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叁·蠕变  第二十七章 真相背后总无情

章节字数:3490  更新时间:13-05-04 20: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梦琴穿过第七个天井,拐向了去往玉琴阁的方向。要说这玉琴阁是什么地方,她也只知道个模糊的说法。据说这是乾启魔君为最爱的女人所筑,每一砖每一瓦,甚至连物品的摆设都是按照了她的个人喜好定制的。这个女人自然就是梦琴的娘亲——芸琴。

    当年的乾启魔君隐蔽于尘世享受一方清静,可碍于一些仙寮的排斥,他的僻静日子反而变得更加忙碌不堪。这不但惊醒了埋藏于他心底的暴戾,更在他忽然被列为魔君的那一刻,四海八荒的妖魔顿时趁机兴起,一瞬间各处添了狼烟迹,天上地下皆不安宁。

    她也曾问过师叔这个问题,玄武回答她的却与世人所答有些出入。他言道:“若以佛法而言,一念清静平直,即为佛陀,一念纵起三毒,即为魔也。正所谓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你父亲因不得清静,而心生欲求,虽求的是心静,却也败于其中。万般皆是错,只有放下了,方能解惑。”那时她还小,自然是听不明白。玄武看懂了她的疑惑,呵呵笑道:“你只需记着,万事以苍生为首,将自己归为其次便可。”

    玉琴阁。

    花团锦簇的庭院飘香四溢,青石路摆开道来,引至那三层阁楼的大门。这个地方,她并不熟悉,因为这里是魔城的禁地。除了乾启魔君以外,谁也不能擅自出入,可是她却进来了,为了姐姐,也为了父亲。

    一股沉淀的香味从阁楼里飘出,梦琴却闻不出是什么香味。她缓缓开启了大门,呼吸一滞,差些便被门拦绊倒。阁楼中厅内首座上端坐着一个桃红长裙的女子,外衣粉色半透犹如红发晶,藏在那薄袖下的白皙手臂若隐若现,裙下脚踝更是袒露在外,真是说不清的诱惑与妖艳。

    梦琴见到她时,顿时浑身一震。眼前的女子便是她一直想见的姐姐,可是又有种说不上来的厌恶。

    “你来了?”女子问道,芊指梳过肩上的柔发,不时朝她瞥上一眼。“多年不见,妹妹可好?”

    这是怎么一回事?梦琴心里正自寻思,这时却见后堂的一个侍婢端了酒壶过来,穿着绿罗衣裳,正是红霄。“红霄?你不是说姐姐被关在宣世殿吗?”

    女子铮铮地看着她,媚眼斜撩道:“看来你很惊讶?难怪红霄能这么顺利把你骗来这里,你好像对我一点防备也没有。”她说得慢条斯理,好像在对她诉说一个故事,可是显然,这不是一个故事,而是一场阴谋。

    这时的后堂又走出一个人来,脸上带着鬼面具,身披狐毛斗篷,正是在宣世殿前见到的男人。梦琴见到他,更加确信了自己的推断,看来从进到魔城开始,一切都只是个骗局。她深吸一口气,问道:“爹爹呢?”

    “噢,你原来还记得爹爹啊?可惜他已经死了!”女子说完,仰头娇笑了几声。

    男人伴着女子扬长一笑,言道:“你父亲号称什么魔君,到最后还不是死在我的手上?”

    梦琴踉跄倒退几步,脑中一片混乱。她喃喃说道:“不可能的……你们骗人!不可能的!”话音刚落,她伸出右掌想打向男人,可是掌心亮出了一道淡淡的光泽后,再没反应。法力失灵了,这怎么可能?她没有被任何人碰过,法力怎么可能会被封印?

    她迷糊地跌坐在地上,伴着全身的酥软感,顿时明白过来。元凶便是那股香味!

    女人道:“看来你已经猜出来了,是那个香味没错。只是你倒得有些太快,难不成那几百年在华山上,白虎老头儿没教好你吗?哦,也对,有一个俊俏的仙郎在身边陪伴,你哪里还有心思用功啊?”说完,又是一阵宛若摇铃般的娇笑,连连不绝。

    红霄在旁献媚地笑了笑:“依奴婢看,是唯恐灾星祸害四世,才没教什么本领吧?”

    女人听到灾星二字,霎时怒道:“多嘴!”红霄连忙垂首闭上嘴巴,乖乖地在旁伺候着,不敢多说。

    梦琴无力地端详二人的对话,总结出一个推断,看来除了姐姐和爹爹以外,并没有人知道她的身份。可是如果她猜得没错,那个鬼面人应该对她也相当了解。

    女人斜睨了梦琴一会儿,见她平静地端坐在地上,没有一丝慌张,总觉无趣。她一挥手,抛出了一条梵藤锁道:“来人,先把她带到阁里去,我得好好地和我妹妹叙叙旧。”说完,她就这么站着,皮笑肉不笑地垂眼看她,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

    几个侯命的侍卫从玉琴阁外进来,拉起了梵藤锁,将她双手环住,拖到了二楼的厢房中。好在几个侍卫都认得梦琴,见她瘫软后无法使力,一路上不敢过度拉扯,反倒小心地扶助她上楼,轻轻地放到了地上,仿佛那娇小的身躯一碰便碎。

    梵藤锁套在梦琴的手上,环到了屏风后的石梁上,刚好将她十字架于屏风左右。侍卫环好了链子,却拿着锁链两头不敢继续。其一侍卫结巴道:“小姐……”

    梦琴自然明白他们都是身不由己,只是这种时候何必将无关之人拖下水来,这样岂不与墨月没什么两样?当下咬牙:“我虽逃不过此劫,却不能连累你们!”闭上了双眼,颤声说道:“动手吧!”

    持着链子的侍卫面面相觑,最后相互点头,将梵藤锁放在了梦琴的肩上,念了一句口诀。只听见当啷啷的响声伴着撕破血肉的声音,梦琴仰头呻吟,却咬牙不让自己喊出声来。额间沁出薄汗,两滴珍珠般的泪水滴落在地上。

    好痛!

    之前被白君的鹤顶羽射进肩口,都没有这么强烈的反应,可是这次的疼痛袭击四肢百骸,让她想起了锁骨链,还想起了许多事情。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她在看到姐姐的那一刻会感到如此别扭,因为姐姐的那张脸孔,是与她长得一模一样。她记得从小到大,姐姐的样子都与她有些相似,可是爹爹总对她说:“墨月长得不像你娘亲。”

    没错,她的姐姐就是墨月,刚在中厅内的桃红长裙女子就是墨月。当年就是她要自己的妹妹顶替自己受罪,上了华山,上了天庭,最后死于锁链骨下。

    梦琴忍痛地睁开眼来,层叠的眼皮证实了疼痛的折磨,将睡意传遍了全身。她想就这么睡去,这样便能够解脱,便能够少了这些皮肉之苦。

    她微垂的眼帘刚好看到墨月进来的身影,只见她伸手狠狠地给那两个侍卫扇了两个耳刮子,骂道:“下手真轻!怎么,你们心疼了?回去给我好好反省,否则便要了你们的狗命!”两个侍卫跪下谢恩,急匆匆退出了厢房。

    墨月让红霄将案几搬到了梦琴面前,优雅地往上边斜坐着淡笑:“好妹妹,你不是想我吗?姐姐现在就和你谈谈心如何?”

    梦琴微弱地直视着她道:“有什么把戏便全使出来好了,何必假惺惺?”

    墨月捂嘴笑道:“哟,妹妹生姐姐的气了?姐姐实在心疼啊!”

    梦琴瞥她一眼,冷笑道:“你以为你这么做就没事了么?你虽与我对调了身份,四世灾星的命运可不会因此转遇到我的身上!”这么想把她置于死地,只不过是想堵住悠悠之口,灭了她这个唯一的知情者罢了。

    墨月怔怒,恶狠狠地往她脸上招呼了一记耳光。“妹妹,你长大了,连姐姐都不叫了吗?”

    梦琴没有回答,嘴里含着腥甜,转首看向了左边墙上的画像。那是娘亲唯一的画像,画的是白衣舞仙娥,倾城之色,百花裙下簇,美得让人销魂难移目。记得小时候爹爹带她进来见过,下边还盖有乾启二字的朱红印章。梦琴稍看片刻,忽而对爹爹的话有了些许赞同。乾启魔君说得没错,墨月的确长得不像芸琴。她有着与乾启魔君相像的容颜,却长得一点也不像芸琴。

    凉风拂过吹干了积血,结疤的伤口显得更加触目惊心。好在梵藤锁遇风则凉,寒意冻住了神经,只要身子不随意乱动,便不会感到疼痛。她疲倦地看着画像说道:“爹爹是在何处丧命的?”

    墨月挑眉:“你要知道这个做什么?你别忘了,当年是他把你送上华山的!”

    梦琴苦笑:“如果当年我没答应你那件事,恐怕被穿透琵琶骨的便是你了。什么华山不华山的,都已经不重要了。”

    墨月森然直视她道:“这个当然重要!你恐怕还不知道锁骨链是谁交给天将的吧?”嘴角弯起一抹勾人心魂的笑容,她又接着说道:“看见我出来的可是艺锦宫宫主,至于锁骨链,它可是玄武的法宝之一,接下来的也就不必我多说了。”

    墨月说完一席话,梦琴微蹙了眉头,只待下文。

    墨月见她缄默,邪魅地笑了笑道:“反正除掉你也是迟早的事,只是不让你死个明白,姐姐我于心不忍啊!”她芊指指向画上的女人,言道:“你对她的死不感到好奇么?她最后一次出现是在青丘国的皇城内,那时候正逢倾暮帝君的生辰。她替代父亲前去祝贺,却再没回来过,而那位倾暮帝君的儿子便是你那崇高的俊郎——当今的玉崇真君!”她故意将玉崇真君四字拉长了一些,见得梦琴有些惊恐的表情,不禁一喜。

    她接着道:“怎么,意想不到?是不是突然发现这个世上连个能信任的人都没有?”她俯身将梵藤锁使劲一拉,只听见铁链滑过琵琶骨时发出的格啦啦声响。梦琴咬牙屏住了气,忍住欲破喉而出的呻吟。小脸顿时白得像雪地里的一具尸体,没有一点的血色。

    墨月呵呵地笑了几声,问道:“你说,我要是以这副模样去见见那位玉崇真君,他会不会认出我来?”

    梦琴强忍着痛楚道:“你想干什么?”

    墨月娇笑道:“干什么?我要替你报仇啊,套着你的这副皮囊杀了他,那时候再杀了你,世上便再没有什么四世灾星!”说完,甩袖离开了厢房。

    -----------------------------------------------------------------------------------------

    PS:此文已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