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叁·蠕变  第七章 白虎门下灾星子

章节字数:2458  更新时间:13-03-10 12: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无月的夜晚,无风,寒。

    迷蒙中,眼前只瞅见一片柔软白色,还有掌心传来的点点温热。

    梦琴的唇瓣冻得发白,柔弱的身子像被抽走了所有的力量,任由体内的寒毒发作,身体唯一能做到的便是尽力瑟缩在那单薄的被褥中,博取一点温暖。

    两个时辰过去,外边刮起了大风,已是三更。

    秋夜给她输了真气,如今那小脸上已见血色,额上沁出了汗水。他举起衣袖给她抹汗,动作轻柔细心,仿佛那柔弱的身子一碰便碎。

    梦琴疲惫地睁开眼来,迷糊中叫道:“大哥哥……”小手不安地探出被褥在半空中摸索着,眉头微蹙。

    秋夜握住她的手道:“哎,我在这里。”

    听到秋夜的声音,梦琴终于安定下来,眼皮一沉,安然入睡。

    秋夜替她将被褥好好盖上,指背抚过她的脸颊。如果再不寻得其他解救方法,那她便得终生如此度过了,虽输出真气并非难事,可事也有难于两全之刻。如果当天他有事回不来,如果当天他要应敌无法抽身,如果……

    太多的如果,让他不得为此事担忧。

    他已经失去过一次了,便不想再失去她。混沌岁月中的寂寞暗淡无光,只在悔恨中度过,那段日子是如何熬过来的,他自己也不晓得。

    瑢青内丹,他是不能奢望了。当年寻得银琉内丹,已是万分侥幸。

    他不能把这个侥幸当成机会,因为他知道找到的机率几乎是零,就算找到了,为夺取内丹而害她性命的人大有人在,也许会比寒毒还要致命。




    风过露干,山上经过昨日奇来的风雨肆虐,已恢复平静。

    梦琴洗漱后,穿上了秋夜的斗篷出外,只见英招正倚在栏杆上,似乎是在等她出来。梦琴低首道:“上仙找我?”

    英招凝视着她道:“你叫什么名字?”

    梦琴答道:“我叫梦琴。”

    “从哪里来?”

    “昆仑山,苳渟湖。”

    “家中有何人?”

    “只有小妖自己一个,还有湖边看着我长大的老胡杨。”

    “噢?那你体内的银琉内丹是怎么来的?”

    梦琴听言一惊,神情虽已保持镇定,却不由得微微蹙眉。这时便听见英招又道:“你不必紧张,我并不是贪图你的内丹,只是要你合作,坦言相告,我保证会让你活着回去。”

    这是在告诉她如果不说实话,便会粉身碎骨吗?仗着自己是秋夜师伯的身份,威胁逼迫其随从,这胆子也未免太大了吧?挺着虚弱的身子,她躬身回道:“但有所知,定尽力回答。”

    英招道:“好。那我问你,当年你火烧艺锦宫,把宝卷都交到了谁的手上?”

    梦琴淡笑道:“那把火不是小妖放的,宝卷也不是小妖偷的。”

    英招道:“是么?”语气坚定不移,似乎对自己之前的疑问存在着稳固的信念。

    梦琴面无表情,只接着道:“如果小妖真有本事犯下此等大案,为什么却不能功成身退?宝卷既然已经取走,那种时候回去送死,不是天大的笑话么?”说完,嘴角微抿,透着一丝嘲讽。

    英招不以为意,接着问道:“有站哨的侍卫看到你捧着一堆竹简出外,这怎么说?”

    梦琴道:“一只披着羊皮的狼把羊群吃了,错就一定在那只羊身上吗?”

    英招顿住,没想到她竟敢反驳。稍过片刻,他又道:“你的意思是……有人冒充你?”

    梦琴眼下划过一丝茫然,“是不是都无所谓了,反正你已经认准我便是罪魁祸首。”她抬首直视英招,问道:“你呢?你又是谁?”

    英招俯身望入她眼中,“槐江山是谁的地盘?你又觉得我会是谁?”

    梦琴微怔,“你是槐鬼离仑?”

    英招浅笑,“好久没有听见有人这么叫我了,像你那么有胆识的小妖,还真不容小觑啊!你是奉旨投于白虎门下,可是我记得你因为被预言为四世灾星,一直都被压制在华山上,后来才被招入王母麾下侍奉,恐怕这才是将预言成真的原因吧?说来说去,还不就是那几个老糊涂算出来的废物,让一个无辜的人被逼入墙脚后狗急跳墙罢了,你说是不是?”

    他怎么会知道得那么多?他怎么会知道她投于白虎门下?

    梦琴恍惚中倒退几步。不,她不是四世灾星,她只不过是一个替身!凭什么让她也背上这个名号?

    英招神色一凝,冷笑道:“怎么,还不肯承认吗?你把宝卷的下落和你的幕后指使告诉我,本座兴许会从轻发落。”

    梦琴双眼一定,咬牙道:“我没有做错,凭什么让我来背黑锅?有本事,便自己去查!”

    “放肆!”英招手指烧出一道金光,直往梦琴身上击去,却见梦琴摆出一个手势,手腕间亮出一个阵来,霎时风声咧咧,一股劲风在阵间急速转动,放外一击便将那道金光反弹回去。

    这不是白虎的招式么?英招脸色一沉,五指张开,便见掌间金光如大钟盖去,将那股劲风罩住,直逼向梦琴。

    梦琴吃惊地倒退了几步,自知没法招架,只得闭上了眼睛准备承受一击。

    身体等着的疼痛迟迟没有袭来,反而是肩膀一紧,还闻到淡淡的草药清香。梦琴微微睁开眼来,看见的是眼前的淡绿阵法,竟与英招的相互持衡着。

    这不是秋夜的法力。

    清澈的眸子往上看去,只见苒墨玉白的轮廓显而易见,他神情淡然,额上镶着小金叶,嘴边的笑意似有似无,倒不像面对大敌。他忽而挥起袖子,两人的阵法便在一声巨响中破去。

    英招道:“苒墨,你这是做什么?”

    苒墨似笑非笑道:“你觉得呢?”

    英招摇首,“你还是把她交给我处置吧,这小妖牵连太大,不好留。”

    梦琴本以为苒墨会以其他理由搪塞过去,却听见他说道:“那把火是我放的,宝卷也是我带走的,这两宗案都无需由她承担。”

    英招微怔,眼角扫过苒墨身旁的梦琴,“你这是何意?你无需承担莫须有的罪名。”

    “这句话你还是留着和梦琴说吧!”苒墨俯身向梦琴低语几句,便见梦琴先是一惊,后又恢复了沉默,往大厅去了。

    苒墨回身又道:“这件事只有我和秋夜知道,不过昨日我与秋夜商量了一夜,最终觉得还是和你说一声较为妥当。”

    英招正犯糊涂,这便见走廊末端来了一个黑衣男人,长得刚毅冷漠,透着股幽幽寒气。

    苒墨见他过来,奇道:“哟喉,怎么连你也来了?”

    黑衣男人没有理会苒墨,对英招拱手作揖,言道:“仙君让我来请二位倒大厅一叙。”

    英招挑眉,他家的大厅何时成了你家仙君的?他道:“你家仙君是何人?”

    苒墨失声笑道:“英招你倒是不用忌讳,他叫冰翼,是秋夜的手下。”

    “噢?没想到这些年来,他还自收门客了?”英招打量着冰翼,一边点首道:“也罢也罢,那便去吧!”他倒是很想知道这位久违的师侄又在耍什么把戏。

    ------------------------------------------------------------------------------------

    PS:此文已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