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叁·蠕变  第三十九章 苍生不过一盘棋

章节字数:2980  更新时间:16-01-03 02: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青丘国。北城门。

    “奇了,这不会是陷阱吧?”紫龙欢见城门敞开,内外毫无岗哨,诺大的城池外竟空无一人,他记得当时到城内救走假季申时,此处聚满了难民。

    城内不远渐渐现出了人影,在沙尘中若隐若现。众人凝视片刻,终于看清了来人的脸孔,黄白长衫,便是朱雀门下之徒——季孙柏。他谁也不看,只朝梦琴邪笑着摆了摆手,示意让她过去。风沙吹过,他又消失了踪影。

    冰翼道:“好熟悉的一张脸,这就是挟持苒墨仙君的季孙柏吧?”

    梦琴咬了咬牙道:“又是他,莫非唱的空城计?”槐江山一事历历在目,此人差些害死了她,也差些害死了苒墨,竟然一点事情也没有,果真命大得很哪!缓缓走近想试探城内动静,却被冰翼强硬地拉了回来。

    冰翼道:“你这是干什么,明知有诈还要硬闯?”

    梦琴与他对视道:“这里有谁比我更了解他?他要的不过是我!”语气坚定,却过于稚嫩,少了点能说服的沉稳。话音刚落,那尘沙中露出了几十只小妖的面容,各个狰狞不已,爪牙备好待出。其一的脖子上还挂着一块玉佩。她愕然道:“那是墨月的玉佩!”看来这便是为了控制这个妖精的心智所用。

    “看来她比我们先到一步了。”冰翼说着,往梦琴脸上瞥了一眼。“你打算怎么办?”他并不担心季孙柏和墨月能对秋夜做些什么,可是东阳老狐狸就不得而知了。

    梦琴蹙眉道:“我想进去看看,我相信季孙柏奈何不了我的。”

    紫龙欢沉默片刻,只道:“她就是上天预言的四世灾星?”

    梦琴垂眼道:“没有什么四世灾星,不过是个罪孽深重的魔族而已。”深呼一口气,提步走向城门,却感到身子被人使力一扯向后倒退,刚好让紫龙欢接个正着。梦琴回过神来,原来是冰翼将自己拉扯向后。

    “要闯也是我来闯,别白送性命。紫龙欢真君,还请好好照看于她。”说完,已纵身飞入城中。

    梦琴睁大了眼睛喊道:“冰翼,你个疯子!”脚下使力奔走,却没有丝毫进取动向,实在是力道太小,不管她如何挣扎也挣脱不了紫龙欢的钳制。什么叫别白送性命?难道他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咿呀一声,城门关起,多了一层半透的光罩,有着急速流动的电流与光波,放任谁来触及都会在顷刻间灰飞烟灭。“冰翼……”娇柔的嗓门变得沙哑,混夹着少许哽咽,梦琴瘫软在地上,已不知该怎么走下去。

    季孙柏在城中,就代表秋夜已经遇难,否则如何会任凭他在自己的皇城中走动?虽然她对里边的事情并不清楚,但也知道定不简单。她在来的路上便已经想过,如果她是东阳,放了个假季申出去,定将假季申身份暴露一事算在其内,接下来做的便是要诱敌入城。她甚至也猜想昆仑那首情势定然紧张,不过有苒墨压阵,玄武暗助,倒是能稳住一时半会儿。

    只是现下,她应该怎么办?

    “梦琴姑娘,你冷静些!”紫龙欢俯首看她,见她有些愣神地摇首垂泪,从来漠然的心湖涟漪波动,竟然有些心疼。其实也不是从来就漠然无谓,他多年以前在华山上就曾见过她。黄裙裸脚的小姑娘在山道上轻巧地跑着,腰间的金铃铛不停摇动作响,夹核樱的香味依然飘溢,充满了春天的气息,虽然他们的样貌不同,却有着同样的气质与本性,谁也模仿不了,谁也取代不了。

    紫龙欢顿了顿,言道:“冰翼毕竟身经百战,再不济也懂得逃生,你就别太担心了。现在应该做的是保佑他回来,你说是么?”

    梦琴听言,抬首看向了城门,耳边不时传来打斗厮杀的声响,却不知被杀的是谁,被砍的是谁。她忍住哽咽道:“我从来不相信什么保佑终全的鬼话,要么就进去一起面对,在这里等着冰翼算什么好汉?”她重拾了信心站起身来,脚步还是有些踉跄。

    紫龙欢看她良久,问道:“你真决定了?尽管这一次进去可能会失去性命?”

    梦琴回首道:“你可能还不知道,我在昆仑对秋夜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杀了我吧’。虽然杂念甚多,却已频临绝迹,你觉得我还会怕死吗?”她莞尔一笑,好似不沾人间烟火的脱俗仙娥,冰魄傲骨藏于眉间,美得让人心魂难定。

    紫龙欢道:“好,那我带你进去。”




    九明神宫格。第九格。

    乾启就坐在秋夜与季申尸首的对面,后边是流动汹涌的灵气与冥烟。他端坐在黑水池间的玉石台上,正自运气调养内伤。

    秋夜挥去了丧兄之痛,正想从他身上找到蛛丝马迹,最终在他的头部发现了一枚五寸长的极细银针,看来季申定是中了暗算后,抱着宝器逃进了九明神宫格,至于这银针的主人是谁,当下还未能考证。他只能确定凶手定然不是东阳,他可以是主谋,但决不是元凶,因为要使好这枚银针,那银针的主人定是个心思缜密的角色,而且是个女人。

    乾启盘坐片刻,眼神慵懒地朝秋夜看去,问道:“发现了什么?”

    秋夜道:“将季申致命的凶器,一枚五寸银针。”

    “女人?”

    “世伯也这么认为?”

    “这世上若有如此细腻阴柔的男人,我倒想亲眼见识一下,不过这号人物应该还没有出现过。”

    “小侄也是这么想的,只是季申不近女色,他唯一的妻室又是凡人,怎么也伤不了他。”

    “那倘若有人假扮他的妻子呢?”

    “狐忧奇肯定会发现的,凶险这么大,几率渺茫。”

    “没错,凶险是大,所以狐忧奇死了,接着季申也死了。”

    秋夜默然,觉得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简单。如果此人的计谋能胜过狐忧奇,瞒天过海,那这幕后之人便不是东阳了。一个落魄失意的皇叔在上一代争储就已经证实了他的无能,那他再如何处心积虑想谋权篡位,也不会逃过狐忧奇与众官的眼睛,除非献计的人计过强梁,并非等闲。

    乾启寻思一会儿,言道:“你方才进来时可带了什么人?”

    秋夜道:“一个假季申,一个假梦琴,还有东阳等人。”

    乾启蹙眉道:“假梦琴?怎么说?”

    秋夜道:“她虽披着梦琴的皮囊,却破绽百出,唯有一点让我有些好奇。世伯既知她不是梦琴,为何却让您麾下的大长老相授绝技?”这一点实在不符合逻辑,谁会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让自己的亲信将高深的法力传授给陷害自己女儿的家臣?

    乾启明了他的意思,原来在第二格中的梦琴是墨月本人。他对秋夜的疑问并不感到出奇,只是浅笑道:“当你发现自己的麾下出现了目的不一的内鬼,那最好的办法不是一一清除,而是先将它们汇聚起来,再来个一网打尽。这样不仅看得清楚,还能防得仔细。”扬长一叹,又道:“美中不足的是,我来不及清除他们,反倒着了他们的道。”

    秋夜道:“小侄相信世伯在这件事的背后还有别的秘密吧?”

    乾启闻言笑道:“这也不算什么秘密,不过是一盘棋局中与敌人交锋的手段。”

    “倒是有些阴险。”

    “贤侄恐怕会错意了,我说的秘密不是利用梦琴,她是我的心头儿宝,我怎会容她受伤?当年送她上华山,不过是缓兵之计,却也不失为一个万全之策。试想当年我若不行此计,她在魔城中又能活多少时日?”

    “难道说白虎师伯也知道此事?”

    “他当然知道,因为是他请求玉帝降旨将四世灾星软禁华山的。”

    秋夜愕然,想起了当年白虎送来的口信,若将玄武当时的反应与梦琴事后化作墨月儿的情节连接起来,那一切便豁然开朗了。他只感到咽喉有些干涩,难于接受这些突如其来的实情,咽了口唾液,他有些难以启齿地问道:“那到底有谁不在这个计划当中?”难道连他自己也不例外吗?

    乾启朝他邪魅一笑:“现下看来,还暂时说不得。”

    秋夜笑道:“世伯还说小侄不肯坦诚相待,世伯不也如此么?”

    乾启道:“时机不对,说了亦是无益,可是我答应你,只要见到梦琴,我就将这个计划全盘托出。”

    ------------------------------------------------------------------------------------------------

    PS:此文已修。某某说乾启太刺眼,一出来就抢尽风头,把秋夜给盖过去了。(某仙君曰:本座还在热身-ing)=。=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