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叁·蠕变  第五十五章 水松林送紫龙欢

章节字数:3169  更新时间:16-01-04 18: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点点灼灼半玉山,一面朝阳一面暗;
    溧水过林赴丹青,已知破阁藏精英;
    独鸟归巢不忘恩,落眷逢生不忘仇,
    英水流入即翼泽,恩仇两地结甚深;
    乡民道谷育赤鱬,如携鸳鸯此地生,
    人鱼做药能除病,下窑可作膏粱珍。

    昨日,秋夜设宴于殿中款待众位仙道,以谢众人千里迢迢前来助阵之恩。席间,英招与无忧道人前后向众人敬酒,事后互道珍重,先行离去。如此一来,殿中便只剩下姑射山彩云飞瀑洞两位仙姑,炎彤仙子与紫龙欢留住在南云宫房三厢。

    这一日还未天亮,秋夜悄声步出房外,飞身进入迷宫奇林,脚下按幼时倾暮所教五行之道,顺利穿过众道坎坷,已至丹青阁前。这一次走进丹青阁中,蛛网灰尘尽去,只见乾启斜倚在梨木塌上,一手顶着脑袋,一手拿着竹简,眼皮却已沉沉落下帘来。

    秋夜往右侧案上瞥了一眼,皆是父亲生前读的禅宗解语一类竹简,还有昨夜新磨的墨水还未完全凝固,在冰玉砚台上仍半透着水光。

    乾启慵懒地半睁了眼道:“贤侄怎么来得这么早?”

    秋夜淡笑道:“小侄怕惊醒了别人,这才提早过来。”言罢,往案旁缓缓坐下,将带来的竹篮放在一旁,取出了一坛酒和两杯盏,轻轻搁到桌上。“这里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不知世伯先听哪一个?”

    “那就先听坏消息吧!”困乏地伸了个懒腰,乾启将竹简放回案上,当下也不整顿衣着,便直接在秋夜对首坐下。

    秋夜开坛斟满两盏,一边说道:“前几日小侄到靖冥孔昇堂去查了一下暗格,不想却发现墨月与假季申已逃出九明神宫格,如今下落不明。”

    乾启冷笑一声,眼底闪过一道清寒的异光,道:“这女娃子是越发厉害,竟然能逃出第三格,也算是她多年苦心备来的造化。只是这一逃,她就精一丈,以后要捉她恐怕就没想象中的简单了。”执起酒盏轻轻一摇,这才细细品尝了几口。

    秋夜心里微叹,墨月的实力的确不可小觑,小小年纪便已干下几宗大案,来去皆无留痕,要找出她的踪迹实在难如登天。之前艺锦宫宝卷失窃,众人只将矛头指向梦琴,却没对她有过半点质疑,若不是乾启与玄武等人早有防备,定也是被蒙在鼓里。

    所谓四世灾星不过是个称号,听起来有损人格自尊,可她此刻的所作所为已证实了预言的准确性。诚然,预言本身就是个导火线,可是事在人为,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尽管这预言从未现世,她的思维与错误的观念也会将其引导至不归的道路上,自取灭亡。

    这便是所谓的因果报应。

    乾启饮了一盏仍不过瘾,又给自己倒了一盏,言道:“这些毕竟无关我魔城领域,我无权参合,还是让贤侄自行定夺吧!只要你将青丘上下打理有序,剩下的就由我来解决好了。”

    秋夜点首道:“也罢,不过事后若有小侄帮得到的地方,世伯开口就是。”

    乾启轻笑道:“那是必然的。”执起酒盏片刻,他又停下道:“记得适才贤侄说过还有个好消息?”

    秋夜道:“正是梦琴的消息。她已经被安顿在珍水屏天阁,待事端平息,世伯择日搬往阁中住下,便能天天与其见面了。”话音刚落,嘴角已不经意地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乾启垂首浅笑道:“贤侄可否给我说说梦琴这几年的事儿?自从玄武将她魂魄寄予莲花锦鲤后,我便也遭遇不测,多年来想打探她的消息也成了一种遥不可及的梦。”

    秋夜点首,心想当时在九明神宫格内不愿提起,是怕乾启情绪波动过大,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如今既已安全出来,又见他待事冷静过人,是没必要隐瞒下去。当下满饮一盏,解渴暖肠,从梦琴在泰山失足跌落深渊之事缓缓说起。

    秋夜言罢,便见乾启手托下巴,面无表情地沉思起来,许久方问:“你是说梦琴这几年来都是靠着银琉内丹活下去的?”

    秋夜道:“正是。惟恐他人来抢夺,小侄便在内丹外设下伏茫圈,以防内丹力量溢出,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世伯是觉得不妥么?”

    乾启轻轻笑道:“当然不是,只是没想到众人寻方百处欲得此丹,最终竟然让小女误打误撞得到了。”言毕,又饮一盏。他知道这伏茫圈的法术虽说不难,可要维持着几百年毫无损伤,那定是下了一番功夫的。他之前为了避免王母寻出芸琴的下落,也是用了伏茫圈掩盖住她内丹的气息,为此耗损了百年功力,更何况秋夜要圈住的是冰玉兽王的万年内丹,着实不易。

    诚然,银琉内丹能与梦琴的内丹结合,那是再好不过,只是反噬的效果倒是令人头疼的一点。他只知道银琉内丹属阴,瑢青内丹属阳,两者能阴阳相衡,可是这点以外,他并不知道这世上是否还有别的解决方法。或许是有,或许有人会知道这个方法,可是知道的人恐怕早已不在人世了。

    这个人,无非是冰玉兽王——寒昭。

    叠起的双手反映着乾启此刻的心情,他眼底的沉郁不言而喻。秋夜心中微叹,想来他此刻定是思绪纠结不堪,当时自己无奈之下只能用银琉内丹替梦琴续命,现在乾启却是在烦恼如何解决反噬的难题。父女天地两隔的时候,也不知这位众人敬畏的乾启魔君是否夜夜观月,离神与酒相伴。

    过得片刻,秋夜瞧见乾启眼中有些黯然,心中会意,便从篮中取出带来的几碟酥饼,二人伴酒进膳,这便又是一顿早饭。尤其乾启在神宫格中多日,虽有储粮,却都乏味不堪,今日能吃上这些点心,也算得上满足。

    乾启朝屋外慵懒地瞥了一眼,见天色渐亮,青松显见,只道:“贤侄何时能让我见见梦琴?”

    “快了,少则两三日,多则十天半个月。”  秋夜淡然回他,好似他的疑问早在自己的意料当中。

    “如此甚好。”乾启言毕,又满一盏,却已是饮酒乏味,观景无神了。



    青丘皇城。北城门。

    秋夜面见乾启之后,穿过密林,择小道返回宫中。他一路躲开宫人与巡哨的侍卫,径直去往宣事殿中,不想紫龙欢起得更早,此时早已在殿中等候,只道多日未归,怕恩师身旁无人侍候,这便先行离开。

    秋夜听他所言,心里顿和,当下思及玄武,心里也是甚为挂念。二人寒暄几句,直出北门,那时城外行客如流,却依旧见得那身红彤衣裳的女子正在路口等他。紫龙欢笑道:“师妹这身衣裳吸睛得很啊,从南门出来,便瞧见你了。”

    炎彤笑道:“这岂不更好?师兄也不必费神寻我,一看便找着了。”

    众人笑罢,秋夜拱手道:“师兄此次是因胞兄而遭奸人所害,秋夜心里实在过意不去,往后但凡有事用得着秋夜的地方,师兄不妨开口。”

    紫龙欢道:“诶,你我恩师交情深厚,做弟子的更是不能见外了。素问师弟酿得一手好琼酿,下回再访青丘,师弟可别吝啬。”

    秋夜笑道:“师兄谬赞了。下回师兄来访,秋夜定为师兄设宴洗尘,以美酒肴馔款待,你我一醉方休。”

    紫龙欢拱手作揖,只道珍重,负手朝山里缓缓而行。

    溪涧如绣,晨曦将大小玉石照得灿灿发亮。

    水松边探出一个小脑袋来,见秋夜与炎彤已然走远,这才走了出来,道:“他们没发现我吧?”

    紫龙欢道:“我不知道炎彤有没有发现,但秋夜是肯定察觉了的。”指着她系在腰间的金铃铛,扬了扬下巴,示意让她猜猜。

    梦琴恍然大悟,只急道:“我真笨,铃铛肯定动了,是不是?”她明知秋夜对紫龙欢心存避忌,这才早到水松林送他,不料适才见炎彤望来,心里一虚,怕是引动了秋夜腰间的铃铛。当下苦恼之极,却又心想:秋夜对他身份存疑,但这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总不能把我给他送行的权利也剥夺了吧?

    她无奈一笑,将手中的白瓷小瓶递了过去,接着又道:“送你的。听说你师父在西荒边境,恐怕是没机会看见春意盎然的景色了,这瓶子里装的是花香,那么不管冬暖夏凉,你也依旧能闻见春天的味道。”

    紫龙欢凝视她许久,只觉泪水便要湿了眼眶。他自逃婚离家,便一直没与家里人联系,那么多年跟着师父修行练功,后又去了西荒边境历练多年,此间毫无情感可言,更别说得到他人关怀。他心里感激,却也只是幽幽地道了一声谢。

    梦琴莞尔道:“你何必谢我?大家萍水相逢,遇见了便是缘分。紫龙欢这个名字,我会一直记住的。”

    紫龙欢摇首道:“我倒希望你能叫我一声燕大哥,不要总是叫着紫龙欢三字,听着多生疏。”

    梦琴奇道:“燕大哥?”他不是叫紫龙欢吗?怎么改姓燕了?

    紫龙欢瞧出她眼中的疑惑,不禁轻笑道:“紫龙欢是我的道号,犹如无忧道人,原来也不叫无忧。”他抬首看向天边飞过的白雉,似有感触,紧握住白瓷小瓶,只轻轻叹道:“人若意久得自由,雉堞何能阻其心?我也该回去了……”拱手向梦琴道别,翩然离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