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陆·残局  第二十一章 左行兲瓮中之鳖

章节字数:2951  更新时间:16-04-19 23: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炎重台的入口坐落在断崖的另一首,中间隔着一条深不见底的深渊。这原来已几乎无人光顾的地方,竟在寅时开始变得客源不断,先是两个人进去,再是楚霖一行人进去,接着又是火离宫的人进去了,一个也没出来过。

    那率先进去的可以算是一个半人,其一是青雨仙人,另一个则是藤龙宠的化身。

    秋夜察觉到动静,却依旧坐着闭目养神,只因他要等的人始终未到。他此刻所在的是个简陋的小草屋,屋里只有案几和垫子,连个取暖的炭炉也没有,一身真气和法力积存着不敢滥用,便是是怕里头会闹过火。

    公羊戬来回进出了十来次,这次进来只是言道:“仙君,里头传出打斗声,但并没持续多久。”秋夜听言点了点首,只是让他接着去探。他离开不久,草屋里又进来四人,一个是冰翼,另三个是原来被派往东郡察看情形的铁娘子。大姑鞠躬当作全礼,即道:“真君,主人向您问好。”言罢,二姑与小姑也跟着对他施了礼。

    秋夜点首,并没多说什么。他知道铁娘子是风骨派来的,问好是假,查探究竟才是真。他们身旁站着的冰翼倒是没有直接说话,打量了他们三姐妹一眼,总觉着他们来得蹊跷,当下也不敢冒险,只是与秋夜附耳说了几句。秋夜眼神一闪,看着冰翼半响,只道:“当真?”

    冰翼点首道:“半点不假,便是她要人带走的,尸体也找到了。”

    秋夜嘴角笑意浅浅,虽然还是一副冷漠肃然的模样,却比平日多了几分温和。“你去看着那边的动静,只要他动了,便与公羊勍兵分两路吧。这一次收网,我要让他防不慎防!”冰翼应声,退了出去,只剩铁娘子留在里头,不坐也不走。

    哐——

    暖和的光晕像是水面上的涟漪,自炎重台内扩散出来。林间的鸟瞬间被惊走,随即哐当几声,又伴随着几个男人的叫声。秋夜盯着玄关许久未动,直到公羊戬奔入屋内道:“仙君,是左行庄的人来啦。”

    秋夜问道:“左行兲呢?”

    公羊戬摇首道:“并未见到。”

    “仙君!”七俏兴奋地奔入屋中,与正中央的公羊戬撞了个正着。“啊哟,你这只小公羊怎么总是爱挡我的路!”七俏一边抱怨,一边捂住撞疼的鼻子,一双眼睛水汪汪地像要掉出泪珠子了,却一直打转出不来。公羊戬伸手捂着自己那只被撞得不痛不痒的左臂,只觉得委屈的是自己,却无处伸冤了,看着七俏半响,又不做声地转首面向秋夜。

    七俏原想接着揶揄几句,但见秋夜盯着自己看,赶紧将话给咽下去,改说了正事。“陇西郡那里传来消息,说是左行兲北上不成,改为南下,估计已到邛崃北山,阿府旧址也有了动静,是直线往南下来的。”她眼珠子咕噜噜一转,将视线投到铁娘子身上,见他们的打扮与冰翼相似,不禁问道:“三位姐姐面生,敢问可是美山过来的?”

    铁娘子闻言相互对视一眼,最终是大姑对她点了点首道:“妹妹哪里来?”

    七俏轻笑两声,“我从哪里来不打紧,要紧的是三位姐姐是敌是友?”公羊戬喝了一声,七俏也不消停,反正秋夜并未反对,便算是赞同了。她甜甜一笑,一手搭在公羊戬的左肩上道:“看来都是朋友。既然是朋友,妹妹奉劝一句,西陵的魔族近日绕到美山去了,不知打的什么主意……我还听说,过去的都是羽山赤俞一部。”

    二姑与三姑惊呼出声,大姑也自惊道:“此话当真?”

    七俏说道:“我为何要骗姐姐?”

    大姑想了一会儿,一颗心还是忐忑不安,当即拱手道:“真君,赤俞一部与天福宫向来不和,我们担心主人应付不暇,只好先行告辞。待解了围,我们定会再访。”言罢,三人盈盈一拜,但秋夜只是垂着眼帘,不置可否。大姑倒是没在意,带着两个妹妹一起离开了,公羊戬看着他们远去,一边狐疑地问道:“我怎么没听说赤俞一部去了美山?”

    “呵呵,小公羊怎么会知道这些事?”七俏不爱搭理他,转首面向秋夜接着道:“仙君,这事可有些蹊跷了。西陵的魔族前后分作三路奔走,原来看似偶然,但目的可是明确得很。赤俞一部去了九江,此刻返回,正好在美山附近;蛊尾一部围在火凤山境内,只是不让凡人与其他妖魔两族进来;奴良、尸山两部才是真真的奇怪,原来不出中山境地的,却是一块儿去了北部黑水河口,如今也是往火凤山赶来。”

    赤俞一部去九江,秋夜并不关心,左行兲在那几座山头找宝器,大本营又在附近,他们估计是冲着左行庄去的。秋夜寻思半响,忽道:“你说左行兲南下,阿府也有动静了。也就是说……左行兲原是北上去了?”

    七俏点首道:“是啊,他是径直往阿府旧址去的,跟着他的有好几十人,可是都在黑水河口走散了,只剩他一人,后来才被毕月乌与渡风子拦截了去路……啊,奴良与尸山两部魔族都在黑水河口,这会不会与他有关系?难道他们都是左行庄的人?”

    毕月乌与渡风子原是在北部看着阿府的,左行兲想必是过不去,这才南下,只是他们并不晓得左行兲若是真的过去,也见不着通王。通王早被九方庄的人引到另一边去了。

    秋夜一时没有联想到九方庄,当下只是摇了摇首,“不是,这四部都不是阿府的人。”他们是浮玉宫治下直属,是投奔了乾启的魔族部属。这些魔族的做事风格可谓谨慎又胆大,他原来当是乾启派来的,但见全是聚在一方蛰伏待机,没有太多雄霸之气,是与乾启素来的作风不太一样。既没有桀骜不驯的那股气势,却有着几分执拗,让他想起了心底挂念着的人儿。

    “蛊尾一部可有外人领着?或是这附近可见到什么熟人?”秋夜试探着问道。

    七俏想了想道:“没见着熟人,倒是听说九方庄的人之前在采集刺桐灵与牡兰苧。这些都是麻醉药草,多了却能害人的,不知九方庄要这些作甚!”牡兰苧偏偏只开在夷陵沼泽一带,算是兰宁花种最为艳丽的一类,汁水煮浓了碰上伤口能害命。她晓得九方桉长年以麻醉草药压制疼痛,但先前也从未大张旗鼓地搜罗这些草药。

    “那便罢了,你与公羊戬看着炎重台,只要……”秋夜话未说完,便听见有人喝道:“追!赶紧把他抓回来!”几十人踩着在林子的一条小道进来,因踩在落叶上而发出了沙沙的声响,七俏与公羊戬相互对上一眼,快步冲了出去。

    “别挡路,让开!”一把低沉的男音自门外传来。

    “西贵,你还想跑?你这挨千杀的为何要到炎重台来?说!”炎彤冷声呵斥道。

    “哼,你们串通了魔族的人拦截老夫的去路,又在半路给庄里的人设伏。老夫不来找你们,难不成还等你们登门拜访?”他低沉的嗓门这么一吼,显得非常洪亮。秋夜在里头没见着他的人,便已猜出了他便是左行兲。

    “废话少说,看招!”炎彤一喝,向着左行兲扎面攻去,枪杆自左手滑出,三昧真火如火龙卷着尖头,眼见就要打中,却见后者根本没移步,一手抓住了枪杆,另一手出了五分力对准了炎彤心头。

    “师姐小心!”关龙檚抢先一步使枪上挑,左行兲的手伸了一半,便又抽了回来,一翻掌击向他们时竟成了排山倒海之势,流动的热气瞬间浓缩,戾气与真火将关龙檚逼得连连倒退,炎彤出掌想替师弟抵御,怎知还是讨不了便宜。

    七俏与公羊戬在一旁看着,不敢螳臂挡车。三人僵持下去,七俏见炎彤抵住攻势的手都涨的紫青难辨,心下一急,想进去通报一声,公羊戬挽住她的臂膀向后一扯,屋里正好射出一颗灵珠,就从她面前两寸疾飞过去,打中了左行兲背后关俞处,破了他的真火护身。

    噗——

    只见左行兲一个趔趄向前扑去,对着半空吐了一口鲜血。

    “秋夜。”炎彤感激地对着屋里唤道,一只手抓住血脉不通的臂膀,慢慢移步向前,将关龙檚挡在了自己身后。那颗灵珠是秋夜的,适才若是再慢一步,这只臂膀筋脉尽断,即便以后养好,怕也不能灵活地使枪了。她眼角余光瞥见身旁的那只鳞伤遍布的大手,鼻间不禁一酸,心中发誓要好好护着关龙檚。

    这首,左行兲咬牙切齿,撑着身子从地上站了起来。“暗箭伤人,你算什么东西!”

    

    作者闲话:

    前面当后妈有点太过瘾,后面俺当好亲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