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叁·蠕变  第三十章 再见发鬓皤苍苍

章节字数:4343  更新时间:13-05-10 08: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祥云绕顶普光照,飞瀑云桥下,龙潭碧玉弯,白丈崖下急流水,端的屹立壮观。那时梦琴两手拉着裙摆,碎步蹒跚地随着白衣少年上山,可惜小腿跟不上步子,不一会儿便气喘吁吁,满额汗水滑至下巴,吹弹即破的脸蛋红得像夕下的云霞。

    “大哥哥,等等我!”她喊道。

    白衣少年停下脚步,转首对她柔和一笑,霎时驱散了她脚下的所有疲意。“这么几步就累了?”少年笑着蹲下身来,给她递了块帕子拭汗。

    梦琴撅嘴道:“我没你高,步子也没你大,当然会累!”擦了汗,干脆将手帕塞入袖中,叉腰径直上山去了,忽然腰间一紧,她撞进了少年的怀里,满怀馨香迎面袭来,让她不由得感到有些睡意。

    “墨月怎么那么小气,生大哥哥的气啦?”少年轻笑,食指在她鼻梁上轻轻扫过,眼里尽是难掩的宠溺。

    梦琴看在眼里,却是一阵心酸,眼眶霎时雾气蒙胧。少年问道:“怎么了,墨月?”少年越是叫她,她便挣扎得越厉害,口里直喊道:“别叫我墨月!我不是,不是!”

    再次睁开眼来,四周只见石壁围绕,没有泰山的飞瀑云桥,也没有当年的大哥哥,只有冰翼和她身上染红的衣袖和裙摆。她将周围仔细看了一眼,终于放下心来,原来适才所见不过是一场梦,她又梦回了当年到泰山去的情景。

    “做噩梦了?”冰翼问道。他扯下了衣摆的一块碎布,熟练地替梦琴包扎起来。

    梦琴红唇微启,顿了顿又道:“算是吧。”记忆中,游历泰山的日子是美好的,华山上的日子是幸福的,可那些记忆里埋下了毒针,每每想起便扎得她心身浴血受疼。那些年,她是以墨月的身份跟随在秋夜身边,这是不争的事实。

    冰翼凝视她良久,从地上捡起了从机关滑落下来的发簪,沉声道:“你为何会知道这道机关?”

    梦琴苦笑道:“你这是在责问我么?”伸手要将发簪拿过来,却见冰翼抽回了手,将其摆到她眼前,眼神何其严肃。“还是你不想说?”

    眼底扫过一丝阴霾,梦琴忍痛撑着身子起身,言道:“这不是很明显吗?除了我爹爹以外,还有谁会告诉我这道机关?”

    冰翼道:“那他们为什么进不来?”

    梦琴浅笑,原来这便是他质疑的原因,可惜她并不能给予一个完整的答案,因为她所知道的真相过于零碎,七零八落地盘洒在了四方的土地上。她看着珠花,言道:“爹爹并没有把这个机关的秘密告诉墨月,至于是为什么,你别问我。”

    凝视她片刻,冰翼将发簪交回了她手上。“你不说也没关系,反正仙君问起的时候,你也一样要说的。”

    梦琴苦笑道:“是吗?可惜他应该再也不想见到我了,我与他身份悬殊,加上妖仙有别,如此触犯天条不说,就凭我是魔族纯血后裔,他更不可能对我一视同仁。或许……或许再见面的时候,就是我的死期了。”

    她很矛盾。那时曾经想过让秋夜杀了自己一了百了,谁也不必牵挂,可是现在她后悔了。她非但要活下去,还要查出当年魔城内发生的几宗奇事,她要知道它们的前因后果,给自己解惑。

    “不管你怎么想,目前最重要的是离开这里。依我对姐姐的了解,她定会赶在我们离开密道之前抵达青丘国,而且这一路上恐怕已设好埋伏,只待我们出现便可一网打尽。”梦琴说着,一边沿着石壁寻找下一道机关。

    冰翼道:“没有鬼面人,她应该不敢接近仙君。”

    梦琴摇首道:“你对她不了解,她若是害怕,当年便不会到艺锦宫偷取宝卷了,这一切都只是个局。”手碰到石壁上的其中一块巨石,隙缝间隐约传来些许暖风,她会心一笑:“找到了。”

    冰翼将手掌放到巨石缝间,果真有风朝掌心吹来,他心里暗喜,看来巨石后方定有出路。他道:“梦琴,你先后退几步。”见梦琴退远了,他使力发出一掌,但见掌间一阵紫光万丈,落了一地碎石零沙。

    梦琴待沙尘散去,见得石壁上被砸出的洞口大约两尺来长,石壁的另一边闪着微弱妃光,明明灭灭,倒是颇像呼吸的频率。难道这石室除了爹爹以外,还有别人进来么?

    冰翼提高戒备,掌心朝下发动了螺风雾,那是他毕生修得最强的法术。他缓缓移向砸开的洞口,忽见一条火焰连身的鞭子从洞里挥打出来,上面还有细碎凝固的血迹,可想鞭子的主人先前定与人有一场恶战。

    冰翼以螺风雾还击后,立马跳开,却见鞭子化作旋转之势,打散了他的攻击。梦琴见状,霎时喝道:“等等,都别动手!”她早就该猜到鞭子的主人是谁,只因鞭上的火焰太低,加上那些血迹的关系,让她一时无法感应出来。

    冰翼蹙眉,仍然望着石壁的另一边道:“为什么不让我动手?”

    梦琴知此刻多说亦是无用,只碎步跑到洞外叫道:“里首可是夫子?”话音刚落,洞里传来了老者急促的咳嗽声。梦琴心中大喜,越过洞口,踏进了另一个石室。眼下是一片青石地板,四壁以玉石铸成,雕工细致典雅,美不胜收。

    石室内侧的玉石台上坐着一个白发老者,脸色发黄,穿得一身树皮模样的碎皮外衫,手腕化作一条长鞭垂在脚边。“夫子!”梦琴凑前去想握住他的手,却忘了自己身负重伤未愈,手臂刚出力便疼得她不禁呻吟。

    老者抬首看她,泪声俱下,“好梦琴,你怎么又受伤了?”瞧了一眼她身后的冰翼,又道:“你怎么把他给带来了?玉崇真君呢?”

    梦琴摇首道:“莫提了,夫子。事情发生得过于突然,梦琴怎么也没想到姐姐她会……”话及此噎在了咽喉深处,心底翻涌着的酸涩难以言喻,她是没想到姐姐会将爹爹杀了。

    冰翼凝视老者许久,奇道:“阁下莫不是梦魔?”只因他满头白发苍苍,与当日多有不同,他看了许久才瞧出一点相像之处。

    梦魔苦笑道:“让你看老夫笑话了。”他将手腕化为原状,掌心落在梦琴头上轻轻抚拭,就像在疼惜自己的孩子。

    冰翼一时间难于缓过神来,这期间承受了太多意外的发现,让他也无法平心静气地坐视这些繁琐凌乱的事迹。几度想掩盖自己的心绪,清冷的嗓音传开声来,他道:“你到底还有多少秘密,多少把戏?”

    梦琴愠怒,转首直视他道:“随你怎么想!”

    梦魔见二人吵起来,忙道:“好啦好啦,如今大家处境危险,还是将这些恩怨先放一边再说,伤了和气如何解决得了事情?”冰翼觉得在理,便也不多说什么,只盘坐在洞口附近,暂替众人把守石室。

    梦魔呢喃道:“好个通情达理的小伙子,难怪秋夜如此看重他。”转首去看梦琴肩上的伤势,轻叹道:“当年长老曾预言你此生不离肩颈双穿,看来是错不了了。”

    梦琴奇道:“长老还说了什么?”

    梦魔浅笑道:“他说,你此生不离肩颈双穿,此生死亦是生,凡胎或变,心魂却不会变。”这其中所提皆已应验,当时他只当是妖言惑众,不信其实,不想事隔将近两千年,事实竟摆在了眼前。

    梦琴垂眼,这原来都是不争的事实吗?她沉默片刻,言道:“夫子,我想知道爹爹是怎么死的。”

    梦魔却道:“主公没死。”话音刚落,坐在不远的冰翼也睁开了眼朝梦魔看来,他对于乾启的死非常质疑,一代魔君是如何死于一个宵小之手?当年他叱咤风云,平定东部荒地纷乱,赫赫功绩,可显其势。若要除他,区区一个内奸又如何办得到?

    梦琴笑逐颜开,喜道:“爹爹还活着?”见梦魔点首,又问:“那他在何处?”

    梦魔抚过她背后青丝,言道:“我不知道,当日主公被鬼面人与墨月暗算,跌落断涎谷底。我知道墨月定派人搜尸,便将主公移置到此处来,可是主公受创颇深伤了筋骨,不能自行疗伤。”

    冰翼接着道:“于是你便消耗自己大量真气为他疗伤?”见梦魔点首,他终于明白梦魔的变化为何如此之大,真气耗损过量不能复原,这将导致寿命缩短,体内混浊毒气伤身,尤其内脏受损最深难治。

    梦琴心想,这便是了,上次毕月乌曾说过‘伤及肝脏,任脉受损’,秋夜的脸上也呈干黄之色。只是夫子没有秋夜的福气,没有灵丹救治自己。“夫子,你受苦了……”

    梦魔浅笑道:“我不苦,苦的是你和主公。”掌心覆在梦琴的伤口上,泛出了淡淡妃色光芒。“我留在这里的唯一目的便是等待你的出现,现在你来了,我怎能见死不救呢?”

    梦琴摇首,抓住梦魔手腕失声叫道:“夫子!夫子,不可以!”

    梦魔和蔼轻笑:“没事的,梦琴。我不过是想替你解开封印,当初主公答应让玄武封印你的内丹,不过是想阻止他人涉取你体内的银琉内丹,可如今事已至此,相信玄武也不会怪罪主公的。”

    扑通。

    话音刚落,刺痛随即传来。心脏收缩之际,噬骨之痛沿及四肢百骸,内丹中不知何物流入她全身血道,所到之处冷热相交,那是撕心裂肺般的折磨。梦琴失声嘶叫,眼眶溢出晶莹如细珠般洒落了一地。无力的小手紧攥着梦魔的衣摆,额角薄汗沁出,已到崩溃的边缘。

    肩上忽然麻痹,几欲晕厥的她犹如从混沌中醒来,四周模糊一片,只隐约听见有人在问:“梦琴,感觉怎么样?”可是此刻她睡意逐增,连答话的力道也使不上来。

    梦魔让梦琴把头靠在他腿上,一边叹道:“可怜的孩子,你受苦了。”抬首去看冰翼,他此刻就离梦琴不过两尺之遥。

    冰翼沉声问道:“她怎么样了?”

    梦魔莞尔说道:“她没事,只是身体未能调和好,睡醒了就没事了。”不时抬首瞥向离自己不远的蝙蝠妖,见他眼底流光波动,心中会意,这小伙子不过是面冷心热之辈,看似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心里却已忧虑甚深。这样的他,让梦魔想起了自己的主子,他记得乾启魔君也是这样一个人,常年顶着一副阴柔冷峻的面容,在外又显得有些桀骜不驯,其实心里比谁都孤寂,比谁都还要心细热情。

    梦魔瞅他片刻,浅笑道:“你不必在意这些事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记不起的,想忘掉的,都是折磨。小伙子,你有这些回忆吗?”一边说着,他一边端详冰翼的反应,但见他身躯忽然一僵,便也明了。他道:“这些回忆就是秘密,因为想忘记,你会将它封闭,可是总有一天这些记忆都会苏醒,而唤醒它的可以是一个人,可以是一个物件,也可以是一个相近的情景。”

    “你听说了吧,这副身躯不是她的原来肉身,玄武将她的内丹、心脏和魂魄一并取出,放到了一条莲花锦鲤中。梦琴第一次冲破封印是在服下麝魂丹后,那恐怕是她内丹与心理感应所致,这才记起来一些散碎的记忆。”

    冰翼蹙眉道:“那适才她记起的是天庭上的穿骨事件?”

    梦魔摇首道:“她记起的恐怕是对于墨月的种种回忆。”自己的姐姐对自己无情利用,这种记忆将会是自己最想封闭的片段,因为它只会将自己陷入无尽的深渊,给自己带来无边的折磨。他补充道:“这件事,秋夜最清楚。”

    冰翼微微点首,似在赞同他适才所说的话。

    梦魔轻笑道:“时候不早了,你还是先睡下吧,明日你们便可出发。”

    冰翼有些不敢相信,梦琴在这个状态下显然不适合远行,他只道:“明日是否过于仓促?”

    梦魔拈须扬长一笑:“仓促?你还以为梦琴真的只是个五百年道行的锦鲤妖吗?”话音刚落,又开怀大笑起来。白虎的徒弟,纵然只有百年道行,也未必会逊色于一只千年妖魔,如此本事,何惧千里之行?

    ----------------------------------------------------------------------------------------

    PS:此文已修。死党看了后面几章,总抱怨最近冰翼和俺家小琴走得是越来越近了啊,都怪小夜一直不理人家,还跑到了青丘国。不过这得靠小夜自己争取,俺做亲娘的能说什么呢?╮(╯_╰)╭另外再通知亲们一哦下,下一卷开始入V,会日更2000++哦!现在保持两日一更,算是一种进度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