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叁·蠕变  第十五章 今生织锦梦多生

章节字数:2352  更新时间:15-12-31 02: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黄花丛末端。

    梦琴原想跃上石台去,何知跃至半空,却提不起劲,险些摔个底朝天,好在金纹赶得及时,跃过去接住了她。此时躺在金纹茸茸的背部,虽感到万幸,却高兴不起来。

    从金纹身上跃下,她轻抚着受疼的左手腕走向石台下方。难道秋夜是真的想软禁她么?看着自己的掌心,见上边没有半点变化,适才的玩心都已收起,心底的苦涩又翻涌上来。法力被封印了,她现在连个凡人都不如。

    金纹靠了过去,在梦琴的腰间不停磨蹭,不时发出嘤嘤的低叫,似在告诉她不要伤心。梦琴瞅着它苦笑道:“好金纹,我没事!”

    梦琴摸了摸金纹的脑袋,道:“金纹,金璇肯定很疼你吧?”回想起当时金璇对部下的情景,那昔日愁目相视的藏羚羊少主种种历历在目。也不知他为何看开了,难道于阗国的事已经解决了么?他和秋夜又是怎么和好的?婷蓠在草原上过得好吗?

    她有好多好多的问题想一一问他,可是每次都错过了时间。也许这一次,她是该好好地问问他了。

    梦琴折道转向水潭的方向,金纹便尾随其后。黄花丛前,白影若莲,兽毛宛若金丝卷袄,前后走在花丛间,又是一番美景。

    她摊开双手,学着上回壁水用手抚过两旁的姿势闭起了眼,慢慢体会掌心传来的微妙触感,这一次她触碰的不是枯萎的雪菊,而是生命与存在兼具的黄花。这种感觉告诉了她生命的迹象,也同时告诉了她自己依然活着。

    壁水曾说过,先得福后得苦者虽较吃力,却得利更大。当时听见这一句话,她自己也不知道是秋夜之福,还是自己此生的冤孽。她原是贵胄之身,最终却替人背了黑锅,肉身被毁,这难道便是用于还清她前世种下的恶果吗?

    西北方吹来一阵微风,夹带了一股清香。

    有黄花的芳香,有水潭的清甜纯净,有桧树的苦辛,还有一股自己再熟悉不过的气息。不过这次飘来的不是天琼酒的味道,而是淡淡草药与檀香的混合,有点温润,宛若古玉。
    
    意识下微微睁开眼来,只见秋夜正站在离自己不过十步的地方,她瞅见了他眼中若隐若现的忧伤和柔情,没了常年稳扎其中的刚毅。眼前这个男子,似乎卸下了昆仑御史的重担,那随风飘扬的衣袂看似飘洒着藏于心中的秘密,让人不禁怜惜。

    她忽然觉得自己对他是一点都不了解,因为从一开始,自己的使命便是完成别人的意愿,作为一个四世灾星,在唾骂中死去。如今,昔日的大哥哥成了昆仑御史,而她在那么多磕磕撞撞之下,又回到了原点。她已经全然不知该用怎么样的心态去面对他了。

    “金纹,替我向你主人道安。”秋夜淡淡说道。

    金纹似乎听懂了秋夜的话,低吼几声,便往水潭的方向急速窜去,留下了丛中两抹如既若离的白影。

    “这样,你能安心陪我了吗?”秋夜缓缓走前说道。

    梦琴蹙起眉头,显得有些愠怒,“那也等你先解开了封印,难不成你真打算带个病人到处走动?”

    秋夜浅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指尖伸向梦琴的耳垂,缓缓向下滑落,最终落在了她的左项上。梦琴意识下退去几步,却被秋夜一把拉回,这一刻两人凑得更近,连吐出的呼吸也化作温热的气息将他们包围起来。

    “别动。”秋夜轻声说道。

    左项上突然传来一阵温热,暖流贯通了全身,梦琴明白,是封印解开了。凝起双指试着要发力,只见两指间发出一道白光,忽大忽小,显然是没将法力掌控好。她眉头蹙得更深,担忧地看着自己的掌心发呆了许久,这时却听见了罪魁祸首的轻笑声清脆响起,撩动了一洼心湖。

    “你还好意思笑我?”带着微怒的语气,她朝秋夜没好气地瞪了一眼。

    “别急,封印刚才解开,法力还未在你体内调和平稳,再过得片刻就好了。”深叹一口气,秋夜俯身又道:“你能和我这么说话了,我尤其欣慰。”

    梦琴吹起额前垂下的发丝,对他的话显然一点都不领情,不过不悦归不悦,心底的担忧还是有的。她清了清嗓子,勉强按耐住心里的担忧,道:“你让金璇带我到这里来,定然有事,难道是要我替你去做什么事吗?”

    “怎么会呢?我不过是想让你透透气,毕竟终日呆在落岩窟,也实在太委屈你了。”秋夜负手往前缓缓前行,一边岔开话题,道:“你觉得这个地方怎么样?是否让你更想念起南方?”

    梦琴默然点首,看着绿茵草甸,心底却被慌措覆盖。他说得没错,这里即便是北国之地,依然春景盎然,宛若南国春光。  只可惜,提起南方,她就没了一点赏景的闲情。“你到底要我为你做什么?”她嗫嚅道。

    秋夜看着离自己数步之遥的人儿,心里有些自责。她言语间透着一股让人心疼的恐惧与戒备,他又何曾听不出来?那天他过于冲动,怕是把她吓坏了吧?只是他仍然不明白的是几百年的相处,为什么就是换不回她一点信任?

    他只装作没听见,接着说道:“这个琴潭境谷是壁水发现的,极其隐秘,所以古简上也从未有过记载。你若是喜欢,可以多来。”

    “秋夜,你别岔开话题。”梦琴碎步走到秋夜身边,却始终不敢接触他的视线。

    秋夜无奈轻叹一声,“你我就不能好好说一次话么?”

    梦琴听言,心里不知是绞痛还是沉重。她何尝不想像以前那样和他说笑嬉戏?只是那些美好的从前已成过去,如今除了追忆,她还能做些什么?“我累了,比以前更累……  现在什么都不想管,也不想知道。”

    “秋夜……  你放过我,好吗?我已经不是那只天天在水里嬉戏的锦鲤了,想起以前的事情会让我觉得很累。若我知道遇见你会让记忆苏醒,我肯定不会去偷玉酒,更不会和你有任何接触。”

    “也许……  也许我根本就不应该上华山,我……”

    “别说了……”有些切齿的声音从唇瓣溢出,锐利的眸子扫过那娇小的人儿,染上了一丝沉痛。他想起之前金璇说的话,着实将这口气咽下去,当真缄默了。

    “怎么,我说错了吗?”  捕捉到他眼底的伤感,梦琴抿了抿嘴,却没打算让步。握紧拳头狠下心来,她又接着说道:“杀了我,一了百了,成全了我,也成全了他们。”小小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却足以传递到他耳中,一字一句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刺耳。

    秋夜身子僵住,抿起的唇瓣仿佛要溢出血来,深邃的眸子里染上了阴霾,宛若星辰被遮住了光辉,只留下一地混沌涣散。

    月夜未临,心已凉。佳人回首,择不归还。今生多少缘,织锦梦多生,最终寒江上,谁为谁心碎?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