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叁·蠕变  第四十七章 情意绵绵无绝期

章节字数:3171  更新时间:13-06-17 02: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金钟银盏,光卒瞒贵福,玉树婷婷,风雨沐佳姿。英水湛湛晚衔玉,岂非借光灵镰细。上古多秋,三利盘踞,一朝精英制城郡,福泽多少生灵。三皇离烟,酗酒败地,出家子归青丘来,谁敢再欺?

    秋夜负手来到阁楼前院,脚步轻缓,实为不想惊动院中人儿。只见那烛光微弱的云月台上,水袖浮空六月霜,音容艳胜百佳丽,四周可见芳草离离,落英环台,繁花不染尘烟,青丝不掩芳华。

    多久没见过她跳舞了?在华山上,她就像那变幻莫测的风云,时而伤感,时而高兴,时而复杂难懂。他依稀记得,当时小小的人儿在白虎的寿宴上献了一支快舞,赤脚若蓮,肌肤若雪,翩翩舞飞蝶,让人痴迷留恋。众人沉醉其中,却闻磬鐃乐止,人儿双袖旋出一个玉鸾探海,蹲身环袖,那支舞曲便在众位宾客的欢呼下告终。

    他想得有些出神,以致忘了收起仙气,只听得一声惊呼,水袖飘然落下。梦琴惊道:“吓煞我也,怎么不出点声?”

    秋夜浅笑道:“出声了,你还能给我献舞?”走到她跟前执起柔薏,却感到手中一滑。

    “确实不会,但小妖你若能逗乐则个,本仙姑或许会考虑赏你一支舞的。”梦琴抽回手来,绕到他身后,又从他右侧探出了脑袋,咯咯地笑道:“还是你给我献支舞好了!”轻笑中,无意间用回了当初在昆仑对茶花源源主惯用的语气。

    秋夜微愣,不明身后的人儿为何如此开心,但心里暖流顿生,眼底的惊讶继而被柔情与欣慰取代。他很高兴,他们又回到了昆仑的起点,有点戏弄玩味,却掺杂了华山上不可抹灭的情谊,其中最重要的是梦琴肯对他露出自己原原本本的性情。

    “小仙姑今日兴致不错啊,敢笑耍本座?”他转首对上她碧蓝的眸子,言语间颇带着暧昧的玩味。

    梦琴扑哧一笑,道:“岂敢岂敢?我若惹恼了秋源主,岂不要被大卸八块?倒是秋大源主这番推辞要挟,难不成是不会跳舞?”言罢,哈哈笑出声来。

    秋夜摇首无奈地笑了笑,将身后的人儿拉到身前,道:“这么调皮,也不看看岁数。”食指在她鼻尖轻轻滑过,眼底尽是宠溺。

    “我本来就这样,要不然怎么会得罪了昆仑御史,还劳烦他亲自下山接我?那时候我就想,我的面子可大了,既然能……诶!”梦琴惊呼一声,自己已被拉入他怀中,两手抵在他胸前不敢有任何动作,这时却感到额间传来的温热气息。

    “琴儿……”轻柔的吻依然落在她额间,秋夜轻唤着她的名字,嗓音略显沙哑。

    梦琴微愣,抬首低喃道:“你……你叫我什么?”声音轻得像梦呓一般,却若铃响般悦耳动听。她双颊红晕若霞,朱唇微张地看着眼前这位玉崇真君,只见那深邃的眸子溢满着她承受不了的柔情,撩动了心里的那根弦。

    秋夜又轻唤了一声,冷不防地俯首吻住了她,许久才放开。两人额首相抵,就像一对痴缠的鸳鸯相互依偎,云月台外的池面上映着二人的倒影,尽是说不出的暧昧。“当年的我优柔寡断,不能将你及时从魔掌中救赎,是我一生最为遗憾之事。如今我作为玉崇真君,北有昆仑,南有青丘,敌人纵是有再大的本领,也会有所忌惮。你可愿意再信我一次?”

    “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个?”她有些尴尬地问道,清澈的眸子里掺杂着质疑与担忧的目光,小手攥紧了他的衣襟。刚才他们不是好好的吗?为何偏要提起不开心的事?她不懂秋夜到底要她做什么,亦或是怎么面对他,她依旧希望自己能像当时天真的锦鲤精一样,对他坦诚相待,无拘无束,难道这样不行吗?“我不知道……当初失去得太多,让我已经忘记了什么叫作期盼。”梦琴嗫嚅着,依偎在了他肩头。

    若她还是多年前那个年幼无知的女孩,听到大哥哥说这番话,定会感动地点首应允,充分地将心身交由感觉主导,最终溺死在这些毫无定数的承诺当中,可如今的她尽管摆脱了细作之身,却依然草木皆兵,对外可谓是事事存疑,日日过得心惊胆跳。有时午夜梦回,她总以为是自己的身份败露了,被人提刀追砍,吓得她是手心寒凉,脊梁直冒冷汗。

    她并不是怀疑秋夜的本事,只不过这些年来她以惨重的代价学会了一些基本的道理,尤其是无法肯定的事情,莫要过于期盼。命数与命运皆无情谊,她惹不起。

    “秋夜,我有许多话不曾出口,是怕扰你心绪。如今青丘初定,却也算得安宁,只是这些疑问关乎你青丘名誉,也关乎你的尊严,我……我怕你会不高兴。”梦琴说着,将自己从他怀里退开,缓步行至云月台沿。“再者,我现在身患寒毒,在你身旁就如废人一般毫无用处。我实在想不通我有何权力再对你感到怀疑。”

    秋夜听言,只道:“你身上的寒毒,我有一半的责任,怎倒成了你的不是?你要问的可是你娘亲的去向?”

    “不,我要知道的不是她的去处,而是她为何会在青丘失踪。”她静静地看着那仙气腾然的狐仙,见他依旧温和微笑,不禁又问道:“还有……当初刺穿我琵琶骨的锁骨链,可是出自玄武门下?”

    她原以为秋夜会生气,会气极她的无礼,不满她的质疑,可是除了在空中摇曳的衣袖之外,他始终没有任何反应。他静静地看着她,许久方道:“你娘亲的事我自会查察,因为连我自己也并不清楚芸琴仙子失踪的原由。至于锁骨链……确实是玄武门下法宝。这两件事虽不是什么秘密,但从你口中提出来,却显得有些奇怪了。”

    指背滑过她煞白的脸颊,撩起了一缕青丝。这些疑问,显然是墨月告诉她的,至于是谁告诉墨月,这倒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这个不速之客在他们之间东走西窜,他却一点也没察觉出来,可见其人城府该有多深。

    “啊——!”梦琴惊呼一声,只觉身下一轻,自己已被凌空抱起,抬首望去,恰好对上那双深邃似潭的眸子。“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话音刚落,眼角瞥见秋夜眼底闪过的一丝狡黠。下一刻见他作势便要原地松手,梦琴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手腕意识下环住了他脖子,深怕他真把自己摔了下来。

    目光从他肩头看向后方的云月台,池水依旧月光漫溢,宛若天河。台下葩华萼丽,玉兰郁郁,暗香飘疏满庭院,令人心神畅兮。只见不远的院子入口,有一道狭长的影子怔怔地站在了烛台边,手里的瓷瓶在月光下闪了闪,犹如一片水晶。梦琴讶异地望着那道人影,薄唇微启,脸上泛起了一抹潮红。

    秋夜抱着她穿过天井,步入阁中。两手的侍婢见他入来,识趣地将门带上,退了下去。

    “到了,下来吧。”秋夜说道,嘴角的笑意似浅似无。

    “你不是欢抱着吗?那我就不下来了。”梦琴冷哼一声,将脸埋进了他怀里。

    “姑娘家的成何体统,还不下来?”秋夜轻声叹息,蹙眉看着怀中人儿,显得有些无奈。

    梦琴在怀里冷瞥他一眼,不愿答话。她原以为是自己的话惹怒了秋夜,导致他之后那番奇怪的举动,可在见得云月台不远的人影后,自己是又羞又恼。堂堂昆仑御史,竟然横吃飞醋,这也太没道理了!

    秋夜见她一副不愿搭理之态,心中好笑,不待她反应,右手已松了开来。怀里人儿霎时一惊,三千青丝宛若泼墨一般垂下,脚步阑珊,秋夜原来挽住她背后的手顺势揽住她腰身,以防她仰后跌去。“又不是万人宴上,恼什么?”

    “你还说,这么突然也不说一声!你倒是说的煞有介事,说我成何体统,却不知是谁先抱的我,难不成是我自己跳上去的吗?”梦琴微抬下巴形成质问之势,可奈何嗓音过于稚嫩,少了些该有的威慑力。她呼了呼气,又愤愤道:“再者,紫龙欢赴南救济你胞弟,虽没救成,却也是恩情道义所在,你怎的吃起了飞醋啊?”

    秋夜大笑几声,道:“彼此彼此!”额首相抵,环住她腰身的手又紧了一些。“不过啊……仙姑若真跳上来,本座岂敢多留?”

    梦琴抿嘴哼了一声,小手握拳在他胸前打了一下,道:“我以为你生气了呢!”

    “我怎敢生你的气呢?”秋夜轻笑一声,执起胸前的柔薏,掰开摩挲,想将那掌心的凉意缓缓驱除。“倒是紫龙欢此人,我想你还是离他远些才好……至少在我确认他身份之前。”

    -------------------------------------------------------------------------------------------------------

    PS:米纳,对不起啊~~~~前几天电脑摔坏了,里面的存档就这么陪他去了,不管是存稿还是我的作业~~~呜呜呜呜~~~~这几天忙着把课业先整理好,希望大家表生气哈,过几天给大家补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