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叁·蠕变  第四十一章 雨夜落花乘相思

章节字数:4041  更新时间:16-01-03 13: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青丘皇城。丹青阁。

    乾启坐在梨木塌上,借助月光扫过阁楼摆设一眼。旧竹古味飘浓,沉积千叠,蛛网布满墙角,窗帷残破不堪。他赞叹道:“没想到啊,机关的尽头竟然是这个不起眼的小阁,倒省了寻它的功夫。”

    秋夜轻笑道:“小侄惭愧,这还是第一次来丹青阁。”这丹青阁与皇城内的主要阁楼宫殿隔离甚远,中途有迷宫奇林,容易迷路。传言洛茗帝君因此将树林封为禁地,从此无人靠近,看来那只不过是个借口,封禁其实是为了将丹青阁与外界隔开,以免让人发现九明神宫格的密道机关。

    乾启轻笑道:“贤侄有何惭愧的,这丹青阁显然是不能让外界发现,那时你还年幼,倾暮定然不敢告知于你,免得漏口遭祸。”

    秋夜浅笑道:“也许是吧。”当年他趁夜离开皇城,此后便再没与父亲见面,他如何会有机会知道这其中秘密?加上季申与狐忧奇已死,青丘国的一切上古事迹便随着他们的尸骨埋于了地底下。

    乾启见月光正胜,路该好走,只道:“贤侄趁着夜色折道回城吧,一切就按计划行事,每个月圆之夜在这里见面即可。”

    秋夜拱手道:“也好,那请世伯多多保重,待打点好事情,小侄便接您到珍水屏天阁。”




    青丘城。桃静园。

    东风解冻,桃花初盛,可青丘山四季如春,百木林立,凉风吹醒了簇簇花苞,也吹落了碎瓣,添了春意。桃静园坐落在皇城宫殿外,恬静风和,竟与其形成对比。

    紫龙欢负手慢步行来,眼前落英撩目,他的视线却始终落在了池边的倩影上。三千青丝如瀑垂下,脚踝旁搁着一支红骨牡丹发簪,她身上穿的是一件男人的浮云纹宽袖深青大袍,虽有些松弛,却更显娇小。

    紫龙欢道:“怎么到这儿来了,也不怕着凉?”

    梦琴听见说话声,这才发现来人。“请恕小妖失礼,适才想得有些出神,没听见……”慌忙中俯身去拾发簪,却感到额前一热,愕然抬首,恰与紫龙欢对视,两人相隔不过数寸之遥。只见那双瞳子似海朝阳,幽幽淡淡,却颇重诗意,促然相视,尽是诱惑。

    紫龙欢后退一步,脸上毫无异样,只伸手将发簪递了过去。“无碍。冰翼和季孙柏在城中离奇失踪,秋夜又下落不明,你心中担忧,那是可以理解的。”他见梦琴接过簪子束发,却默不作声,便又说道:“这里风景固然是好,可是夜晚风凉,还是回去吧!”

    梦琴俯首言道:“小妖谢过仙君。”

    紫龙欢听言甚是不悦,他们之前见过无忧众人之后,梦琴在言行间便一直有所约束,此后以敬语相称。他微微蹙眉,只道:“不是说了不必客气么?为何还自称小妖?”

    梦琴微微俯身道:“小妖之前不知仙君身份,直呼名讳,实在不敬。如今既已知晓,自然不得造次。”

    紫龙欢摇首道:“你救了我,便是我恩人,这些礼俗便要不得了。紫龙欢倘若在意这些,那还不值得你救了!如今最重要的是找到秋夜他们,其余都是其次,不是吗?”

    梦琴愣了半响,点首道:“你说得没错,倒是小……倒是梦琴见外了。”转首望着池边的灵光,显得有些出神,她又道:“你说……他们都去哪儿了?整个青丘城都找遍了,怎么连个影子都没见着?”她声音小得犹如蚊呐,伴随着悲凉的叹息在夜空中散发开来。

    当日,紫龙欢带她从西门入城,一路上却不见冰翼与季孙柏的影子。满城空无人烟,戈壁残桓,烟尘滚滚,花木断枝截茎,说不出的孤独与沧桑。二人前后来到宣事殿,这才见了无忧道人一行在殿中盘坐议事。她不便与众人见面,只躲在了殿外一角偷听,向内无心一瞥,恰好瞧见石柱上吊着的红发汉子,正是古惊蜂。

    英招告知紫龙欢关于秋夜与东阳失踪一事,他们寻遍皇城,也不见他半点踪迹,不知是去了何处。她原来不信,到僻处挥起金铃铛摇摆几下,何知铃铛一动不动,只垂着再无声息。

    清澈的水眸波光流动,反映着池水的涟漪,月霜洒在她娇小的身子上,更显销魂。紫龙欢微微叹息,言道:“你这样只会让人于心不安哪!”

    梦琴抬首看他,见那副原来苍白的脸上已有血色,只是过于瘠瘦,明露出了之前所受的折磨与痛苦。是啊,比起连日在生不如死的情况下活着的紫龙欢,自己到底还有什么权力比他更加低落?秋夜生死未仆,可他毕竟神通广大,定会化险为夷,不是吗?

    摇了摇头,她浅笑道:“你多虑了!长途跋涉至此未歇,不过是累着而已,看时候也该回去了!”口是心非地言罢,她便摇摆着长袖步入皇城中,只见火树萤光照耀宫殿,堂皇不分昼夜。

    紫龙欢尾随其后,忽然叫住她道:“梦琴,大殿在那儿呢!晚膳都已备好。”

    梦琴回首道:“我不饿,只是有些乏了,想这就回房休息。你慢用吧!”莞尔一笑,踱步离去。她心里寻思道:季孙柏与冰翼在城中打斗,便是赢了,也不会就这么消失;若说冰翼赢了他,一路随后追踪,那还说得过去。只是季孙柏贵为朱雀师叔的徒弟,恐怕再不济,也不会逊于冰翼的。

    她顿了顿,又想:季孙伯与冰翼之事或许有待考证,但秋夜也在城中失踪,这倒是说不过去。堂堂玉崇真君,身怀将近三千年道行,怎么会因为一个东阳而失利?或许……或许是东阳手上有人质?是季申,亦或是……

    思及此,心里霎时一震,感到有些慌措起来。“姐姐也到了青丘,莫非她真的……”她呢喃了一会儿,嘴里只道不可能,心里却又不禁感到担忧。

    杜鹃花瓣满空溢,清风一送,寄了思念,寄了情,夹带腊梅宜人香,处处传春意。梦琴衣袂飘荡,鼻间闻着风中的花香,可惜去了乏意,去了暑气,却去不了心中的不安。

    双足停下,只见身前不远立有石碑,上书‘墨井’二字。适才毫无方向地行走,怕是已经绕到连自己都回不去的地方了,可是这片园林却让她焦躁的心绪平复了许多。她有些好奇地往内探了个头,只见那一片荒芜的园子后方是两栋宫殿,规模不大,却设计精细,可惜荒废已久,砖墙已见裂痕,布满苔藓。

    她记得之前听紫龙欢说过,秋夜与季申同住墨井园,和珍水屏天阁相隔五十步左右,皆是青丘皇城中最有诗意的地方,可是如今尽管趁着夜色眺望,也能看出这墨井园只不过是个荒废已久的断壁残桓。这里的变化,或许比魔城的还要大出许多。

    她看着园中宫殿良久,最终决意进去看一眼再走。这毕竟是秋夜生活过的地方,她想要知道他的过去,知道他所有的事情。那么多年以来,都只有秋夜知道她的过往,想来实在是不公平。

    宫门‘咿呀’一声敞开,晚风吹入殿中,拨开了蛛网,吹乱了帘帐。森然孤寂的殿堂毫无生气,只有壁上的四幅画像气息尚存,却在月色下显得有些阴森。外边闪了几下电光,虽然不大,却照亮了那几幅画像。她走前去细看一眼,原来上面画的是青丘国的三代帝君。最后一幅较小,画的是一男一女和两个孩子,梦琴心想这应该就是秋夜的家人。

    当年乾启被墨月等逆党围攻,倒也不见魔城宫殿有多么破陋。如此看来,这青丘帝君是已归天多久,才使此处落得这番光景?

    轰隆。

    门外传来了雷声,伴着银速闪电,震耳欲聋。梦琴害怕地蹲下身子,盖住耳朵往石柱靠去,双肩在雷声传来时不禁缩了一下。她缓缓抬起头来,只见门外的闪电宛若银树开花,却又明灭不定,叫人防不慎防。她再看一眼,却隐约瞧见一道人影停留在了宫门前,在每一道闪电下不停地朝自己靠近,犹如来自深渊的勾魂使者,毫无声息地前来索命。她压制住欲破喉而出的尖叫,暗忖糟糕,长袖已备好待发,就在退了一步的当儿,忽然听见了叮当声响。

    梦琴一急,连忙低头去看铃铛,却发现它根本就没有在动。难道是自己听错了?心里一咯噔,又听见了叮当声响。

    叮零零。

    梦琴不解地看着自己脖子上的铃铛,倒吸了一口凉气。缓缓抬首看向宫门前的人影。

    雷声小了,大雨倾盆而下,打破了沉寂,也将他们与外世隔绝。来人伸手朝火盆一挥,蓝火扑入之际,照亮了一方。梦琴静静地看着他,只见半莲金花镶于额上,双目在火光下明明灭灭,不知在传达什么信息。他衣袂素白如雪,一身仙气禀然,轮廓如白玉雕塑,分外鲜明。可是她看得最清楚的,是那抹依旧温和的笑容。

    “你还活着……我在城里找了好久,可是……”她始终寻不得他的踪影。梦琴忽然顿了顿,退后几步,又道:“不对……你为什么在此出现?东阳呢?”她沙哑地沉声询问,眼里充斥着满满的戒备。

    片刻过去,来人依然未作回应,只有火盆上的蓝色火焰不停摇曳,在暗淡的殿堂里,显得有些邪魅。梦琴蹙眉道:“我再问你一遍,东阳呢?”袖中两指夹着一颗风鸾石,凝气蓄势待发。

    来人只道:“死了。”

    “什么?”梦琴听言微愣,寻思一遍,又问道:“那季申呢?”

    来人嘴边泛着苦笑,他只道:“死了,都死了。”

    “不可能,你撒谎!”梦琴言毕,右手抛出风鸾石,连着衣袖飞打出去。左袖一扬,翻掌打出,是风鸾鞭的一招‘布雨穿蝶’。来人身子微侧,双指夹着右袖,想将梦琴拖将过去,却听见哗一声响,继而感到两指间一阵疼痛,便急忙松开了长袖。他稍微一矮身,又躲过了左袖的直击。

    梦琴见来人只守不攻,当即使开‘疾风陀螺’,两袖一朝上,一置胸前,宛若两把快刀急速旋转。右袖一松,即如一条蜷缩的蟒蛇飞打出去,来人一凝神,左指朝右袖三寸一弹,梦琴只觉臂膀似被拉扯一般,随着衣袖向后仰去。她心里霎时一惊,来人是如何知道风鸾石便是置于袖鞭三寸之位?余惊未定,她急忙又抛出左袖风鸾鞭,可惜自己乱了方寸,这一击打得有些偏离了位置。

    来人见右袖口扫过他顶上数寸,两指朝上一夹,将其向下扳弯,进取几步。梦琴心里一咯噔,只见来人已至跟前,右掌指缝间夹着风鸾石的引线,架在了她脖子上。二人相视,皆无言语,堂中只听得来人腰间不停响动的铃声,与火盆中的噼啪脆响。

    九步进取,一招玉挽斜阳,这是大哥哥从前常用于化解她风鸾鞭的招式。梦琴嗫嚅道:“秋夜?”颤抖的声音在半空中响起,声量虽小,却足以让对方听见。她想说些什么,可是千言万语尽在心中,空有思念,却凑不成字。她此刻已分不出自己是惊讶还是兴奋。碧眼雾气朦胧,把身前的火光都变得阑珊难看,连来人的脸孔也有些看不清楚。

    来人温和一笑,将风鸾石的引线放下,只道:“你以为我是谁?”指腹轻轻滑过她脸颊,见着碧眼中的晶莹蓄眶,心里霎时一疼。他揽紧了梦琴的腰身,让自己的体温包围着她,任由她心里所有的畏惧都消融在这温暖怀抱中。

    “没事了,大哥哥在这儿呢。”

    --------------------------------------------------------------------------------------

    PS:此文已修。终于见面了……他们再不见面,偶就太对不起大家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