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叁·蠕变  第十八章 反间还是美人计

章节字数:2839  更新时间:13-04-09 08: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咯嗒声响不绝于耳,扰乱了清梦,惊醒了角落里沉睡的梦琴。

    拉开身上的斗篷,只见破旧不堪的木门向外敞开,在风沙的驱使下不停前后摇曳,想必适才听见的声响便是由此传来。她定眼往屋内看去,这才发现屋内没人,连昨日放在案几下的包袱也没了踪影。

    梦琴轻叹一声,心想这真是自己造的孽啊!没得睡草席也就罢了,如今还要低声下气地跟在后头,连点干粮也没给她。要再不吃点东西,她恐怕真要到镇里吸人魂魄为食了,那时也算应了四世灾星这一词儿!

    她扶壁起身,只感腰间稍疼,尤其双肩的酸楚更是不言而喻。她正自思量,想来没有日月精华之光,又一夜维持人形,即便是有苒墨交给她的符印,身体依然有些吃不消。她将斗篷对折后,走出草屋,身后忽然又是咯嗒一声响。

    转首一看,只见草屋忽然没了踪影,只剩一地折断的柽柳枝条,看来草屋的根本便该是这几样东西了。

    梦琴深吸一口气,只觉得满腔热气,着实难受。放眼看清四方,大漠上除了一些走动的凡人和牲畜,再没有其他影子。她也只好再次取出了金铃铛,让它像之前一样指引着自己去到秋夜的方向。




    昆仑山。茶花源。

    西彦奔入茶花源报信,忽觉后颈被人一拎,全身离开地面,狐狸爪子在半空中乱舞,不时发出嘤嘤的叫声。

    “啊,你就是小西彦吧?你家仙君不在呢,让我代替他些日子,你看这地方什么也没有,不如陪陪我?”荆苏拎着西彦,将他在半空中摇摆着,似乎执起的是个物件,而不是生物。

    西彦被摇得晕头转向,却隐约清楚了状况。脑中嗡嗡响着,只知道拎着自己的肯定不是自家仙君。

    壁水从外边进来,出手夺过了西彦。“荆苏,你这是干什么呢?”壁水说着,将西彦放回了地面。

    荆苏摊开双手言道:“我不过是想让它陪我玩一会儿,你紧张什么?”

    西彦站定了身子,这才幻化成人形,他躲到壁水身后,方道:“那个……荆苏仙君,戈什洞有动静了。”

    “戈什洞?那个雪豹妖的洞穴?”荆苏摸着下巴,回想起秋夜之前说过的话,又道:“既然已经被小炎彤杀个子孙近灭,这时候也改考虑一下繁衍后代吧?这种时候还忙着挑起什么事情?”

    西彦无语地看着荆苏,这才发现他与秋夜着实是两个不同的角色。原以为成仙者皆是一个模样,看来是他错了。繁衍后代……这好像也不关事吧?

    “呃……那仙君是否要加强防范,或是让西彦继续观察?”西彦问道。

    荆苏摆了摆手道:“不用防范,你看着就行,要真有动静,我就把小炎彤的火翼独角兽往戈什洞里一丢,保证不出三日,戈什洞就此成了空穴。”忽然沉思了一会儿,又道:“哎呀,此处离小炎彤的住处甚远,也不知道需不需要个三五天的脚程?”

    西彦额头直冒冷汗,心里寻思道:荆苏仙君您老这不是杀生么?这行么?好无辜的雪豹啊,翱庆的徒子徒孙真是投错胎了!

    壁水轻笑道:“西彦,你说的动静是指什么?”

    西彦道:“这几日观察下来,每日都有雪豹妖离洞北去,而且都是早出晚归的,每日必行。”秋夜在炎彤大闹戈什洞后,便让他每日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果不其然,在东北晚间的红色营光开始浮现时,戈什洞也有了动静。

    壁水点首,望向荆苏,只见他已坐回案前,执起了酒盏轻轻摇晃,那酒水表面上热气升腾,一看便知是温好的酒水。“都说狮豹两者凶猛,不能并存,却没想到红狮竟然和雪豹合伙了。阴阳两不相及,却能双互中和,这世间真是无奇不有。”荆苏摇首轻笑,一口酒下肚,齿间留香。

    壁水奇道:“噢?荆苏,你有主意了?”

    荆苏挑了挑眉,“主意?秋夜早就想到了这一层,给了我三个选择,不过依现下看来,也只有第一条路较为妥当。”

    壁水想了想,总觉得有些奇怪。“第一条路?莫不是离间计?”

    荆苏投给她一个赞赏的眼神,道:“不愧是壁水,的确是离间计。”

    “要说离间计,也不是不行,只是……”壁水看了一眼屋内之人,又道:“你打算让谁去执行这个任务?”

    荆苏浅笑,将目光投到西彦身上。他笑意正浓,悠悠说道:“呐——,小西彦,你是要留下来陪本仙君玩几天,还是替你家仙君到红狮营里刺探军情?”

    西彦嘴角抽搐,这不是横竖都是个死么?西彦冷汗涔涔地问道:“请问仙君,到红狮营里该做些什么?”

    荆苏将身子往后微斜半卧,青丝如瀑披肩,有些洒在了案几上。只见他玉簪斜插,勾起的眉眼宛若秋水,那抹笑意却是邪魅间透着一丝戾气。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总是一副桀骜不驯,玩世不恭的模样,却不代表着他内心也是这般不沾正事。

    西彦见他没有回答,又问道:“仙君?”

    荆苏摊开手娓娓说道:“你可以去趁火打劫,杀人放火,抓几个喽啰当几天大王,来个反间计,要不就使个美人计,最后为你家仙君光荣殉葬,你说好不好啊?”

    殉……葬?西彦干笑着道:“不好吧?”

    “不好么?我记得狮王有个女儿,你若和她结亲,那不就成事了?”荆苏说得起兴,悠然间灵光一闪,眼中满是狡黠。他讪讪说道:“这不愧为一个好计策,不费一兵一卒,只需要借用你的美色罢了!”说完,便大笑起来,显然对自己的主意非常满意。

    西彦这会儿早被吓得冷汗淋漓,不由得用袖子擦了擦汗水,连说话声也透着些哀求的味道。他小声道:“仙君,能不能换个计策?”

    荆苏沉声道:“怎么,本仙君的计策不好么?”只见那眉眼一挑,脸一沉,煞有阎罗的邪魅风范,真叫人心惊。

    西彦急忙低首道:“仙君的计策自然是好。”

    荆苏自顾点首,又恢复了之前笑意盎然的面目,当下摊手只道:“那不就得了?准备准备,后天便让你到红狮营里会一会佳人。”

    西彦的小心肝碎了一地,七魂走三魄,恐怕今日回去面壁便要一夜白了头,到红狮营时也成白毛狐了,可怜的皮毛,可怜的心啊!沮丧地应了一声,西彦便如行尸走肉般出了玄关。

    壁水长叹一声,回首见荆苏似笑非笑地看着门外风景。她认得这个笑容,是一个意味着他要行动的征兆。“看来你不是要使反间计,让他按兵不动是为了什么?”壁水走到案前坐下,给自己也倒了一盏酒。

    她听出来了,荆苏要西彦去红狮营是没错的,所谓迎娶狮王的女儿也只是纯粹的玩笑。她不明白的是他的目的是什么?反间计在雪豹妖身上较为好用,这一点他不会不知道。他选择让西彦到红狮营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你总叫我对人留个心眼,可是自己却没留意过身边的过客有多么危险。”荆苏莞尔说完,托腮喝了一口酒。

    “你是说西彦?”壁水奇道。

    荆苏摇首,不打算回答她的疑问。

    “唉,你就回答我一个问题。是不是秋夜身边又有细作了?”壁水问道。

    “不是又有,这个细作早就久得扎根儿了,秋夜顾及后患,便一直没有动手。”荆苏饶有趣味地说道。

    “是么?那我真是蒙了眼,怎么都没发现?”壁水知道荆苏说的不是梦琴,可是除了梦琴以外,她只对秋夜的三个手下较为熟悉。秋夜掌管昆仑,眼看茶花源内外也只有三个手下,其实不以为然,否则他也不会对外边的事情如此清楚。

    “总而言之,你按着原来的计划进行便是了。秋夜不想你受伤,我也不想,不过时候到了,你还是要面对的。”荆苏娓娓说完,将袖中的善木菩笛放在了壁水面前。“在这之前,你先把它带在身上,至少在他们觉得你碍眼的时候,它能替你挨上大半的攻势。”

    ---------------------------------------------------------------------------------------

    PS:此文已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