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叁·蠕变  第十章 烽火渺渺步昆仑

章节字数:2863  更新时间:13-03-18 10: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达澜谷。翡竹园。

    “一个草屋,起这名字也不怕遭罪?”秋夜执起酒盏摇了摇,说得不咸不淡,尤其凤眼微眯,两腮若桃花微醺之态,更是迷人。

    苒墨挑眉,“最近你是越来越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啊?”

    “我一个小小副宫主,岂敢造次?”秋夜看着屋外夜间景致,嘴上说的却不是心里所想。

    苒墨摇首道:“说得比唱的好听。哦,对了,我查出来了,将梦琴送上华山的是一只梁渠。”

    “噢?梁渠?”秋夜显得有些惊讶。要说这梁渠为何物,那是一种古兽,长相如狸,白首虎爪,常年伏居历石山上,可这与梦琴似乎扯不上半点关系。“这事儿倒新鲜!”

    “你怎么看?”苒墨斜倾着身子,一手撑着脑袋,幽幽地看向那轮新月,也是一副悠闲自在的模样。

    “能怎么看?来者是怕我等发现她的真实身份,才让梁渠代为使者送她上山,实为欲盖弥彰。白虎师伯知道这件事,就怕他不说罢了。”秋夜说着,给自己满了酒盏。只见那碧玉琼酿里映着他那双深邃幽黑的眸子,那里边闪着月光的反照,犹如流萤般波光潋滟。

    苒墨轻笑,没有回答。他已经知道秋夜的下一步会是什么,而他也有了自己的答案。

    “是时候把该召集的力量都召集起来,再晚一些,局势就定了。”秋夜幽幽说道。

    苒墨点首以示赞同,却又质疑地摇了摇头。“你确定要回去说出这件事吗?我可不想看到天庭里又多了一场闹剧!”

    “那又怎样?既然已经肯定是天庭里出鬼了,便是时候通知他一声,不过我想他应该比我更清楚些,所以才会救活了一个原来该死的人。再说了,这年头太过清冷,给他添点颜色也是好的。”把玩了酒盏一会儿,他又道:“其实他本来就知道,她不是那个该死的人。”

    “她代替的到底是谁呢?”苒墨抱着疑惑,望着手中那盏琼酿,独自发呆,忽又轻笑道:“别人家狐狸都骚,怎么就你这家出的狐狸那么闷啊?难怪小梦琴怎么都不说,怕是畏惧你这块木头,说的话毫无感情!”

    “小梦琴?”秋夜挑眉,语气透着丝丝不悦。

    “呵,生气什么?我好歹也和她相处了几百年吧?”

    “是利用了几百年,最后改邪归正了!”

    “唉,又损我!如果是当年的倾慕天君会怎么说呢?应该是……‘相处了几百年,恐怕也不比我们朝夕相处,况且我还是比你早了一步’这样的话,总比你那句什么利用和归正的动听多了!你说是不是?”苒墨笑了一声,将那盏玉酒尽饮下肚。

    秋夜只当作没听见,将身旁的一坛玉酒开封后,倒入陶盉内,将其又放回了火塘之上。“这个耐人寻味的不速之客非常狡猾,虽然没有动静,但恐怕已经撒好天罗地网,就等我们跳进去,所以你也得做好准备了。”

    苒墨听他有意扯开话题,还王顾左右而言他,不禁失笑,摆了摆手道:“好好,我去准备,我去准备。”

    “对了,七俏回报,兴谷的大营里多了两百余妖群,全是些喽啰。”

    “噢?都开始了吗?”苒墨饶有兴趣地问道。

    “青岩道童昨日来了水莲洞一趟,说是西山地区妖群动静甚大,皆往莒虎营地去了。我想他们是想行作夹攻之势,将昆仑山占为己有,毕竟这昆仑绝顶之上,还有玉帝的部分城池啊。”

    “是以莒虎营与红狮营为主阵么?”

    “应该是这样没错。”

    “前后皆有仙山,还有一些世族府邸,我就不相信他们那么容易进取昆仑。”苒墨沉吟片刻,又接着说道:“除非有内贼,亦或是有别的魔族助阵,那就不好说了。”

    “我会联系其他人,在这之前你先要做好准备。十日内,不管事态如何,直接行动。”抛下一席话,秋夜拾步离开。

    案上放着一面玉牌,上书‘御史’二字。苒墨细看了那玉面牌边的青花浮雕,嘴角微扬,秋夜想必也猜出他的下一步,才故意把玉牌给他留下了。“不速之客,总是要见见的。”他望着秋夜远去的背影,淡淡地说了一句。




    茶花源。小石山石台。

    “要开始了吗?”梦琴望着远处烧着红光的一角呢喃道。那片黑压压的地方原是无人居住的空地,如今却每夜都放着微微红光,虽不比火海之源,却另有一番妖娆。她前几日得到消息,说红狮营筹备未全,需要内应配合行动,可是自己在看见布条下方的那行字后,便坚决地将其烧毁了。

    她扪心自问,这样值得吗?过了一个晚上,她仍然没有答案。筹措不定的自己显得更加烦躁不安,可是每日清早茫然地在在雪菊丛中走过了一遍后,心底总有一把梦呓般的声响回应着她,这一切是值得的。尽管会触怒他,却依然值得。

    “怎么了?这么晚还不睡?

    梦琴看向石山下,只见那一身白袍着身的男子衣袂飘扬,端的是英姿飒爽,月光投注在他脸上,仿佛被覆上了一层柔和薄纱。仙君此颜,天上能有几人欸?

    梦琴摇首道:“睡不着。”

    秋夜跃向石台上,看向她适才望去的方向,红火渺渺,却实实在在地燃着。“你何时开始注意到这个景象?”目光移向身边的人儿,只见那双水眸中闪着淡淡的困惑,小脸上的神情却依然平静。

    “你离开茶花源的时候。”梦琴抬首看去,恰好对上他的视线,只如三月春风,柔和似水,叫她不由得呼吸一滞,连忙避开了视线。“为什么这么问?”

    “看到那些火光,就代表要开始了。”目光流连在她的脸上,想找出破绽。秋夜心里清楚,尽管能看出一点涟漪,那也是好的,因为她太会伪装,也太容易受伤。

    “嗯。”梦琴点首,将目光又移向了红光的源地,良久又道:“秋夜,我……应该帮你吗?”听起来像是在问他,又像在自问。

    秋夜终于明白她眼中的困惑原自何处。看来她还是在乎自己的,想到此处,嘴角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我当然希望你肯全心全意帮助我,可是你身上寒毒未清,我不想将你也陷入危局当中。”字字清脆宛若吐珠,似要让她将这句话一字不误地烙在脑海中。

    梦琴听言,只是浅笑。全心全意吗?对此,她能有多少把握?

    “夜深了,回去吧!”秋夜说道。

    一句话将她从思绪中挽回,却又勾起了从前的回忆。那时晨练后,她对大哥哥发了脾气,跑到崖边石洞躲着不回去,本以为大哥哥一会儿便会找到她,何知等到了午夜也不见他出现。

    夜间的华山上总是凉得刺骨,她穿的一身单薄黄罗衫,如何耐得冷风凛然?她顶着冷风想下山,奈何双腿冻得走不动,半蹲在了山道上,身子缩成一团不停地战栗着。正当泪水蓄满眼眶时,腰间的铃铛都响了,自己忽然被腾空抱起,落入了大哥哥的怀中,霎时暖意绵绵。那时大哥哥说:“夜深了,我们回去好吗?”想到此处,她忽然觉得自己真不争气,竟然就这么哭了。

    “梦琴?”

    手上传来一阵暖意,让梦琴回过神来。“什、什么?”

    “还杵着干什么?该回去了!”秋夜轻笑着用指背刮过她的鼻梁。

    “噢!”梦琴应了一声,被他牵着跃下石山,这时她才发觉了覆在手上的大掌,脸上顿时烧起一片红晕,硬生生地抽回手来,却如何也抽不走。“秋、秋夜……”

    “如果我要查回你的身世,你会怎么做?”

    小手放弃了挣扎,只任由秋夜握在手中。他要查回自己的身世,这意味着什么?她是应该高兴,还是畏惧?“你到底想知道什么?”发出的声音在空中微微战栗着。

    “你代替的那个人。”秋夜淡淡说道。

    “你查不出来。”看着身前宛若神祗的玉崇真君,嘴角泛起了苦涩的笑意。“我时日无多了。”

    “为什么?”秋夜蹙眉道。

    “你会知道的,不过不会由我来告诉你。”转身走到玄关,她又回头道:“放我走吧。”

    ---------------------------------------------------------------------------------------------

    PS:此文已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