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肆·烽火  第十六章 尘土欲盖山满楼

章节字数:3062  更新时间:16-01-13 01: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昆仑。

    天边云卷灰惨戚戚,豁然间闪出两道刺眼的光芒,迅束划过了天际,最后像两颗坠落的陨石般,往琴潭境谷的石台上落下。在冲出云端的那一瞬间,前首金光不知为何忽然消逝,却又在石峰台上忽然燃起重重火焰,烧得艳红难息。

    银纹白靴踏地如蜻蜓点水,深邃的双眸反映着火焰的灼烧跳跃,像是要将千千万万所见火光尽数吸入那无底的眸子之中。“巴特尔,你这是在玩命!”秋夜抿嘴看着眼前浴火的男人,却觉得自己和他并没有多大差别。

    “你来得真快!”巴特尔背向秋夜,并不打算和他正面对峙。“可是没用了,我只要把那些东西还给零散的天族,把正义带给他们,那我就是新任陵光神君。你非但要叫我一声师伯,你或许还要被贬出天庭!”说到此处,他忽儿扬长一笑,将封闭已久的贪婪与野心都随着那几声狂笑释放了出来。

    “师伯到底对你说了什么?”秋夜蹙眉问道。对于他下次决心的目的,他一直不解。

    “没说什么。只不过我若更胜一筹,那师父自然就得让贤,就得自焚于烾旻神宇。这是我们朱雀门的规矩!”巴特尔转首看他,邪魅地笑了一笑。

    凤凰浴火重生,代代焕新延世传,训示如一,一如训示,强者取而代之,弱者焚身重生。这一点,秋夜也曾听玄武说起过,只是并没有联想到这一句话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以致野心勃勃的朱雀门下弟子,怀揣了那么胆大包天的想法,也有了造反的理由。

    “玉虚天门开了……”巴特尔喃喃说道,右手忽而甩出一条鞭子,正是烈焰鞭。秋夜侧身躲过,玄冥锋从手腕上滑落,挡在他身前疾速旋转,化开了攻势。“决一胜负吧,光明磊落地打一场,大家有个交代!”巴特尔说完,鞭子火苗交叉窜动,绕过了玄冥锋前首,从两侧进攻。

    秋夜将掌心一翻,玄冥锋回旋环在他身旁旋转。巴特尔见他不动,想来秋夜以为能以此躲过攻势,可他手中的烈焰鞭岂是泛泛神器,如此容易便被破解?咧嘴一笑,发功助力,当下只见两头火苗化作百余三昧火蛇,盘口直窜。“中!”巴特尔说罢,却见秋夜额间半莲金花突现,衣袂下不知为何星光点点,光晕柔和如流水浮动。

    说时迟,那时快。

    眼见火蛇便要将他环身焚烧殆尽,却见那些黛黛星光以同形的弧度齐步滑出,犹如流星的尾巴朝他天灵盖直去,最终化作千百条层叠蓝绫般的浮动物体,晶莹半透其态如海中水母,又如风中柳枝。巴特尔倒吸一口凉气,但见那千百条蓝绫状物忽而伸展开来,以半弧之形划至身前,竟似层叠黛羽,将火光尽数熄灭,疾速吞噬,最终将赤红的烈焰鞭金柄也裹在了霍霍光晕之中。

    巴特尔手心觉得灼疼,急忙松开了手,转身呼了一声火儿,往山下急奔而去。不提。

    地母宫外五色罩散作绵绵点点彩雨落下,形似滑落的夜光珠帘,再看玉虚门圣光所在,两处玄关皆是妖光逼近,岌岌可危。

    “孽障,怎容得尔等在此撒野?”

    翱庆寻声望去,只见地母宫前一列天兵盔甲耀眼,前中两男一女,分别是李靖哪吒父子与炎彤三人。适才响亮的童声,想必便是哪吒三太子所有。他见得炎彤时,喝道:“你——!是你害的我儿!”

    “炎彤贤侄,这是怎么一回事?”李靖不明地道。

    “孽畜的小儿不日前袭击玉崇真君,被自己所发的花白蝎蜇伤不治,这便怪起我了。”炎彤淡淡说道。

    “胡说!你派人灭我戈什洞,害我子孙近灭,这笔债怎么算?”翱庆发掌大吼,当即见得哪吒挡在李靖身前矮身,持火尖枪朝前反击。

    “拖住他,待我将他收下!”李靖言罢,将玲珑宝塔向外稍移。哪吒领命,脚下风火轮风声鸣大,与众天兵直趋妖众。李靖口中喃着心诀,两指正凝气对准敖庆,却感到脚下突如其来的晃动有些蹊跷。

    炎彤道:“李天王不必惊慌,那是山下土神宫小仙作法,是要埋了莒虎妖兵。”

    李靖蹙眉道:“这……这怎地了得?这事儿监兵神君可晓得啊?”

    此刻的山脚下沙土无风旋地而起,尘土竟行作一片大罩笼盖在众妖之上,隐约间在那土地浮动之际,便可瞧见几个矮小的身影,各个两手捏诀作法。兴谷忙喝道:“没种的东西,尽使卑鄙手段!”混乱中瞥的一抹惨淡的光影,他便急忙领着后方小妖冲向那道光影的方向去了。

    苒墨放眼望去,只见昆仑山下一片灰尘滚滚,沙石旋绕,早将下边的一切东西吞噬其中。那右翼妖军领首的正自东歪西倒地寻找出路,最终竟被一个绿色娇小的身影拉了出去,前首是两个男子,各持弯刀,倒显得镇定自如。“那又是谁?”

    “前首两个便是阿府双少,这二人好生奇怪,至今未曾出击。”金璇指着那绿影,接着又道:“那女子却是生面孔,只是出手援救,也是未曾还手。”

    “让他们去罢,冰夷的本领总能挫挫他们的锐气。”苒墨说着,又挥起一面蓝旗在空中摇了两下。

    片刻,右翼军容已溃不成军,最终在沙土铺天盖地的趋势下被压了下去,旗帜的丝带在风中如落叶翩翩,唯有不远右翼的四人与左翼的兴谷等人暂逃一劫。四人往北上奔走,泽央忽而停下,挡住了身后三人道:“不妙。”

    “快别说废话!快,快去支援大王!”领首的歇斯底里地喊道,奈何嗓门再怎么响亮,在一波又一波的地震与雷电交响之下,显得那么微不足道。他转首看向那山顶之上,火光熊熊,想必大军已攻上了玉虚峰的天门,再有地母宫居于昆仑之西,此刻也该攻破了第一重门庭。

    “哥哥,怕是大水来了。”泥央向泽央说道。

    泽央点首,示意让众人随着他返回红旗金军的兵营,不料领首的执意返回支援。他看了一眼弟弟,见泥央也是坚决摇首,只道:“先锋一意孤行,命不保矣!”说罢,带着绿衣女子与弟弟极速往回跑去。

    苒墨在山上瞧得仔细,这便向身后的金璇说道:“交给你了。”金璇领命,身骑一只金纹异兽直下山去。眼下只剩左翼残军逃过土埋之劫,径直寻路而逃,直到见得纳赤台小乡,却被一白衣儒生打扮的男子挡住了去路。

    “往哪儿去啊,兴谷?这地方你不能过去。”那白衣男人正是白君。

    “好你个小子,竟敢反了?”兴谷愤愤说道。

    白君大笑三声道:“千鹤派向来唯我独行,便是我不帮巴特尔了,你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兴谷冷哼一声,拔出腰间一把半绣的大刀,这时头上被人踩了一脚,抬眼之间水蓝的衣袖飘逸如发,是七俏落在了白君身旁。“原来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哼哼,不要脸的东西!”

    七俏扑哧一笑,言道:“前辈说笑了,我和白君本就是同门中人,齐心应敌倒也不算什么怪事啊。”朝他摊了摊手,又笑出声来。

    “怎么……”兴谷绣刀朝二人一指,接着道:“你们都是千鹤派的?”

    白君与七俏二人面面相觑,皆举右手,两指间夹了鹤顶羽。七俏甜甜一笑,道:“你说呢?”并发齐中,只见兴谷身旁两个小妖都倒了地。

    “好……算你狠!”兴谷只得转身返回道上,却见梦琴不知何时早已到了残军之后。他怒道:“小娃娃,你待怎样?你也是千鹤派的?”

    “你说错了,我不是千鹤派的。”梦琴抿嘴一笑,见兴谷神色稍缓,便接着说道:“在下虽非千鹤派,家师却与阁下颇有渊源。他现居华山之巅,众人称他为监兵神君是也。”话音刚落,兴谷的脸色突变,霎时由白转绿。

    “是他——!”兴谷咬牙说道。

    “阁下不必过于担忧,只要您不从此处过去,那我也不会拿您怎样。”梦琴摆手示意让他向西而行,并为多说。

    “你们……你们欺人太甚!”兴谷低吼一声,领着身后残军往西而去,隐约间看见眼前不远的两个石壁后方,竟是个绿草幽幽的山谷,心中不禁喜道:“这下有救!”迈开步子,径直冲了进去。

    “梦琴姑娘,咱们就这么让他进去了?”七俏指着山谷说道。

    “不急,小妹要知道那是天庭禁地。太阳沟岂是能让他随意进出的?”梦琴抿了抿嘴,心里自是明白,兴谷与他身后的残军便是有幸躲过雷劫,怕也是性命难保了。

    白虎登天齐三兽,斑斓虎作凡间物,多年恩怨难消逝,起兵欲扬耀祖宗。只恨足陷昆仑役,金军溃散不成形,踉跄入谷为生天,岂知当丧沟中劫。

    ---------------------

    这里把拖野尔删了,这么重看,已经被金璇刺死的拖野尔竟然无缘无故在这一章复活带兵,真的是醉了。XD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