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肆·烽火  第十八章 一曲相思解郁终

章节字数:1955  更新时间:14-05-15 23: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茶花源。

    “姐姐——!”

    梦琴从玄关探出了头,见不远处一道妖光正朝自己匆匆赶来,未落地便已踉跄变身,险些绊倒在石阶上。“婷蓠,你这是怎么了?紧张兮兮的!”轻轻搀扶住雪莲妖的两只臂膀,自己也随之感到担忧。婷蓠虽然胆小,但行事一向谨慎,这样的她,就连当初见到苒墨使出真本事后,也没有那么大的反应。

    “姐姐,你还是快走吧!适才听见几个小妖说东边来人了,要把你带走!”婷蓠焦急地说道。

    “东边的人与我何干?我连他们是谁都不知道。”梦琴瞧了一眼山下的奇兵,心中依旧困惑。这些都是肉体凡胎,不该与天庭扯上任何关系。更何况,她从那绿衣女孩被擒下以后,便随金璇赶回了茶花源,并未与外界接触。她再看天色,秋夜与苒墨等人也走了好一阵子了,却不知能否说服玉帝。

    婷蓠见她不信,忙道:“姐姐,我不骗你,这都是茶花源主把你给卖了!他说你就在这里,让他们自行上山把你带走,随行的还有那个凶恶的朱雀女徒弟!”

    梦琴惊呼道:“瞎说!”

    金璇从山下赶来,见她在玄关处,急道:“诶,你怎么还在这里?还不快走!”

    梦琴杏眼圆睁,愣了半响,方道:“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也要我走?”

    金璇走到崖边瞧了一眼,转身道:“快走吧,东郡的人要拿你作人质!师叔他……他答应了。”

    “什么?”梦琴倒退几步,目光顿时毫无焦距,只觉得脑海中一片翁鸣,混乱如一锅浆糊。金璇和婷蓠从不拿她寻开心,更不会在这种时候欺骗她。难道这是真的?事情发生得太突然,让她也有些难以接受这些变卦。“金璇,他在哪里?”

    “到了山下,你自然会见到他的。”

    梦琴抬起首来,见炎彤就站在玄关外,身后是四个持枪的将领,腰间皆挂有‘东燕’令牌。“燕关疆……”她喃喃说道,这才明白来者是东郡魔王的人。

    炎彤冷哼一声,道:“你还算聪明。”

    梦琴苦笑三声,该来的终究是要来的,燕关疆与乾启的恩恩怨怨隔了多少岁月,最终是要在后人身上了结了吗?“你就那么恨我,还要亲自领着他的人来把我带走?连谁是敌人都无所谓了吗?”

    炎彤垂眼,并未答话。金璇却是挡在她身前道:“炎彤师姐,她可是你师妹啊。”

    “让我来送她下山吧。”苒墨不知何时已负手走到了众人之间,接着又道:“各位将军,请到山下稍等片刻,本座只有几句话想与梦琴姑娘说说,不会耽搁多时。”四位将军面面相觑,只拱手作揖,一起下山去了。炎彤回首看他们一眼,只道:“别让我久等。”

    “仙君,姐姐无罪啊。”婷蓠哀声说道。

    “你姐姐的故事很长,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可是今日的时局,本座无可奈何。”苒墨一边说着,视线却并未从梦琴身上移开。只见人儿淡漠的神情又似回到了记忆苏醒的那一天,眼底的寒凉如清夜孤霜,让人看着心疼。若是知道有这么一天,倒不如彻底忘却所有的记忆,至少不会活得那么疼,更容易面对。

    “他……真的答应了吗?”梦琴哽咽道。

    苒墨艰难地点首道:“孰轻孰重,天庭与苍生的安危,他必须慎重选择。”

    “慎重……?”梦琴喃喃说道,对着苒墨扬长苦笑,垂首看了一眼腰间的鸾铃果。“明白了,当初的锁骨链没让我明白,这一次我也该醒醒了。”昨日的温情敌不过一个苍生,是她过于天真。誓言与幸福在危难下翻了船,她能怪得了谁?

    他们四人就这么站在玄关前,谁也没有再说什么,谁也没有再对上一眼。良久,梦琴方道:“苒墨哥哥,你带我到敌营里去吧,不必见他了。”

    苒墨顿了顿,只道:“好……”




    纳赤台。

    日落西山,将东边的土地照得格外通红。那一片黑丫丫的奇兵终于退出此地,向遥远的东土前行。秋夜与苒墨站在茶花源故居的崖边,任就风沙缠身吹打,也不吭一声。唯有幽幽的歌声,似近似远。

    编磬随鐃清音谱,菊风贺曲金重重,佳人赤足为君舞,月下之约君记否?郎无意,妾心易冷,空盏留,余温似酒。此生得君伴一时,胜卧仙宫玉琼楼。

    唱者有意,听者有心。每一句如锋边走立,肝肠寸断。

    曲为何动人?只因听者心中所感,歌有所同,唱的好是功夫,唱的动人是触了肺腑。但这一幕却是红尘散不尽,来去不由衷,盼得关外惊鸿掠,一曲相思解郁终。动的是伤心人的心,盼来的却是当年芸琴仙子的《望穿》。

    “金母到底说了什么?”苒墨蹙眉问道。他身前负手而立的狐仙依旧白衣无尘,面朝那渐而远去的大军,一脸漠然,倒似事不关己。

    秋夜只道:“金母要送走的人,谁敢过问?”他话音刚落,却感后方掌风逼近,急忙斜身举手挡格,但并未与其较真。“我晓得你心中愤怒,但这岂是意气用事之时?送走的回不来,留下的送不走,所以你我应该先放下私情,只谈公务。”

    苒墨看他良久,万万不想他会如此回答。他也曾想,墨月儿如果返回天庭,那是再也没有离开的机会,除非秋夜也像当年乾启魔君一般逼上天宫,只为迎回佳人,但玉崇真君显然不会去做这种事情。

    青丘方才稳定,天庭已有变卦,群魔四起,妖众作孽。这其中还有他错过的真相,他自身难以解答的困惑。苒墨扬长一叹,罢手道:“好,我只盼你这一盘棋走的没错,要败也得保全所有的棋子,包括我。”

    (卷肆·完)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