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伍·囚梦  第二十二章 流光容易把人抛

章节字数:4215  更新时间:15-03-18 09: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冥嵩子试图抬手,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停在半空微微颤抖着,终究没能抬高一些。他苦笑道:“爹,送我回阿府吧。”秀气的脸上没有丝毫痛苦的迹象,覆上的是不属于这个年纪的释然。

    这时,通王忽然紧凑了过来,欲言又止,双手想过去抓住冥嵩子的手,却又僵在了半空。面具后的那双眼睛,有着一丝急切,一丝疑惑,让在座的众人都不由得愣了神。眼前这个看着生分的男人到底是谁,何以能让通王乱了分寸?只是通王并不在意,心思都放在了冥嵩子的身上,他小心翼翼地问道:“你可记得腊月三,子星宴?”

    冥嵩子神色稍变,艰难地要看清眼前的通王,最终只哑声道:“你……你在宴上,即是六御。弘只求你……莫要伤了爹爹与梦……”身子忽地抽搐,便已断气,随即见得嘴角溢出绿色的毒液,腐蚀着他的每一寸肌肤。

    通王伸手去碰,却见那副躯体破散,只剩下零星点点的灵气往天上而去。他跪地扬长一声叫,往石地上重重地捶了数下,把地上的尘土都打得飞溅起来,直到阿府双少拉住他后,方才停了下来。

    许久,通王站稳了脚,方道:“魔君对少主照看多年,阿府上下感激不尽,还望魔君先将恩怨暂且阁下,先让本座处置了这个老妖孽再说!”说完,徒手一掌击向吕智夫,而那烟硝鞭攻守具备发出攻击,却也奈何不了太多。半空中除了落下的血腥味,便是着噼啪响动中焦碳的气味。每一次烟硝鞭甩到,通王便灵巧地徒手在那鞭子外围顺势而上,犹如游蛇浮动,忽而化作利刃一般切入,又快又狠。只可惜通王只有两只手掌,而吕智夫的枝条却是不停增多。

    魅阳王与其余人唯恐二人殃及自己,早已退得远远地。左烈此时归来,单膝跪下道:“属下无能,这一次又着了他的道!”指着上边群鹤之上的流筠,便又捂住胸口咳了两下。魅阳王冷哼一声,额上忽然长出一对犄角,两只臂膀骨骼渐大,一跃纵了上去。左烈咬牙要跟上主子,却见眼前一黑,翻身时闻风逼近,赶紧挥起兵器挡下,待定眼一看,原来是朱雀门下的关龙璴。“誓言已破,便休怪我不讲情面!”关龙璴言毕,一个撒手枪法出招,进了一招,便使开五合枪击去,左烈对得数招,本来还招架得住,忽见眼见一朵红莲翻转刺来,随即腹部中上一脚,往后飞了出去,起身又再迎战,见关龙璴身旁站着炎彤与必淮二人。左烈冷哼一声,言道:“有本事,就你我二人单挑。三对一,还称什么名门正道?”

    左烈言毕,脖子上凉意渐深,原来无暇的颈边多了一道又细又长的伤口,下一秒哗啦啦一阵喷出了血花,将他身后的一些牛头小怪也溅上了血水。那一群牛头小怪顿时跪地求饶,不敢螳臂挡车,自取灭亡。关龙璴却似没瞧见他们,只是看着死不瞑目的左烈喃喃说道:“我一人结果了你,就算是成全了你所谓的名门正道……”甩了甩枪上的血迹,转身要去支援别处的师兄弟。

    另一首,泥央已走到中年男子跟前跪下,道:“泥央自知身份低微,但求魔君应允,容泥央带回衣物,好以衣冠入冢。若魔君想取泥央性命,泥央待葬了少主,自当回来受死。”

    中年男子没有答话,只是将手上的那套衣物交到了泥央手上。当初救了这个孩子,便是要他好好活着,取名冥嵩子,嵩音同松,也是译为暗中高松,要他坚毅如松,不畏阴邪。如今走了,还能挂念着他这个义父,也不枉费他多年的栽培,只可惜英年早逝,白发人送了黑发人。通王一伙不过是报仇心切,他们只要没有害了他的亲人,他自然也不会因为所谓的天道而去夺人性命。

    泥央俯身接过,恭敬地退向后方,对泽央低声吩咐了几句,自己先行离开。梦琴从背脊与右肩边缘抽出了那把白魂剑,却被中年男子抓住,示意要她住手。她不明所以,只道:“爹爹为何不让我去?兄长的死,我一定要问清楚!”

    众人这才倒吸一口凉气,竟然都没瞧出眼前这个中年男子便是当年叱咤风云的乾启魔君。再看魔君肩上半卧的银蛟,也才晓得适才的吼声为何能如此震慑,瞬间打破了毕凉宫卿设下的结界,原来竟是当年与之一齐成名的藤龙宠。

    “弓箭手,射——!”子坚连喊了三声,只见箭雨是冲着外围的朱雀门与玉京墉弟子去的。乾启拉着梦琴与禹靖一并退了出去,只由藤龙宠一路挡下攻击。燕关疆见状,持起金鞭堵在后方,喝道:“乾启,你我的仇也是时候了了!”乾启冷哼一声,道:“我不去找你,你倒来找我?宠儿,护着他们!”

    当——

    金鞭一碰,那一阵强大的力量扩散开来,翁鸣声声震耳欲聋。乾启原本只是徒手要拍打燕关疆的金鞭作为挡搁之势,岂料梦琴的白魂剑早已使出,倒成了二对一的局面。燕关疆不怒反笑道:“好不要脸!”臂腕使力托住金鞭,想就此卸下梦琴的臂膀,好让他与乾启正面交锋。乾启感到金鞭上的纯厚之气,晓得他的主意,手势一翻,趁着燕关疆不备,便把他手上的金鞭打偏了一些,一手赶紧将梦琴拉至身后。

    燕关疆再来一击,连出几招皆是用了八成内力。乾启护着女儿,一手招架看似平手,其实有些不支。混乱间,妖众之中忽而窜出十来个鬼兵,全然不顾他人对自己的攻击,只是径直奔向梦琴。

    与此同时,坡下方到的另一批兵马也正好冲了进来,全是身穿紫绛衣裳的女子,目的似乎也与鬼兵一致。爅九阡挑了挑眉,可是见着另一边过来的玉绿与春绿色两队人马,不由得坐起身来,暗自呢喃道:“他们怎地也来趟这趟浑水?”

    “少主。”爅九阡后边传来两个男人的声音,正是少果与少梧。二人自从紫禧出事以后,早已消失了踪影。

    “哎呀,这五彩缤纷的……真叫人尴尬。”爅九阡瞥了一眼走到他身边的少梧,轻轻一笑,有些妖娆。不远过来的一支官红骑兵,正是他们紫江营的兵马,但此番来的只有两成兵马,让他又不得不叹了口气。“也就这么点排场?”长姐把他的命当成了什么?

    少果与少梧面面相觑,齐道:“少主打算怎么做?”

    “急什么?他们打自己的人,我喝自己的酒。”爅九阡将碍眼的宽袖甩向后方,悠然拿起酒壶往嘴里送酒,眼角不时瞥向乾启身后的那抹身影,只见白魂剑使得还算到位,就是急躁了些。他微眯着双眼,心里直笑:那些年的软禁,不知是没教好的错,还是没学好的错。

    “嘿——!”燕关疆大喝一声,金鞭落下,乾启右手起势,内力聚集掌间,见金鞭离得近了,一掌径直朝燕关疆腹下打了出去。燕关疆闷哼一声,金鞭已来不及抽手,侧身闪过攻势时,仍旧中了半掌。乾启不等他站稳,又一掌朝他天灵盖打去,却见品红的丝带如飘絮一般飞来,看似轻盈,却硬生生地打散了乾启的掌力。

    乾启微蹙眉头,退下几步,道:“香红?”

    刺耳的笑声在天边回荡着,却是闻声不见人。“乾启,亏你还记得有这么一个香红!”

    众人被这个不速之客引开了注意,这下目光全都投注在乾启魔君的身上,唯有爅九阡的脸色夹在了困惑与兴奋之间。一片品红从众人身边一闪而过,好似昙花一现,却艳丽留存。那台前不远的品红长布翻转数下,随即落下的却是一个约莫四十的女人,梳了半头单刀髻,斜插五枚红珠飞天铜簪,后半头长发落至腰间,其妆容与神韵如出一辙,冷艳中犹存韶华,徐娘之色犹存娇艳。她对着乾启傲然而视,却似乎在等对方开口。

    “果然是你。”乾启淡然说道,一边将女儿拉到了身后。

    女子看着乾启身后的梦琴,冷笑一声,“长得真像。乾启,你恐怕是没想过你我还有重逢之日?”

    燕关疆这才奇道:“哑香,这是怎么一回事?”他为何未曾听说过乾启与紫江营的魔主竟然有过一段交情?他此番宴请,哑香不已说好了不来观礼?怎地又出现了?

    女子瞥他一眼,却没答话。

    乾启听了燕关疆的称呼,微微蹙起眉头。“哑香?你叫哑香?”沉厚的嗓音里透着沉浸了那么些年的困惑,却听见女子相继冷笑了几声,对他说道:“流光易逝,香消为哑,香红二字,如刺如芒。”哑香魔王的原名正是爅香红,这一点,却是连爅九阡也并不晓得。

    乾启静静地看着她,片刻方道:“既是如此,哑香可是放下了?”

    “放下?”爅哑香仰天长笑,声声震得弱小的妖兵不支而倒,双耳疼痛间溢出了血,任是捂住了耳朵也无济于事。她歪着脑袋打量乾启,轻笑道:“你真的老了,乾启,老得失忆了。既然你都放不下芸琴,又教我如何放得下你?”苦笑三声,又转为了凄凉刺耳的长笑,不断磨折着众人的耳膜。

    乾启伸手捂住梦琴的耳朵,忽见五枚暗器打向梦琴,他手臂一挥将暗器震了回去,前方的劲风又将暗器打偏,品红长絮伸缩瞬间,已尽数到了爅哑香的手里。爅哑香看着掌间的平凡暗器,冷声道:“真是不懂规矩!”不偏不倚地朝一角发去,紫绛群中随即传来了一声闷哼。

    毕凉宫卿只当作没有听见,上前拱手作揖,浅笑道:“乾启真君,毕凉这厢有礼了。”此时,他身旁还有一人,正是通王。

    “宫卿长老才真真是乾启日思夜想的人哪,当年处心积虑算计本座,不知这一次算计的又是何人?难道……是为了家仇?这么说来,你想见的恐怕不是本座,而是香红吧?”乾启淡然说完,目光却是移到了爅哑香的脸上。毕凉宫卿既然想引起他的注意,他自然也得好好给别人引见这位浮玉宫的大功臣。他当了毕凉宫卿那么多年的主子,自然也晓得他身后那点故事。

    爅哑香疑惑地打量着毕凉宫卿,“找我?你一个老头子为何找我?”她眼神空洞地沉思起来,身后却有人将她环身抱住。“长姐再想想他的名字,姥姥在下面恐怕就缺了这号朋友。”爅九阡说着,将下巴抵在了爅哑香的肩上。

    场外的朱雀门弟子与玉京墉弟子纷纷已归位待命。羲元负手在外瞧了许久,这才在弟子的陪同下缓缓走到场中,神情看来并不畏惧爅哑香姐弟的存在。他朝通王说道:“阁下自称通王,却连个脸也不露。本座只想见见阁下尊容,不知可否?”

    爅九阡眼角瞥见毕凉宫卿的神情,嘴角微抿,觉着通王的真面目还值得一看。通王却是冷哼一声,道:“局势已稳,有何不可?”当下将脸上的面具拆下,露出的是一副白得毫无血色的面容。他颧骨突出显眼,脸颊消瘦,脸庞轮廓分明,眼神有些慵懒。

    “左行兲?”

    “西贵。”

    两个名字同时响起,让羲元与乾启忽有所悟。

    左行庄上有神仙,
    神通广大可通天;
    弹指随王逐中原,
    快把敌人赶荒原。

    秦国边城儿歌说的神仙,正是这位自称通王的男人,原来是叫西贵,后又改名左行兲。他的左行庄在人间兜兜转转,让敌人闻风丧胆,甚至与九方庄齐名于世,称作北兲南栎。

    毕凉宫卿瞪着西贵欲言又止,最后只是冷笑了几声道:“好一个左行兲!”

    ---------------------------------------------------------

    小夜夜已经敌视我好久了,把他冷藏了不说,还冷藏了一个冬季,春暖花开了有木有?竟然还不更新!!!

    路人甲:哼,算你有点良知
    乾启老爹:接着播啊,还想拖下去么?
    某某轩:额……嘿嘿,请宽限多一个月~~~~~~~~~【被PIA飞了】

    其实嘛,我想写这段很久了,只是要慢慢把事情交代一下,然后把几件事都解决了。
    大家表打偶,小夜夜下一章就粗来了。可是嘛……亲们一定要有耐心哦!偶坚决不剧透!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