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陆·残局  第十七章 梦琴联手九方桉

章节字数:3180  更新时间:16-03-21 10: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南国临春末,花香更浓。

    西柳河畔临着剑江河,挨着斗篷帘山,风景可谓绝佳。梦琴坐在紫金洞外小道的尽头,偶尔有猕猴从树上下来,将采来的果子放到她身边,但一见九方桉过来,便又吓跑了。

    九方桉蹙眉问道:“桉是不是长得太凶煞了,它们怎么那么怕我?”他就坐在梦琴左侧,看了看猕猴群,又看看梦琴身旁的果子,“琴真讨喜。”

    “桉是不是忘了琴的真身是条锦鲤?”梦琴笑着将果子握在手里,不知为何,拿到猕猴们施舍的果子,心里竟莫名一暖。“说吧,东郡有什么动静?”

    “唉,什么也瞒不过你。”九方桉嘴上这么说,脸上却没有半点感慨之色,还是那么温和。脱离了病弱之身的他,风中屹立,端的是翩翩如玉的一名公子。“燕鄑梁带着玉金弓出了东郡,不走官道,非进夜郎东郊。我想……他是找你来了。”

    九方桉小心观察着梦琴的神情,但对方一点变动也没有,反而只是看着前方浅笑道:“我不想见他,你的人怎么把他绕进夜郎,就怎么把他绕回东郡。东郡虽已成了败军之都,但破屋避雨总比雨下撑伞要强得多吧?”

    燕鄑梁当初化名紫龙欢出家历练,险些就把命丢在了即翼山,她可不想自己唯一的表哥再次遇害。燕鄑梁身怀青龙孟章神君的真传,这是不假,但对着别人的阴谋诡计,再好的武功也是一无是处。再者,她想做的事情牵涉过大,她不想让燕鄑梁发现。

    “对了,你说一个月前北岳帝君下了请柬,若我没猜错,昨日便是廿八?算算日子,晓兰早就到北岳了。”梦琴五指顺着青丝梳下,又伸直了两只手臂看看,只见手背手心比大理石还要白|皙,被阳光照着,像是随时便会透明。她这双手要再用风鸾石杀敌,恐怕还要一段时日啊。她正兀自出神,忽然感到身旁有人盯着她看,这才回过神来。“呵,小柔……应该也在黑水河附近了。”

    “小柔走不远,此刻应该早被陇西郡的人发现了,至于那个晓兰,她已入住青霄宫,这北岳帝君乔迁之喜,多半能让她待上两三个月头。”九方桉话没挑明,但已足以让梦琴明白,晓兰奉命混入青霄宫,肯定另有企图。“桉这里还有一事,琴肯定更加上心。”

    梦琴见他略显神气的脸庞,不禁奇道:“噢?你说。”

    九方桉道:“琴可记得巴特尔?”

    梦琴点首道:“自然记得。”

    “那琴可记得他从南荒还带来了什么?”见梦琴神色困惑,九方桉又接着道:“琴要知道他手上的烈焰鞭和那匹矔疏皆是世间珍宝,更是象征朱雀的东西,朱雀断不会自己不出关就把这两样东西交到巴特尔的手上。朱雀门的规矩,琴听说过吗?他们向来不会转交陵光神君之职,要当上的便要靠本事,那便是杀了自己的师父。”正因如此,朱雀定不会把烈焰鞭和辟火龙驹交给巴特尔。

    “桉……是不是想告诉琴什么?”她原来想说桉知道了什么,但一想起九方庄是一个情报汇聚之处,便换了问法。

    “桉给琴提个醒,菱娃是谁交给巴特尔的?”九方桉问道。

    “朱雀!”梦琴惊呼道。关龙檚见到巴特尔带着菱娃从炎重台出来,难道炎重台里的不是朱雀,而是别人?那这个人一定很强,强得让巴特尔也察觉不出来。

    九方桉微微笑道:“这个菱娃姑娘确实是阿府的人,可是桉还收到另一道消息,这位‘朱雀’不是原来的朱雀,而且容貌与菱娃相近,就连一身火系法力也是如出一门。”他的话再明白不过,菱娃与这位‘假朱雀’都是阿府的人。

    “他……露出了马脚?”梦琴奇道。

    “其实说来也巧,单是朱雀门遇上魅阳王的兵马还不至于把这位‘假朱雀’逼出来,但来了一个流筠,有些人便按耐不住了。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好巧不巧,派去察看的人正是萧桓。”九方桉说到此处,眉眼间透着浅浅的得意,但他本就是个淡漠的少年,这一刻反而给他多添了一分生气。

    “我还真不明白,难不成这个消息也有人要买?”梦琴摇首说道。

    “琴这么说就错了,别人要买的不是一个事实,而是一份名单。有了这份名单,你就能看出一些平时看不出的事迹。若我说当日出手阻止流筠对抗的是这位‘假朱雀’,琴会怎么想呢?”

    “什么?等等,你知道他是男是女,姓甚名谁?”

    “呵,九方庄是个情报之网,却不是万事皆通,凡事有力不能及之处,也属正常。据萧梧所言,那是个穿着艳红的女子,姓名不详,算不上很强,但挨得住流筠的两掌。”九方桉说的是个事实,九方庄能力有限,他作为少主,自然得认清这个事实。他仔细打量着梦琴的表情,见她眼里明明灭灭,必有计策。“琴要做什么,桉都会相助。”这一句话,像是在给她定心。

    梦琴莞尔一笑,“桉帮的太多,琴可回报不了。这件事还是由茸花去办吧,你若不放心,大可派人跟着。”

    九方桉听言只说了声好,但心里闷闷的,心道:“我如何会贪图你的回报?该回报的人是我。”

    夜里,梦琴派了茸花到夷陵去,要她由浮玉宫暗道混进宫中找乾启。巨灵神虽是奉命看住乾启,但这不过是字面上的意思,东华帝君的命令其实是要禁止他人进入浮玉宫惹事。东华帝君与乾启多次会面下棋,别人或许不知,但化作青雨仙人的东华帝君原来便是常客,不由正门进入,反走偏门,侍奉官见了他,便也当作没瞧见。

    这一日,乾启正与东华在厅内下棋,内室里的暗门忽而咯噔一声响动朝内而开。东华并未感到惊讶,只是举起白子看着棋盘说道:“本座等你。”

    乾启点了点首,起身赶往内室,一见是茸花,不禁蹙眉道:“你是谁?”眼中依旧透着慵懒之意,但那眼底精光乍现,满是戒备。

    茸花盈盈拜倒,“奴婢茸花,母亲叫欣,原是与君如阿姨一起到东郡探查消息的。此番前来,是奉了梦琴姐姐的命令,到浮玉宫来找真君。”

    一闻‘梦琴’二字,乾启面色稍和,“以何为证?”

    茸花小|嘴颤了颤,梦琴可没给她什么信物证明真身呀!她抬首对着乾启颤声道:“姐……姐姐没给信物,姐姐只道从暗道里进来,真君……就会明白的。”

    乾启并没追问下去,只是负手说道:“她说了什么?”

    茸花垂首道:“姐姐想找真君借兵。”

    乾启奇道:“噢?借兵?”他最疼爱的好女儿一直都学不会心狠,多次被人用作棋子,这一次是要反攻了?他可不想自己的宝贝女儿手染鲜血,梦琴的善良,像她的娘|亲,可是她的固执却与自己太想象了。

    他正想着如何从东华那里多要几个能人护着梦琴,却听见茸花又道:“真君不必忧心外头的事,真君无法调动,姐姐却可以。更何况,炎重台内的朱雀不是楚霖,而是阿府的人,威胁不了浮玉宫,也无法与青龙联手。”

    这么说来,借兵是要对付阿府与青龙了?这孩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大了?乾启剑眉深蹙,“本座要是给你兵马,你怎么带走?”

    茸花微微一笑,“姐姐要的不是战士,而是要调动真君治下的妖族与魔族。姐姐说了,把真鬼逼出来,一定要用偏门,正门里半个鬼影也没有,十年磨刀无用,她却有办法。”

    “哈哈哈哈——!我的好梦儿啊!”乾启忽然大笑,着实把茸花吓得不轻,只是她又如何晓得,乾启这是在赞赏着梦琴的胆识。“好,本座借给她!”当下让茸花稍等,出去了半天回来,将一个手腕大小的扁身锦盒交到茸花手中,只吩咐了一些话,茸花便又拜倒,从原路退了出去。

    这段时间,唯有东华在厅内一直就这么坐着,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将那白子下了之后,悠哉地喝了几口茶水。待乾启忙完回来,他只是不咸不淡地问道:“你还真不怕本座给你降罪?”明目张胆地接见外人,还将令箭交出去了,这可是与玉帝对着干。

    乾启轻笑道:“今日若不是小女派人前来,我看依着你的性子,不下三日便要亲自动手了。”东华上回过来还是一个月前,为的便是朱雀一事。不管是谁到朱雀门去,回来的结果皆是“朱雀闭关,不能相见”。这原来不奇怪,但有了烈焰鞭和那匹矔疏的出现,甚至是菱娃手里的火云陀螺,这一切就变得耐人寻味了。

    东华薄唇微抿,许久方道:“烾旻神宇的真火,本座要亲自去瞧一瞧。”

    乾启下着黑子,一边说道:“我可帮不了你,我可是被你软禁在此,哪儿也去不得。”

    东华看着他,饶有兴趣地问道:“噢?那可奇怪了,本座怎么瞧着藤龙宠能来去自如呢?”

    乾启道:“这有何奇怪?青雨仙人也能来去自如,就像你明日能站在烾旻神宇前,我的宠儿也能做到。”

    二人面面相觑,皆是一笑。

    --------------------------

    最近老是加班,有些力不从心,赶紧先更了这章再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