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陆·残局  第十九章 螳螂身后伏雀鸟

章节字数:2755  更新时间:16-04-08 10: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斗篷帘山,紫金洞。

    虞津刚得到东部与西陵一带的消息,便快步赶回山里,他到九方桉身前噗通一跪,即道:“朱雀门的人动了,有人径直去了炎重台!蜀郡境内还发现了戎卫的影子!”

    梦琴与九方桉面面相觑,梦琴先笑出了声。

    “看来是我输了,”九方桉无奈地摇头说道。梦琴与他打赌,赌的是炎重台会有一场热闹,而那位‘子坚上将’必会再次现身。他原来觉得梦琴的期望太大,这才让梦琴自由调动九方庄的下属,不想她派去的几个地方都有了动静。

    “是啊,桉输了,我还是原话不改,就要十钱笃耨。”梦琴手指挑起案几下的一个转轴熏球,像是邀功一般在他面前晃着。九方庄有消息能卖,要这点东西一点都不为过。

    九方桉苦笑道:“扶南国是蛮夷之地,琴要笃耨,桉自然会答应,可快马加鞭也要最少两个月的时间,琴难道不能通融一下么?”就算他们的马不累,他们的人也不是神仙啊。

    梦琴轻笑一声,伸手比出三指,“那就给你三个月,再加玄参与水沉两味,怎么样?”

    九方桉道:“好,就三个月,货到清点。玄参水沉两味都好找,过几日便能给琴送来了。”他瞧了眼厅内的香盛与其余制香的器皿,始终不明白眼前的人儿为何忽然想起要制香。“琴还没告诉我为何要刺桐灵的茎叶呢。”

    梦琴手里把玩着转轴熏球,系在底部的几串碎玉穗子相互敲击,发出了清脆的声响。她不缓不急地说道:“紫江营的爅九阡,桉应该还记得吧?他的身上有股异香,我原来只道他喜欢这种怪异的花露,但后来派了曼馨跟上,才发现这股异香掩去了他的气息,饶是曼馨底子不差,也找不着他。之前听虞津说过,你们派去的人无功而返,说难听些,就是像无头苍蝇一样绕了一圈回来。”

    九方桉眉头微蹙,但不是因为梦琴的话,而是忽然想起几个最终失去了嗅觉的能手。“这香会伤身?”

    梦琴略表赞赏地看了他一眼,“这香原来就是用于麻痹,只是大量吸入体内,必会害病。”她只说害病,却没深入解释,感官失效不过是表面问题,经脉受损才是根本伤害。刺桐灵不过是其中一味较强的花露粉,只是这类香草的茎叶磨粉后极其轻盈,在空中容易散开。

    九方桉点了点首,“那便说得通了,只是可有解救之法?”

    梦琴捂嘴轻笑道:“桉,我可是锦鲤妖,不是个大夫。”若是懂医术,当初也不必‘借’了茶花源里的草药下山‘救人’。

    “啊,说到大夫,药池这会儿差不多好了。明儿琴试一试,看引进来的是不是温水,若是,便可将钩吻说的几味药抛入池中。”九方桉顿了顿,又道:“试水一事,还是交给曼馨或虞津来吧,你身子不好,别太随意了。”说完,又沉吟了半响,抬头见梦琴一双杏眼清澈如水,正看着走神的自己,不自觉地脸上一热,不由得躲闪着她的视线。“琴这么看着我作甚?”

    梦琴感到好笑,偏着头去看他,“就是看桉想得这般认真,真有一副大家风范。”

    九方桉原来还觉得有些尴尬,但见她一副豪爽的模样,当下好了些,只是摇了摇首,“琴惯会取笑我。”

    “是桉太敏感了。”梦琴莞尔一笑,将长袍裹紧了些。前些日子,萧梧派人将兽皮垫子与长袍送来,虞津半句话也没问,直接送内室里去了,深怕这些东西在自己手上多留一刻,便多了一分危险。

    虞津的眼神一闪,“那姑娘可有打算?”如今要论这洞里的权势,梦琴这尊大神他是万万动不得的,少主对她唯命是从,他看在眼里,也知道该怎么做了。

    果不其然,九方桉只是对着梦琴温言说道:“这事儿,你来拿主意。”

    “先前不是说左行庄在抢九方庄的生意么?那这一次我们索性把左行庄打压打压。”梦琴手里晃着转轴熏球,金色镂空边被烛光照得晃眼,她想了一下,接着说道:“就让南星打着左行庄的名号把消息放出去,再派人盯着火凤山,不管是谁,但凡不属仙界的,一个不留。”

    虞津猛然抬首,端的一脸错愕。这哪是打压左行庄,这明明是毁了左行庄!

    九方桉倒没在意,“桉还有一计。”

    梦琴浅笑道:“桉不妨说说。”

    “消息传出来,左行庄不足为虑,我关心的倒是左行兲。此人狡谲异常,行踪成谜。琴也知道,他背后有阿府,阿府有通王。我觉着要对付左行庄,便要将他的路堵死,断了通王的一只臂膀。”

    “那便堵住前往北方的所有道路,逼急了那只大雕,不怕他不飞出来。”若她猜得没错,左行兲与通王向来单线联系,只要一方没有消息,另一方定会着急。冲着这条线顺藤摸瓜,把新案旧案一起翻了。

    九方桉打量着梦琴的脸色,见她眼中流光溢彩,必然知道什么。“琴知道通王的身份?”心里忽然想到什么,又无奈一笑,“琴这么暗示我,看来是要与我有笔交易了。”

    梦琴手中的熏球一落,叮铃当当的声响不断在洞中回响。“咱们的九方庄少主果然聪明过人啊!桉猜得没错,我确实想与你做这笔买卖!”

    虞津听着二人对话,你一言我一语地,不把左行庄当做一回事,心下急了。“少主,左行庄的人擅长奇术,伤了庄里许多弟兄,要是对着干,那可是大处下风啊!”

    梦琴挑了挑眉,“便是伤了庄里弟兄,才要把这债给讨回来。难不成就要让他们笑话,看九方庄好欺不成?”

    这句话落在虞津耳中,倒成了有意挑衅九方桉。他皱着眉看向九方桉道:“还望少主三思啊!”

    九方桉还是那不温不火的性子,不看他,也不生气。“琴怎么说,你便怎么做。你不做,庄里多的是人才。”这句话,算是一个警告。

    虞津被他噎了回去,一副憋屈的模样让人心疼,曼馨抿嘴看着他,心里不是滋味。

    梦琴看在眼里,心底是感谢九方桉向着自己,但她向来护短,这心早向着曼馨那头去了,只是这一边想着对策,一边又在心里责怪这木头匣子怎么像是镶了玄铁一样,这么冥顽不化的,一点也不开窍!“虞津你担心桉被左行兲报复,这我能明白,但我希望你信得过我。这一次,我会让左行兲知道什么叫一报还一报。你就按我的话去做,如若不然……我也不会对你怎么样。叫你不动,我还有曼馨。”

    虞津蓦地一抬首,狠狠地瞪着梦琴,半响说不出话来。好个妖女,竟拿曼馨威胁他!

    曼馨倒是镇定得多,知道是梦琴玩心大起,看着脸色难看的虞津,反而觉得好笑了。她别过头去捂住嘴,让虞津看来,倒像是在哭。

    梦琴轻哼一声,“算了,撬不开的匣子,配锁也是白搭。”这话指的是虞津的固执配不上曼馨了。“怎么样,桉?要不要做这笔买卖?我要的不多,不过也绝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儿。”

    九方桉轻笑几声,没有直接答话,只是缓缓将二人的琉璃杯盏都给满上,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比女子多了几分刚毅,比男儿多了几分柔和,那份轻浅的笑,还是那么暖心,又那么真诚。“其实……桉还是那句话,只要是琴想做的,只管吩咐就是,不必这么麻烦。琴这么客气,反而教我难受。”

    梦琴抿嘴一笑,“怎么,桉知道我要问什么了?我可是一点都不会客气的。我要的是一个活人,一个死人。”

    九方桉的脸色稍缓了些,“我知道那个活人定是戎卫,可那死人却是谁?”

    梦琴冷笑一声,“那个死人如今还活着,看在别人还没玩得尽兴的份上,就让他活得更长一些。待朱雀门新主继位,我就要见到他的尸体,把他亲手送到燕大哥面前!”

    九方桉欲言又止,过了半响方道:“好,就依你。”那个死人便是远在紫江营的毕凉宫卿。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