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叁·蠕变  第十三章 落花能寻几何生

章节字数:3176  更新时间:13-03-26 21: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落岩窟。

    身上披着柔软的雪白色被褥,将她严实地裹在里边。

    为什么这般暖和?她不是应该落入黄泉之道了吗?冷清的道路中,如何会有这般温暖?

    意识下挪动着身子,鼻间传来了一股淡淡的天琼酒香,梦琴心里一紧,再无睡意,缓缓睁开眼时,便对上了秋夜那双深邃无底的眸子,竟离自己不过一臂之遥。身子不由得僵住,只感到手心沁出的汗水和自己颤抖的唇瓣。

    秋夜淡淡说道:“醒了?”脸上一如既往地淡然,毫无表情。

    他从崇冥宫回来,直接到翡竹园与苒墨商量对策,事毕后回到茶花源时,壁水又告诉他梦琴已经昏睡了两日未醒的消息。他心里着急,放心不下,便赶到了落岩窟。

    玄武说他无能为力,想起此事,秋夜不由得微微叹息,伸手去握住被褥中的小手,却感到了她的恐惧。原来自己对她来说已经变得那么可怕了吗?眉头微蹙,他苦笑着轻声说道:“你不用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为什么不杀我?”梦琴哑声问道。她是个该死之人,不是吗?骗了他那么久,又违背了自己族人的意愿。

    “别问了,梦琴。从今天起,你就好好在这里养伤,别离开好吗?”秋夜柔声说道,听起来像是一种无形的妥协。他怀着满心期望征求着她的意见,是希望她能够想开,不再勉强自己,更希望她能接受自己的呵护,依靠于他。

    梦琴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容,“我现在是两边的死囚,除了这里,我又能够去哪儿呢?”感觉到身前的人身子僵住,她又道:“秋夜,你不是应该恨我吗?”

    手被握得更紧,不久便听见秋夜缓缓说道:“我给你说个故事,好吗?……好多年前,我离家出走遇到了玄武执明神君,他觉得我与他投缘,便收我做了徒弟。后来,家里来了人要把我接回去,我请求师父把他们赶走,师父答应了,可是我必须替他做一件事。”

    梦琴好奇道:“什么事?”

    “他要我到华山去照顾一个孩子。师父说她是个特别的孩子,小小年纪便责任重大,面对敌人却没有一点萎缩。我依言上了华山,却听到了许多流言蜚语,也从中知道了她是那些人口中所谓的四世灾星。”秋夜话音刚落,便捕捉到了梦琴眼中闪过的一丝悲凉。

    “我那时在想,那么小的孩子能是什么灾星,只要好好抚养长大,定不会误入歧途的。我便强行压止了他们,不让他们多说半句,后来看那孩子逐渐开朗起来,我也感到很欣慰。”秋夜执起了她肩上垂落下来的发丝,轻轻地把玩着,眼里泛起了一丝笑意。

    梦琴看着他,心里百感交集。当初她初上华山,师兄弟看她不顺眼,总会用‘四世灾星’这个称呼叫她,暗地里更是百般刁难,后来秋夜上山,她便常常跟在秋夜身后,是以为这样便不会再受毒舌攻击,却不想这原来都是因为有他在替自己解围。

    “回想起来,那孩子似乎从来就没有说过自己的名字,可是大家都用着另一个人的名字叫她,而我则是首当其中。一直到有一天,天庭来了玉旨,说那孩子在凡间惹下祸端,便贬为王母侍奉官,白虎师伯与我都清楚罪犯不是她,却无能为力。我离开华山上了天宫,后来在艺锦宫遇到了苒墨,便顺理成章地成了艺锦宫副宫主,可是……”话噎在咽喉深处,让秋夜难受得犹如被大石压住了心房。

    手背抚过她冰凉的脸颊,秋夜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发现在王母身边侍奉的根本就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孩子。”

    听到此处,梦琴的心里一阵咯噔,不停扇动的睫毛出卖了她想隐藏的恐慌与内疚。那时她奉命上了天宫,半途却被拦住,被白鹫妖带往他处,后来又被带到天庭,侍奉了王母数日。

    当她以为这一生就该这么度过的时候,她又被那个人交换了身份,可是没想到第二次回到天宫,便是她被金钱锁穿过琵琶骨之时。

    坎坷一生,却为他人而活。

    她累了,真的累了。

    与其这么没有存在性地为一个不关心自己的人活着,倒不如好好帮着眼前爱护自己的人。

    至少她还是知道,什么该被珍惜,什么不该被珍惜。

    如果血缘也换不来一点真情,那再多牺牲也是于事无补了。

    “我……我想要离开他们,可是我怕……”澄澈眸子看进秋夜眼中,带着少许颤栗。

    “梦琴……”秋夜静静看着她,那张俊俏容颜犹如化开的冻冰雪莲,温和似水,却又耀似瑞光四溢。“你忘了吗?我说过,万事都有你大哥哥在!”话音刚落,他便凑过身去,羽翼般的吻落在了她的额角上。

    梦琴微怔,来不及躲闪,只感到了从他身上传来的气息。蝉翼般的睫毛扑扇着,却没有任何挣扎。

    “门口贴了符咒,你暂时出不去。”看着那怔住的人儿,他又道:“你好好在这里养伤,待我把事情处理好了,再带你出去,好吗?”

    梦琴蹙眉,这意味着他要软禁她吗?

    秋夜看着一阵心酸,却也只能收回目光,起身步出了洞外。




    当晚夜凉如水,风过留痕,皓月当空,却透着严肃的气息。

    茶花源。中厅。

    秋夜,苒墨,金璇与壁水都围坐在案前。

    苒墨抱胸道:“昨日我去了一趟天宫,原来是想按照原来计划行事,却发现了一件奇怪的现象。”

    壁水挑眉道:“天宫也有动静了?”

    苒墨道:“与其说没有,倒不如说是有人刻意封锁了消息。”

    金璇奇道:“难道魔君的势力已经遍布到天庭了?据我所知,消息的管道有很多,其中有的根本不可能会背叛玉帝。”

    苒墨道:“你说的没错,可是还有一个可能,那便是众仙家都察觉了问题,可因为无法得到证据,暂不敢上奏。”两大妖部起兵,这不是一件小事啊!

    壁水见秋夜从头至尾都没有说话,便道:“秋夜,你怎么看?”

    秋夜淡然说道:“其实玉帝或许已经知晓,普天之下能逃过千里眼与顺风耳的少之又少,天庭不止一路眼线,凡间又有其他神明相助,要瞒住玉帝与三清天尊,恐怕是不可能的。”

    苒墨道:“你怀疑是玉帝封锁了消息?”

    秋夜点首道:“除了这一点,你还想到了其他原因么?”

    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约而同地赞成他的看法。天庭之上,有谁能让天宫对一件事情绝对封闭?这自然也只有玉帝一人。

    丹鴸公然来到昆仑山,就算千里眼没看见,昆仑山附近的散仙也会知晓。常言道‘纸包不住火’,秋夜就是知道这一点,才去了一趟崇冥宫,不过依玄武之言来看,天庭不会派人来捉拿梦琴,而且是对他在此的一切所为毫无多言,似乎有些静观其变的架势。

    秋夜缓缓说道:“其实我对上一次西彦与紫禧的话依然耿耿于怀,他们都异口同声地说他们看见了我,可是那几日我并没有在昆仑山上,而且茶花源附近皆已设了结界,外人可进不来。”

    金璇道:“来人可能是季孙柏呢?”

    壁水摇首道:“不可能,秋夜的结界有界限,除非来人身带秋夜另外施法之物,否则也只有一些道行较高的仙家能进入。”

    苒墨淡笑道:“换句话说,只要当日金璇你想进茶花源,便会被这结界攻击,弱小的妖精更可能会原神受损。”

    金璇望着屋外,不想结界也有这般威力,他至今为止也只能作出普通的结界,那便是只有造者能自行出入,其余的是进出不行。他心里不禁有些嫉妒,这等本事若他能拥有,那该多好?

    秋夜道:“不管来人是何方神圣,只要是对玉帝造成威胁的,便无须顾虑,只要大胆去做便行。”

    苒墨道:“我已联络了一些旧属,他们都答应定时向我汇报消息。”

    秋夜道:“那很好,东西两首有蓬元道人,还有七俏注视着莒虎营;北方有英招坐阵,而紫禧也已回到赤石山勘察狮王动向;至于南方……”说到此处,秋夜不禁感到有些困扰。

    苒墨猜出他困惑之事,只道:“做事要果断,对我你都能如此,对自家人便更不能手软了,不是吗?”

    秋夜缄默,蹙眉望着案上青烟如丝的三脚香炉。

    金璇道:“自家人?”他只知道秋夜是玄武执明神君门下,却对他的身世一概不知。

    壁水看着秋夜温和说道:“那么久了,是该回去看看了……带着她一块儿去也是好的。”

    秋夜沉默良久,方才点首道:“待我将事情处理了一遍,便亲自回去一趟,顺道看看我那好侄儿的复仇计策进行得怎么样了。”

    风骨自那日袭击未遂,便回到庐山老家训练新兵,准备对他作出最后一击,多日来也不见他的音讯,让秋夜也不自觉地有些好奇了,可是在这战火在即之时,这便成了一个多余的包袱。

    风骨……他是时候会一会他了。

    ------------------------------------------------------------------------------------------------

    PS:此文已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