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伍·囚梦  第十七章 鬼隐香魔爅九阡

章节字数:4220  更新时间:14-10-09 08: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昆仑。天之甬道。

    陆吾元神归位,身心反倒更加沉重。俯瞰山下生灵是为己任,但也求各方安泰如初,而非如蛮荒,非如混沌初分。他睁开双目,那已是洞察多方动静以后的眼睛犀利却无血腥,耳边呼啸的是洞外的苍茫大雪,六位化作石像的守门异兽早已被积雪埋了半身。

    小儿心高,多年善导,依旧执着么?

    陆吾想着,看了一眼前方冰冷的石台,该留的人留下了,该走的人终究留不住。多年挚友,相劝不住,那时这样,如今也一样。冬殊文卿这些日子可是比他这位司天九部门庭公还要忙活,先是人间走一遭,后是玉京墉走一遭,再是南下走一遭。第一次收到消息,便是终溏山中的神器封印无声无息被破,满门已灭,人间各处土神公在红旗金军失势以后,仍旧被人盯上,手刃于妖魔之下。

    此外,昆仑玉京墉不日前收到燕关疆的请柬,说是有请玉京墉上下到东荒一览盛世崛起,有请各道门人齐聚,从此易主天安。羲元早将数十位门中弟子派下山去,一边加强禁地的戒备,却有疑似三桑部落的余孽当日从正殿悄然离开,潜下山去,显然是没发现在山脚古塔留宿的冬殊文卿。天地各处的妖魔,就如蠕动的虫子一般,一场烽火后,脱壳现身了。

    石门开启又关上,寒冷的风雪往内刮一阵又停下,随即只有几扇石门开启的声响,是其一守门的部下有事禀报。“神君,玄武执明神君有事求见。”

    陆吾沉吟半响,心想此刻冬殊文卿应该已到南部,紫江营一事未解,是该好好商议对策。“正好,本座也有事要找他。”

    片刻,玄武缓缓走来,一路神色慵懒,却也不错过身边的每一道景致,即便在洞中,也是观察的细致入微,生怕放过一丝细节。他多年在崇冥宫待着,已是四兽中最为年迈的一个,博古通今,却在许多事上有心无力,而今天下妖魔气势动荡,膝下子弟多在外头,他更如老父一个,孤寂得很。

    “老东西,算是来了。”陆吾轻笑一声,上前迎了过去。

    “身子骨不如当年,如今神游一番,神目已乏,一觉就过半旬。这个节骨眼上,不敢造次啊。”玄武微微摆手笑道,一边往玄石上坐下,哎哟一声,赶紧把双脚都抬了起来,最后盘膝而坐。“他在这里那么久,那么多年怎么过的?”朝脚下的雾气来来回回地瞧了许久,像是看到什么难以置信的景象。

    陆吾微叹一声,道:“既然来了,就直说好了!你一拖再拖,拖了那么多年,你懒得出来,我也省得出去,一闭眼把小儿心也养的高了,偏偏你的门徒本就性子近你,怪的透顶,走岔也只能怪你。当年说是狼犊好养,循循然善诱之,日久或能除劣本,现今心若金汤,不散则倾。你倒说说,一个个怎地才好?”

    玄武抚须笑道:“老夫不急,有些事冥冥中自有天注定,心不甘情不愿,收下了也是徒增怨念。可造之材,只需辅助,朽木蝎本,则需根除。你办事,不也如此?”

    两人相视而笑,心意不谋而合。陆吾继而将冬殊文卿所见叙述一番,又道:“锋隐峡有了动静,偏偏这时候才发现终溏山已失,青丘被围困,燕关疆又相请各道齐聚东郡,情势非常不利啊。”说到此处,脸上已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当年寒昭死后,那里便是一块死地,我估摸着天劫轮回将至,也算得上是肃清的时候了。只是有的生不逢时,白白遭了道,也被卷入这场天劫之中。”玄武摇了摇头,几根白发便落在了地上。当年寒昭作为冰玉兽王,以妖神之名诱导众人臣服,伏羲少主义举是为苍生,但过了那么些年,那一个轮回后的怨念与煞气仍存于世。若又集为一身,必定又生妖神。丹鴸的重生,便是一个警告。

    “不日后,东华上仙便要出关了。浮玉宫的变化,他怕是意想不到吧?”

    “这一场战,他是其一关键。三清坐得正,不出手,那也没用。”玄武呵呵地笑了笑,心想崇冥宫中那盘棋,他已下到了尽头。




    紫江营。

    哑香粗鲁地踢开了那扇金制大门,只见里边灯光暗淡,唯有一股淡淡的异香飘散在空中,与哑香的体香显得有些冲突。她大喝一声:“弟弟呢?”

    女侍趴了一地上,各个巍颤颤不敢抬首,也晓得哑香有多么愤怒。向来主人出门都是以暗道机关或玩笑手段逃出去的,怎么捉回来,也一样想方设法再图造次。只是自从月萝郡主下嫁东郡以后,对着主人的约束更是加倍了许多。

    “傻弟弟,真傻透了顶啊!”哑香气败坏地原道返回,她身上泛着紫色的一层光晕,随着怒火的渐长而飚升。

    紫禧原是到大殿里寻她,怎知众人各个面露难色,她也猜出必是魔主又偷跑了出去。数月前,哑香还对着自己允诺她与少魔主的婚事,如今怕是自身难保,也顾不得她了。倘若能自己争取一番,或许便能定下也说不定。她从那倒挂着各类奇兽稀妖的石筑隧道一路过去,两旁的苔藓爬满了石壁,水滴声似近似远,只因不时有石柱与小圆台置放摆设,看起来还颇有异族廊道的风味。“大王,总算找到你了。”走近哑香身旁,无畏那些煞气。

    “你来得正好!如今正是紧要关头上,纵然天庭的人不对他下手,其余魔族也难免不会对他不利。你将少果和少梧带上,把他给我带回来。待妖神出世,我便将你们二人的婚事办了,从此紫江交到你们的手上,也省得我日日操心。”哑香见紫禧唇瓣有些发白,这才发现自己一身戾气如烈火涌出,深吸一口气,将情绪平息了许多。“下次还是别走的太近了,伤了你,紫江的后裔可怎么办?”

    紫禧微微笑道:“多谢大王抬爱,紫禧没事。”

    哑香轻叹一声,道:“你这便去吧,不怕他使坏,敢负了你,回来与我说说便是。”紫禧跪谢,当日领着两位魔主的近身左右护法离开了紫江营。

    东郡。皇城。

    金銮马车与东郡大队顺着宽敞的大道,一路朝夷陵的方向徐徐而去。三两金厢马车后是一个装饰简陋的马车,帘子单色乳白,半掩半透,正好能瞧得见那里头坐着的人儿是一身大红玄边衣裳,金灿灿的珠子在脸颊边摇摆不定。

    车队两旁是围观的东郡子民,男女老少,对这一次大举出行的阵容叹为观止。那人群中央真好有个生得非常好看的男子,与其说是俊朗,不如说是妖媚,一颦一笑,媚眼神色,都能让人联想到一朵娇嫩的紫萼。作为一个比自家姐姐长得更美的男子,他并无半点厌恶,都说他不但美得不可方物,而且玩世不恭,终日是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自由惯了,他反而贪恋于外边的世界。

    他正是哑香魔王的弟弟——爅九阡,人称鬼隐香魔。

    爅九阡指着车里的人问道:“老爷爷,那车上的女娃娃是谁呀?”

    “金母的灵宠墨月儿,听说是个煞星呢。大王人好,只拿她血祭,换了别人才不留她性命嘞!”老者说完,继续瞧热闹去了。

    “墨月儿……”爅九阡喃喃地说道,嘴角弯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剑眉一挑看着远去的车队,瞬间显得风情万种。路过的男女皆盯着他看,只是他为男儿身,本就长得高挑,以致一般男子还不敢过于靠近。他心里沾沾自喜,一边心道:“姐姐不让我插手,我偏要去看看这场血祭!”说罢,便跟在了马车后队,一晃走进了队中,再一晃已到了朴素的马车之上,一手托着下巴,眼里尽是后方众人惊愕的眼光。

    车队来到夷陵,毕凉宫卿便赶紧撩开帘子下车,往车队前后仔细查看了一番。他一路上感到马车后队有股强大的气息,时强时弱,只是一路过来不敢惊扰圣驾,只得再三隐忍。燕关疆走来问道:“爱卿怎么啦?”毕凉宫卿勉强挤出一点笑意,只道:“微臣怕出了纰漏,过来勘察一二。”燕关疆笑道:“爱卿有心了,忙完便到浮云宫里歇下,琐事交由子坚即可。”毕凉宫卿连连称是,往后队又瞧一眼,但见梦琴在曼馨的搀扶下缓缓走来,便也转身径直走了。

    一场蒙蒙细雨之后,尘土早已沉淀下来,那一夜的月色清冽,荷香在楼台亭榭间飘散开来。玉琴阁前的花花木木依旧如初,连当日启动机关的香炉也是原封不动。

    梦琴在芸琴仙子的画像下来回踱步,一心只为几日后的血祭小心盘算着。毕凉宫卿说是天象有变,明日不适血祭,要再拖延数日,方为上上策。燕关疆也不着急,便将梦琴与曼馨安排到玉琴阁底楼住下,又让重兵将通往二楼的道路给封锁了去。梦琴那时朝子坚不屑地笑了一笑,道:“只有鬼面人和墨月知道这个机关,看来上将前一段日子还是挺忙的?”子坚冷哼一声,走了。

    眼前烛光摇曳间,艳丽的一道身影从房梁落下,径直躺在耳室的榻上,一脚露在塌外摇摆不定,右手却不忘把果子送入嘴里。梦琴倒吸一口凉气,缓缓走近那人身前,才发现是个不认识的陌生男子。“既然进来了,就不会是个哑巴。”

    男子勾起一抹淡笑,却如清风中的一株牡丹。“没说哑巴就不能进来的。”

    “是啊,可是哑巴进来不会自带水果,还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梦琴瞥一眼外头的士兵,才发现外头一道影子也没有。她开了门扇出去,才发现士兵一地上东歪西倒,皆是七窍流血,死状惨重。她关上了门,心里泛起一股不相称的踏实。“你杀的?为什么?”

    “嗯?你不怕我,真是有趣的很呢。”男子跳到她跟前仔细打量,又凑前轻嗅了一下,接着说道:“确实和那个月萝有点像呢,不过你看起来是可爱多了。那些个板着张脸,心里一壶恶水的,那叫恶心。”将手伸到她脑后,便顺势往那一瀑青丝梳了下去。

    “你——!”梦琴抬手要推开他,男子往右侧闪了过去,手腕根本没有触及半分,他脚步轻盈,很快就绕到了梦琴的身后,轻轻一笑,瞬间便又抓住了她的双手。梦琴气道:“你是谁?墨月派你来灭口的,是吗?”

    “唉,真伤心!我可是一路跟过来的,看你那么有趣,便决定不走了。小娃子听好,我叫爅九阡!”放过人儿的手,大摇大摆地躺回了榻上。

    “爅九阡?”梦琴沉吟片刻,心想那不是魔主的名字吗?眼前这人长得比娘亲还好看,全身还充斥着一股奇异的香气,魔界之主总不该交由一个不人不妖的家伙来领首吧?梦琴无奈地笑了笑,指着他一身道:“你穿成这个样子,身上偏偏抹了刺桐灵和其他香粉的味道,我叫你一声姐姐还差不多。”月萝郡主本就是紫江营送过来的,难不保他们会派人过来,可是她怎么也看不出眼前这位貌美如花的男子会是将屋外所有士兵杀害的祸首。

    “我这样子是怎么了?”

    “……太美了。”梦琴支支吾吾半天,只找出了这么一个词来形容他的模样,心下又想自己性命垂危,怎么还有心思与这个奇怪的家伙攀谈?“不管你是谁,赶快走吧。免得燕关疆来了,我也救不了你。”

    “真的很美吗?”爅九阡挑眉道,显然对她的反应非常满意,甚至有些喜欢。周围从来都是惧怕他的权势,或是觊觎他宝座的人,像她这么挑明地说出来,自己反而一点也不会反感。“我不怕燕关疆,倒是你……”

    梦琴转过身去,蹙眉道:“血祭的日子快到了,他能拿我怎么样?”话音刚落,便听见外首一声惊呼,大门随即敞开。曼馨瞧见爅九阡时,险些将后边的七七给挤了出去。七七见的事多,倒是较为镇定,赶紧将房门关上以后,拉着曼馨走到梦琴身旁道:“姑娘,发生了什么事?”

    爅九阡轻笑几声,随手拨弄几下垂下的发丝,起身慢步在三人周围走上一圈,最终凑近梦琴,只道:“你知不知道你家夫子来了,他的仇人也到啦?明日再来找你玩啊,小娃子。”咧嘴一笑,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