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叁·蠕变  第九章 风雨临前世太平

章节字数:2668  更新时间:13-03-16 21: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昆仑山下。雪菊丛。

    梦琴跟着壁水走进着那片几乎没了生气的雪菊丛,两旁拂过的一些枯竭雪菊,没有一点妖娆光泽。

    壁水说过,她是一个石妖,修炼万年成仙,可是至今也没真正听她说过以前的事情。对于梦琴,她始终是个谜。这个待人亲和,凡事随和的女人看似茶花源中的一个甚为柔弱的角色,其实有着属于自己的那份执着。

    壁水忽然开口,道:“梦琴,你觉得先得福,后得苦较好,还是反过来较好?”她没有回头,只是展开双手用那两只袖子轻轻拂过两旁的雪菊,只见淡光漂浮间,拂过的雪菊又恢复了生气,黄花棕蕊,艳丽夺目,似乎是在为她重生展开。

    “自然是先得苦,后得福较好。”梦琴几乎没想过便回答了她的问题。

    壁水听言笑盈盈地说道:“那是前者学的东西多,还是后者学得较多?”

    “前者……吧?”梦琴不明所以,只是依言回答她的问题。

    “是啊,前者较为吃苦,却学得比后者多,可是这世上能活到最后的前者实在很少,都在艰辛的路途中放弃了自己,自甘堕落。”壁水摆弄眼前刚刚复生的雪菊,许久又道:“秋夜就是前者。”

    “秋夜……不是后者?”梦琴有些发虚地问道。

    “姐姐认识秋夜的时候,他还只是只小狐狸,可是家里要求苛刻,每次受了委屈他便会来到姐姐住的一座石山下哭泣。”壁水说着,回忆起从前的事时,眼底浮出一种叫幸福的笑意。

    “壁水姐姐那时还没有修炼成仙?”梦琴问道。

    “没有,可是就差那么一点点就堕入魔道了。”壁水淡淡说道。

    梦琴微愣,道:“魔道?”

    “不说这个了,就说说小狐狸吧!”壁水浅笑,“说来你也不信,以前的秋夜可是个少话的孩子,可是我们之间几乎没有秘密,所以你从前的事我也知道一二。”话音刚落,壁水转首看进了梦琴的眼里,似乎要从她眼中寻找到一丝情绪的涟漪。“你想知道他是怎么熬过来的吗?”

    风没有停下,吹过雪菊丛时刮起了枯萎的叶片与尘土,缓缓抚过他们的脸颊。

    梦琴双眸碧波荡漾,只抿着双唇,没有说话。

    “梦琴,秋夜的肩上背负着你看不见的压力,可是姐姐看得出来,他宁可抛下那些繁琐的事务,也不想让你受到一丝伤害。姐姐不管你记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但我希望你不要伤害到小狐狸。”壁水缓缓说着,从袖中取出一块粗布,翻开时便见里边露出的几颗狼牙。

    晨光的照耀下,狼牙各个却是寒光凛冽。“这……这是什么?”梦琴轻声问道,嗓音显得有些微颤。

    壁水道:“你可记得先前在昆仑山被袭击的事情?”

    梦琴点首,“当然记得。”她便是事后被金璇的下属带回了草原上,因此结交了金璇这个落寞的异国皇子。当然,她更不能忘记的是自己醒来时置身的那个铁牢。

    “你被金璇的下属发现时,全身闪着绿色微光,身边还躺着狼群的尸体,对草原上的部族而言,那是不祥的征兆,所以才将带你带了回去,往后的事情我就不说了。”壁水将狼牙包起来,收回了袖中,她又接着说道:“你可知道那个绿光是什么?”

    “阿公?”

    “没错,就是梦魔。其实他一直都在暗中保护你,事后昆仑山上连续有狼妖和雪豹妖毙命,便都是死于梦魔的手下。我不会对此举做出任何评判,可是他确实一直都在保护你的安危。”

    话后,两人间又是一阵寂静。

    梦琴顺着风向,看向那些雪菊枯叶飘往的地方,心里有种呼之欲出的情愫,却又被理智强压了下去。她明白壁水适才所说的每一句话,只不过是想引导她放下先前的怨恨,重新开始。她是要告诉自己,既然早被遗忘,为什么不珍惜此刻在乎自己的人?

    是啊,现在就算自己转首回望,真正站在远方看着自己的人到底只剩多少?这一点,她很想知道,却也很害怕知道,毕竟真相往往最伤人,总是那么不经意地给你添上一道最深的伤疤。独自舔血的夜间,又有谁来为你疗伤?

    “再给我一点时间吧!”梦琴淡淡说道,却已有些心动。只是故人已经找到她了,她没了退路,壁水所说的愿望她能实现吗?

    她暗自思量,也许凡事也有两面倾倒的可能性吧?

    自己被送上华山的那一刻,就已经象征着战局谋划的开始,现在看起来所谓的和平,一切只是表面上若隐若现的动静而已。尽管如此,她也想以自己的私心活到那一刻,活到无法隐瞒时,再被他狠狠地撕碎,落归黄泉。

    这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结局。




    茶花源。

    秋夜坐于案前,银冠束发,白袍着身,衬得他一身清新俊逸。他眉宇间幽幽散发着不可藐视的威严与成熟,正直视眼前站着的两个妖精,目光犹如夜鹰般犀利。

    西彦的目光落在了脚下的地板上,不敢抬头,紫禧倒是如常一般没有太多的表情。

    “说吧,是谁告诉梦琴我去了槐江山?你们又是从何处听说?”秋夜似笑非笑地问道。他原来并没有去往槐江山,而是去了九别山,半途有事才将壁水也一并叫去了。这一点,西彦和紫禧都很清楚,却不知为何向梦琴说的又是另一番说辞。

    “不是仙君说去了槐江山吗?那时西彦从山上巡视回来,仙君便是这么和我说的,还说如果锦鲤问起,就说仙君去了那里。”西彦睁着一双清澈的眸子说道,对秋夜的疑问感到非常奇怪。

    不等秋夜回话,紫禧也答道:“不日前,仙君曾说过要到槐江山去寻一位故人的。”

    秋夜蹙眉,心想他没说过的话,何以让两人都斩钉截铁地道出同一说辞?他们二人向来不敢对自己的吩咐有所违抗,这一次确实有些奇怪。莫非是有人刻意为此?那此人又是谁呢?

    西彦见秋夜脸上没有表示,不过以他的个性,这样的语气和这样的架势就代表着他内心按耐住的愤怒很大。他不明白秋夜为何发这么大的气,心里不禁感到一阵委屈,“仙君是要处罚我们吗?我们可没有骗您啊!”

    思量片刻,秋夜只淡淡说道:“没事了,你们先下去吧!”站起身来,拐进了院内廊道。

    西彦见状,想上前说些什么,却被紫禧拦了下来,示意出去再说。西彦看看秋夜,又看看紫禧,最终只好妥协,出了屋外。方走几步,他气呼呼地蹲在石榴树旁捶地发泄,道:“一定是那只锦鲤说了些什么!怎么又赖到我身上了?”

    紫禧瞥他一眼,淡淡说道:“别在这里说疯话,梦琴对仙君而言有多重要,你自己心里清楚。”言罢,化作一阵黑风飘去。

    “重要管个鸟!”西彦朝紫禧离开的方向喊了一声,便直往地上泄气,捶出了几个不起眼的小洞。

    内院廊道。

    秋夜负手立于中厅壁后,听到外边的动静,不以为然。他现下是四面楚歌,棋盘局势久久未定,不是势均力敌,而是因为对方从不露面,几乎没留下丝毫蛛丝马迹。

    前面发生了几宗事情,看似毫无联系,以他看来倒是息息相关,只不过将事情连接起来的的那条线过于微妙细小,让他们始终难于察觉。

    “梦魔、季孙柏、莒虎营、狮王……”秋夜呢喃着这几个名字,嗓音有些深沉,又有些肃然。

    不管他们在棋局上扮演的是什么角色,一切才刚刚开始。

    ---------------------------------------------------------------------------------------------

    PS:此文已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