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陆·残局  第十五章 九方桉调离虞津

章节字数:3202  更新时间:16-03-12 18: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事情怎么样了?”九方桉问道。他一手撑着脑袋,双眼微闭,面容比原来苍白了几分。

    “回少主,戎卫逃脱了,但燕鄑梁已经救下玉金弓。”虞津在一旁捣药,想尽快把药材捣烂了,好拿去煎熬成汤。

    “逃了?难不成上将军的府邸还能突然就空着?”九方桉漫不经心地问道。

    “是属下疏忽了,并未言明。戎卫在祭天当日逃回东郡,让小将曹燊暂时顶替,只是不想曹燊胆子够大,竟敢垂涎玉金弓,让燕关疆将人赐给了他。文若见情势不对,将东西给了燕鄑梁,后来子府发生一场大火,官府的人在废墟中找到了一具无头尸体和一把刀。”虞津顿了一顿,抬眼见九方桉神色未变,便又接着说道:“至于戎卫,文若的人还在找。”

    文若是九方庄安插在东郡的下属,年近三十未婚,在东郡内专为九方庄收集情报。

    九方桉闻言,点首道:“无碍,让文若接着找就是了。还是琴够细心,看出了戎卫的破绽,否则便是九方庄有收集情报的能力,也无法察觉子坚早被掉了包。他那把旌殇刀本该是子府之物啊,断不能落入他的手中。你让文若去看看,那把刀是不是旌殇刀,如果是,让你的人送回九方庄去。至于留在文曲殿的几位余孽,你让文若随便找个借口解决了吧。”他说话不急不慢,好似对一切都毫无想法,却又非常果断。这份从容,倒没有在梦琴面前体现出来。

    “属下明白,少主还有何吩咐?”虞津问道。

    九方桉垂首一想,这时候还是将兽皮垫子和长袍都拿过来才好,这地方并非不好,只是以梦琴的状况来看,怕是要休养一段时日。他朝内室的入口瞥了一眼,忽然想起了钩吻。

    今日醒过来时,钩吻刚给他施过金针,梦琴身子的情况也是从钩吻嘴里所知。丹鴸的血有毒,银琉内丹过寒,爅家血液霸道,皆在她体内寄存过久,她的身子已经落下了许多病根,以致内外亏空,再不调养,怕是也比内丹引渡替转之前的状况好不了多少。

    “虞津,你先让萧桓办些暖身的衣物用品过来,长袍要丝绵的那种,垫子就拿雪狼毛垫……”九方桉还在想着缺了什么,这会儿没看见虞津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

    虞津皱眉道:“少主,且不说你对梦琴姑娘太好,这雪狼毛垫本就得之不易,这庄里上下也就那么几个,不如就先用着熊皮垫子,不是最好的,但绝对舒坦保暖。”

    九方桉听了,只是两手探入袖中,身子轻轻往后一仰,与虞津对视了许久。他的神情虽然看着散漫,却还是让虞津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九方桉也不多说,只是幽幽说道:“今日回去,让萧桓来候命,你……就不用再来了。”

    扑通一声,虞津已经跪在了地上连磕几个响头。“少主,少主恕罪!是虞津的错,请少主不要赶虞津走啊!以后少主说什么,虞津照办就是!”说罢,又连磕了几个响头。

    九方桉没有看他,只是躺回榻上翻了个身,背对着地上快要磕破了脑袋虞津,没有半点动容。“那你就照办,回去把萧桓换过来。”

    这一次,虞津没有再磕下去,而是称谢以后,悻悻然退了出去。曼馨搀扶着梦琴从外边回来,正好与他撞个正着。

    曼馨见他神色沮丧,不禁问道:“虞津,这是怎么了?”

    虞津看了二人一眼,“没什么,今日是虞津最后一次伺候少主了,以后虽有萧桓,但还是劳烦姑娘多多关照。”深深一鞠躬,就快步走了。

    梦琴与曼馨相互对视,两人皆是一头雾水。最后一次伺候,还多了个萧桓,难不成是九方桉把人赶走了?曼馨道:“该不是得罪了姑娘,惹桉少主不快了吧?”虞津对梦琴的冷漠和敌意还是较为明显的,只是九方桉那温和的性子,还真让人想象不出他会因为这种事就把心腹调走了。

    梦琴浅笑几声,“你这会儿瞎担心,还不如直接去问他?”

    曼馨一阵尴尬,“姐姐,你惯会取笑我!”

    梦琴转身去看那远去的木舟,心里还是觉得有必要将虞津调回来,这边让曼馨先扶自己到内厅去,再让曼馨退下。九方桉见她只是站着,忙道:“琴怎么还站着?快来坐下。”

    梦琴拉起裙摆坐到九方桉对首,“桉,虞津怎么了?”

    “你的身子这么虚弱,本就不该到外走动。”九方桉不顾左右而言他,一边翻出两个杯子倒茶。他是不愿别人说梦琴的坏话,即便是为了他好,那也不行。

    梦琴垂首一笑,想来他是不肯提起虞津,可她不能等人走远了再说,当下只道:“不过是出去透了口气,刚巧遇见了虞津。桉还没说呢,虞津是怎么啦?”

    九方桉放下杯子的手僵在半空,随即又像没事人一般把杯子递给了她。“他不听话,那就不用他了。”

    “我觉得虞津照顾的还挺周到,不过是对我有些成见,这也正常。桉想一想,虞津不知你我的关系,倘若我只是一个陌生女子,成心要害你性命,才将你引出九方庄来,你觉得虞津会怎么做?”

    “琴不会害我。”九方桉说得斩荆截铁,眼里是不容反驳的坚定。

    梦琴原想再说下去,但见九方桉有些愠恼之色,便凑前将他的杯子倒满了茶水递上。“我知道,我不过是做个假设,又不是真的。来,桉少主请喝茶。”

    九方桉接过杯子,心中如清风一掠,竟有些轻飘飘的,心中微暖。他看了梦琴一眼,继而轻叹一声道:“琴说了这么多,不就是要桉把他留下来吗?桉让他回来就是。你让曼馨去,拿着我的令牌去吧。”应龙金令还在梦琴的房内,他是没打算取走了。

    梦琴莞尔一笑,转首向玄关处提高了声量说道:“曼馨,还不过来谢谢桉少主?”她话音刚落,曼馨就已经奔入厅内朝九方桉拜倒,起身冲梦琴一笑,又奔入了内室。梦琴忍不住用袖子捂住嘴巴,回首见九方桉还是一副云里雾里的模样,更是觉得好笑。“桉是不知自己做了回月老。虞津不回来,别说曼馨心里不高兴,怕是你我以后的日子里也没能瞧见什么好脸色了。”

    听她这么一说,九方桉总算明了,原来曼馨这姑娘心里有人了,心仪的对象还是虞津。若真是如此,他倒是不介意成全这桩美事。怎知他正想到此处,便闻梦琴说道:“只是虞津心里怎么想的,就不知道了。”

    “他怎么想?曼馨姑娘都没嫌弃他,他还敢挑三拣四?”九方桉严肃起来,但随即一想,就知道她在说笑,板起的脸这才稍缓一些,多了一分无奈。“琴都有心情说笑了,那药池的事儿也是时候捉紧办了。”

    “不用。我这个病根是常年累积落下的,不是一时半会儿便能复原。药池的事儿……再等等。”梦琴浅笑着说道,手覆在膝盖上轻抚,心里早做了准备。寒毒虽解,但顽疾仍在,怕是比凡间妇人的病痛更折磨人。钩吻劝说过,要她早些将温泉引到洞内,每日泡药池调养身子,假以时日,便能根除。只是这调养一事还看中心态,病者若是身心舒缓,当能事半功倍。

    再者,瑢青银琉已然相合,对二人的身子没了威胁,剩余的全是寒昭浑厚的内力寄存在体内,只等着他们好好调息自用。

    九方桉摇首道:“这事不能依你,明日我让萧桓送几个人过来,给你将药池挖通了再说。”他可不想等到梦琴顽疾复发时才担心,那种形势,单是想想便觉得可怕。

    梦琴抬首看着他愣了一下,半响才回道:“那便随你。”引渡替转之法全靠他配合才能成功,说到底,还是自己欠了他一个人情。更何况,药池的事情于她无害,她不过是不想他为自己耗损人力罢了,但九方桉既然坚持,她也没理由推辞。“不过有什么是琴帮得上的,桉开口就是。”

    约莫晌午时分,虞津与曼馨刚回,其实虞津走得不快,要追上也不过是多几步的时间。九方桉心里清楚,所以才开口质问,怎知虞津什么也不说就拜倒在地,一句解释也不给。九方桉喝了一口茶,幽幽说道:“不过是小惩大诫,你的胆子就能与石头比硬了,不成?”虽然语气平平,但言语间怒气显明。

    梦琴在旁瞧着,心中也是纳闷,这时正好见到曼馨抿起的嘴微微上|翘,不时往身旁的虞津看上几眼,再往她身上一看,她腰间多了一个随意的剑穗,坠下的九星玉坠,正是九方庄之物。

    原来如此,梦琴会心一笑,敢情二人回来以前,这关系已经定下了。梦琴想着就觉得高兴,但见那玉坠被微光照得一晃,忽然想起了留在东郡的那枚古玉,心中不免一沉,竟有些闷着难受。

    九方桉瞥向梦琴,又顺着她的视线落在了曼馨的腰间。他扬长一叹,“罢了,你就回去把工匠带来,再让萧桓回去取垫子和长袍吧。记住,此事已定,无需再议。”他攥紧了衣角,心里顾忌的是东郡的事情。

    燕鄑梁晓得传信的是梦琴,恐怕不会罢休,要知道九方庄的人在睚眦岭露过脸,燕鄑梁不会不认得。更何况,上一次的买卖,九方庄拒绝了化名紫龙欢的燕鄑梁,却答应了恩公的要求。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