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叁·蠕变  第十四章 媚儿心凉归故里

章节字数:3580  更新时间:15-12-31 01: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桑株洞。

    一只青毛紫身蝙蝠飞身入洞,化作一个冷峻的少年。他身后也跟来了一个女子,穿着一身金花红长裙,头发束到了后边。

    “这个时候你不该来,若让别人发现了,你活得回去么?”冰翼冷冷说道。

    “可是哥哥已经整顿好兵马,我怕再不通知你一声,定会有一场恶战!”那女子在他身后小步短跑地跟上,眼中满是担忧。

    她叫媚儿,是庐山蝙蝠妖王之女,她的哥哥便是当时刺杀秋夜的风骨。

    冰翼不以为意,只淡淡说道:“这点仙君早已知晓。”

    媚儿听了此话很是来气,当下喝道:“我知道冰翼哥哥忠于那昆仑御史,可是你总该念及旧情吧?我哥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妖精,可他依旧是庐山下一任蝙蝠妖王,也是你的好朋友,你怎能弃他于不顾?为什么你就对那杀人恶魔如此忠心?”说完,微湿的眼眶已有些泛红。

    风骨,冰翼与她是青梅竹马,从小便在同一个奶娘的照顾下长大,可惜后来家族遭害,冰翼随秋夜而去,成了两方宿敌。对于秋夜,她是恨之入骨,因为对她而言,秋夜不但夺走了她的父亲,还夺走了她的幸福。

    冰翼转过身来,冷然道:“你可以骂我,可是不许你辱骂仙君!”见媚儿愕然的模样,他微微叹道:“以后你还是别来找我的好,等事情都告终之时,我们有缘再见。”

    媚儿踉跄倒退几步,眼眶里的泪水翻涌而出,梨花带雨的脸上是说不出的绝望。她哽咽着道:“你……你这是在和我划清界限吗?冰——翼……你好狠的心啊!”一甩袖,她便化作一只红翼蝙蝠飞出了桑株洞。

    看着那在大雾中逐渐消失的红点,冰翼心底泛起淡淡的酸涩,拳头无意中已然握紧,把他的长袍抓出了皱褶。

    “其实你不必如此,媚儿是我的侄女,不管她多么恨我,我也不会恨她的。”洞中一角缓缓走出一个如玉男子,举止动容顾盼生姿。狐妖生得狐媚,可是狐仙之身自当魅而不妖,夹带一股仙风,一股柔和。秋夜便与生兼具了这两种气质。

    冰翼回首道:“我是不想将她也卷入是非之中,战火在即,皆难保全。”

    秋夜点首,只望着那洞外茫茫大雾,再没出声。

    冰翼说得没错,战火在即,皆难保全,就连他也无能为力。

    “仙君何时出发?”冰翼问道。

    “快了。”秋夜淡然说道。“我在等一个人,如果我没猜错,他在三日内便会抵达昆仑。”




    落岩窟。

    梦琴走到洞口,隐约间可看见那犹如流水般晃动的封印。

    秋夜,你真想软禁我么?梦琴心里虚声自问,徒然间觉得有些空虚。

    右边石壁上挂着一件金线云纹斗篷,还有一个酒葫芦。她有些诧异地看着墙上的这两件物品,昨日秋夜离开后,便再没到回来,怎么会留有他的东西?难道她记错了么?

    心里有些困惑,这时却听见嗡一声响,洞口的封印犹如拨开的水帘一般,都挥之无影了,下一刻落入眼帘的便只有金璇的脸庞。此刻的他可谓朝气蓬勃,再没初见时的落漠伤感。想到此处,梦琴不禁感到有些惭愧,当初给予鼓励的自己却成了如今最落寞的人。

    “金璇?”梦琴轻声唤道。

    “怎么,看见我倒不高兴了?”金璇轻笑道。

    “哪敢?让你的羊子羊孙知道了,那还不把我一头撞死?”梦琴玩笑地说着,脸上弯起一抹浅淡的笑意。

    金璇看了看墙上的斗篷,言道:“把斗篷穿上,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行么?”梦琴很是兴奋,却又不禁有些畏缩。秋夜让她留在落岩窟内,若她就这么出去,会不会出事呢?她可是再也不想看到他那天的样子,那是她平生第一次见过的最可怕的秋夜。

    看出她眼底的犹豫,金璇浅笑道:“没有师叔的允许,我怎敢揭他的封印啊?”两指间夹着那道幽水符在半空中摇晃,再一晃便燃烧殆尽。

    梦琴点首,套上了云纹斗篷,缓缓步出洞外。也许是压抑得太久的关系,走出洞口的那一刻宛如卸下了压在身上的大石,她闭上眼深吸着外边的空气,身子飘飘然地,有些轻盈。

    伸出掌来,她只感到点点凉意落入掌心,眼帘中满是晶莹。

    此时光煦微微,并没有午时的艳阳刺目,落下的雪花被照得犹如水晶石碎,似暖似寒。她心中的伤感也由此淡化开来。

    这时便听见身后传来金璇的声音,“好美的雪。”听似赞叹,又似在道出她的心声。

    梦琴喜道:“让我想起了从前。”她转首往金璇看去,只见雪花闪烁之下,他犹如银柳堆中的羊脂玉,英姿焕发。

    金璇道:“从前?”

    梦琴浅笑道:“在华山上的日子、在金戈草原上的日子、在苳渟湖的日子、在达澜谷小屋的日子……它们都是美好的。”她轻轻眨了眨眼,望向了苳渟湖的方向。

    没错,那些已经是过去的日子了。

    如今的华山没有秋夜,如今的金戈草原上没有落漠的于阗国王子,苳渟湖再没有阿公的踪迹,达澜谷的草屋已成了翡竹园。

    金璇瞅着她良久,眸子一转,眼地闪过一丝波光。他道:“梦琴,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梦琴道:“好地方?在哪里?”

    金璇莞尔一笑,“去了就知道!”轻唤一声,便见一只卷毛金角的异兽从山顶上踏雪奔来。

    见异兽来得疾快,梦琴意识下畏惧地退了几步,躲在金璇身后。

    金璇俯身抚摸着异兽的头部,却见异兽乖乖地往他身上磨蹭,一副讨好的模样。那异兽的爪子像獠牙一般深深插入雪地中,不时在地上刨出了爪印,尾巴像雪貂一样茸厚如棉,三尺来长。

    金璇转过头来轻笑道:“别怕,这是我的坐骑,也是我的朋友!”

    梦琴蹙眉道:“我也是你的朋友,你就不怕它把我吃了?”

    金璇大笑,忽然一脸认真地说道:“不会不会,它可是吃素的!”说完,又大笑起来。

    梦琴再看异兽时,却见它一脸不屑地瞥了自己一眼,抖了抖身上的雪积,竟走到二人中间,将他们隔开。

    金璇又是一阵笑,“金纹,别闹!还不见见梦琴?”

    梦琴道:“它还有名字?”

    金璇道:“是啊,就叫金纹。”

    金纹坐下,一脸不原意地看着梦琴,不禁让她打了个哆嗦。这神情在何处见过?这一副藐视天下的神情为何那么相似?灵光一闪,梦琴脑里炸了锅,这种唯我独尊的神情不就是当时偷采茶花,秋夜看她的表情么?果真如出一辙啊!

    梦琴无奈,伸手过去想拍拍它的头部,却见金纹缩了缩身子,低吼一声。梦琴当下心想:兔崽子,你这是公然反抗吗?连个面子也不给!

    金璇喝了一声,金纹便赶紧垂下头来,再不敢吱声,缓缓往梦琴伸出的掌心凑去。

    金璇叹道:“总算好了,咱们走吧!”他没想金纹竟会在这个节骨眼上闹别扭,之前在老龙岭时也不见他敢这般嚣张。

    梦琴眨了眨眼,问道:“怎么去?”

    金璇道:“你骑着金纹,我踏云便可。”转首向金纹又道:“你还记得琴潭境谷么?”

    金纹微微点首,又甩头低吼一声,示意让梦琴骑在自己背上。

    梦琴翻身上去,莲藕般的小手往它脖子上一圈,便感到一阵疾风往脸上袭来,想来是金纹已开始在雪地上奔驰前去。

    大约过了两刻钟的时间,金纹慢下了脚步。她从金璇背上跃下,抬头时可见不远石壁上的泉水汩流而下,打在潭中淙淙作响。此处岩石堆积无序,峰峦叠翠,古木参天。那水瀑直流而下,风疾泉流,宛若喷珠溅玉,意境迷人。

    梦琴看得出神,红唇微启,欣喜之下不禁惊叹。她眼里波光闪动,映着此处碧绿桧树,还有那宛若黄昏霞袖的一地黄花。

    金璇见她高兴,欣慰一笑,言道:“怎么样,这地方不错吧?”

    梦琴点首道:“实在太美了!”说着,跑向黄花丛中,摊开手来转了几圈。花瓣落在她头上、肩上、披风上,将她衬托得像落暮中飞舞的水仙。

    金纹见她开心,以为好玩,奔前想与她花间嬉戏,岂料梦琴见它犹如饿虎扑食,惊呼一声跑了,一路直喊道:“金纹,你别过来!别过来!”只逗得金璇双手叉腰大笑起来。

    一会儿,金璇忽然收敛了笑声,侧首道:“怎么样,师叔?满意么?”

    一抹白影从他身边掠过,幽幽说道:“多谢。”

    金璇看着眼前温和儒雅的男子,挑眉问道:“为什么不亲自带她前来?”

    男子回首,没有说话,深邃的双眸深不见底,只透着幽幽伤感,却又冷得让人不寒而栗。

    金璇道:“不愿说么,师叔?”    

    此时的秋夜将目光都聚在了黄花丛中的人儿身上,似乎在转眼的瞬间,便会失去了她的踪影。他道:“你想听?”

    金璇道:“你肯说么?”

    秋夜顿了顿,不知该从何说起,最终只淡然坦言,道:“如今不管我做什么,她都不会快乐,可是你却不同。”他甚至有些羡慕金璇,若他能与梦琴重新相识,那该多好?

    金璇浅笑,他的回答有些出乎意料,却还在情理之中。坐到水潭旁的石台上,身旁放着他早准备好的酒水,金璇道:“这事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要不边喝边聊?”

    秋夜道:“我这个师叔不讨人喜欢……和一个你讨厌的人喝酒,这酒不会乏味吗?”

    金璇道:“师叔过虑了,自从梦魔之事后,金璇就没了讨厌师叔的理由。”

    秋夜道:“噢?那我还真该谢谢梦魔了?”

    金璇浅笑道:“我还是那句话,师叔多虑了。”

    秋夜叹道:“过些时候,我会带着梦琴南下,期间可能会有外敌侵扰,那时还望你鼎力相助啊。”

    金璇点首道:“去多久?”

    秋夜道:“我会速去速回,少则十天半个月,多则三五月。”

    金璇道:“师叔放心吧,金璇定当尽力而为,这昆仑山也不单是你的地盘,也是我的家。”

    秋夜道:“那就好。”言毕,便朝梦琴的方向走去。

    金璇将脚边的小酒坛瞄准了方向,顺势一抛,便见秋夜转身接住了酒坛子,姿态犹如摘花一般优美。他喊道:“不想听的话,不可无视,但可缄默。”

    秋夜顿了顿,淡笑道:“谢赐金言。”言罢,乘风离去。
    
    金旋看着他背影,摇首轻叹,“最终还是没告诉我啊。”执起酒坛开封,悠然地喝了一口黍酒。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