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叁·蠕变  第四十九章 青丘古南山送别(下)

章节字数:2450  更新时间:13-06-30 17: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林前落叶纷纷,连绵树冠遮荫。黑衣男子迎风而立,束起的头发随风摇曳,犹如剑柄上常悬挂着的绦子。他依然如昔,沉默少语,可眉宇间再无当日的生疏与无情,也许是南下的过程中积蓄的情感,是时间酝酿出来的果子。

    她记得当初深受重伤,秋夜将她送至桑殊洞,由他代为照顾。他只是尽责地给她灌输了真气,却始终没看她一眼,冷漠得堪比肆虐了大地的苍茫暴雪。

    冰翼曾发誓,此生不找出老蝙蝠的元凶,永世不动凡心,绝情绝义,誓死效忠玉崇真君。如今,他破例了。抬起的眸子毫无情感,他只唤了她一声:“姑娘。”

    梦琴忽然狠狠踩了他一脚,骂道:“这些日子你都跑哪儿去了?知不知道我担心了多久?你那天入城一会季孙柏,便再无音讯,我还以为你遭遇了不测呢!”见冰翼稍微垂首掩去了笑意,她方觉有些失态,干咳了两声,又接着道:“话说回来,我可是欠了你两条命,以后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你千万别客气!听到没有?”

    冰翼微愣,对她忽然转变的性情还有些适应不来,继而垂首客套了一句:“这是冰翼的职责,姑娘无需过虑。”

    要说她梦琴重生以来最讨厌的是什么,那无非就是假惺惺的客套话和所谓的理所当然。这一点,她和乾启都很相像。当初翱翔说:“锦鲤有三责:水中游物,腹中佳肴,净水灵妖。”梦琴答曰:“翱翔你两错:大错,特错!什么三责不三责的,我要是杀了你,从此是不是就成了雪豹有三责啊?”翱翔只觉得她说的一派胡言,却没争辩,这个话题便暂时被搁在了那年冬天积雪下,直到现在。

    梦琴微叹:“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跟我客气什么?虽说你是替秋夜办事,可你自己也清楚,他从来就没把你当外人看待。这一路南下你可不是这么称呼我的,怎么一到青丘就阴阳怪气地改叫姑娘了,难道是季孙柏那厮将你脑袋摔坏了不成?”

    冰翼垂首道:“姑娘言重了,冰翼只是觉得……”

    梦琴玉指微抬,半喝道:“诶,是梦琴!”

    冰翼顿了顿,莞尔一笑,道:“梦琴。”

    “这就对了嘛!你看这样是不是感觉亲切些?”梦琴俯身抬眼看他,似要从他脸上看出一点端倪来,见他微愣地看着自己,不禁失笑。“冰翼,你这张脸也太没表情了,该多笑些,要不然总摆着一张臭脸,谁愿意与你打交道?”

    “你说的极是,可惜冰翼好久都不知道笑是怎么样的感觉了。”冰翼抬首看向长流的天帘水龙瀑,言道:“梦琴,我此行较为凶险,若仙君有事我也不能随便行动,这段时间里还望你不要离开仙君,好好照顾他才是。”

    梦琴浅笑道:“你放心吧,我虽法力不高,但照顾的人本领还是有的。你别忘了,我还侍候了王母一段时日,再笨也有个限度,你说对不对啊?”

    冰翼点首道:“麻烦你了。再者,还需要你多注意仙君身边出入之辈,以防不测。”

    “冰翼说的是谁?”梦琴疑惑地看着他,毕竟秋夜身边的人那么多,她也不知从何下手。

    “你会知道的,毕竟旁观者清,加上他也不顾忌你的存在。”冰翼从袖中取出一片锥形之物,深深看了一眼,方才递给梦琴。他接着说道:“这是当年冰翼在天蝠宫所得之物,是老爷临死前射发与我的东西。”

    梦琴接过那锥形物体,只见它四角由粗至细,半透若山石茶晶,尾角圆弧外沿连着四支仿蛛毒肢,似该稳抓着什么,却没抓住。“这么重要的东西,何不亲自交给秋夜?”

    冰翼摇首,只道:“见了仙君,冰翼也开不了口,还是由你交给他比较稳妥一些。”

    梦琴端详着手中这件锥形怪物,心里微微发寒,这恐怕是与风骨那只蝙蝠精有关联。那厮当日差些便要了她的命,若是被打死也罢,可风骨竟然是想把自己充饥果腹,实在气煞人也。“放心吧,我定会把东西交到他手上。”梦琴说着,把东西收进了袖子里。

    冰翼微笑着,只道:“多谢。”

    晨阳升起,薄雾散去,沉淀的花香随风飘溢。

    二人伴着满山的芬芳步下山去,最终停在山脚的七潮亭前。只见亭里的白衣男子一身仙气瑞腾,头顶银纹双翼冠,脚下是双卷云纹白靴,他此时正负手立于亭栏边,若有所思地俯瞰崖下百里青丘土地,也许是晨光的关系,竟无需再作点睛之举,也透着一身尊贵气息。

    梦琴小声道:“你等一会儿,我去去就来!”说完,小心地走进亭中,却又怕惊动了秋夜。她作为一个身怀将近千年道行的魔族公主,虽比不上芸芸众仙的高深法力,但论脚步轻盈,她还是挺有胜算的,可惜错就错在她身前这位并不是芸芸众仙中的虾兵蟹将,而是青丘国即将登基的新任帝君。

    身后的脚步声将他从思绪中拉回了现实,他眉头微蹙,眼角瞥向了右边,虽看不见后方来人,却已感应出来人的气息。嘴角弯起一抹好看的笑容,他故作沉思的模样,垂首看向了地上。

    梦琴只道他想得过于专注,想趁机戳中他右肩上的通灵火盏,何知眼前一花,手腕已被牢牢地抓住。她抬首见秋夜脸上笑意盈盈,顿时明了,只挑眉装傻地想唬弄过去,言道:“秋源主,本仙姑的手伤不着你的,何必激动?”

    秋夜轻笑道:“我激动什么?小妖一个。”放开她的手腕,指背在她鼻梁轻轻刮了一下,眼中是说不尽地宠溺。“怎么样,满意了?”

    梦琴不解道:“满意什么?”

    秋夜道:“如果说够了,我就得让他立刻启程,他此行耽搁不得。”他加重了后面的四个字,却非常随和地在等着梦琴的回答。

    “多谢秋大源主慷慨大方,赐小妖一会冰翼的机会。真君爷要他何时启程,都听真君爷的。”梦琴说完扑哧一笑,挽着他的臂弯缓步行向身后的冰翼。“怎么样,满意啦?”

    秋夜摇首轻笑,任由她挽着自己的臂腕前行。这样无拘无束的梦琴,才像是乾启魔君的女儿,魔族的公主。“冰翼在此,你也不怕他笑话。”

    “冰翼是我好兄弟,不会误会我们的。”梦琴浅笑道。

    “误会?”秋夜笑了一声,道:“我可不觉得这有什么好误会的,倒是你误会我们的关系了,琴儿。”他故意加重了后面两个字,轻笑一声,不着边际地抽回了袖子,只留下人儿羞恼地在后头跺了跺脚。

    他缓行而至,向前首的冰翼点头示应,继而给他递了一个白瓷瓶。“内有丹药,可治法宝消元伤痕,以备不时之需,你此去好好保重。若还有事,单线联系。”

    冰翼拱手作揖道:“谢仙君赐药,冰翼告辞。”言罢,看了一眼秋夜身后那抹红彤的身影,他便化作一只蝙蝠从崖口飞往东土之地,最终在一汪花簇中失去了踪影。

    秋夜扬长一叹道:“但愿你此去多福安康……”

    昨日陌路行南辕,几首逢生信义坚,奈何捷报飞来至,使命缠身赴东原。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