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贰·梦魔  第十四章 鸳鸯梦为前人守

章节字数:2762  更新时间:13-02-09 02: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姐姐,我想回家!我真的好想回家!”女孩向身前的红衣女子苦苦哀求,尽管泪水已浸湿衣裳,对方决没有丝毫动容的迹象。

    姐姐不爱她吗?姐姐就那么狠心抛下她吗?爹爹呢?爹爹为什么不带她回去?

    “妹妹乖,过了今天姐姐就带你回家,可是你若不听话,就永远也别回去了!懂吗?”红衣女子说得非常生硬,言语中没有半点安慰与妥协,更像是不容抗拒的命令。

    女孩无助地抽泣起来,她似乎已经知道了自己过后的命运,可是又忍不住抱有一丝希望。她好喜欢姐姐,所以一直都是跟着姐姐的话去做事,可是为什么她就是不看自己一眼?有时候在夜下观月,回首往事历历在目,她总有一股无名的悔恨在心中游荡。

    她错了,真的错了。

    “你只要跟着我的话去做,事成之后,你要回家还是去找你师父,全都由你!”红衣愤愤地说完,便甩袖离开。

    “姐姐……姐姐……”伸手却只抓到了虚无的空气,女孩又一次在泪水决堤之刻,哭倒在冰凉的石道上。

    苍凉的夜色下,微微颤抖的身躯只让人倍感怜惜。

    夜晚风凉,吹起了地上的落叶与花瓣,往女孩的身上拂过、落下。她头上戴的月牙簪子也因她的失落而变得黯然失色。华山的夜晚,今日抹上了一层凄凉。

    忽然,肩上覆上了大衣,来人将女孩紧紧抱住,轻声道:“墨月,怎么了?”

    “大哥哥,为什么姐姐她不喜欢我?”女孩转身落入少年的怀抱里,低声地抽泣着,小手紧攥着少年的衣襟,深怕他也将自己遗落在了此地。

    “墨月……”少年轻唤道。

    “啊——!”

    次日划破晨空的叫声惊动了茶花源上上下下。壁水与西彦到了玄关处,却见秋夜从瑶潭的方向徒步过来,向他们比了个手势,示意让他们先不要进去。

    秋夜走进室内时,便见梦琴缩在了木榻一角瑟瑟发抖。他坐到塌边轻声问道:“梦琴,怎么了?”

    梦琴看着他欲言又止,眼中充斥着难以言喻的恐惧。“为什么……”她沙哑着挤出了三个字,双目顿时蓄满晶莹,哽咽一声,小脸上霎时便梨花带雨。此刻那苍白的面容上,已无往日的青涩笑意,留下的只有一片陌生的凄然。

    秋夜看得一阵心酸,伸手便将她拥进怀里。“没事了,都过去了……”不管是噩梦还是内丹之事,都已暂时过去了。

    梦琴紧攥着秋夜的衣襟,此刻心神已逐渐安定下来。心里的暖意宛若香炉上的袅袅青烟,连绵不断,却又浅淡如丝。她暗忖道:“好暖。”

    曾经,她也感触过这片温暖,就这么静静地靠着,仿佛外边的世界与她再无瓜葛,只有他才是她的存在。她曾经希望自己能一直这样睡下去,无忧无虑,再无悲欢离合,再无琐事缠身。

    那时,这一切都只是个梦。

    秋夜俯首看去,只见梦琴已经安然睡下,卷翘如羽的睫毛上还残留着泪水,犹如冰晶一般剔透晶莹。

    多久了,他都一直希望能这么抱着她,犹如梦中那笑颜亲和大方的女孩。那时候的她虽然顽劣不堪,却对自己依然顺从,少有反驳。他曾经想一辈子都和她一起,过着闲云野鹤般的生活,可是造化弄人,当日他赶到时为时已晚。金钱锁穿过她的琵琶骨,鹅黄色的衣襟上已染红了鲜血,好在元神不灭,让玄武真君及时截获了她的魂魄与内丹,将它投寄在一条莲花锦鲤上。

    玄武真君见他日日到王母的鱼池边停留,心里明白,便对他说道:“她现在是认不出你的,她只不过是一条怀有内丹的锦鲤而已,一切随缘吧!”

    随缘?他早已陷入红尘,随缘二字又岂会明了?他只不过是个狐仙,一个动了凡心的狐仙。

    “秋夜,她还好吗?”壁水见秋夜没有出来,便径直进了屋内。

    “没事,只不过是吓坏了。”秋夜说着,轻缓地将梦琴又置回了塌上。

    壁水道:“我依照你的吩咐把金璇请来了,他现在就在门外。”

    秋夜点首,道:“很好。从今天起,由你来照顾梦琴和婷蓠便可,那我可以专心对付梦魔了。”言罢,走出了室外。

    茶花源外,芳香四溢,只见野菊沿着河道开屏,石榴多色掺杂争艳,摩诃曼珠沙华落檐下,构成一幅撩人的奇花异景。金璇立于屋边悠闲赏景,说不出的闲情雅致,尤其脸上容光焕发之态,更将前段时日那些愁怀之色盖得无所遁形。

    秋夜道:“金璇,借一步说话。”摆手示意,让他并肩往瑶潭方向走去,一边又道:“想必壁水已经告诉你事情的来龙去脉吧?对此,你有何看法?”

    金璇似乎没有多想,当即只道:“没有看法。”转首见秋夜挑眉看他,便又接着道:“我常居南山,与外世豪无来往,师父也没向我提过关于梦魔的事情。虽说师叔有难,金璇自当乐意相助,只是这并非金旋所长,难于献上什么好计策。”

    秋夜听言默然点首,心想这确实是渡风子的作风,否则天庭间一千多年宴会频频,他为何也只见得这位道兄两面之多?他淡笑道:“无妨。我倒有一计,五日内便可将它引出来,只需你稍作配合。”

    金璇道:“但请师叔说来,小侄不敢不从。”

    秋夜故作神秘地朝他一笑,道:“不急,你只需顺其自然便可。”

    金璇见他一副胸有成竹之势,想来已无后顾之忧,当下也不多问,便应允了他的要求。之前他与秋夜言语相撞,一来是因为秋夜硬闯入他的金戈邑,二来是因为秋夜对他兵戎相见,心里自是有些厌恶。这误会虽说是来得有些糊里糊涂,但自己终究是他晚辈,万不能如此冒犯。前些日子,他还暗自思量该如何向这位玉崇师叔说通此事,不想竟遇上梦魔的事情,那误会便霎时烟消云散,而秋夜也不见得记起多少。

    二人走到柳瑶潭边欣然一坐,金璇便接着又道:“这一次若能除掉梦魔,也算是去了一方强敌。”

    秋夜摇首道:“这可未必。原来我也只当他是敌人,可事经这几日察查,我不得不承认梦魔好像一直都站在我们这一方,亦或是换句话说,他一直都保持着中立的角色。”

    金璇奇道:“中立?他可是把那些狼妖和雪豹妖都杀了,还用了藻苓刺,这怎么算得上是中立?”

    秋夜道:“起初我也是这么认为,后来却发现被杀死的狼妖都与当日袭击梦琴有关,而雪豹妖死得更是明白。”

    金璇听他一言,心里霎时格外澄明。如果梦魔是为了保护梦琴才杀了狼妖,那雪豹妖的死便更加显而易见了。当日雪豹妖袭击苳渟湖,那是梦琴的住处,可是为什么它不将雪豹妖引到别处杀死,而是将它们都当场毙命?这又是一个疑问。

    秋夜看出金璇困惑之处,只道:“梦魔数日前与我的手下曾有一番恶斗,被阴气所伤,倘若再使用藻苓刺,它势必也会中毒。为了安全起见,它便也只能以最普通的方法将雪豹妖除去,那便是砍杀。”

    金璇道:“为何是砍杀?”

    秋夜道:“他有一个致命武器叫烟硝鞭,鞭伤即如刀伤,只是见过的人几乎都死了,天庭的简牍上却有记载。我若没看过记载,恐怕我也会怀疑是别的妖精持刀逞凶,而不是梦魔的杰作。”

    金璇听言,不禁感叹世事难料,“当时几个弟兄见梦琴被袭,身上却被绿光罩住,不知她是敌是友,便把她关在了井石洞中,看来当时的那团绿光便是梦魔了。”他将之前的事情一一道出,这倒更准确地指明了梦魔在昆仑山的目的。

    秋夜听言,只是呢喃道:“这便是了……这便是了……”

    ------------------------------------------------------------------------------------------------

    PS:此文已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