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叁·蠕变  第二十一章 仇潭水深何时了

章节字数:2629  更新时间:13-09-05 02: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同门?你是说师父的另一个徒弟便是白君?”七俏问道。千刀虹有八个弟子,而她就是第八个,也是千刀虹至今的最后一个弟子。对于自己的另外七个师兄和师姐,她只见过了三个,皆为千刀虹府上直属,已有上千年之久。

    “除了这个说法,我已经想不到其他的解释了。还是,你有什么其他见解么?”秋夜淡然说道。他将香炉的双叉盖打开,多放了两块檀木香进去,炉盖盖上,霎时青烟喷涌出来,檀香味弥漫了船舱。

    七俏想开口说些什么,可是总觉得秋夜今日的举止有些反常。秋夜从来不喜欢过于浓厚的檀香味,也很少弹瑟。虽然从他脸上很难看出端倪,可是感觉总是有的。“再过两日便是十五了,如果……”

    “如果白君不在今日子时前给她解毒,那梦琴也活不到十五。”秋夜漫不经心地说着。

    七俏有些不明白秋夜的决定,又觉得有些生气。梦琴就是他朝思暮想的墨月,不是么?为什么秋夜突然对她这么无情?收敛了自己的不满,她幽幽说道:“那七俏先回去了。”

    秋夜点首,却没有转首看她。

    七俏深吸一口气,俯身行礼后,悠然离开,回到了湖边的木屋里。

    拨开垂下的珠帘,七俏愤愤地坐到了塌上,瞅了梦琴一眼。白君见她神色不悦,以为她还在生自己的气,忙问:“七俏姑娘,还在生我的气?”

    “是啊是啊,就是生你的气!什么仙家仁德兼具,结果是假仁德空本事,连个妖也救不活了?”七俏把气都撒在了白君身上,顺便给他摆了脸色。

    白君身感无辜,只轻声安慰道:“你看我这不是刚成仙么?再说了,这鹤顶羽也不是什么好治的东西。”要真那么好治,他也不用它了。

    七俏心里寻思一会儿,言道:“你再不把梦琴的毒解了,看我明天就到师父那里告状!”

    白君听言微怔,问道:“师、师父?”

    七俏冷哼一声,言道:“你师父不就是千刀虹么?怎么,连自家师父都不敢认了?”

    白君顿了顿,问道:“那你是千刀虹的第几个徒弟?”

    “第八个,和你同门同族,满意了吧?”七俏翻了个白眼,不想多作解释,只掐指朝梦琴念了个瞌睡诀,便见她神色稍缓,停止了挣扎。

    “你也是……你竟然是小师妹?”白君有些诧异地说道。他下山的时候,千刀虹只收了六个徒弟,所以他从来不知道后面的两位到底是谁,加上修仙之路极为艰苦,便也没去打听。

    “这真是四海无边一家亲!小师妹……”白君话说到一半,却被七俏打断,只听见她愤愤说道:“别叫得这么亲,我的朋友你没救起,就别妄想我认你这个师兄!”

    白君这下被噎得无话可说,看了一眼塌上的梦琴,心里委屈,他这是招谁惹谁了?一个小小的锦鲤精竟要他一个仙卒动手救治,难不成她是上辈子哪位仙娥羽化后的后世真身?不妥不妥,怎么想都依然不妥!

    虽然心里这么想,却着实想认了这个小师妹。都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听七俏突然道出与自己师出同门,心里又惊又喜,眼眶一阵温热,眼看便要落下泪来。

    眼角余光扫过白君,见他脸上喜忧不定,定然是已上套。看来秋夜说得一点没错,以此下情况看来,白君十有八九会替梦琴解毒。再者让她信服的是,秋夜并未面见白君,单凭三言两语的描述,便已猜出了白君的身份。

    七俏纵然心里对秋夜的无情有些生气,但此刻还是极为钦佩的,以至于将之前的怒气都作罢东流了。

    稍过片刻,只听得白君言道:“七……师妹,你先出去一下,给我半个时辰就好。”

    七俏喜上眉梢,乐呵呵道:“好,那我去准备吃的,师兄!”说完不忘加了师兄二字,她便挥着袖子出了厢房。

    白君脸上一阵驼红,看着远去的娇影喃喃说道:“好的,师妹……”




    美山。蝙蝠洞。

    风骨斜卧于青铜石栏塌上,右手腕顶着脑袋正在恬息。他的双脚就搁在了塌上的案几沿边,上面放了一坛尘封的酒,贴着的囍字在昏暗烛光下有些冷意,埋没了它该有的喜庆之感。

    那是他为了与自己心爱的女子拜堂成亲而酿好的酒,可是他再也等不到那一天了。红线的末端已在黄泉路末,缘分尽头,竟然是生死离别的关系。

    一只老蝙蝠飞身进来,言道:“少爷,小姐回来了。”

    风骨微微睁眼,半开的眼眸中垂散着懒意。不日前他发现妹妹偷偷离府北上,老管家问他是否该派几个属下跟上,却被他婉拒了,那时他对老管家说:“她这一去也是好的,该让她趁早死了这条心。”

    他知道妹妹一直都对冰翼念念不忘,尽管他如何劝说亦是无用,可若是由冰翼亲口拒绝,他便也省了编制借口的麻烦。

    他下榻来到左翼洞口,见媚儿半身靠在石壁上,垂首望着悬崖下的绿水青山。散乱的头发披在她肩上,她就像一个没了方向的孤魂,她的衣襟也没拉好,露出了颈下的锁骨。

    风骨轻叹一声,蹲下给她拉好衣襟。“去找他了?”风骨轻声问道。

    媚儿没有反应,仍然面无表情地看着山下景物,她此刻心灰意冷,连基本的生存意志都搁到了一边。蝙蝠多不在白昼出来,尤其道行尚浅的妖精,对日光依然有些敏感,可她却为了冰翼跋山涉水地去了一趟昆仑,途中到底消耗了多少精力,可想而知。

    风骨又问:“他说不要见面了?”

    媚儿摇头,终于将目光缓缓移到风骨的身上。“他赶我走。”四个字从她嘴里说出来,语间酸楚重重,除了哥哥,冰翼就是她仅剩的唯一依靠,可是她连最后的一根弦都断了,茫然得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好。

    风骨抱紧了妹妹,轻声哄道:“来日报了仇,哥哥就给你寻个好人家嫁了,好不好?”

    媚儿苦笑,倚在他怀抱里流下两行泪水,蒙蒙雾气带着冰晶滑落,从碧眼明眶中滑落到了她好看的锁骨上。她淡淡开口说道:“媚儿今生除了冰翼,谁都不嫁。”她对上风骨的视线,问道:“如果哥哥报仇了,能不能不要杀他?”

    风骨一阵心酸,心里却泛出了恨意。“他心里既然没你,你又何必如此执着下去?若他真的在意,此刻就该在庐山帮哥哥做事,而不是投靠敌人,卖主求荣!”

    “这句话,是少爷你说岔了!”

    沉稳磁性般的嗓音从洞中传来,媚儿诧异地望向洞内,哽咽道:“你回来了?”

    冰翼走到洞外的悬崖边,侧首看了风骨两兄妹一眼,又道:“少爷,别来无恙啊?”

    风骨冷哼一声,言道:“不用客套了,说你卖主求荣有何不对?自家主人的仇都报不了,还到敌营里做忠奴,这点不为卖主,难道还称忠了?”

    冰翼没有理会他的讽刺,只淡淡说道:“所以我说少爷说岔了。要说冰翼卖主求荣,少爷的罪岂不更大?”

    风骨咬牙,喝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冰翼道:“少爷连自己的仇人和恩人都分不清楚,这罪岂能不大?”瞥了风骨一眼,又道:“原来是想暂缓一段时日,你就能发觉其中利害,不想少爷你却让复仇蒙了双眼,至今还把仇人当恩人看待!”转首与风骨对视,眼中满是说不上的阴冷森然。

    ----------------------------------------------------------------------------------------

    PS:此文已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