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一)藤龙宠(上) 乾启真君岂无情

章节字数:2379  更新时间:13-04-21 21: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仙山瑞气九霄腾,但见仙娥落凡尘,一笑解千愁,玉臂作春霖,唤醒遍地瑶草绿,琪花翠山林。仙娥路经瑶琪亭,正瞧见亭里赏玉的青年,不过二十出头模样,凤表龙姿,冷峻英拔,竟叫人忘了亭下万花,更忘了此行的目的。

    仙娥缓缓走近瑶琪亭,宛若夜空朗星般的眸子往青年手中的奇玉瞅了一阵,最终将目光落在青年的手背上。泛紫的刀口已结疤,却仍然可见凝固的淤血未清,在伤口上显得十分森然。仙娥见他一身仙气腾腾,黄襟云纹大袍着身,那张冷峻的脸庞不曾在天宫见过,想必是哪座仙山修行的散仙。

    “仙君伤口淤血不清,着日定要蚀骨。”仙娥字字清晰宛若吐珠,清脆的嗓音像是奏起的宫乐。

    青年停下赏玉,抬眼看她,眼中尽是不屑。“小仙姑何处来,往何处去啊?”

    仙娥行了小礼,言道:“芸琴是金母座下侍官,奉命前来采摘藤龙宠。”

    青年听到藤龙宠三字,身子忽然僵住,一会儿言道:“噢?那你可知这藤龙宠为何物啊?”

    芸琴摇首:“金母只言到浮玉宫向乾启真君讨要,却没说那是何物。”

    青年冷哼一声,继续赏玉,只道:“王母可真会使唤人,可是她就派你个小仙姑去浮玉宫,恐怕是讨不来了。”

    芸琴道:“我原来看你手上有伤好心提醒,你倒不知好歹,胆敢辱骂金母,若是遭罪了也是活该!”言罢,哼一声甩了甩袖子,便走下瑶琪亭,往东而去。

    青年听下一番美言,朝芸琴娇柔的身影看去,眼神慵懒却不偏不移地落在了她的银铃发簪上,上边浮着一层淡绿光泽,盈盈绕绕缠于如瀑的青丝之间。青年垂眼俯身,提起笔刀给手下的奇玉雕上了最后一笔。




    浮云宫。昊宸殿。

    琉璃为瓦玉为柱,两首摆的铁烛架,万千火苗窜动下,大殿一片金碧辉煌,金银摆设熠熠生辉。

    芸琴托执事官给乾启真君传话,随后尾随侍婢到偏席入座,等候真君入殿召见。那时北方已入冬,南边气候也跟着转凉,芸琴站在昊宸殿门口,摆开袖子迎风而立,耳边传来连贯的乐曲,有些像古鐃,又参杂了编磬的声响。

    这时,大殿后出来一人,穿的一身黄襟白袍,正是瑶琪亭中作画的青年男人。侍婢想知会芸琴青年的到来,却见他摆手示意不要作声,悠然踱向了芸琴身后。

    芸琴显然不知后方动静,仍然沉醉于乐曲当中,听得片刻,她微微笑道:“菊风贺。”

    青年男人听言微怔,随即莞尔一笑,言道:“没错,的确是菊风贺。”

    芸琴怔松,转过身来退了几步行礼,垂首道:“小仙不知真君到来,多有冒犯,还请真君见谅。”抬首对上青年的双目,不禁惊道:“是你?”

    青年男人道:“别来无恙啊,小仙姑。”半带着调戏的语气,他负手走回首座,命两个侍婢呈上酒食。青年正是统领南国仙众,管制南方两百诸妖的乾启真君,听说他与天宫各路仙寮少有来往,加上偏好凡间生活,因此在南方建了浮云宫,隐居于此已有几百春秋。

    芸琴心有余惊,却连忙收拾了心情,掩去面上恐慌,回了偏席。对于掩饰的本领,芸琴还是熟悉的,天宫好比凡尘宫闱,只言片句但有不对,落人口实,往后的日子恐怕便不再那么好过。尤其他们这些宵小仙娥,只为侍奉九重天上云云大仙,一旦有错,多是难逃罪责,甚至被贬下凡尘,永生不得回归天宫。

    乾启真君淡笑道:“仙姑不是要责怪本座无礼么,怎么不说了?”

    芸琴心里微叹,只道:“是小仙多舌,当领其罪。”

    乾启真君摆了摆手道:“诶,别客套,若不是看在瑶琪亭之遇的份上,本座早将你轰出去了。你恐怕还不知道这藤龙宠为何物吧?”说着,从袖里掏出了一条卷缩成团状的蛇形爬物,鳞片如银羽般包裹着那细小的身躯,待芸琴看清时,才发现那是一只曲纹银蛟。

    芸琴诧异道:“藤龙宠原来是一只蛟龙?”这她就不明白了,为什么王母会让她带了篮子过来?

    乾启真君轻笑道:“你以为是什么?”

    芸琴没有回答。王母让她提了篮子来到浮云宫,她还一度认为藤龙宠不过是个奇树的果实,好比槐江山上的沙棠果。她看了一眼竹篮子,回首又道:“那请问真君可否让小仙将藤龙宠带回交差?”

    乾启真君眸子一暗,托起手中的银蛟,言道:“仙姑可知道王母为何要将他带走?”

    芸琴如实回道:“小仙不知。”手心沁出了汗水,抓住的碎花裙角上是毫无章法的皱褶。

    乾启真君轻抚着手中的银蛟,眼里流露出难得一见的柔和,好似他手中的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而不是一只灵宠。他淡然道:“我想我应该告诉你的,也许说了,你就不会把他带走了。”

    芸琴听天宫的仙寮说过,乾启真君冷血无情,与其他众仙多有不和分歧,玉帝念及战功赫赫,只以天法约束,可近日众仙又听说王母似乎有意将其贬下凡界。乾启真君唯恐多事,便请命在凡间另立府邸,管制南方妖群,这才建了浮云宫。不过这些既是仙寮坐下饮酒时的闲话,便多不能当真,都说摆上酒案的话题多为道听途说,有待考证,看来这也是无可厚非的。

    芸琴看了一眼乾启真君的冷峻颜容,心想难怪那几位侍官姐姐对他这么倾心爱慕,看来这也是有原因的,否则怎会隔了十丈红尘土,也避不了众仙娥芳心所向?正想到此处,芸琴不禁感到有些好笑。这时却听见乾启真君说道:“什么事逗乐仙姑了?能否也让本座略饱耳福?”

    芸琴摇首道:“不过是想到天宫里的传闻,觉得不大相对。”

    乾启真君道:“仙姑无妨直说,本座不会一点传闻就把人五马分尸的。”

    芸琴点首说道:“那小仙便直说了。不日前,小仙在往生菩提池边当值,对真君之事略有听闻,多言真君为人冷血无情……”瞧了一眼座上的乾启真君,只见他微微点首示意让她继续,她便接着说道:“多言真君冷血无情,与人交往摩擦甚多,这才迁往南部图个清静。”她说了个大概,却将王母有意逐他下界一事闭口不提,这也是为了保住自己的一条道路。

    乾启真君垂眼说道:“诚然,你说得没错,可是你还是没有说到重点。适才那几句并没有什么可笑之处吧?”

    芸琴道:“小仙笑的是有关仙君无情之说言不副实,再者也明了侍官姐妹为何事隔十丈之遥,也能对真君倾心不灭。”

    ------------------------------------------------------------------------------------------

    PS:此文已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