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陆·残局  第二十章 炎重台择日易主

章节字数:3102  更新时间:16-04-11 10: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重望顶上能瞧见火凤山山顶的火离宫,又能看清山下的景物。秋夜负手立于重望顶的烽火台上,只见远处斜阳落下,一天即将过去。

    “什么人?”女子话音刚落,风声逼近时,那一声吆喝却是出自男人的口。

    秋夜大手一挥,两指夹住了枪身,衣袂翩然一落,让来人看清了他的脸庞。

    “秋夜?怎么是你?”女子迎向他,一边让身旁的关龙檚退下。她正是关龙檚的师姐——炎彤。

    秋夜转首冲她微微一笑,“好久不见。”

    炎彤心里一咯噔,瞬间有些愣怔地站着,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脸色也因为想起青丘一事而变得有些发白。她回到火凤山久了,竟然已经忘了那些事,忘了秋夜是怎么发怒而将灵鹜重伤。

    关龙檚上前将炎彤拉到身旁,只是淡然地说道:“师姐,小心悬崖。”随后向秋夜一拱手,便作施礼了。“不知师兄为何在此?檚与师姐奉命到此站哨,怕是不能留人。”

    秋夜回首看他,“无碍,反正你们站哨的时日也不长,再过几日,这朱雀门又要易主啦。”

    炎彤惊道:“什么意思?”她就该想到秋夜不请自来,必不会无风无浪。她紧张地盯着秋夜不放,无意间攥紧了关龙檚的衣袖。

    秋夜淡然道:“没什么意思,只是知道了一些事,我此番前来也不过是想看看结果,再看看师妹师弟们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关龙檚听言按耐不住,将炎彤往身后拉去,自己站近了些。“师兄若是真心相助,火离宫上上下下自当感激于心,但这一次,怕是没那么简单了吧?”

    秋夜看着他笑了笑,负手缓步离开,只在风雪中说道:“哪日火凤山留不下你们,青丘的大门随时恭候你们的到来。”

    风雪在山脚便已停下,秋夜施开驾云之术,顺着山道一路向南,直到炎重台的洞口之外,又折道退向较远的地方。里头的人,他暂时不想惊动,他要亲眼见到的只有阿府的人与那位即将继位的新朱雀。

    待朱雀上位,巴特尔必死无疑,青龙没了朱雀的帮助,东郡便成了孤立无援的一方魔邑,再不是能与天庭抗衡的虎狼之师。

    青丘依然是当年的青丘,会有帝君掌国,会有帝师监国。只不过,现下看来,一切还是后话。

    与此同时,不远的山林里,黄杉仙子已剩半口气悬着,神情异常痛苦。公羊勍抱胸看着她,没有半点怜悯之色,只是看着手下拉扯着她身上按好的夹棍。公羊戬进来时,赶紧让他们停了下来,走到兄长身边问道:“不能把人弄死了,她得活着到从云殿去。”

    公羊勍没好气地看着他,“弟弟送来的可不是一般人,对付妖魔的法宝都奈何不了她,仙君给的那些法宝,轻些怕她聋了哑了,重些怕她就此羽化,我可是没了法子,才想到凡间的夹棍,可你看她,一张嘴比玄铁还硬,都夹成这样了,还是什么也不说。”

    公羊戬瞧了那仙子一眼,“兄长身上还有续命丸?”

    公羊勍蹙眉道:“弟弟想怎么做?”难不成还有他没想到的招儿?

    “时间有些紧迫。”公羊戬从靴子边拔出了一把匕首,“夹棍夹得她脑袋晕乎,我让她清醒清醒。”眼明手快地在扯开她臂膀削下一块肉。

    仙子喊出声的时候,公羊勍与他的手下都吓了一跳。他们是在外头办事的,与曼馨一样甚少与秋夜见面,但也听闻跟在秋夜身边的下属,多是杀伐果断之辈。只是公羊勍没有想到,自家的四弟也有了这般狠心肠,下手比他更狠。

    不过半柱香的时间,黄衫仙子已被公羊勍押往从云殿,而公羊戬则赶到了林里另一处。

    石山下怪石嶙峋,左右又有大树遮阴,即便站在高处也挺难发现。一个身穿铠甲的孩子抱胸坐在地上,他身旁站着失踪已久的壁水,而他跟前几步之外,是一个被拷打得浑身是血的姑娘。

    那孩子便是这一代重生的朱雀。

    公羊戬心有余悸,抬步赶到壁水身旁说道:“黄衫仙子已被送往从云殿的路上,二弟子霖仲去了炎重台,你看……”这话对着壁水说的,但真正拿主意的却是那个孩子。

    壁水只是温和地笑道:“你这小公羊,下手这么狠的,怎么这会儿害怕了?”转首对着那孩子又道:“楚霖,你要怎么做?”

    楚霖转首看她,眼底毫无情感可言,对着壁水却是多了几分敬意。“姐姐怎么看?”他是带着上一代朱雀的本事重生于世,没了上一代的记忆,却带着一身对于阿府的怨气。楚霖二字原是上一代朱雀的名字,他念着旧仇,从壁水那里听说了这个名字以后,便为自己起名‘楚霖’。

    壁水用水袖捂住嘴轻笑,“你这么问我,我定是向着秋夜的。”

    楚霖点了点首,“那姐姐若是向着他,会要怎么做?”

    壁水寻思半响,“你的心思是在夺回陵光神君之位,但这贼子都在你手上了,还怕她调动火离宫的人么?我还听闻藤龙宠已至火凤山,他身旁还有一个无名仙人,你大可直接抓着贼子返回火离宫,但有件事我得提个醒,有人放出消息,说是旧主已逝,新主更替,千年福寿齐天。”

    楚霖听着不悦,“谁放的消息?怎么没听姐姐说过?”壁水一直在他身边,见什么人,他定会知道。

    壁水道:“还不是听小公羊说的,不过这消息的源处……小公羊,你来说说?”这下又把烫手山芋丢回了公羊戬的手上,只见那张脸上一阵白一阵绿的,看着觉得好笑。

    公羊戬额边青筋直跳,当下垂首回道:“只查到是中原一带,就断了线索。”

    楚霖蹙眉道:“中原?这能散播消息的唯有北左行,南九方,九方庄远在南方,这不只有左行庄了么?”

    公羊戬冒着冷汗,不敢抬首与其对视,只是恭恭敬敬地道:“话虽如此,但这兴许是别人散播的,实在难说。”

    楚霖斜视着他,“你查过左行庄?”

    公羊戬道:“查过,对方只道庄里没收到这个消息,更没传过这个消息。”

    楚霖摇首道:“此地无银三百两,左行庄是情报通天的大主儿,自己地盘上的消息若说没听过,那还真是见鬼了。”别看他小小年纪,说出的话却是一针见血,加之嗓音低沉,当如鬼魅一般。

    壁水在旁和声道:“若是出自左行庄,这还了得?听闻睚眦岭一事,左行庄可是与通王关系密切,庄主左行兲还是阿府旧人。”这句话不说还好,说了正中靶心,着实让楚霖气得不轻。

    “好个左行兲!”楚霖使力往地上一捶,溅起了一地沙土。“看来他是在给你抬高地位。反正旧主死了,满山猴子都能当大王!”掌心一翻,只听见那姑娘的腿咔嚓一声,看来就这么断了。

    壁水看着情势不对,拍拍楚霖的肩膀说道:“好了,楚霖,其实我别无他求,你照样带着她返回炎重台,但我只求你先留着她一口气。对于她,我还有别的用处。”

    楚霖挑眉道:“这是姐姐的主意,还是他的主意?”这个他,说的自然是秋夜。

    壁水莞尔道:“他有主意,不过这得先过我的手。这姑娘不知习得什么本事,害了我的一个好妹妹,又险些伤了我的贤侄。”

    楚霖沉吟半响,“姐姐说的妹妹可是之前常提起的梦琴?”

    壁水点首道:“正是啊,原来一家好好地,不知怎地就遭了罪。”她端着一脸黯然神伤的模样,却不是装出来的。

    楚霖知道自己提到了她的伤心处,歉意地别过了头去。“姐姐莫要伤心,楚霖会还你一个公道。只是能不能夺回陵光神君之位,这还难说。”

    壁水看了那重伤的姑娘一眼,只是轻声说道:“这你倒是无需多虑,好在你重生为男儿,如今要直接封神,也只经由东华授权,金母无权参与。”

    楚霖点首,表示他心里清楚。天界里仙神任职一事由东华与金母全权负责,东华管的是男仙,金母管的是女仙。“之前听姐姐说东华已经出关?”

    壁水知道这孩子心思缜密得紧,怕这么问下去会透露了血契一事,当下只能推托道:“听说是出关了,睚眦岭起事之时,我就在你身边,怎会见到东华?”

    楚霖瞥了公羊戬一眼,又将视线移到了那个姑娘的身上。“你到底招不招?”

    那姑娘匍匐在地,进的气已比出的少,听他这么一问,只是艰难地喘着气道:“是玉……崇……真……君……”

    壁水摇了摇头,并没有半点怒气,她依旧坐在楚霖身旁,对着那姑娘说道:“姑娘你这是傻呀,你不问问楚霖是怎么到的这里,也不问问我们是谁?但凡与他熟络的,谁还这么称呼他呀?”

    楚霖歪头一笑,“姐姐这话说得好笑,这是在告诉她要怎么说?”

    壁水轻笑着摆了摆水袖,“她命不久矣,这话是说给你听的。”

    楚霖冷笑一声,朝那姑娘身上抛出了一捆捆仙绳,对二人吩咐道:“明日卯时就上炎重台,挡我者死。”

    

    作者闲话:

    总算能把真假朱雀搬出来了,再不出来,小锦鲤和夜夜就不用见面了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