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叁·蠕变  第二十章 万羽鹤红谁本事

章节字数:3032  更新时间:13-04-28 21: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白骨般的长剑,有着九节之分。梵文刻印,三分入节。

    这把白剑是她的武器,是她第一次在记忆苏醒之后亮出这把剑来。白虎曾经说过,武器本身是防身所用,对于一些人来说,它可以是摆设,也可以是自身的灵魂。

    当时她还小,听不明白虎的话,不明白一把剑如何可以成为一个人的灵魂,可是后来她懂了。也许这个世上,也只有她会那么清楚这句话的意思。这把长剑是她之前的尸身上取下的,白虎将她肉身的舍利铸为这把白剑,上面的每一道刻纹都有着它的意思。

    所以,这把剑不能轻易使出。

    它代表着她原来的灵魂,名曰白魂。

    男人望着她,奇道:“气势不错,可是妖终究是妖,永远也赢不了正道。”

    梦琴狠狠盯着他说道:“我呸,看你的仙气也不过一百年,妖气未除,却来教训我?你也不过是比我早了几百年!”

    男人蹙眉,右手腕斜撩向上,掌间聚起了金光。“那你就试一试,看邪能不能胜正!”反掌打出掌间的金光,便见它分散开来,形成一张大网翻天覆地罩向梦琴。

    白魂剑在空中十字劈开,当男人回过神来,才发现金刚蚕萦网已被割破溃散,两阵旋风正朝他的方向袭来。他微微怔松,跃上半空避开攻势,落地的瞬间,便见他颈项上的项链忽然围着他散开,形成了一个弧形的浮空之物。

    梦琴不敢松懈,又发了两道刀风过去,却见男人的身上忽然射出了千万支纯白的暗器,她丢出白魂剑,在半空中形成一个全新的护神魂盾。当梦琴看清时,才发现那些暗器竟然是飞禽的羽毛。

    男人见她展开的盾术,不禁蹙眉呢喃道:“一个小小的妖精,怎么会用护神魂盾?”他记得,护身魂盾是白虎监兵神君的绝招,攻守兼具,是一个了得的招式,这么一个小妖又怎么会使?

    “怎么,怕了?”梦琴冷笑道。她看似占了上风,其实不以为然,她感到内丹一角传来了刺骨的冷意,想来是突然要消耗这么多法力,才刺激了内丹中的寒毒。

    该死,这个时候竟然出问题!梦琴咬牙忍痛,心里一横,仍然坚持使用护身魂盾的招式。

    梦琴脸上的变化尽管细微,但依然让来人瞧了出来。他扬长一笑,言道:“还以为怎么了得,这样便不行了么?刚才那招我只用了五成功力,下一招可就要了你的命!”他摊开手来大喝一声,全身上下射出了无数染红的羽毛。

    梦琴又使护身魂盾抛将出去,想攻守双进,不料那男人的攻势果真强了许多,自己的白魂剑被染红羽毛一起打飞回来,正朝她刺来。她收回白魂剑,飞身逃走,却听见那男人喝道:“你跑不了的!”

    背后一阵穿骨的疼痛侵袭而来,全身神经皆然麻痹,身子犹如飞天一般轻盈,却是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男人脖子上的项链已经归位,他朝梦琴缓缓走来,掌间聚了金光,想将她就此终结。

    “慢着!”

    一把好听的嗓音在林中响起,清脆又有些稚嫩。可是话音刚落,男人手中的金光已经射出。

    说时迟那时快,金光离梦琴只有数寸之际,一道蓝光挥洒下来罩住了她,并将男人的攻击都弹了回去。

    “七俏姑娘,你这是何意?”男人诧异地问道。

    “你不能伤她,否则你我便只能兵戎相见了!听到没有?”女人愤愤说道,摊开了手护在梦琴身前。

    “好,好,我不伤她,那你也别动手,这样总行了吧?”男人说道。

    朦胧中,梦琴只隐约听见了来人的名字,轻呼一口气,心石大致落下。七俏?对啊,秋夜把她派遣到陇西郡来监视敌人,想来便是在这一带吧?可她是怎么认识这个男人的?他又是谁?

    哇的一声,她吐出了一口鲜血。晕眩中眼皮越来越沉,只听见了七俏口中的‘白君’二字,再无知觉。




    “是她!”

    “魔礼青呢?”

    “追刺客去了,先将她拿下!”

    “你们……你们这是做什么?”女孩望着身前持着兵器的天兵,有些畏怯地问道。她依言返回了天庭,却不想遇到的是这番情景。

    领首的天将喝道:“你私自偷取宝卷,火烧艺锦宫,还敢狡辩?你若束手就擒,玉帝或许饶得你性命,你若不肯就范,便要丢了小命!”

    “什么偷取宝卷?我没偷!”梦琴畏怯地往后退了几步。

    “你若再逃,可别怪我们不客气!”那领首的天将说着,让一旁的天兵拿来了捆仙绳。

    “你们抓错人了,我没有偷取宝卷!”她歇斯底里呐喊着,天兵却没有理会,只拿了捆仙绳前来拿人,她慌忙之下转身跑出南天门,这时便感到两肩上的钻心之痛,犹如皮肉都被撕碎了一般疼痛。

    “我没有偷……我没有……没有……”梦琴在晕眩中不停地呼叫着,她感到两肩下的血泊,还有传入鼻间的铁锈味,虽然感到恶心,却连最后一点挣扎的力气都没有。她只知道闭眼前来过的三个人——一个是秋夜,一个是师父,还有一个是师叔。

    陇西郡南街。木屋。

    被恶梦缠绕了一些时候,加上背部的毒伤还未清除,梦琴已被折磨得几乎没了血色。她迷糊地躺在榻上不停挣扎,罗衾早被抓出了皱褶。

    七俏看着担心,向身后的男人骂道:“都是你,自己的毒竟然解不了,现在梦琴出事了,你要怎么办?”

    男人有些委屈地说道:“除妖本是仙家本分,你也怪不得我啊。”

    “是啊,真怪不得!亏你我还是同类,你那时动起手来也不留情!”七俏说完,冷哼一声,撅嘴不再理会他。

    那男人的名字叫白君,便是七俏不日前到莒虎营刺探军情后,在回去的路上碰到的樵夫。

    这个木屋就建在湖泊岸边,榕树下的柳絮总会在微风送来的时候随风飘扬,看起来就像一片自然的垂帘。七俏愠怒地走出了木屋,坐在屋旁的榕树下托腮沉思起来。

    她之所以知道梦琴的去处,无非是因为秋夜告诉她的,可是她回来后却发现秋夜已经没了踪影,解释便只有一个,那便是他不想与白君见面。

    这时的湖泊上传来悠悠扬扬的古瑟音声,铮铮淙淙,响彻万里长空。七俏微愣,打起了十二分精神细听,片刻后悠然自喜,喃喃说道:“是仙君!”之前跟随在秋夜身旁,听过他常弹起的曲子,与此刻从湖泊上传来的一模一样。

    “白君,我把梦琴姐姐留下来,你可别乱来啊!”淡然地吩咐一声,她便轻身跃起,朝湖心踏水而去,脚下拂过绿背浮萍。她随声而去,落在湖中央的红莲舫上,只见船舱是个方形厢房模样,窗格也与路上建筑大小颇近。

    瑟声已停,七俏开门入内,见秋夜正坐在案前饮酒,身旁放着一把蛇纹浮雕锦瑟,想来瑟音便是由它而来。

    “仙君是不想见白君,还是不能让他见到?”七俏直接问道。

    “对外而言,我此刻是该在昆仑山上。”秋夜缓缓说道。

    七俏听懂了他的意思,可是思及梦琴的状况,忙道:“七俏明白了,只是梦琴姐姐被白君射中鹤顶羽,偏近心房,我怕她熬不了多久。”

    “我知道了。”秋夜转首看向湖泊上的景致,又道:“可是我不会去救她的。”

    七俏瞪大了双眼,奇道:“这是为什么?”

    秋夜淡笑道:“因为我要白君亲自救她。”

    “可是……可是梦琴姐姐时间不多了啊!”七俏有些焦急,因为她知道鹤顶羽的威力,对凡人来说那是见血封喉的毒药,就连妖仙之体,那也只能勉强耐上一段时间。

    “白君会救她的,就像你的鹤顶羽只有你有解药,他的也一样。”秋夜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递给七俏,上面写着上呈莒虎王。“把这封信交给兴谷,今天以后你将这里的事情转交由土地传达回昆仑,冰翼有些事要处理,暂时脱不开身。”

    七俏接过书信,言道:“七俏会把信送到兴谷手上的,可是仙君……我总觉得白君不会救她。”

    “据我所知,九重天上只有三位仙卒会使万羽鹤红,而会配出自己鹤顶羽的便只有他一人。如果我没猜错,他和你恐怕是师出同门。”万羽鹤红便是将鹤羽齐射出来的招式,如带勾的铁箭一般杀伤力十足,而鹤顶羽则是白鹤本身配出的致毒。

    鹤血本是无毒之物,可是万鹤之首——千刀虹有着不同于人的体质,他的血与鹤顶融合,便能配成致命的毒药。

    “同门?你是说师父的另一个徒弟便是白君?”

    -----------------------------------------------------------------------------------------

    PS:此文已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