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叁·蠕变  第三十三章 四顾即翼心茫然

章节字数:3017  更新时间:13-05-16 08: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梦琴,是你吗?”鸣蛇的背后传来清脆悦耳的嗓音,与即翼山的森然之感显得格格不入。鸣蛇收翼伏坐在地上,便见个二十出头模样的青年坐于它背上,头顶月牙白玉冠,生得朱唇皓齿,目若星辰,一身飒爽英姿如下凡仙子。

    梦琴看他片刻,唤道:“东珠?”

    青年笑道:“你来即翼山,除了我和父亲,你还能碰到谁?”

    梦琴一阵羞愧,只道:“也是。”这青年乃是冬殊文卿的独生子,名为东珠文卿,自小与梦琴在魔城长大,可谓青梅竹马。东珠生性开朗活泼,常与梦琴追逐嬉戏。她记得小时候被夫子惩罚,东珠便会偷偷拿午饭给她吃,那时让夫子痛斥了一顿,两人被罚站了半天。至今多少岁月流逝,她依然记得东珠的音容笑貌,那么爽朗,那么柔和,宛若三月春风临城。

    冰翼脸上流露出一丝不快,有些阴沉地问道:“这是谁?”

    梦琴轻笑道:“我都忘了给你引见。”言罢,便给两人互道了姓名。东珠一道客气话后,便请二人随他入山,差鸣蛇下山接梦魔去了。

    山路崎岖难走,虽无怪石峭壁,却处处是流泥。奇树各个可高可矮,有的斑斓老树可见千年之躯耸入云间,有的瘠瘦桃树模样,却有树根若蓝鞭出土,周围发出一种恶臭,难闻之极。

    三人最终停在一个山洞前,只见上边刻着玖阎洞三字,黛光赫赫。东珠开启机关,带二人入内,待过玄关,便可见洞中壁上满是斗文奇图。可谓玉石参半凿纹细,可知巧匠功夫精,菩提千叶攀洞沿,尽显异俗精华地。梦琴心想,这应该就是文卿族人的图谱文经。

    东珠一路言道:“自从睚眦岭一别,你我便不曾相见,后来几次下山寻你,却让父亲捉了回来。”他失笑一声回首看她,眼中尽显柔情。

    冰翼干咳一声道:“敢问阁下,冬殊长老在何处?”

    梦琴看了冰翼一眼,和声道:“是啊,我们此行来即翼山,实为寻访老师,不知东珠你也在此,实在抱歉。”低首总觉有些尴尬,待他下文。

    东珠莞尔道:“不是你的错,老父亲忽然失踪,我的行踪自然也随之成谜。”转首望向冰翼道:“父亲已离开即翼山多时,不过有一个人,你们会想见见。”左手在石壁上轻敲四下,听得噶当声响,三人身前随即开出一个道来。

    石道尽头有个锦衣玉带的高佻男人,他见得众人,急忙放下手中书卷,走出道外,而身后的石道也随之合上。男人的容貌长得与秋夜有七分相似,不过一身文雅之气,有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儒生气质。冰翼眼中闪过一丝波光,却又恢复如初。

    梦琴看在眼里,心中纳闷,只道:“你是?”

    东珠引见道:“这是青丘国帝君——季申。”

    梦琴蹙眉,一个青丘帝君,何以在即翼山出现?奇哉怪哉!可见他容貌长得与秋夜实在相似,心中徒乱,回首看向冰翼道:“如何?”实意是要问他有何看法,作何判断,怎知冰翼冷然抛出一句话道:“问他。”矛头全然指向了东珠。

    梦琴瞅他片刻,咽下一腔怒气,也不知是谁答应要一路护行,这下倒想装哑巴卖乖,让自己如何是好?

    季申莞尔笑道:“你还不知道青丘国叛变之事么?”见梦琴与冰翼齐露质疑之色,又接着道:“不日前皇叔东阳篡位,想置我于死地,好在路遇紫龙欢道友,这才将我救来了即翼山。”东珠闻言接道:“父亲不在,我无法定夺便将他留了下来,好在你们来此,可代为处置此事。”

    冰翼道:“阁下何不自行定夺?”

    东珠轻笑道:“不怕阁下笑话,东珠隐居玖阎洞,便是想远离凡尘俗世,青丘国一事,东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还是由当局者定夺较为稳妥些。”话说得无懈可击,更有些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可是居于即翼山,这一说便只能原地打住了。

    梦琴适才听季申所言之意,青丘国已换新帝,秋夜此行不知是否知晓,此时是否无恙,当下望着季申,却已心神游离。东珠拍拭梦琴右肩,笑道:“总看着人家可不行!”梦琴回神尴尬笑道:“抱歉,走神了。”

    季申莞尔道:“无碍。我与哥哥长得相似,也难怪你会错觉。”

    梦琴干笑几声,当下心想夫子怎么还未来到?思及此,冰翼已代她发问:“敢问阁下的坐骑何时能归?梦魔前辈未到,我等焦虑不堪哪。”

    话音刚落,洞外传来一阵长鸣。东珠笑言:“到了。”众人随行出洞,只见蛇鸣嘴上叼着一块缣帛,东珠取来一看,见上边写着:忽有急事,回城一遭。再无下文。

    东珠将缣帛递给梦琴,言道:“看来夫子有事回城去了,你们一路过来精力耗损,不如先在洞中歇息一日,明日再作打算。”梦琴与冰翼看过缣帛上的文字,面面相觑,想来这也不失为一个好计策,当即点首示应。

    当夜子时,山中无虫鸣,夜鸟不颂歌。

    梦琴自午时睡下已有几个时辰,精神已复如初,鼻间忽然闻到淡淡幽兰清香,心神一震,嘴里低念了一句曲明诀,拈指作法,将袭来幽香驱散,翻个身又故作沉睡。此时她面向洞门,刚好瞥见季申的身影,伴着石门关启而消失。

    她心里一紧,这半日不到,便要露出马脚了么?她从看见季申开始,便怀疑他并非善类,而且此行处处玄乎,她是谁也不能取信,当下凑到石门细听,便听见两个人的对话声。

    “解决了?”

    “都解决了,睡得真沉呢!”

    “那就好,趁此下山一趟,得快些找到老匹夫,免除后患。后堂的怎么样了,可曾开口?”

    “他可顽强得很,三十六种刑法用尽其身,他也宁死不说。”

    “哼,除了老匹夫,看他还说不说!”

    “我奉劝你一句,那个蝙蝠妖不能留,为保安全,最好连她一起……”

    “不准碰她!梦琴与我自小相识,纵是无恩也有情,把她交给我就是!”

    “呵,你的天真着实让我觉得可笑!”

    “住嘴,现下先找老匹夫,其余他日再议!”

    伴随两对轻微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梦琴开启石门,暗中碎步轻提,缓缓向今日季申所在的石道走去,背后忽然触碰到生气,惊恐之下发出风鸾鞭,长袖宛若巨蟒伸延扭打过去,却被一阵刀风割破。她收回长袖,转身一跃落在十步之外,这次使的是两袖风鸾鞭,只听得嗡嗡几声,碎袖残丝落了一地,宛若六月飞霜。

    无奈之下,抽出白魂剑在手,却闻劲风掠过肩头,她身子惊颤,持剑回刺,却被抓住了左右手腕,动弹不得。挣扎之际,只闻身后之人言道:“别慌,我是冰翼。”

    梦琴听言,身子登时瘫软地跌坐在地上。她紧握着胸前的金铃铛,心神总算安定下来,深吸了几口气,便又干笑道:“我道是他们回来了。”

    冰翼将她扶起身来,默默地看了四周一眼。“我们动作得快些,这里已来不及收拾了。”

    梦琴垂首看着一地的碎布和裂痕,实在狼狈不堪。咽喉间的战栗未去,她不好开口说话,只点首往石壁上轻敲几下开启机关,沿着石道没入尽头,推开了最后一扇石门。只见狭隘的洞中只有一人被悬在石壁上,手脚上伤痕累累,残碎的衣物后是烙印深刻的肌肤,石壁上流淌着那人的血水。

    梦琴见状不禁惊呼,怔松的双眼染上一抹怜悯,连一向冷静的冰翼也稍有动容,有些反感地看着此处的境况。

    石壁上的人闻声微微睁眼,见得两张生面孔,却只浅笑道:“骗我一次不够,还想用美人计么?”笑声听起来倒像是自嘲。

    梦琴故作镇定道:“乾启魔君之女,白虎的唯一女徒弟,你可知道是谁?”

    那人别过头去,笑道:“乾启魔君也就一个女儿,除了墨月还能有谁?”

    梦琴道:“你错了,白虎的徒弟不是墨月,而是梦琴!”

    那人微怔,转首打量梦琴一眼,言道:“以何伪证?”

    梦琴道:“以此伪证!”言罢,两手拈指朝男人双臂上的钢圈一对,翻掌击出两道银色光气,钢圈随即断裂。男人从石壁上落下,却感到身子被一股暖风卷起,将他轻轻放在了角落里。她又道:“旋风可作假,可是琉光锥是假不了的,我相信你一定知道这点。”

    男人点首道:“没错,就算琉光锥也是假的,风灵火却假不了,你的确是白虎的徒弟。”

    ----------------------------------------------------------------------------------------------

    PS:此文已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