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叁·蠕变  第三十七章 霜雨帘下君复见

章节字数:3090  更新时间:13-05-22 08: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后山禁地。

    此处青草若絮,百余里烟雨渺渺,雾气朦胧盖顶,凉风穿过石谷吹入山林间,冰凉如秋水寒天。秋夜迎着微风穿过小树林,最终停在一座只有九尺来高的石窖前。他幽幽说道:“这便是九明神宫格。”

    众人惊讶地看着眼前这座毫无生气的石窖,看起来并没有一点皇室宫殿的样子,要说是个藏酒的酒窖倒还说得过去,可要说是青丘国守护了几万年的秘密宫殿,那还真让人难以置信。秋夜眼角余光瞥过众人,见东阳蹙着眉头打量着他口中的九明神宫格,季申与梦琴面面相觑,脸上满是疑惑。

    秋夜浅笑道:“这是皇家重地,自然是由皇上开启,东阳你自认新皇,不如前去试一试?”眼底嘲意未失,有添鄙意。负手走到宫门前,只见上边古字横飞,刻文精细,四角还攀满了黎藤,他摆开右手又道:“请吧!”

    东阳微怒,扯过梦琴道:“小子,你别忘了他们还在我手上!”

    秋夜道:“皇叔是不相信我么?九明神宫格只能由青丘帝君开启,这是规矩,如今皇叔自认为皇,不就有了这个资格?”

    东阳蹙眉心想:好你个小子,看我事后不扒了你的皮!这时往季申瞧了一眼道:“你去!”

    季申惊呼道:“我?”

    秋夜沉默片刻,言道:“哥哥没进过神宫格,东阳你又何必逼他?这座宫殿也只有储君和帝君能开启,这点季申非常清楚。”

    季申听言扬长叹道:“弟弟说得没错,神宫格只能由真命天子开启,帝君之位本来就是你的,我不过是代为看护而已,自然是开不了了。”他话音刚落,却见秋夜回笑,不知是在赞同他的解释,还是对他的身份有所鄙夷。

    东阳生怒,这小子分明就是想耍他一耍,当即喝道:“别啰嗦,由你来开!”他这么说,无非是因为清楚秋夜的真实身份。几千年前,这位气宇轩昂的俊朗仙君便是青丘国的唯一储君,那时的他不过几百年道行,稚嫩小犊,何人信服?却因为如此,他的离开让他逃过了两场大劫,此为后话。

    秋夜转过身去,嘴角笑意渐深,九明神宫格大门在秋夜掌心触碰之时黛光流闪,沿着刻文发出了光亮。只听见咯当一声响,魁立的两尺厚石门便开始向内缓缓打开。

    众人入内,殿中四壁顿时燃起了火光,放眼看去竟是一个什么也没有的空旷大殿,除了灰尘堆积之外,连个刻文也不存在。东阳道:“这是第几格?”他记得九明神宫格有九格,每一个都蕴藏了青丘国的秘密,世世沿代流传,可这里分明就是一座被遗弃许久的大殿,与秘密谈不上丝毫关系。

    秋夜指着左首一角道:“第一格在那里。”他不缓不慢地走前,在之前所指的石壁上轻敲了数下,诺大的石壁退去一尺半,滑进右角机关中,秋夜身前便开出了一条道来。

    隧道一路以下坡之势延续,直到尽头无路,只剩两具白骨横卧在石壁下。东阳寻思,这隧道中为何会有白骨?难不成又有机关?秋夜右掌覆上右侧石壁,扭转掌心,又是一阵咯当,白骨后的石壁向后退去两尺,滑进了机关中。东阳往他适才所碰之处细看一遍,见上边有块不起眼的微凸石盘,心里顿时明了。

    这一次,机关背后不是隧道,而是另一座大殿。东阳心中暗忖,难怪名为九明神宫格,外面看去只有一座殿堂,却是掩人耳目的把戏,真正的九格其实都在大殿之下。他看着灯火通明的殿堂道:“这便是第一格?”

    秋夜沉声道:“正是。”言罢,他忽然抛出玄冥锋击向东阳。

    东阳退去数步,喷了一丈赤狐火,却发觉玄冥锋早已旋回。定眼看时,季申与梦琴也随着秋夜消失了踪影,殿堂中只剩下众护卫正自焦急地寻找出路,却发现连适才进来的隧道路口也已封闭。东阳甩袖骂道:“你个狗崽子!”

    他话音刚落,殿堂四壁响着巨物滚动与敲打的声响,伴随着不知何物的吱呀叫声。其一护卫惨白地叫道:“跑啊!”东阳寻声看去,见北部石壁开出了千来个小洞,空中射出绿釉色的液体,还有毒针。他使开护身罩挡住攻势,自然是安然无恙,却苦了随他进来的众位护卫。

    只见那些被射中的护卫脸色瞬间转紫,有的更像煮熟的螃蟹般红,各个又痒又疼,浑身瘫软无力可使。东阳见那些小孔停止了射击,想必机关已尽,何知小孔被关上后,四方石地上又开出了八个方洞,里面涌出了黑压压一地噬骨蝮虫。

    北墙的另一边,季申与梦琴正透过壁上圆孔看着殿堂中的事情,伴随着护卫的惨叫声,二人心中不由得浑身一震。

    秋夜道:“东阳命该如此,你们也无需可怜他。”

    “可是,这好歹也是条命啊……”梦琴说着,小脸上霎时梨花带雨,她挽起袖子拭泪,神色凄楚,可是秋夜看着她的双眼中却没有丝毫柔和的情感,取而代之的是默然。

    季申抚慰道:“梦琴姑娘,他抓我们至此无非是为了青丘宝器,如此十恶不赦之徒你又何必为他伤心?好在哥哥救了我们,这才免了性命之忧。”

    秋夜默然转首,只道:“你们在这里等上两个时辰,若不见我回来,便想法从原路回去,别来找我。”

    梦琴见他所去的方向是通北的隧道,与之前的道路完全相反,奇道:“那你这是到哪里去?”

    秋夜道:“到第六格检视宝器,很快就会回来,你们小心些。”言罢,身一轻没入了隧道中。

    其实他理应留下照顾自己的胞兄,更应该留下照顾梦琴,可是他没有,因为他知道他们都是假的。不管是那个垂泪的梦琴还是呼唤自己哥哥的季申,全都是假的。他在二人踏入宣事殿来时便已经看穿,原因是在二人的眼神和举止上。

    一个是他朝夕相处的哥哥,一个是他深爱已久的师妹,他如何会分辨不出他们的真假?见着季申展开的计中计,他也干脆来个将计就计,好了解一下他们的目的和动向,再作打算也不迟。

    他举起右手烧起一盏狐火,顿时照亮了隧道尽头的石壁,依然严肃的脸庞被金光照着,好看的轮廓分外鲜明,发丝垂下耳廓,抿起的唇瓣尽显魅惑。

    关上机关,他身后却传来了一声脆响,就像在树林中踩断树枝的声音。他提高戒备将手一抬,黑暗中现出了一只火眼金蛟,离了数寸之遥,正与自己对视。秋夜瞧出了它眼中的杀气,连忙退去使开玄冥锋。金蛟冲过身来,被玄冥锋划出了十几道伤口,却没有丝毫退意,大嘴一张,露出两排森然白牙。

    秋夜抬手定住金蛟,见它已疼得无法动弹,左手翻起,掌心上浮着一颗灵珠,便要打下,霎那间却瞥见金蛟眼中波光闪烁,竟是一片凄楚,秋夜心里暗忖,它竟有着一双会说话的眼睛。灵珠未打出去,却听见一阵吼叫,金蛟的咽喉被咬着,全身被拖于黑暗之中。

    “犹豫不决,何能大丈夫?”刚劲深沉的嗓门在暗中响起,透着不容侵犯的威严。吧嗒一声响,殿堂忽然亮起,眼前所见的是两只在恶打的大蛟。

    秋夜寻声望去,见来者青竹白晶落锦袍,金叉冠上镶水玉,霸气显赫震东西,浑然世间真帝君。他仔细打量来人一眼,回道:“何为大丈夫?”

    锦袍男人挑眉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也。”

    秋夜轻笑道:“这是凡人之意,我想知道的是乾启魔君的个人见解。”

    锦袍男人投于一个认同的微笑,言道:“你知道我是谁,却敢这么与我说话,胆量委实不小。”

    秋夜回笑道:“天庭众仙惧你,是怕性命与官职不保,可我何须担忧?乾启魔君若要征讨仙界,此刻世间早已不复太平,还如何任得宵小为非作歹,肆意妄为?”他所说的一点没错,锦袍男人便是乾启魔君,梦琴的亲身父亲。

    乾启听言大笑道:“好个征讨仙界不复太平,给本座戴的帽子还真是高啊!”言罢,又是一阵笑。

    秋夜回笑,却将目光又移回了金蛟身上。只见它对首的银蛟攻势凶猛,将它逼得娓娓退后,便要败下阵来。

    乾启见状,言道:“它想杀你,你却想救它?”

    秋夜莞尔道:“我相信每只灵兽杀人都有一个理由,可是它没有。它的眼中有一种悲凉之感,像是被逼上战场的战士,毫无宗旨地在替别人完成任务。”

    指尖朝前方一指,便点中了金蛟的穴道。乾启道:“那就要看看它是否真的只是个傀儡了。”言罢,拈指收回莲花式,轻轻一摆将金蛟拖将了过来。

    ------------------------------------------------------------------------------------------

    PS:此文已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