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叁·蠕变  第三章 季孙柏请君入瓮

章节字数:3117  更新时间:13-03-03 14: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瑶水道旁。

    适才还是日丽风清,却不知为何顺着水道走得越深,所到之处便越发阴暗,着实让人觉得诡异。梦琴停在水道的尽头,心底的不安涌上心头,再见那上空群鸦过顶,她不由得倒退了几步。

    她虽然不是什么厉害的仙道,但她可以肯定这不是一个吉祥的地方,更不可能是槐江山的后山。这一路上地干物燥,便是有些蹊跷,如今甚至走到了瑶水道的尽头,便更加肯定了她原先的想法,因为只有一块极阴之地才会导致水源枯竭,林中无日。

    思及此,掌心无意之下抓住了胸前的金铃铛,好似这般紧紧握着便能消去她的不安。

    转首回头,她又是一惊,那原先过来的小道已分不清去路,连水道也干得没了痕迹。她往四处警惕地扫了一眼,只见两首几处恶灵东西乱窜,更显得阴森交加。

    忽然,四周变得鸦雀无声,连那些恶灵也隐入林中深处不敢出来。

    不好!梦琴心里震惊,倒吸了一口凉气,转身要走,却见身后的狭长空地已被大石阻隔,身边围起了一把熊熊烈火。

    “墨月儿,你还想往哪儿逃啊?”

    梦琴寻声望去,见那大火对岸站着一个黄衣白纹领的青年男人。她冷声喝道:“你是谁?”

    那青年恭谦有礼地拱手作揖,只道:“我叫季孙柏,是朱雀陵光神君门下弟子。”

    梦琴眺望四周,见四下无人,这季孙柏会独自面对自己,又不动手,定有下文。莞尔一笑,她只道:“昨天一个炎彤,今天一个季孙柏,我一个小妖能请动两位上仙,还真是不可小觑了自己的本事。”

    季孙柏听言顿时大笑,道:“你是个小妖?小妖会像你这般大胆,与我对话当是平辈相言?”

    “阿公说过,西下的妖精多属火系,且不说你道行有多少年月,就算是勉强凑了五百年,我一个小小的锦鲤又如何是你的对手?”她答非所问地说了一通,一边又在寻找出路,可那一番说辞却也并非毫无根据。鱼妖法力薄弱,修行千年只得同辈一半之得,也难怪梦琴久久未能提升道行。

    季孙柏听了,笑得更狂。“伶牙俐齿,你这是谁家的本事?是五公主的本事么?”

    梦琴挑眉,道:“五公主?你说的是哪个五公主?”

    季孙柏冷笑道:“别给我装蒜,说的五公主自然是王母小女。你多年居于池中,说不认识还真是让人难于相信!墨月儿,你演戏的本领倒是不小,只可惜了那世人唾斥的身份。”

    梦琴心里一咯噔,心想此人定是为了银琉内丹而来。他既然能提起五公主,又知道她是墨月儿,那他自然也不是泛泛之辈,恐怕还真是朱雀门下也说不定。垂头寻思一遍,却不知该如何脱身。

    季孙柏见她不语,又道:“怎么,怕了吗?”

    梦琴轻笑几声,道:“怕?呵呵,我虽然不知道那个什么月是何方神圣,可是你既然硬把我当成她,我也只好带个高帽,当是……让你高兴高兴?”言语间说得谈笑清风,其实早已害怕到了极点。“你到底想做什么,还是直说了吧!”她紧攥着自己的袖口,只见薄汗已从额间沁出,宛若晶莹般滑至下巴,一副如沐春霖之态,煞是诱人。

    季孙柏冷笑道:“你不承认也罢,待会儿让你见一个人,那时你就算不想承认也得认了!”言罢,一甩袖散去了大火,大石移去,此处便恢复了之前的面貌。

    “季孙柏,你可是信心十足啊!”梦琴沉声说道,言行中不由得带了些讽刺。

    “进去吧,你不会后悔的。”季孙柏指向了后方那依旧诡异的林子,示意让她进去。




    九别山。沉峦洞。

    石洞是人工所筑,雕纹细刻巧比天工,洞身里外雕刻线引相接,毫无断续之痕,看起来倒像是一气呵成之作。

    洞中石台上坐着三人,首座上是个灰须老者,精神奕奕,一身浅蓝灰大袍,脚上放着沉拂。坐在他对首的,一个白衣翩翩,一个淡青罗裙,便是秋夜与壁水二人。

    灰须老者则是这九别山,沉峦洞的主人——蓬元道人。

    蓬元道人道:“秋夜贤侄久未来此,不知此番前来是为何事?”

    秋夜道:“秋夜此次前来是为归还宝物,也顺道请教师叔几件事。”说罢,从袖中取出一枚铁器,三叉如螺旋,中为向外左右开衩。这便是当日翱雄射他用的攒魂叉。

    蓬元道人见了攒魂叉,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连忙吩咐身边道童到后山查看,才发现果真丢失了攒魂叉。“贤侄何处得来?”

    秋夜道:“是从一只雪豹妖那里得来。”

    蓬元道人拈须道:“怪哉怪哉,贫道府上没有这等坐骑,倒是有只飞天虎,却不知这雪豹妖是如何得到此宝的。”

    秋夜看出蓬元道人的疑惑,只道:“师叔无需自责。只不过这群雪豹妖与西下、北上两处妖群皆有联系,秋夜是怕他们乘虚而入,如此昆仑山定会失势,那秋夜也只能落得个千古罪人。”

    蓬元道人点首道:“贤侄需要什么帮助,尽管道来。”

    秋夜道:“秋夜势薄力寡,帮手不多,此刻若请示玉帝也甚为不妥。”

    蓬元道人点首道:“贤侄之意是让贫道当个眼线,若西下妖群但有动静,便支会一声?”

    秋夜行了揖礼,言道:“还望师叔相助。”

    蓬元道人拂须长笑一声,道:“贤侄言重了,昆仑乃龙祖之脉,又是轩辕行宫所在,倘若落入妖魔之手,定会滋生大事,那时再作挽救便也为时晚矣。”他站起身来,又接着说道:“贤侄请回吧,贫道这便作些部署,与几位道兄商量商量,十日内便差小童与你回复。”

    秋夜道:“如此甚好,请待秋夜向几位师叔师伯们聊表谢意。”言罢,与壁水一并起身行了揖礼,离开沉峦洞。

    二人来到山脚时,已是酉时。

    壁水整了整水袖,道:“蓬元既已答应相助,那我们也算多了个帮手,这让我甚为心安啊。”转首见秋夜点首不语,忙道:“怎么了,心不在焉的?”

    秋夜摇首,道:“没什么,只是觉得有股不祥的预感。”

    “你这是过度担忧了吧?”壁水打趣地说完,不禁轻笑了几声。

    “怎么会呢?”他笑言后,又顿了顿,道:“你可记得她寒毒发作的第一天?”

    壁水点首道:“记得,当日见你替她疗伤,我便没插手。这期前发生了什么事吗?”

    “其实从她苏醒的那一刻起,我便怀疑她已经想起了什么。”秋夜寻思一会儿,摇首又道:“不对,应该说是她的眼神和她说话的语气已经不是一个只有八百年道行的锦鲤所有了。”

    壁水听言似有感触,回想起来还这有这么一回事。“你这么一说,还真是有些不对。她近日较为内敛,谈话间也多有保留,我原来以为她是在思念老胡杨,可是却幽幽觉得似乎有些不同,至于有什么不同我也说不上来。”

    秋夜点首道:“她似乎有些矛盾……可是她既然恢复了记忆,为什么却不肯承认呢?”

    壁水想了想,道:“会不会是让梦魔给控制住了?就像上一次托梦那般给她制造了幻境。”上回梦魔发现梦琴在茶花源里,情急之下施法托梦,擅用梦琴的回忆制造了幻境,才导致她以为秋夜是杀害老胡杨的凶手。如今虽已东窗事发,但也不见得没有可能。

    话虽如此,秋夜却觉得不以为然。他摇首道:“我看不会。以梦魔为她所做种种事项,相信他不会伤害于她。那一次,恐怕是他自己乱了方寸才施的法术。”

    壁水叹了口气,道:“这真是奇怪。梦魔是乾启魔君的手下,却因为墨月儿而化作一棵老胡杨到苳渟湖饱受了四百年寒苦,这里头是否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可告人的秘密……难道是他?”秋夜沉吟片刻,却又忽然怔住。这时,腰间的铃铛也应景地响了起来。只见他腰间束带上插的一支木笛末端系了条红绳,尾端是个金色的银纹铃铛,此刻正不停地晃动着,发出了阵阵悦耳的鸾铃声响。

    壁水不是第一次见过这个铃铛,可却是第一次见到铃铛自己响了起来。“铃铛怎么响了?”壁水说着,抬眼看向秋夜,却见他脸色已变得有些难看。

    “她出事了。”秋夜将铃铛置于掌间合了又张开,心想茶花源有西彦和紫禧留守,该不会有什么闪失,毕竟单凭他们的道行,除非是大敌临至,否则宵小定不是他们的对手。他执起木笛往半空中轻轻一摆,便见那铃铛竟朝着东北方向摇去,渐而形成一种拖拉的形式。

    秋夜当即下令,道:“壁水,你先回茶花源,一切事项你可自行定夺。若有无名擅闯者,一概格杀勿论。”言罢,长袖一摆,已纵云朝东北而去。

    ---------------------------------------------------------------------------------------------

    PS:此文已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