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贰·梦魔  第十三章 太白老头来急救

章节字数:2852  更新时间:13-02-09 01: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石玉姬被打退后,落回了苒墨手上。只见他踏步入内,并没半点拼打之意,视线毫无避讳地落在梦琴身上。

    秋夜冷笑,道:“你终究是到了!”

    苒墨笑道:“也算是拌住了我一时。”他怎么也没想到,秋夜会把梦琴带回茶花源,因为此处可比任何一个地方都还要危险。他看着那张已白若雪霜的脸孔,言道:“她活不久了,你何必冥顽不化?”她体内起了反噬效果,这恐怕就是缺了瑢青内丹的后果吧?这虽然不在的计划当中,但已经无所谓了。

    秋夜道:“苒墨,你真的打算与我对峙?”

    苒墨冷笑,道:“我的时间不多了,是天庭重要,还是她重要?你把她交给我,我用了内丹,就还给你。”

    “银琉内丹是我击碎后,亲自喂她吃下的。她体内便只有一颗内丹,你取了她便当如何?”秋夜说着,眼角瞥见两道青丝浮线,慢慢聚在了苒墨身后。他心里一怔,暗自忖道:这个丝状好生熟悉,不就是……

    秋夜淡笑一声,将玄冥锋退了几步,笑道:“苒墨,动手吧!”

    苒墨不明他此举何意,只当他是拼死一搏,举起了石玉姬起势待刺。“受我一剑吧!啊——!”苒墨霎时一怔,只感到双肩一阵酸麻,背脊宛若千刀钻刺般疼痛。

    重重的雾气卷席了整个茶花源,待雾气散开来时,便见秋夜一动不动地站着。苒墨手上的石玉姬并没有刺过去,手上却缠着白白的须条。

    不久,一人踱步入内,白发苍苍,头顶金鸡冠。他手上尘拂的拂须连着苒墨手上的须条,看来适才制止之人便是他了。

    秋夜撤去玄冥锋,有些惊诧,道:“长庚兄?”

    老者笑道:“不是老夫,还有谁能救你?啊?”言罢,笑了几声。此人姓李,名长庚,便是众人供仰的太白金星。

    秋夜尴尬地笑了笑,只拱手道:“是您来得及时。”之前他让壁水点上紫檀香叫唤太白金星,他倒是把这事忘了。

    太白金星笑罢,转首望着苒墨,道:“还以为你死于非命,不想竟逃到这里来了?苒墨,你有何话说?”

    苒墨放下长剑,苦笑道:“我能说什么?”他的额间开始冒汗,颈边隐约浮现了几根青筋。

    太白金星道:“那可是随我回去?”

    苒墨摇首道:“老头儿,你此刻擒我回去,艺锦宫的宝卷恐怕要从此遗落人间了。那时该当如何?”

    太白金星听言半信半疑,只朝秋夜看去,见他点了点头,便捻须言道:“艺锦宫的宝卷固然重要,我想你若告知玉帝,将宝卷带回,定能从轻发落。”

    苒墨白眼道:“老头儿,我才不管玉帝要如何处置与我,现今宝卷是否带回天庭,都一样有危险。若我只怕受罚,躲起来便可,何须跑到昆仑脚下任你们发现?”

    太白金星没了头绪,欲言又止。这时便听见秋夜道:“此事说来话长,只是这会儿还望长庚兄先解梦琴之危。”

    太白金星看了看梦琴,言道:“梦琴?”

    秋夜拱手道:“恳请长庚兄先救她一命!”

    太白金星原是一愣,见他如此,也只好叹道:“好吧,你可欠我个解释!”抽回了尘拂,两指一拧,将苒墨定了身。他走到塌边给梦琴把了把脉,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墨月儿?”

    秋夜知他已察觉了梦琴体内的银琉内丹,可此时毕月乌尚未来到,再不急救,梦琴恐怕撑不了多久。

    太白金星摇了摇头,“你们俩兄弟玩的这是什么鬼把戏?都用了麝魂丹,你让老夫如何解去?”他又不是太上老君,对丹药并不熟悉,只懂了点皮毛而已。他扬长一叹,道:“老夫恐怕无能为力,可是这里有宛转金丹一颗,是道德真君给的灵丹妙药,或许能缓解一下。”

    秋夜接过金丹,拱手道:“秋夜在此谢过,只是还望长庚兄莫要提起此事。”

    太白金星见他一副忏悔的模样,不禁泛起恻隐之心点,当即点首道:“也罢,否则王母也未必饶得过你。”想来帮人帮到底,王母娘娘若是知道墨月儿在昆仑山,他这昆仑御史可就不好当咯!

    怪异的风声忽而响起,听似暴风穿过洞穴的呼啸,让人震耳欲聋。两人寻声望去,却见苒墨早已逃之夭夭,原来所站之处只留下了几滴深红的血迹。

    太白金星一摆尘拂,摇首道:“他的法力又见增了,竟然定不住他。”

    秋夜听言迎合称是,目光落在那几滴血水上,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思忖片刻,他又往外轻瞥了一眼,却见那门外石道旁越发深色的血迹,心里霎时格外澄明。他即道:“他身上有伤,对我倒是暂无威胁,只是不知长庚兄有何打算?”

    太白金星摸了一把胡子,言道:“老夫自然是先回天庭去,否则擅离职守过久,定遭猜忌。至于苒墨,还是交由你来负责好了,事后向老夫详细交代一番便可,这样一来老夫也好替你俩圆说。”秋夜会意,亲自将他送出了玄关。

    事毕,秋夜连忙回了屋里,将金丹握在掌心捏碎放入碗中,倒了些水让梦琴服下。稍过一段时候,他又给梦琴把脉,此时脉象还算稳定,却是非常虚弱。

    “西彦,你怎么了?西彦!”

    “他不碍事,只不过是被打昏了。”

    屋外传来一男一女的对话。秋夜听出了壁水的声音,心想另一个无疑就是毕月乌了。果不其然,二人话音刚落,便见一个道人模样的男人步入屋内,手上托着赤珠浮莲。他便是毕月乌,又称毕宿。

    秋夜拱手道:“上回来不及当面道谢,这次又得劳烦你一回了。”

    毕月乌摇首,道:“上回兄弟帮的忙可是毕宿毕生难还之恩,这点小忙又算什么?”言罢,将浮莲往梦琴身上掷去。只见浮莲停在梦琴的心房上,赤珠的光焰照亮着她,倒给那毫无血色的脸庞增添了生气。

    秋夜道:“怎么样?”

    毕月乌深深皱眉,只道:“她身上的银琉内丹起了反噬效果,若乘机将内丹先拿出来,以赤光罩住再放回去,或许有救。”话虽说到这个头儿上,毕月乌却似有些困惑。

    秋夜道:“可是还有什么问题?”

    毕月乌看了看梦琴,言道:“以她内丹的现况来看,只有一角与肉身有了感应,可是其余部分却是一点动静也没有。”换句话说,她的内丹只有一角是真正地活着。

    秋夜怔松,若只有一角活着,那她是如何活过来的?对一般妖精来说,内丹失效,原神定会受损,也将饱受寒气攻心之苦。这又该如何解释?

    毕月乌道:“梦琴只需得到瑢青内丹,这便能与她体内的银琉制衡,在这之前,每逢十五月圆,她将承受冻心之苦,你可要想好了。”

    秋夜顿了顿,道:“难道……难道就没别的法子了?”冻心之苦,那是何等痛苦?当年在崇冥宫被师父罚跪,顽劣的泼皮妖精见他被定身,提起了雄心豹子胆,竟连番将那玄河中的冰水浇在他身上。袭骨之寒难以言明,他罚跪了三天,却病倒了三个月,差点没熬出肺病来。

    毕月乌思忖片刻,道:“你的狐火至阳,刚好与她相生相克,你只需每逢十五给她灌输一点真气便可。”他两指一转,浮莲向上而去,一颗犹如水晶般亮丽的珠子从梦琴心房上浮了出来,婉婉转转,晶莹剔透。

    秋夜将内丹仔细看了一眼,果真只有一角发着点点星光之色,似有似无。

    “兄弟,我还得提醒你一句。玄武真君属阴,你灌输真气时,不可应用真君所授法术,免增其害。”言罢,浮莲往下沉时,内丹也回到了梦琴体内。

    秋夜叹道:“也只能如此了,只是还望毕兄代为保密。”

    毕月乌只道:“兄弟严重了。”与壁水点头示应,便先行离去。

    茶花源中只剩下三人,静得悄无声息。秋夜坐在塌边,将身子靠在了栏杆边,“壁水,你还是先去看看西彦吧!梦琴这里有我。”

    壁水看看塌上的人儿,再看看秋夜,点首悄然退了出去。

    ----------------------------------------------------------------------------------------------

    PS:此文已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