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叁·蠕变  第五十七章 红旗金军会狮王

章节字数:3175  更新时间:13-08-16 08: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红沙地。红狮营。

    帅帐四周挂满红布,平台上摆好了案几软垫。众人为了欢庆贺霸昌迎娶东北郡主的喜事,已忙得不可开交。

    贺霸昌身披红罗外衣,来到姬丽丽的帐中,见女儿独自一人端坐在铜镜前,奇道:“丽丽,怎地不到外边去?可有很多好玩的事儿啊!”

    姬丽丽勉强笑了笑,道:“阿爸,女儿没心情。”

    贺霸昌金睛朝她帐内瞧了一眼,只见得那朱柄长鞭置于案上,柄末金狮印记灼灼发亮,再看那地上三五个空酒坛子,便也明了。他叹道:“那混小子色胆包天,对郡主无礼,这种无耻之徒,你何必记挂?”

    姬丽丽蹙眉道:“阿爸疼惜郡主,容不得她半点委屈,那女儿就受得?”

    贺霸昌道:“这是什么话?倒像是阿爸错怪他了!”

    姬丽丽听言,心里很是不悦,只是今天大喜日子,也不好扫了贺霸昌的兴致,当下别过头去,只道:“阿爸爱怎么说便怎么说,反正他已经走了。”

    贺霸昌扬长一叹,道:“随你了,别熬坏身子就好。”掀帘出去,径直去了帅帐。

    新人礼毕,盛宴开席。

    此处汇聚了六百妖众,其中十三人为首领,各依势力大小入席而坐。贺霸昌起身向众妖群敬上三碗酒,道:“本王今日三喜临门,特敬众位三碗。一,敬本王迎娶櫻洛郡主;二,敬哑香魔君与红狮营结盟;三,敬众位从此加入红旗金军,攻下昆仑,指日可待!”三盅尽饮,摔碗为誓,三十皮鼓响彻了红沙地。

    妖众听得热血沸腾,摇旗呐喊,齐声欢呼,场面好不热闹。

    其一妖使上前跪下,呈上贺礼,只见锦布一掀,竟是五颗夜明珠子,九把象牙雕品,两把蓝宝石镶饰的短匕和一只火烤当康。贺霸昌见他长有牛面人身,独眼正中,该是蜚精一族,便道:“你家主人可是魅阳王?”

    蜚精道:“大王明鉴,属下正是魅阳王的使者,此番呈上五件贺礼,以祝大王势大九五,万众归一!”言毕,众妖又是一阵高呼。

    贺霸昌大笑三声,道:“好,说的好!替我谢过你家大王。我红狮族并无这些奇珍,只盼你家大王不嫌弃才好。”当即下令赏赐十名舞姬,三十坛鲵鱼药酒与五十件貂皮大衣。

    蜚精谢过贺霸昌退下,后方又有二人前来跪下。贺霸昌端详片刻,奇道:“看你们像是凡胎,却不知是谁家使者?”这二人样貌相似,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穿着绾色麻衣,草鞋竹笠,腰带佩剑,颈挂狼牙。

    左边少年道:“我家主人是为阿府王也,为表大王器重之恩,特将我二人赐予大王,此后只供大王差遣。”

    众人听他言及‘阿府王’三字,皆是面面相觑,不敢作声。要说起阿府,那还得追溯回洛茗帝君的大寿。初定的天下,天宫仙儒毕竟不足,众人至青丘赴宴后,府上只留有家丁照看,以致歹人有机可趁。当时的阿府王见玄武不在崇冥宫,便领着府下群众灭了三桑部落,杀害了当时称霸北方的无数魔族,可谓是天地间的大事。

    贺霸昌道:“阿府王对我可实在恩情厚重啊,却不知两位姓甚名谁?”

    左边少年道:“在下泥央。”指着右边的少年,又接着道:“这是哥哥泽央。”

    众人听言,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私下窃窃私语,却无人喧哗。泥央与泽央这两个名字鲜少在世间提起过,但众人还是知道他们的名讳,甚至有些避忌,因为他们不单是阿府王的手下,而且还是阿府王现今最为看重的六人之二。

    贺霸昌抬手,示意让众人肃静,起身缓缓走下台来,亲自扶起两位少年,道:“阿府王给了本王好大的面子。阿府六卿双少剑,便是二位英才啊,有你二人相助,何惧大事不成?”转身面向众人,摊开双手又道:“今日福至红旗金军,福至我红狮族人,大伙儿今后喜庆三日,红火祭天,教玉帝老儿上下心惊胆跳,不得安宁!”

    鼓声顿响,气氛高昂。几只狮妖行出列来,往场中一站,为贺霸昌献上一支舞蹈。其余妖众也不落后,前后由𩧰妖、狼妖、鵁妖献了各族舞曲,尤其鵁妖各个身姿婀娜,体态轻盈,更是异常吸睛。

    一个时辰过去,宴散舞毕。

    樱洛郡主返回帐中歇息,贺霸昌与阿府双少前后进入白狼旗帐中,只见昆仑戈什洞洞主——敖庆正坐在里头,一身羊毛大衣披身,白发皤然。

    贺霸昌坐下,道:“好兄弟,怎地不见你赴宴?”

    敖庆苦笑道:“子孙尽灭,何有颜面带着残剩的族人赴宴?”之前,敖庆洞中经炎彤一闹,几乎将戈什洞的青年雪狼妖尽数杀绝,剩余的不过是妇孺老叟。他轻叹一声,道:“我是该把旗子拱手奉还了,山下那两个无耻仙道日日监视着戈什洞的举动,我们寸步难行啊。”

    贺霸昌摇首道:“敖大你不该沮丧,没有你的信使呈报昆仑山动静,我们才是寸步难行。这面旗子,你受得起。”

    敖庆道:“大哥言重了……不过近日来,家人发现昆仑御史不在茶花源中,如今只剩一个病夫坐守,若要进攻,现在便是最佳时机!”

    贺霸昌拍了拍敖庆的肩膀,道:“我知道兄弟你报仇心切,可是我们兵力不足,昨夜又有援军抵达昆仑,我们不可轻举妄动啊。大哥答应你,你雪狼妖部的大仇,大哥一定替你报,只是不是现在。”

    敖庆听言,只是垂首叹了口气,便又兀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




    夷陵东荒之地。昊宸殿。

    烛光微弱,玉榻黯然。

    马面妖精依言将殿门关起,殿堂中便只剩下三人。墨月与假季申半跪在地上,不时抬眼瞥向玉榻上的男人,背脊不禁掠过一丝寒凉。

    “属下无能……失败了。”墨月垂首看着地面,双瞳交错着入骨的怨恨与畏惧。她原以为自己已经伪装得很好,这一次到青丘势必能马到功成,可是最终却是一败涂地。玉崇真君非但识破了她,还将他们安插在青丘的所有细作和内应都连根拔除,就连东阳的家眷也不放过。这一点,她甚为惊讶。

    玉榻上的男人并没发怒,只是幽幽问道:“东珠文卿呢?”

    墨月道:“逃了,他是个孬种。”重要时刻,他竟然顾及自己的青梅竹马,隐身不敢出手。这么懦弱的男人,她恨毒了他。

    男人道:“你和子坚从不失手,这一次却败得有些狼狈啊。”邪魅一笑,将二人都吓出一身汗来。

    子坚一直是在东荒魔君燕关疆麾下效命,后因收到东阳企图篡位的消息,被派往青丘冒充季申。事成之后,他却阴差阳错,被紫龙欢当作真季申救走,而导致东阳顺利登上青丘宝座。他心里怀恨,心想一不做二不休,便使计游说他上了即翼山,与东珠文卿联手将其擒下,囚于暗室之中。不想,他却失算了一件事。

    他以为东珠文卿的青梅竹马还似从前那般天真,更以为梦琴会像紫龙欢一样被轻易拿下,从此再无后患,可是他的自大造成了这些失败,连燕关疆对他的信任也削减了一层。思及此,他只低声道:“子坚愿自断右臂,引以为戒。”

    “慢。”男人摆手,幽幽说道:“你若是断了右臂,还要怎么将功赎罪?我从来不用废人,所以在你赎罪前,最好先把那条臂膀留下来。”他负手步至殿门前,又接着道:“你们给我记住,轻敌向来是兵家大忌,你们自己出事便也罢了,若是殃及整个计划,怕是天也不会饶了你们。”言罢,走出了殿堂。

    墨月与子坚面面相觑,二人都松了一口气。这个男人的底细,他们都不清楚,只知道他为人极其无情,就连鬼面人也对他礼让三分。墨月曾经向鬼面人问过他的名字,可是鬼面人只言道:“有名无名,不过是一个称呼,你们就暂时称他作天甫吧。”很显明,那不是他的名字。

    墨月道:“你今后打算怎么办?”

    子坚浅笑道:“还能怎么办?只好先回东荒侍主,等待指令。”

    墨月挑眉道:“你就这么回去,也不怕燕关疆怀疑?”事情没有办妥,反倒适得其反,还在多日后无伤返回,据她所知,东荒魔君可没有那么阔的胸襟。

    子坚道:“我自有办法,倒是你该想想怎么和他相处。这魅阳王身边的人……各个都透着股邪气。”

    墨月浅笑道:“借你的话,我自有办法。”

    子坚蹙了蹙眉头,欲言又止,但见墨月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便也作罢不说了。他点首道:“也罢,只盼你我都相安无事。”拱手道别,大步离开了宣世殿。

    殿堂内外,岗哨已空,唯有墨月依旧停留在金环朱漆大门边,看着那道渐渐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她伸手拂开耳边的碎发,轻声呢喃道:“你又何尝不透着股邪气?”

    ---------------------------------------------------------------------------------------------

    PS:还剩五天就是《醉》上架的日子啦,撒花撒花!!!o(^_^)o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