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贰·梦魔  第十章 墨月不是墨月儿

章节字数:2925  更新时间:13-02-20 23: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秋夜见他进来,只是淡笑着回礼,道:“看你的伤已然复原,她对你而言便再没用处,你为何还与她纠缠不清?”从容不迫将身子又倚在梁上,并不想像之前那般挣个口舌之快。

    苒墨见他摆起了架势,只淡笑道:“堂堂玉崇仙君光临敝舎就是为了她吗?”

    秋夜道:“原来你还把我这个昆仑御史放在眼里,我是该道谢了。”

    苒墨轻笑道:“这点小事,你记挂它作甚?”说着,坐在秋夜对面,又道:“壁水,劳烦你先回避一下。”

    秋夜道:“有什么话是壁水不能听的?”

    苒墨笑道:“我只不过是不想将她也牵扯进来,否则到时候事情牵连过大,她恐难逃一劫。”壁水会意,放下酒盏,欠身离屋去了。

    良久,秋夜道:“所以,你想说的是什么?”

    苒墨道:“我想说的是梦魔的事牵连太大,我不想插手。”

    秋夜冷瞪他一眼,道:“你现在又不想插手了?”

    苒墨耸了耸肩,道:“这么说吧,时候未到,纵是行动,也不会有所收获,更何况敌人都在暗处,我们都在明处。”他加强了‘都’字,却不知是何用意。

    秋夜听出他话中有话,可是苒墨有个毛病,口风很紧,只要他不想说,那便如何也问不出来。知道这一点,秋夜便没打算追问下去。

    苒墨幽幽说道:“还有,我还是那句话,你不必把她当成墨月来对待,否则到最后受伤的会是梦琴。”顿了顿,又道:“你就像那时一样守在外头就好。”他这句话也同时在告诉秋夜,他知道他们来过落岩窟。

    秋夜晓得他的用意,却是满不在乎地饮了半盏酒。“你为什么要这么说?”

    苒墨道:“作为一个朋友,我应当告诉你墨月儿的身份并没有你想象的简单,却也不会和你所想象的一样。至于你要如何看待这件事,那是你的选择。”

    秋夜愣住,不想方才要责问苒墨的气势,竟被压得惨不忍睹,如今苒墨反客为主,所有事情倒成了自己的不是。墨月儿的身份不就是墨月么?他亲眼看着墨月被穿心而死,又亲眼看着玄武将墨月儿放入池中,难道期间出了差错,还是自己没有发觉?

    苒墨见他不语,又接着道:“你和墨月注定是无缘,可是和梦琴就未必。如果你喜欢梦琴,那我毫无异议,可是你现在是把她当成了另一个人,这一点我不同意。”

    秋夜摇首道:“她不过是没了记忆。”

    苒墨冷笑道:“她不是没了记忆,而是根本就不是墨月!”

    秋夜一怔,道:“什么意思?”当年是师父亲自将墨月儿交给王母,并取名为墨月儿,又怎么可能不是墨月?

    苒墨看出他的疑惑,只道:“那是你师父故意取的,从来没有人说墨月儿一定是墨月。”他说得字字清晰,清晰得犹如吐珠一般。

    墨月儿不是墨月?那墨月在何处?墨月儿又是谁?“这不可能。”秋夜摇首道:“师父不可能会骗我!”

    苒墨道:“你师父没骗你,是你自己在骗自己。他这么做也只是为了你好,你可知道真正的墨月为什么离奇消失了?”指了指他案上的竹简,又道:“你就没想过艺锦宫当年为何长年丢失宝卷?”

    秋夜想起当时上奏玉帝时,那是百般难堪。他与苒墨齐守艺锦宫,却因宝卷连连失窃,被训斥一顿,后来有了火烧艺锦宫之事,墨月与苒墨便前后消失了踪影。

    秋夜道:“我是看着她长大的,她不可能犯下这种错误。”

    苒墨冷哼一声,道:“看着她长大,那怎么没瞧出她心怀鬼胎?我若没亲眼看见,又怎敢在此与你并论此事?”说着,嗓门越扯越大。提起艺锦宫之事,他是倍感委屈,气更不打一处来。

    秋夜听言,怒道:“苒墨,你别得寸进尺!我不知道墨月在天宫为何如此作为,但我认识的墨月绝对不是这样的女子!”

    苒墨被骂得怔住,他没想过秋夜会如此生气。他语气稍缓,言道:“这件事,咱门以后再谈吧!现今还是退魔要紧。”

    秋夜长叹一口气,片刻又恢复了平时的表情。“所以说,你怀疑那把火是墨月放的?”

    苒墨道:“你错了,那把火是我放的。就凭墨月,我不相信她有多少能耐,对宝库里的书卷了如指掌,所以……”忽然想起自己又提起了墨月,便不敢接下去。

    秋夜不以为然,自然而然地接道:“所以你甘冒风险,把东西盗下凡间,想将敌人引出来?”苦笑一声,又道:“可惜你我都被他暗算得差些丢了性命,也没能瞧清他的样子。”

    适才听了苒墨一番言语,自己加以分析,把之前所发生之事重想一遍,不禁了然。“不愧是好兄弟,从一开始我便是你的棋子,到现在还是!”秋夜抬眼看他,笑意盈盈的脸上尽透寒意。

    苒墨听言只冷笑一声。当时他将所有宝卷提早移至山下,唯独忘了将《丹经》取走,返回取了竹简,便在离去之事被人一掌击中胸口,落入昆仑山中。所谓算计,也只不过是将计就计,而他也被归入了自己的棋盘之中。

    秋夜沉吟片刻,心里有了主意,只道:“我这趟来得真对。”

    苒墨挑眉道:“你有主意了?”

    “之前连敌人的动机都不知道,如今总算真相大白了。如此说来,他们要的无非是你藏匿起来的那些简牍。”

    苒墨点首道:“正是。”

    “可是你还是留了一手,你肯定已经猜到了敌人的身份,否则你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我。”

    “知我者,秋夜也。”

    “那当初你怎么说你早就知道梦琴是墨月?”

    苒墨听言笑道:“那是你心里有意接字成句!当日我话只说了一半,你便没让我接下去了!我这么说吧,在天宫的墨月是假的,可是被穿心的是真的。”就因如此,被穿心的墨月体内才会有银琉内丹。

    秋夜奇道:“间接调换?”

    苒墨点首道:“如果我猜得没错,事情应该就是这样。”

    秋夜寻思一会儿,想来也只有这一个解释。若他是墨月,偷了宝卷,又为何要返回送死?这不在常理之中。至于为何会调换,假墨月是谁,这又是一道谜题。不过有一点,他是可以确定的,偷取宝卷的绝不是他认识的墨月。

    “怎么样,心里舒服多了?”苒墨似在对着小孩轻哄,察觉到对方两眼寒光投来,便又垂首将陶盉取来斟酒,只当适才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秋夜知道自己又被摆了一道,苒墨纯粹握住了自己的把柄,又撒盐又看戏,这兄弟做得真够义气!他摇首叹道:“这会儿也不知谁才是狐狸?”

    苒墨笑道:“难道是我吗?我可是你的上头!不过我是看走眼了,没想到你的脾气比我还大!”

    “那么多年同僚,这话说得可真别扭啊!”

    “那又如何?你不是从不观人颜色做事的么?”

    “是没多管,但这些话从你靇彦真君嘴里说出来,便有些不对头了。”

    “呵,靇彦真君……好怀念的名字。”也许这个封号便要从此人间蒸发了。苒墨看着陶盉里静若湖面的酒水,似有感触,心想凡人短短几十年,风风火火转眼过去,人生阅历经多方为精彩,可自己顶着名号犹如幻影一般,在天庭不过是虚度了千年光阴罢了,就如这水面一般平静。

    秋夜喝了一口酒,道:“你能答应我不伤害梦琴么?”适才他与壁水到木屋里时,看见的便是《妖录》中冰玉兽王的记载。他推算了时间与苒墨的种种行动,一切只是更加肯定了他的猜测。苒墨想要银琉内丹。

    苒墨轻笑道:“我从来就没打算伤她。”

    “哦,是么?”秋夜淡笑着,心里却想这句话倒是要从不同角度来分析,因为苒墨恐怕还不知道银琉内丹在梦琴体内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为了一雪前仇,将梦琴当成了他的筹码,一枚棋子,这实在不妥。思及此,一口饮尽了盏中的酒水。

    也许这些秘密始终只能由他一人背负着,也只能由他一人守护,尽管他行同路人。

    思念之情系过百年。结已深,心已连,尽是雾间花扰心,心神难归亦。郎君醉倾心,佳人回首不着意,藏福花意为何人,碧雪遥遥无绝期。

    ---------------------------------------------------------------------------------------------

    PS:此文已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