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叁·蠕变  第四十八章 青丘古南山送别(上)

章节字数:3313  更新时间:13-06-25 16: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皇城。珍水屏天阁。

    侍婢端来珍异果子,南国美酒,甘美肴馔,多少五六碟列于案上,煞是雅致的一排清晨馔珍。

    秋夜将酒杯斟满,便闻身后咿呀一声,转身回望,只见梦琴从内室出来,身上穿了一件红彤胭脂领长裙,外披一层云纹茶白薄纱。他浅笑道:“你依旧喜欢这种颜色。”

    梦琴道:“不好吗?”坐到他对首,执杯小酌,她又接着道:“我虽不在乎吉利不吉利这一说,但至少它能让我感到自己的存在。”刚想再倒一杯酒,却被秋夜按住了手腕。

    “方才醒来就空肚喝酒,也不怕伤身子么?先吃点东西再喝。”语毕,秋夜手已移开,拾起银筷夹了一片黄豆香酥递到她面前。

    梦琴虽有些讶异,却无婉拒之意,红唇微张,将酥饼都吃进口里细嚼几下,只感口齿留香。“脆而不碎,油而不腻,确实不错。”夹起一片桂花酥饼递到他面前,道:“好酒是少不了你的,可你也不能空肚饮酒吧?不如尝尝这个,快张嘴,啊……”笑意倍增,眼底流露出一丝狡黠。

    一旁的侍婢见此垂首传神,忍住了笑,却也不敢作声。

    “你们都下去。”秋夜屏退阁中侍婢,见大门关起,这才毫无避讳地凑前吃下递来的酥饼,指背在她鼻尖上轻轻地刮了一下。“胆子也忒大了些,竟敢戏弄我?”

    “不就是青丘储君被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喂了口酥饼么?昨夜你都敢当着大家的面把我抱回来,这还算得了什么?”梦琴扑哧一笑,执起酒杯,一口下肚。她知道这也不是面子上过不过得去的问题,只是贵为新人帝君,根基未稳,自是得遵从一些世俗之礼,可以如今局势来看,那班老臣子若不支持秋夜,难不成支持东魔才是对的?既然大家都不是傻子,这一点越俗之举,还伤不得大雅吧?

    秋夜轻笑道:“巧嘴说得好听,看大难临时,我可不帮你。”又夹起了一口菜,送入她口中。

    梦琴哈哈两声快笑,道:“有你秋大源主在此,还有谁敢让我遭受大难?再敢放肆的,恐怕也只有一个人了。”她比着数说完,故作神秘地朝秋夜瞥了一眼。

    秋夜双手抱胸,道:“你说苒墨?”

    梦琴忽然一脸肃然,道:“不不不,苒墨哥哥本来就疼我,怎么可能会是他?”高深莫测地环视四周一番,又将目光移回了秋夜身上。“你想知道是谁吗?此人乃我命中劫数,不好好地做事,竟会招惹子侄,养石榴儿纵凶,还想把我吃了灭口,你说他是不是忒放肆了些?”静静地看着他好一会儿,自己却不禁笑出声来。

    秋夜眯着眼,道:“小家伙,你可真是越发胆大了,戏弄也罢,竟还敢挑衅起本座了,嗯?”尾音拉长,沉稳的嗓音听似责问,却又掺杂了一丝附和。

    梦琴哼哼两声,道:“秋源主可没少被我挑衅,多一个也不会少个胳膊,倒是今日你清早来此,定是有事了。”笑意盈盈地抱胸看着秋夜,只待下文。

    “吃了这口,我就告诉你。”秋夜夹起一口菜,又送入她口中。

    用过早食,秋夜细品了几杯酒水,这才指向书斋的方向,解她迷津。梦琴微微叹息道:“原来还是后山啊?我道是什么不同凡响的事情呢!”

    秋夜不置可否,慢悠悠地斟满了酒杯,道:“后山风景多娇,你不懂。此番重游后山为何,你也不懂。前后不懂的,怎好速下定论?”

    梦琴听他言下之意,难不成后山还藏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只是他这副吊胃口的把戏,显然是作足给自己看的,倒不能中他下怀,让其得意了。她只装作没兴趣的样子,道:“南毒仙境的景色,再美也是剧毒,不去不去。”

    秋夜浅笑道:“那可是你说的,别怪我没给你机会见他。”手里的白玉酒杯左右摆动,在晨光中显得通透玲珑,美酒俊郎,衬得恰到好处。

    “见他?”梦琴奇道。是什么人如此神秘,以至于要到后山这么隐秘又瘴气重重的山里见面?她思及片刻,仍无所获,只得妥协道:“别卖关子了,快说啊!”何知玉崇真君一脸悠然从容之态,把酒细品,好似天下无一事能入他眼中般清闲自得。梦琴抿了抿嘴,道:“你这狐仙和其他臭狐狸一样奸猾,我可没心思陪你玩了,还不带我去啊!”下榻硬抢过他酒杯搁在一旁,一手拽着他去往书斋的方向。

    秋夜呵呵呵轻笑三声,瞧着身旁娇小的人儿,暖意沁入心扉。

    二人前后上山,路过清溪百流端,见得瑶草环山路。梦琴拉着裙摆跟在秋夜后头,免得被经过的花草勾破。这青丘后山既然号称南毒仙境,花花草草看似漂亮,却都有毒,虽不知这一说是否正确,但有个防范总是好的。

    随着曲折小道在山上行走,最终在拨开芭蕉叶片的时候,看见了一帘瀑布。这一个几十尺高的瀑布打到池上,水气宛若白孔雀开屏炫耀,瀑布如银宝珠帘从天而下,可见何其壮观。尤其是围绕在池边生长的娑罗树,更添了一分幽静舒然之感。

    秋夜见人儿看得出神,莞尔一笑,道:“这可是青丘山著名的天帘水龙瀑,可有心跳?”随手将人儿鬓角的发丝向后拂了拂,目光最终落在了她脖子的红绳上,可见肌肤若脂,赤绳柔带,娇而不媚,艳而不妖,脱俗秀丽,骨里傲霜。

    “原来南毒仙境还有这样一帘瀑布,要想不心跳,也是难的!”梦琴原想把手伸到池中玩一把,怎知鼻间传来一股浓厚的紫木檀香味,她呼吸一滞,未来得及转身,腰身便已被牢牢环住,只听见身后传来一阵温和的声音道:“水里有毒蛇,小心些。”

    “啊?”梦琴略惊,往水里瞧了一阵,却也没见着毒蛇的踪影,只道:“可我没看见毒蛇,也没闻见。”

    秋夜指着瀑布下的帘洞一指,道:“你看。”

    梦琴细瞧着帘洞后方,果真有一双琉璃般的眸子正朝自己看来,静静地一动不动,身子与此处的玉石几乎同色同纹,犹如融入软玉中的酒泉玉蛇。“青丘里怎么也有瀖泉蛇?”

    “瀖泉蛇本就源自青丘,只不过祖父不满毒蛇纵恶,下令让夫子将它们尽数赶下了山。”秋夜拉着她缓缓走到池边的一块石台上坐下,头上是一株桫椤树的三回羽叶屏,犹如展开的蜘蛛网一般笼罩着他们,古木清香伴着最纯净的水气扑鼻而来,让人闻之心旷神怡。只听见他幽幽开口又道:“你那么聪明,想必已猜出南毒仙境是什么地方了吧?”

    梦琴道:“是皇陵的龙脉,对不对?”

    秋夜浅笑了一声,指背在梦琴鼻梁上轻轻一刮,道:“没错,正是龙脉。”

    梦琴满意地打量着四周,想将这里的一草一木都记在心里。这可是南毒仙境,百年不得一见的好地方,却又极其隐秘,花草毒深,多少人只在简牍中略微阅览过只言片句,到死也没能瞧见它的真正面貌,就连她自己也是一样。若不是此番南下重逢,她又怎么会有幸来到南毒仙境的山巅,看出了龙脉的奥秘?

    她想得出神,这时却听见秋夜唤道:“冰翼,你出来吧!”她微微一怔,转身望向那方未及探索的深林之中,只见左首的林子里飞来一只蝙蝠,落地化作一个冷峻男人。梦琴眨了眨眼,仍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冰翼……”梦琴呢喃了一声,嗓门不响不弱,却刚好能落入了冰翼的耳中。她转首看向秋夜,欣喜道:“你怎么同意让我见他了?”

    秋夜似笑非笑,手里抓着她的柔荑,只道:“本来就想让你们见上一面的,只是皇城里不方便,事事有人暗中窥视,不好把他身份给暴露了。好在今日城外正好起雾,能掩去他的行踪。”

    梦琴道:“这也是好的,如此一来,我也能放心了。”双眼弯成一对月牙,齿若瓠犀,在一身红彤衣裙下,显得格外俏丽。先前虽有秋夜暗示过他已无事,可是一日不见他真身,心里终究是放心不下的。

    秋夜莞尔道:“给你一刻钟时间,再不道珍重,你恐怕会有一段时间见不着他了。我在山下七潮亭等你,去吧!”

    梦琴听言微愣了一下,忙问道:“什么?他又要走了?”

    秋夜浅笑道:“战事将近,他不得不走。”见怀中人儿有些黯然伤心,他无奈又道:“别担心,冰翼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

    梦琴微微点首,想来散席无绝期,总有重逢再聚时,只盼这一天能早日到来。“那……我去了哦!”她指着冰翼的方向轻问,像是在询求他的意见。

    秋夜听言哑然失笑,只点首回应,示意让她无需顾忌。顷刻间,只见眼前人儿身形一晃,那抹诱人的馨香便这么从身边离去,残留着淡然的气息。秋夜看着她的背影,心底荡开层层涟漪,让他也有些畏惧着此时的心情,曾几何时,他已经沦陷得这么深,深得再也放不开她了。轻叹一声,他负手下山去了。

    ----------------------------------------------------------------------------------------

    PS:小轩必须保证小说的品质,坚决不水文,所以这次的笔记本意外就成了悲催的垫脚石。对不起大家,不能按时更新,拖了那么久才更一篇。年终报告永远赶不完,小轩心也苍凉了,不达两日一更,所以不求荣登九甲,只求各位亲们不嫌弃,继续陪着《醉》,直到小说完结。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