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陆·残局  第十八章 秋夜暗访重望顶

章节字数:3060  更新时间:16-03-28 10: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有话要说?”秋夜向身旁的七俏问道。这一路上,七俏总是欲言又止,好似有什么拿捏不定,他原来还想过了蜀郡再问,但见白君一直跟随在后,又有三批人马监视着他们,不得不早些解决。

    七俏牵过赤龙马,微微皱眉道:“仙君别怪七俏多管闲事,只是七俏不明白仙君为何执意南下?那日收到通报,墨月已回到紫江营去了,岂不是放虎归山?壁水娘娘的事儿也是如此,七俏不明白为什么要让娘娘躲这么久,还有那个孩子,仙君就不怕他害了娘娘?”那孩子一身戾气,就像是冤魂聚体的合成品,一双眸子还会变得赤红如血。每每想起,她便不由得打个寒颤。

    秋夜淡然说道:“七俏可信得过本座?”眼角余光扫向人群中的几个角落,却还是一脸漫不经心。

    “仙君哪儿的话,七俏自然是信得过仙君的,就是有些事儿……想破了脑袋也没明白过来。”七俏微微抬首看向秋夜,只见他的脸上是一张再普通不过的面孔,可那双眼睛却是深邃如一潭无底的墨湖。

    她在心中感叹,仙君真是什么时候都是优雅沉静的,唯有在梦琴面前变得不堪一击。她这么想着,忽见秋夜回首瞧她,不禁打了个激灵便把头别了过去。“仙君还没答话呢。”

    “那孩子可是炎重台的新主,有他在,谁也伤不了壁水。他也很清楚,只要自己陪着壁水忍耐一些时日,本座一定帮他。”

    “新主?可是……这不对啊,朱雀可是个老人家。”

    “你见过?”

    “没见过。”七俏老实地说道,但仔细一想,才发现这其中有什么不对。“啊,难道里面是空的,所以巴特尔才会这么胆大包天?那墨月呢?”

    “本座问你,她是怎么回到紫江营的?”

    “她与一个蓝衣姑娘结伴而上。”

    “那本座要是告诉你那位蓝衣姑娘是梦琴派去的呢?”

    七俏如释重负般开朗地笑了起来,原来仙君心里可清楚着,她真是太杞人忧天了!轻盈地踏着碎步跟随在后,眼角忽而瞥见了一道影子,那半张脸看不真切,她却认得。七俏转身退着走,视线对上了不远处的白君,白君心领神会,身影一闪,从人群中消失了踪影。

    他们走走停停,沿着小道从蜀郡北郊的林子里穿梭。

    赤龙马鸣声萧萧,忽然纵驰与丛林之中。两批人马陆续来到林子间,皆是看了一眼地上的马蹄印,便又径直追了上去。秋夜与七俏从大石后走出来,白君随后迎上,原来这一切不过是调虎离山之计。

    “我还想你玉崇真君怎么不用腾云之术,不想是为了引出这几批废物?”白君一身白色锦袍,唯有衣袂末端染上了几滴鲜红。他略显厌恶地摆了摆衣袂道:“真是恶心,白糟蹋我的衣裳!”

    秋夜睥睨他一眼,转过身跃上半空,真驾开了腾云之术,两指一捏诀,将身形隐没于无形之中。

    七俏轻呼一口气,好在仙君没有发怒,只是这个白痴师兄怎么还是不会察言观色?她无奈地苦笑道:“好啦,白君,衣服脏了可以换,又不是把你鹤顶羽弄脏了,怎地扭捏得像个小仙女?”

    白君听她说自己扭捏,顿时不乐意了。“谁、谁扭捏得像个小仙女了?你师兄我可是个鹤仙!”

    七俏点首道:“鹤仙也好,仙鹤也罢,我没说你不是呀,只是说你像小仙女一样的鹤仙!哈哈哈!”

    “你……”白君撇嘴,对她还是无可奈何。谁让他喜欢小师妹呢?“瞧你不慌不忙的,定是有什么事要办吧?”

    “哎哟,还是师兄聪明啊!师兄猜猜,适才那几批人是谁?”七俏打趣道。

    白君听言,心底一口血不知该咽下还是吐出来。他闷闷地说道:“不就是狮罗魔和魅阳王的人么?”若他连那几点斤两都瞧不出来,估计明日就该改回仙鹤,而不是鹤仙了。

    不想七俏听后,竟是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傻师兄,就看见那几个没用的家伙。你就没发现暗处还有两批人么?”

    白君摸着被打得不轻不痒的头皮,“暗处?什么暗处?”

    七俏轻叹一声,没好气地说道:“是上边的,还有阿府的。”敢情这段时间在后边跟着,他是真的在游山玩水!“上边的是谁,我是不清楚,可是这阿府派出来的人似乎有些突然,突然得连他们自己都有些适应不来,所以才在一开始就露出了马脚。”那些人是在不久前才跟上的,内力只能算得上中等,拿来跟踪秋夜,还真是不自量力。

    话音刚落,大火喷发的声响划过长空。

    白君一惊,赶紧拉着七俏躲在大石之后,按在了树丛里。

    此时在邛崃山东坡重望顶的秋夜,也听见了声响,只是比七俏白君二人所听见的略为小声一些。他嘴角泛起一抹笑意,知道敌方被他的暗访吓得不轻,只是这重望顶是朱雀的驿站之一,也用于查探四周军情,这位‘假朱雀’怕是不知道这个地方。

    “仙君,她出现了。”黑色紧衣的男子跪在秋夜身后,恭敬地垂首说道。他正是从紫江营下来的公羊戬。

    “很好,那他呢?”秋夜负手问道。

    “已经和壁水跟过去了,只是他说了,想与仙君见上一面。”

    秋夜冷笑一声,道:“这事了了,自然能见。菱娃的尸体找到没有?”

    公羊戬把头垂得更低,“回仙君,没有找到。”

    “那就不用找了,让你的兄长将网收回来,金母的人就地解决,留下黄衫仙子。”半响听不见公羊戬的回应,秋夜又接着道:“你有话要说?”

    公羊戬纠结了一会儿,心想还是说出来的好。“我听闻仙君一路过来畅通无阻,似乎总有人赶在仙君之前将敌方给杀了,这难道不查?”

    秋夜摇首道:“清我满径荆棘,倒不像是敌人,这件事让你兄长不用管了,只要专注在拷问那位仙子即可。”

    公羊戬问道:“敢问仙君要知道什么?”

    秋夜说道:“任何与金母有关的事,让她一五一十地交代出来。两个时辰以后,不管她说了多少,让你兄长把她送到从云殿去。本座要的是结果,青龙与她说了什么,这并不重要,你可明白?”

    “戬明白!”公羊戬一拱手,起身纵下了重望顶。

    秋夜看着山下一望无际的葱郁,迎着凉风等了许久,直到有人从后边过来了,还是不想转过身去,仿佛背面看去的不是干旱大坡,而是满山横尸。“有没有消息?”

    “回仙君……没有。”云姑颤声回道,心里清楚秋夜对手下向来宽厚,但对于梦琴的事,总是显得异常敏感,甚至没有耐心,紫禧的伤与小柔的下场无非就是最好的证明。“云姑虽没有梦琴姑娘的消息,但却查到了另外两件事。”

    原来其一便是关于小柔的事,古牢被劫,小柔得以逃脱,但她哪里也不去,而是径直往北去了,目标明确不含糊。另一首,西陵一代魔族有异动,可是云姑派去的手下半道被拦截下来,醒来后竟都已经失忆,对自己执行任务期间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秋夜并没说话,薄唇微抿着,神色依旧,还有眉宇间那一丝舒缓,似乎这件事早在意料之中。云姑打量着他的神情,一颗心七上八下,赶紧又补充道:“云姑已派了手下跟上,如今唯一能确定的是她已过了黑水。”

    良久,秋夜方道:“嗯,知道了,你退下吧。”云姑只应了一声,便转身离开。

    重望顶离着火离宫还有一段距离,但朱雀门的几位弟子听到半空中那似有似无的响动,皆已坐不住脚。二弟子霖仲跨过门槛到广月台边一看,长空无云,日光西垂,却是一个人影也没有。

    “师兄可听见声响了?”三弟子必淮奔出火离宫门,跑到了霖仲身旁,随后跟来的还有炎彤与关龙檚二人。

    “你们也听见了?”霖仲问道。

    众人只是点首。

    霖仲觉着不妙,当下吩咐下去:“分八路站岗烽火台,彤师妹与檚师弟先到重望顶,妙君到紫衫连台,必淮留守火离宫。”

    炎彤皱眉道:“那你呢,二师兄?”

    霖仲顿了顿,言道:“我去一趟炎重台……有些事,还是放心不下。”巴特尔去了一趟炎重台出来,得到了烈焰鞭和辟火龙驹,不过一个月的时日,便被关入天牢之中。众人不敢冒犯尊师,这才迟迟不敢进去,可是趁着外头有事,他真想进去一瞧究竟。

    必淮倒吸一口凉气,“这……师兄,师父还在闭关啊!”

    霖仲点首道:“我当然知道,我们大家都知道,可你们就不想找师父问个清楚,问她为何将神鞭与灵兽都交到大师兄手上么?大师兄虽是首座弟子,但他终究不是朱雀化身,根本不能接管门主之位。大家心如明镜,也晓得新朱雀上位,我们就得离开火离宫,大师兄难道不知?”言毕,众人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什么也没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