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叁·蠕变  第八章 槐鬼离仑也参谋

章节字数:3148  更新时间:15-12-31 01: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丹砂宫。大厅。

    小厮将火烛点亮,烧了檀香,将坐垫摆成两行。

    英招等人入内时,秋夜和梦琴都不在大厅内。英招见状,示意众人入座。

    过得半刻钟,便见秋夜入内,言道:“师伯,我给你带来了一个人。”还未等英招发言,便见外边的紫禧将一个被捆着的白衣黄纹领男人推入厅中。只见那男人骂骂咧咧,却因上半身被捆得紧,如何挣扎也不见效。

    英招双眼一凝,犹如猎鹰锁定了猎物般冷盯着不放。“这便是将那小妖引入恒山鬼树林之人?”

    秋夜道:“没错,师伯若不信,可取通明镜照照。秋夜可以骗你,可是通明镜不会。”他字字说得斩钉截铁,毫不留余地。

    英招沉思片刻,让手下取来通明镜。

    一只白鹫妖立马出宫飞身下山,取了挂于后山石壁上的通明镜,归回宫中。白鹫妖持起通明镜一照,不远的地上浮出一连串画面,刚好停在男人使用法术的片段。

    英招握紧了案沿,喝道:“季孙柏,你有何话说?”

    原来那被捆着的男人便是季孙柏,不日前秋夜将梦琴带回槐江山后,他便遇到鬼树林中的季孙柏,连而救出了苒墨。秋夜怕坏事,便召来了紫禧与冰翼,让二人看管着他。

    季孙柏一脸横气,“师侄能说什么?”

    英招指着他道:“你可记得规矩?”

    季孙柏不服气地别过头去,不耐烦道:“凡人过此出示文牒,仙家过此不得施法,玉帝过此不得坐撵。”

    英招冷哼一声,“原来你还知道啊?我以为你早就忘了!”

    季孙柏转首面向英招道:“师伯何出此言?我只不过想将那流失已久的银琉内丹归还天庭,如此也有错吗?”

    英招道:“天庭可有一条律令,不可私自杀害天下万物,以免破坏苍生循环?”

    季孙柏无可辩驳,只能点首。

    英招又道:“好,好!你知道,那你就是明知故犯了!来人,把他带下去,择日送返天庭治罪!”

    秋夜抬手道:“慢着!”指尖一点,便见季孙柏身上的绳子都被解开。“朱雀陵光神君的面子我还是要给的,只不过日后朱雀师伯问起,还请师伯作主,让秋夜免去蒙冤之苦。”

    英招凝神看着秋夜,不知他这贤侄又在搞什么把戏,好好地把人抓来,为什么又放了?沉思片刻,眼中霎时一亮,秋夜看出他已猜得一二,嘴角不禁微扬。

    英招沉声道:“季孙柏,这是最后一次,懂了吗?”

    季孙柏拱手道:“孙柏明白。”

    英招点首,“那你去吧!”

    季孙柏听言,快步退下,不一会儿便听见白鹫妖来报,他已飞出百里地外。

    苒墨摇首轻笑,道:“这厮,跑得真快!”

    英招叹道:“好啦,能说说这是为了什么吗?”他换了个坐姿,又道:“你那句话是说给他听的,可是原因呢?”

    秋夜淡笑道:“我要知道他这期间到底与谁有过接触,这样好下手查察此事原由。师伯不是想知道当年的事吗?”

    英招没有否认,只道:“你肯说吗?”

    秋夜道:“那是自然。”坐到偏席,他便与苒墨一起述说了当年的情景,也说出了他们的种种猜测,唯有对幕后指使四字封口不说。

    英招听得入神,没想他所知竟不及事实的一半,最后往案上一拍,怒斥道:“天庭里出反贼了,又是个窝里反!那小妖可有提到墨月是谁?”

    秋夜道:“她没说过。”

    英招道:“无妨。你们尽管放心去办吧,缺什么便知会我一声,我当竭尽所能助你等一臂之力。只是我奉命守山,未必能离开助阵,但凡可及之处,定会办到。”

    苒墨浅笑道:“那还真是多谢了啊,只是还有一事,还望英招兄不可向任何一人透露此事。”

    英招摆了摆手道:“放心,不管是神是鬼都不说!”

    秋夜笑道:“好!事不宜迟,秋夜这便携众人回昆仑山去,日后单线联系!”

    英招道:“甚好,苒墨你将包好的药材一并带回,调养数日便可痊愈。”

    苒墨拱手俯身,作揖称谢。

    众人来到宫前互道珍重,英招差人将一些珍贵草药交到西彦手上,以补全昆仑山上所缺奇珍。这时见梦琴朝他走来,方才想起先前的误会和冲突,他忙拱手道:“适才言语上多有冒犯,还请见谅,不过这不代表本座会就此放弃追查真相,希望你能明白。”

    梦琴莞尔一笑,道:“上仙严重了,小妖深陷其中,自是不能撇清自己,也无法交代清楚。若上仙能从中查实,那倒是小妖的福分。”走到英招身道,她又接着道:“上仙,小妖有一事相问,不知是否方便?”

    英招见她言辞凿凿,神色坚定,心里颇为赞赏,点首只道:“不妨说来听听。”

    梦琴点首,道:“倘若有人偷了你的英琅埙和沙棠果,那该如何?”

    英招蹙眉道:“你怎么知道英琅埙?”之前秋夜向他提及此事,他便甚感诧异,如今梦琴再次提及此物,还加上了英琅埙,他倍感其中利害。那场风波已随着上一代的尸骸落土消散,英琅埙的名堂也从此消声匿迹,再次面世,也不知是福是祸。

    “这我倒是忘了说啊,季孙柏答应放走我的条件便是沙棠果和英琅埙。”

    “是啊,他身中藻苓刺的毒素,要沙棠果医治,这不足为奇,可是他要英琅埙来做什么,这倒是我好奇的地方。”梦琴娓娓道来,却似有些畏缩。蝉翼般的睫毛扑扇着,她微微垂下了头。

    “师伯是发现了什么?”秋夜负手走到梦琴身边,朝身旁的人儿看了一眼,一边又道:“难不成是与南方魔君有关?”话音刚落,便见娇小的身影微微一颤,僵直了身子。
    
    英招沉默片刻,严肃的神情方才淡化开来,只道:“这事还得由我亲自去查,各位无需牵挂,英招在此与各位道别。”

    众人称谢,便下山去了。

    英招见众人走远,对身后的黑鸦妖吩咐道:“你到北海一趟,就说英招有要事求见,不知何时较妥?”黑鸦妖应声,飞向了北海。英招看着昆仑山上的瑞光,喃喃言道:“真如你所言,大劫要到了啊。”
    

    
    
    茶花源。

    “其余的事我们以后再谈吧!你我也算是老交情了,还有什么事说不过去?”收下西彦递来的两包草药,苒墨有意无意地将它们放在身前晃了晃。

    秋夜看着那两包草药,似笑非笑,道:“如此甚好,你也是该回去好好养伤了。这么多药材,应该不需要玉酒了吧?”

    苒墨先是一愣,继而又连连发笑。“好你个狐狸,小气也就算了,还与我计较这个?”

    秋夜无奈地扬长一叹,“是啊,我小气得进了鬼树林救人,我真不是东西。”

    “哦!”苒墨听出他言语间的嘲讽,觉得有些好笑,可是想起当时的状况,却又是一段笑话。他暗自思量,看在他的救命之恩的份上,自己也不好过份,当下只道:“唉,你看我是不是说错了?玉崇真君怎么会小气?听闻此人忠肝义胆,而且大方过人,送坛玉酒自然也不算什么,你说是不?”

    “多谢真君夸奖,秋夜受之有愧啊。”随意拱手敷衍几句,嘴角的笑意却逐然而生。多久没这么玩笑了,自己都以为那段兄弟情谊已随着他拔出的石玉姬没入尘埃。

    苒墨又是一阵笑,这时目光扫过众人,最终落在了梦琴身上。三言两语道不出他心中的自责与懊恼,只能浅笑置之。他们之前的纠葛与误会太多,恐怕也到不回从前了,更何况现在的她已经比那时更为成熟,尤其那双坚定的眸子已有着更深一层的洞察能力。

    “我走了,回达澜谷去。”苒墨幽幽地望着远方,又道:“哪天你想来就来吧!苒墨哥哥欢迎你。”

    梦琴点首道:“梦琴会来的,您的藏书阁我都还没好好瞧瞧呢。”

    “那就好。你要知道,你一直都是我的贵客。”言罢,苒墨便转首离去。

    众人目送苒墨离开后,便听见壁水道:“总算有个艺锦宫宫主的模样了。”伴随着安慰的语气,她扬长一叹。

    梦琴偏过头来,奇道:“那是什么模样?”

    壁水扑哧一声笑,道:“那可是威风八面,不过招蜂引蝶的本事还没有小狐狸的强。”

    秋夜嗓门一沉,瞥向她的神情有些愠怒,“壁水!”

    壁水挽起水袖呵呵笑道:“怎么,这又不是什么秘密!整个天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再说了,我可不是小西彦,不由得你打骂。”瞅了一眼秋夜那尴尬的脸色,心生一计,将梦琴拉了过来。“来,好妹妹,姐姐跟你说说小狐狸的事儿,好不好?”一边说着,人已不由分说地走向了北上花丛的方向。

    “啊?”梦琴微愣着由她拉扯,不时转首看向仍然立于风中的白衣男子。只见他白衣翩翩,衣袂飘扬,那一尘不染之态,可谓是仙气腾然。再看那双凤眼,如今是波光潋滟,生得温文尔雅又不失颜色,真如壁水所说,实乃一副招蜂引蝶的俊逸容颜。

    秋夜微微点首,示意让她放心过去,这才不舍地收回目光走进屋内。他方走几步,又回首道:“西彦,你随我入屋一趟,我有些事要问问你。”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