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叁·蠕变  第四章 此生只为棋盘生

章节字数:3183  更新时间:13-03-10 12: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恒山山谷。鬼树林。

    梦琴随着季孙柏往林中走了十余里,忽见他停下了脚步,道:“到了。”只见他停在了一座大石前,指尖一点,大石中央开出了一个洞来,里边暗淡无光,犹如深渊幽洞一般诡异。

    梦琴挑眉道:“就是这儿?”

    季孙柏点首,道:“请吧!”

    梦琴虽有质疑,却也不好多问,只得依言进了大石内,随即听见季孙柏打了个响指,大石的入口顺势关上,洞中亮起了灯火。梦琴将四周事物扫了一眼,目光最终落在了角落的男人身上。

    她走前去看,见男人身上穿着一身青纹白袍,披头散发,倚在石壁上犹如一具尸体。她顿时怔住,心想:这不是苒墨哥哥的衣服吗?往日总是温和礼至,谦谦君子之态,难道真是此刻这个披头散发,衣衫破陋的男人?

    右手不由自主地伸前去拨开男人脸上的散发,却在看见他脸庞时僵住了身子。

    此刻的苒墨不能只以凄惨来形容,他的脖子上青根乱攀如草根附沿,几处还滴着青色的粘稠物,苍白的脸色近乎昆仑山上的雪花,嘴唇泛紫,嘴角还留有凝固的血水。

    “苒墨哥哥……是你吗?”梦琴摇了摇他的肩膀,又叫道:“苒墨哥哥,你醒醒啊!”手下力道越发增大,可惜却换不回一丝回应。

    季孙柏在她身后缓缓踱来,冷笑道:“怎么样?都说了你不会后悔的!”

    梦琴转首见他一脸事不关己的模样,更是来气。“你把他怎么了?”声音显得有些沙哑,更透着丝丝怒气。

    季孙柏道:“你瞪着我也没用。他的伤是谁造成的,恐怕没有人比你更清楚吧?”

    梦琴再次看向苒墨脖子上的青筋,确实与之前秋夜带回来的断肢情况无异。若是没错,伤他的便是阿公无疑了。只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是因为苒墨想要她身上的内丹么?

    季孙柏见她不语,又道:“我和你做个交易。只要你替我办成两件事,我便放了苒墨,你看如何?”

    梦琴道:“你要我做什么?”

    季孙柏道:“我要你替我到槐江山取两样东西。”

    梦琴道:“另一件呢?”

    季孙柏浅笑道:“不急,等你取来那两样东西,我们再谈也不迟。”

    梦琴听言原来有些筹措,却又忽然大笑,笑得有些凄凉。她道:“其实是你中了梦魔的藻苓刺吧?”

    季孙柏听言全身一震,意识下伸手覆在了左肩上。他咬牙道:“你怎么知道的?”

    “如果不是中了藻苓刺的毒,你又何必千方百计将我带来?”冷笑三声,梦琴又接着说道:“哦,我是听出来了,你和炎彤走的是反道。你怕不能逼使我替你采摘沙棠果,才留了苒墨哥哥一条命吧?”

    “好聪明的小妖啊,你果然是墨月儿没错!”季孙柏看了看自己的伤势,又道:“我答应你,取来沙棠果,便放了苒墨。”

    梦琴道:“你凭什么相信我会救他?”

    季孙柏冷哼一声,“他是你的主子,你不救他,难道想自保不成?”

    梦琴无奈笑道:“这可难说,紧要关头,万事莫测吧?”

    “怎么,你真想抛下他不管吗?”季孙柏心里一急,不禁太高了声量。他来回踱了几步,似在犹豫什么,随即眼底异光一闪,又道:“这样吧,我给你一刻钟的时间,到时你再答复我便可。”事后也没多什么,他便穿过石壁消失了踪影。

    梦琴深呼一口气,心里暗自叫惊。她凑前将双掌覆在石壁上前后摸索了一遍,可惜还是查找不了出路所在,最终只得坐下靠在了石壁上。她心里又想:这大石的结界恐怕也只有季孙柏能打破,看来自己是凶多吉少了。

    梦琴看着苒墨,苦笑道:“苒墨哥哥,你现在要我怎么办呢?”单靠她一人之力,是肯定出不去的。

    “你就陪一陪我吧……”伴随着几声嘶哑性的咳嗽,虚弱的嗓音从苒墨嘴里传来。

    “苒墨哥哥?”凑前一看,只见苒墨微睁了双眼朝她看来,神情淡漠,似笑非笑。

    “好梦琴……还是你对我最好啊……”苒墨说着,勉强撑起了身子,又道:“你……你千万别答应他,否则……你我都完了。”言毕,又倒在了石壁上,看来他之前一直在装死,以至于季孙柏无从下手。

    “苒墨哥哥多虑了,就算答应他拿到沙棠果,他也未必能解毒。”梦琴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开了瓶封给苒墨递去。

    苒墨看着瓷瓶许久,道:“你莫不是秋夜那小子派来杀我的吧?”

    梦琴乍听之下,差点没把瓷瓶给摔了。别人当她是梦魔的暗探,季孙柏当她是苒墨的暗探,这下倒好,苒墨倒当她是秋夜的暗探?你们也太瞧得起她了!冷哼一声,封了瓶,便将瓷瓶丢在了苒墨的大袍之上。“不喝便不喝,何必诬赖我?”

    “哎哟哟!”苒墨伸手扑去接过,岂知动作一大,又撕开了伤口,痛得他不禁呻吟,这时低首见瓷瓶没摔破,又继而松了口气。“苒墨哥哥就是说笑,你那么认真做什么?”开瓶即饮,便将瓷瓶丢在了一旁。

    梦琴见他生疼,也不好乱发脾气,只淡淡说道:“你运气试试。”

    苒墨吃力地坐起身来,依言打坐运气。不出片刻,脸色果然可见好转,虽然还有毒素未能尽除,脖子上的青筋却已渐渐消去。他将散发随手放到肩后,扬长一叹,神情继而黯然忧虑。“真是冤孽啊,我取不成你内丹,你倒来救我。你……不恨我么?”

    “我相信苒墨哥哥是不会滥杀无辜的。你要取我内丹治病,这只能证明之前伤害你的定是一个很难的对付的角色,而且还事关重大,对不对?”她本想强颜欢笑地面对这个问题,何知心里蓦然一紧,苦涩的笑容便荡漾在了嘴边。沉默许久,她又开口说道:“我虽然难过,但毕竟相识多年,多少还是有些感情的。”

    苒墨看着眼前无助的人儿,顿生怜爱之意,若不是受了伤,他真想上前摸摸她的头顶以作慰抚。什么事关重大,不会滥杀无辜之说,全是一堆借口!尽管她说得煞有介事,但他又何曾听不出来呢?当初他狠下心来制作麝魂丹,却不敢亲自喂她喝下,只好利用壁水对于自己的信任借刀杀人。如今想来,真是罪过!

    “你不该为我辩护。若我取你内丹而导致你丧命,纵是有理,也会便得无理……”言罢,又咳了几下。

    梦琴摇首苦笑,在他背脊上轻拍了几下,助他顺气。“不是没取着吗?既然没成功,那就有回旋的余地。再说了,我是想听你亲口承认这件事,否则我不会相信其他人。”好歹也是约莫三百余年的相处,怎能单凭他人一句话便定下他的罪责?

    苒墨静静地看着她,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一开始,他的确是冲着锦鲤内丹去的;后来,他是冲着寒昭的银琉内丹去的。不管前后,他依然是要取走她最致命的东西,又怎能让她反过来给予他不应得到的信任?

    “梦琴……我确实是被歹人所伤,可是取你内丹是个阴谋,不是意外……我对不起你,更对不起秋夜……”苒墨轻叹一声,便再没下文。

    梦琴会意,只点首道:“我明白了……我只要知道这一点就好。”心里一股酸涩随时便要翻涌而出,有些失落,有些伤感,更有些沮丧。

    原来她始终还是别人手中的一枚棋子啊!

    原来是她自作多情,抱着奢望去期盼一切不可能的事情。

    到头来,她还是错了。

    “这一次让秋夜说对了,真不是滋味!”将右掌置于梦琴肩上轻轻拍了一下,苒墨轻声说道:“别这样,此事错不在你。错就错在我心魔难净,妄想牺牲你来补救我的过失而已。”说完,长叹了一口气。

    梦琴摇首道:“苒墨哥哥不必顾及我的感受,人道生不逢时,说的便是我吧?”感到肩上的动作忽然僵住,她又接着说道:“我不是自我怜悯,只不过忽然发现了自己的价值,发现了此生只为棋盘而生……那么多年过去,我还是在痴心妄想着能够找到一个和我命运一般相像的人而已。”

    苒墨微怔,不想适才那些言论竟是出自于她。

    ‘墨月通晓情理,却比他人消沉,宁可强颜笑,也不折他人情。’苒墨想起秋夜从前在艺锦宫对他说过的一句话,此刻似乎有些感同身受。

    苒墨苦笑道:“梦琴……还是我该叫你一声墨月呢?”

    梦琴听言,却笑得比苒墨还苦,甚至有些无奈。“这世上好像也只有墨月真正的活过,我算得了什么?”

    这时,便听见石壁上传来了声响。季孙柏从石壁的另一边缓缓穿了过来。他见苒墨伤势见好,只冷笑道:“原来还有解药?你的命可真大!”

    苒墨随手作揖道:“过奖了,再好的命也不够你的命大啊!”言语中满是讽刺。

    季孙柏不作回应,只道:“墨月儿,你想好了没有?答应,还是不答应?”

    梦琴淡然回道:“我答应你就是。”

    ----------------------------------------------------------------------------------------

    PS:此文已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