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叁·蠕变  第四十五章 小柔官升六坤御

章节字数:3296  更新时间:13-06-07 08: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青丘国。皇城。后山。

    这个后山的故事,梦琴还是知道的,印象中似乎被称作南毒仙境,此处花草看似漂亮,却多有剧毒。她原来也不敢确定,只是他们走得不远,最多也不过三里路程,加上这里地势颇高,顺南而下,又有瘴气作屏障,能掩去山间的任何气息。她思来想去,恐怕也只有青丘皇陵的龙脉,才有这样的特点。

    她兀自沉思,倒忘了今日便是月圆之夜,寒气虽未散开,但一身微弱的寒光映着天河银海,竟似相连。月圆登封,心房蓦然一疼,几番绞痛之下,已有些昏厥之状。

    “梦琴!”秋夜赶来时,只见娇小的身影晃动几下,脚步有些阑珊,随即一个趔趄,便朝后倒来。他伸手揽住她腰身,让她躺在自己的肩上稍作歇息,心里却暗忖糟糕,左右寻思片刻,只得匆忙将她带下山去。

    此时,珍水屏天阁内烛光微弱,却看得见室内坐着的是一名女子。她的长剑摆在案几上,自己则望着烛光发呆。

    阁楼外的仙气越发浓厚,女子急忙站起身来,待阁楼大门敞开,她即喜道:“公子,你总算……”话说到一半,在看见秋夜怀中的人儿时,不由得噎在了喉间。她凑前想看个清楚,何知外头又传来一股强硬的仙气,直叫她害怕得往后缩了一缩。不久,便见一个身穿红披风的女子持枪入内,朝她上下打量了一眼。

    那身穿红披风的女子便是炎彤,见阁中多了个来历不明的女人,不禁蹙眉道:“这又是谁?”

    秋夜也不回头,抱着梦琴径直进了阁中厢房,边道:“你们先到前厅坐一会儿,待我替她传输真气,再与你们说说。”房门关上,将二人都留在了中厅内。

    女子沉默良久,方颤声道:“我是小柔,你是谁?”

    “你管我是谁?”炎彤冷哼一声,步回前厅坐下,长枪一扔,搁在了木榻沿边。那时将近酉时,她与无忧众人皆于房中用膳,忽感到外头传来一阵强烈的戾气,正肆无忌惮地在半空划过。她与无忧等人兵分四路,自己去东北方向巡视一遍,却不见秋夜的影子,便与众人都返回了宣事殿中集合。事后她放心不下,独自持枪察看,恰好碰见秋夜从默阡阁的方向过来,这才随后进了珍水屏天阁。

    过得多时,房门咿呀一声敞开,炎彤与小柔转首一望,见是秋夜从房里出来了。小柔走前打量着道:“公子可曾伤着?”

    秋夜浅笑道:“我没事。倒是你怎么来了,乳娘还好吗?”

    小柔点首道:“娘亲健在,就是眼睛不好使了,而且总犯糊涂,倒是最近不知为何总叫着公子的名字。适才不久,她直说公子遇险了,要我进宫来瞧瞧,我本来还以为这深宫大院怎是外人进得来的,何知这一路却是畅通无阻,连个守门的侍卫也没有。”

    秋夜看向炎彤,却见她冷笑道:“看我做什么?我又不是青丘的储君,里应外合的勾当我也做不来!”

    小柔见她对秋夜言语不敬,心生厌恶,只转过身背对着她,又接着问道:“公子,刚才那位姑娘是谁啊?”

    炎彤冷笑一声,道:“姑娘?不是个祸水么?”

    秋夜脸色一沉,走到塌边挥起长袖,随即听得嗖嗖几声,几枚锥形暗器便稳稳定在了炎彤的手腕边,若是偏得数寸,便要将这只手腕彻底废去。炎彤睁大眼睛看着那五枚暗器,心里七上八下,已不知是什么样的心情,这时却听见秋夜沉声说道:“刺客的暗器,长两寸半,入木约莫五分深。”

    小柔静静听着,也知道这句话说的不是重点,什么五分深的,不过是在警告炎彤说错了话。话虽如此,她心里也是微微一颤,当下见他们两首尴尬,自己也派不上用场,只欠身道:“房里太暗了,我到淯阳宫去取些蜡烛”。说完便奔出阁外。

    秋夜见小柔远去,这才又道:“师妹,你每次来找我,都得和我吵嘴才甘心么?”

    “你道我来是为了和你吵嘴么?若你趁早与这四世……”见秋夜冷眼一瞥,炎彤顿感头皮发麻,不禁又将后面的‘灾星’两字咽了下去,接着说道:“……这只锦鲤脱离关系,我便也不和你吵了。”

    炎彤的火辣脾气在天庭也算是众所周知了,不过在他面前还是会较为收敛些,再者近来几番争执全是为他设想,就冲这一点,他也不好说些什么。长袖拂过炎彤手腕边的五枚暗器,他一边说道:“你是如何得知这个身份的?这好像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事情。”甩袖坐于炎彤对首,案上的暗器已消失了踪影。

    炎彤冷声道:“重云掩日,必有晴天。她做过什么,她自己知道,你何须替她辩护?再者,这也不是什么秘密!”

    秋夜食指竖起,按在唇上,示意让她噤声,接着言道:“师妹在外不得胡说,这件事是玉帝亲自下达的密旨,知道的人不多。若她真是罪魁祸首,你道玉帝为何不将此事公然处置?”

    炎彤听言,哼了一声,道:“笑话,玉帝要做什么,与我何干?他要维护天地和平,自然不能公诸于世,要不然这天下岂不又要蹦出几个魔头来了?”

    秋夜垂下眼来,原来干涩的双眼更显倦意,他知道这会儿即便再说什么,炎彤定也听不进去,只轻叹一声,他便闭目缄默打坐。

    不久,门外两排宫婢徐徐入来,往案上置放了三盘点心与一壶酒,又往房中各个角落点亮了蜡烛。小柔随后进来,让四个宫婢留在在阁外伺候,其余的先返回了青华宫。她欠身道:“请问公子还有何吩咐?”

    秋夜摇了摇头,有些难以启齿。“小柔,你先下去休息吧。这些事……交给她们就行了。”

    小柔莞尔道:“娘亲让我入宫,便是要伺候公子的,她有隔壁周大郎照看,倒是不必担心,只是公子此番回来……是否有事?”一双圆珠子般漆亮的眸子楚楚动人,关切之情清晰可见。

    秋夜不置可否,将盘中的一块糯团糕子尝了个鲜。他与季申自小无母,皆由乳娘抚养长大,小柔就好比亲生妹妹一般,大家相互照应,关怀备至。如今他归来青丘,又是储君,怎好让她与乳娘留住宫外,无人照应?那称作周大郎的,不过是住在封峡道上的无赖商贾,他虽然是从一位老夫子那里听得些散碎事迹,却也不难想象此人有多么令人厌恶。

    炎彤显然不知情,听言甚感不快,朝她瞧去的眼神略显鄙意。“丢下自己娘亲,让别人照顾,这也行得通?”

    小柔眉头不经意稍蹙了一下,许久方道:“娘亲固然重要,但公子毕竟关乎青丘社稷,孰轻孰重,小柔还是拿捏得准。”言下之意,倒是在嘲讽炎彤不知人情世故,社稷之重。

    秋夜嘴角微挑,虽不睁眼,却也能感到那张好看的脸蛋现下定已红似她身上的朱色披肩。他心想还是得给炎彤留个台阶,否则小柔此后便真没好日子过了,看看阁外天色已晚,便道:“时候不早了,师妹还是先回去安歇一晚,明日我与众位商议今日之事,那时再作定夺。”

    炎彤点首道:“也罢,那我再去巡视巡视,看看是否能查出点蛛丝马迹。你毕竟是新任君主,朝中定有一番纠葛,许多事情暂缓不来,加上今日那厮出现,十有八九便是冲着你来的,不可不防。”

    “话是没错,可是你打算怎么办?”秋夜知道炎彤办起事来向来不谈感情,这对有罪之人固然是好,可却冤了那些无辜之辈。

    果不其然,炎彤执起枪,道:“你我虽是师兄妹,却也不能因此徇私枉法,而乱了规矩。今日我便姑且放她一马,他日再见,枪口见喉!”言罢,举步离开了阁楼。

    “你无需顾忌,炎彤脾气是大了些,但觉非无端挑事之辈。有些事情,有些话,就当作一场难听的笑话就好。”秋夜说着,一边将腰间的青铜九藤令牌递了过去,接着又道:“这是九司御令,你拿着它,今后在皇城中便可畅行无阻。你即日接替幼兰的百司与六坤卿二职,掌管青华殿与六坤宫一切事物。”

    小柔眨了眨眼,道:“可我从未受过宫训,怎担当得了这些事情?”青丘是南方狐妖之都,自然不受凡间天上约束,从未有女人不得当官这一说。只是这青华殿掌管的是各宫使用的一切器物,刘坤宫掌管的是各宫宫女,掌握了这两个地方,便等于掌握了后宫的动向与宫中内外物什进出,显然不是一件小事。

    “乳娘是宫里的老人,对这两处官职颇为熟悉。你择日让尹伯把乳娘接进宫来,这样凡事也有个照应。”他此举无非是想报答乳娘对他的养育之恩,只可惜小柔身份低微,不能给予其他更高的官职。秋夜心中主意已定,这番交出令牌,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只是看小柔面有难色,不禁奇道:“怎么了?难不成我还遗漏了什么?”

    小柔顿了顿,只摇首道:“啊,这倒没有……只是公子今后是该称孤了。”

    秋夜轻笑一声,道:“我并非凡间君王,何必学其称孤?这事以后再说吧。”

    小柔附声笑罢,欠身退了下去。

    -------------------------------------------------------------------------------------------

    PS:此文已修。嗯,这一章节多了个小柔,她是个怎么样的一个人嘛…………嘿嘿,昀轩就不说啦。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