看了看牌匾,说道:“会的。在挂上那块牌匾前,他会回来的。”

    秋夜深呼一口气,有些疲惫地躺在梁柱上稍作恬息。事隔百年之久,物事人非,种种过去对他来说只是弹指之间。苒墨落入凡间已久,也不知是与梦琴相识了多少时日。他来此不过半年,充其量只不过是雾里过客,隐约存实。

    壁水熟练地将酒坛从柜子里取出,置酒入盉,准备温热供他喝下。

    秋夜语气稍柔,只道:“你不必这么麻烦。”

    壁水摇首道:“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始终难于预料。我诸事难及,但温酒侍奉之事,还是能办到的。”

    “别说这些话,我既视你为兄弟,便没把你当外人。你若侍奉我,岂不乱了规矩?”秋夜说着,起身行至案前坐下,取盏细品一番,一边又道:“婷蓠还好吗?”

    壁水点首道:“好多了。如今茶花源筑于瑶潭附近,也不失为静养的好去处,若能将梦琴带来,那便更好。”

    秋夜道:“她内伤还未复原,此刻接近婷蓠,恐要折了婷蓠百年道行。”

    壁水之前也听秋夜对苒墨提起此事,但依然不解,只道:“却是为何?”

    秋夜道:“若梦琴真是墨月,她定有银琉内丹,那反噬之事便不足为奇了。”眼帘垂下,双眸中明明灭灭,似已回到从前种种事迹。

    听到银琉内丹四字,壁水的动作顿时一滞,那原来看似平静的脸上呈现了惊愕之色,更显得有些扭曲。壁水想稳住手腕,却因余惊未去,陶盉似抖落着放回案上,发出几声脆响。如此狼狈的壁水,秋夜是第一次见。

    “你说银琉内丹?”壁水故作镇定地顿了顿,又道:“那不是当年寒昭之物吗?”

    秋夜点首道:“没错。”

    壁水身子往右倾斜,只用手支撑着身子,再不做回应。

    谁为寒昭?那是当年冰玉兽王之名。寒昭内丹分为两颗,一为银琉,一为瑢青。两者若同时用下,便能制衡,否则偏属一方,各有其弊。

    当年伏羲后裔得天书庇佑,安然度日,奈何恰逢寒昭万年修炼成时,道行速增,又与天魔并齐,天宫神职尚少,难以匹敌。伏羲后裔少主为转世罗汉,明了玉版上文,携百人屠兽,最终圆满告终。

    伏羲少主将瑢青内丹带回,用于族内为镇族之宝,可保日后无惧,却又恐后者滥用,便托忠奴携银琉内丹赴往泰山封印。妖群四起争逐,欲得银琉内丹,得千年道行,不受寒冰之苦。百日之战,宝丹却无故失踪,至此毫无下落。

    秋夜又喝了一盏,言道:“当年墨月贪玩,到南天门前玩耍,掉落崖下。我到深渊底时,偶尔发现了银琉内丹,并救活了奄奄一息的墨月。”

    壁水倒吸一口凉气,忙道:“就这样发现了?”那毕竟是多年丢失的宝物,若能如此轻易发现,恐早被他人抢去,又怎会让个小娃寻得?当时的秋夜也不过八百年道行。

    秋夜不以为意,只淡笑道:“我也不知道,但我到深渊底时,银琉内丹就在墨月三尺之地,却毫无精气。”

    “怎么可能?银琉内丹可是上乘之宝!”壁水说着,才发现酒已煮得滚烫,连忙从火塘上取走,放到了案边。“不过想想也是,否则妖群早已寻得。”言罢,又没入沉寂。

    木屋内静得只有煮酒之声,两人就这么坐着推杯换盏,却是沉默了好久,直到蓝天被披上了黄袄,酒被煮得几乎尽净,秋夜方熄了火,将陶盉取下。他淡淡说道:“我之所以确定墨月儿就是墨月,全因它身上有着银琉内丹的灵气和特质,至于苒墨对此如何看待,那便不得说了。”

    壁水想起《妖录》之卷,缓缓问道:“那苒墨对梦琴是……?”

    秋夜冷笑一声,道:“所以我说,这事便不得说了。”

    “什么事不得说了?”门外传来苒墨的嗓音,一如往常般亲和。二人抬首看去,眼底却已皆凉半截。

    -----------------------------------------------------------------------------------------

    PS:此文已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