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肆·烽火  第一章 赤龙宝驹行北荒

章节字数:2779  更新时间:13-08-28 02: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上卷《蠕变》提及乾启与禹靖乔装为药农避开耳目,返回夷陵,而梦琴则到古牢探访小柔后,得知她是杀害季申的真正凶手。

    其实当日将梦琴的身份告知无殇道姑以后,秋夜便交待金璇先行下山,赶回昆仑向荆苏报信。金璇领命径直北上,已无暇照顾敌方是否跟随追踪,直到路经陇西郡时,才不得已留下侦察一事,以致耽搁了一点时间。

    他此番颠簸数日回到昆仑时,已然风尘仆仆,云纹襟边的白衣上早被染成了浅淡的泥黄。他越过玄关,见厅中正座坐着荆苏,左首偏席坐有苒墨和一个紫衣白发的女仙,右首偏席坐着一个白衣男童和白须老者。

    荆苏喜道:“哦,金璇终于回来啦,本座可想死你了!”

    金璇听言,眉角不由得微微抽搐,只俯首道:“有劳师叔记挂,金璇路上有事,便耽搁了。”

    苒墨朝荆苏摆了摆手,示意让他收敛一些,岂知他见了依旧装作不知,还是保留了一贯为所欲为的悠闲之态,大剌剌地半卧在案边,论正规礼仪而言,实为不雅。苒墨摇了摇首后,即道:“金璇,你此行到青丘可有收获?秋夜何时返回昆仑?”

    金璇道:“秋夜师叔让金璇先行一步,似乎打算一路巡视而来,至于青丘国内,多是师叔的家务事。”他将自己在青丘的所见所闻细说一遍,唯对乾启与梦魔之事只字不提。

    女仙道:“东阳篡位,怕是有东魔撑腰,否则他一个小小的皇叔,如何也成不了气候。”白须老者点首道:“此言甚合我意。”原来自从倾暮帝君皇兄叛变以后,青丘便改了规矩,凡是帝王家属,一概不得坐拥兵权,出入中宫需得旨意。

    金璇道:“上仙说得没错。果蓝翁与古惊锋便是东魔的人。”

    众人面面相觑,神色甚为惊讶。苒墨更是站起身来,道:“果蓝翁?你说的可是身带剑阳锁的东邪书翁?”

    金璇领首称是,这时便见荆苏凤眼微眯,轻笑了一声,道:“果蓝翁不是一个好管闲事的人,也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难不成是青丘国里有什么宝贝让他感兴趣了?”

    白须老者道:“老夫倒是听得一些风声,至于是否属实,这便不得而知了。听闻青丘有一镇国之宝,名曰天皇圣主九宝镜,无数觑觎,而东魔便是这其中一位了,但这毕竟只是一些零碎的传言,想必玄武与青龙会对此事清楚一些。”

    金璇端视两位上仙,半响说不出话来,心道:“我亲去青丘,方晓得那许多未闻事迹,这两人却怎地比我还清楚?”他又看向白衣仙童,心想这道童他是认识的,便是南极仙翁的徒弟,称作白鹤仙童,倒是其余两位都是生面孔,却不知他们与秋夜是何关系?

    苒墨见他神情困惑,忙拍额道:“哎呀,你瞧我这记性!金璇师侄你走前来些,我给你引见引见。这位是龙女冰夷,是为黄河之神。”他指向身旁的紫衣女仙,后又指向对首二人,道:“右为寿仙公南极仙翁座下白鹤童子,左为酿酒鼻祖杜康也,人称酒神公。给众位道友引见,他名为金璇,乃是昆仑山下藏羚羊族少主,师承南山渡风子。”

    白鹤仙童笑道:“苒墨师叔无需客气,我俩可是照过面的,便不来这套俗礼罢。”

    金璇还未缓过神来,这是又闻杜康言点首笑道:“原来是渡风子的徒弟,倒是老朽失礼了。你师父近来可好?”

    金璇应道:“家师一切安好,如今偏好岐黄之术,总是行游于五湖四海间,行踪有些不定。”

    “他不爱约束,这也难怪。我不日前才见他从黄河边走过,想来是功到渠成了,便要返回南山去。”冰夷浅笑着指向身旁软垫,接着道:“贤侄,你且过来坐下,我们好好商议对策。”

    “多谢上仙抬爱,只是金璇远道归来,一身邋遢,有失礼数,不如待金璇换过干净的衣裳,再与各位入席叙谈。”金璇俯首作揖,退了下去,行至玄关,却闻山下传来一声鸣叫。苒墨随即疾步来到玄关外,瞧着山下红土崖边轻唤了一声‘翡儿’。金璇道:“怎么,出事了?”

    苒墨只是摇首道:“我去去就回。”冲到崖边,纵身一跃,架开流云梯直往山脚去了。




    北荒。

    两匹赤龙马正朝北方奔驰而去,马上之人见得黄杨岗上的众多灾民,即刻勒住缰绳,只听见两声长啸划过长空,赤龙马便都停了下来。那马上之人一个身穿红绸衣裳,头顶低平冠,生得眉清目秀,一身清素傲霜;另一个则身穿云纹白袍,头顶月牙玉冠,生得龙章凤表,气宇轩昂,正是梦琴与秋夜。

    秋夜向尹伯交代了一些事情,他们二人便一路从青丘赶至南野,唤来两匹赤龙马北上昆仑,却故意避开东荒魔君领域与夷陵一带。两日颠簸下去,总算到得北荒境内。

    “这一代便是漨水边缘了吧?”梦琴言道,下马行至不远的溪涧,伸手将水里的石子捞起了一把。只见大大小小的石子多为紫色,有些略带偏黄,有些则是普通山石而已。她见着喜欢,便将石子塞入腰间布囊,纵身跃回马上,道:“从东而来的水流。茈石颇多,少数偏黄。”

    “西出漨水到单狐,快了!”秋夜点首说完,便又纵马前行,梦琴则尾随其后。

    半个时辰过去,二人又停下马来,往沙丘边的洪流湾缓缓而行。梦琴回首看了一眼,这才发现他们早已过了陇西郡地,但瞧着路线偏远,怕是秋夜有意挑远路前行。她心里困惑,奇道:“你是怕有人追来?”

    秋夜摇首道:“不过是为了甩掉他们。”将梦琴手里的缰绳接过,他往赤龙马臀部上重重拍下,当即便见两匹赤龙马似逃命的野犬般朝陇西郡的方向奔行。“适才在黄杨岗上,我们早就被被盯上了,一路在明,一路在暗。这倒也好,直接把他们引到陇西郡去,那里有七俏应付他们。”

    梦琴奇道:“那我们为何不直接去往陇西郡?”如此拐了一个大圈,那还不如直接将敌人诱入圈套的好?

    “我们若是直接去得陇西郡,敌人势必有所提防。既然如此,倒不如称他们心意,假意避开耳目,将赤龙马放入城中,好教他们得意,跟着赤龙马的气味入城好了。”秋夜看了一眼四周无际的大漠,接着道:“沙丘之地,他们不敢断然现形,我们趁此赶回昆仑也好。”

    “秋大源主真是诡计多端!”梦琴轻叹一声,将布囊从腰间取下,往囊底撕开了洞口,朝赤龙马奔去的方向使力掷去,那时便见大大小小的茈石从布囊底下的破口掉落出来,布囊则重重地落在了离他们最远的地方。“这样应该能让他们忙活一阵子啦!”

    “说我诡计多端,怕是彼此彼此。”秋夜轻笑着说道,伸手揽住了梦琴的腰身,但见他纵身一跃,身旁驾开腾云之术,疾速前往昆仑山去。

    梦琴见脚下云雾重重,当如棉絮之桥盖地而筑,偶尔薄云间瞧见云下楼宇似蝼蚁般小,想来最少也有千丈之遥。她双手环住秋夜的脖子,尽量不往下看,这时却闻秋夜在她耳畔说道:“记得以前我也这么带着你的,去找那病重的艺锦宫宫主。”

    梦琴扑哧一笑,道:“那可是你硬拐着我去的,我可没求你。”

    秋夜笑道:“那这一次呢?可是心甘情愿?”

    “诶,你也没问我,说不上情愿不情愿。要说骑赤龙马,我倒是很情愿的!”梦琴轻笑几声,忽觉腰间放松许多,身子便似要掉下云端。她惊呼一声,双手急忙环紧了些。爽朗的笑声在耳边散漫开来,梦琴晓得他是故意为之,便只是把头别了过去,脸上已烧起一片红晕。

    -------------------------------------------------------------------------------------

    PS:既然是第四卷开张,今天和明天两章都是公众章节,希望亲们喜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