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楔子(这是正文,要看哦)

章节字数:3185  更新时间:12-06-11 18: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江湖如潮,飞湍流急,巨浪滔天,谁可立于那潮头?

    江湖如山,峰回路转,云蒸霞蔚,谁可站在那山巅?

    江湖险恶,险恶的是人心;江湖多彩,多彩的也是人心。

    江湖就在人心,只要你觉得自己是江湖人,你便入了江湖。

    一入江湖,身不由己!

    若问当今之江湖,谁是第一大门派,人人都可告诉你——扶风门。门主罗存,手中一杆五爪神飞枪,曾打枪匹马独扫塞外匪帮沙里尘,为民除了一大害,更兼急公好义,结交遍天下,为江湖人所景仰,被推举为武林盟主。

    若要问谁是天下第一高手,人人也都能告诉你——凤刑天。凤刑天少年成名,一身武艺卓绝,十五岁便确立的天下第一人的地位,更兼风流倜傥,所到之处红袖飘摇,空留无边痴怨。他一向独来独往,虽然其生性乖张,性格阴晴不定,行事亦正亦邪,跟个大门派倒也得秋毫无犯。

    然而凤刑天不知何故,狂性大发,忽然杀入快意门,将门主本赵不忍擒去杀害,最后更将快意门人杀得干干净净,再一把火烧了个灰飞烟灭。那快意门虽不是什么大门派,却也向来以重义而著称,开初是一些跟快意门有交往的帮派向他讨要公道。这凤刑天却什么也不说,来者非死即伤。此举自然让他成为武林公敌,各门各派纷纷向其挑战,皆无功而返,而且凡是向他挑战的门派不久后便会遭到其报复,不是掌门被其所杀,便是重宝秘籍被盗。不过数年,已是天怒人怨。当时的武林盟主,防风门门主罗存应众人请求,向其挑战,也败下阵来。不久之后,这风刑天杀入防风门,罗存再次落败,羞愤自尽,扶风的秘籍《铁柳如风》也被那凤刑天据为己有。

    五年之后,扶风门弟子秦无声为报师仇、为江湖除害,发下战书,约凤刑天绝战于太白山凌日峰下……

    太白山,鸟道横绝,扪参历井,高不可攀。山间终年云蒸霞蔚,主峰凌日峰遮天蔽日,以至于山间峡谷常年阳光稀薄,被暮色笼罩,不见天日,只在每月上旬,偶有新月从岩缝间透入。

    谷内坍塌的庑顶上依稀可见“新月阁”的匾额,一人抱琴坐于其上,俊逸的的脸庞冷若寒霜,手指拨动琴弦,声似裂帛,他手指的动作,四边落木萧萧而下。

    不远处的断石上,一名灰衣男子杖剑而立,凌乱的长发被琴音激荡得肆意飞舞,神色凄厉。忽地,灰衣男子张开双臂,双目精光仰天长啸,啸声震动了天地,如熊咆龙吟,几乎将琴音吞没。

    抚琴的男子衣袂飞扬,蓦地起身,那琴打了个旋凌空飞起,悬空而歇,好似有一个无形的支架将其托起,又似黏在指尖。

    啸声一浪接着一浪,在四壁上撞击,如海潮汹涌,林木开始瑟瑟发抖,碎石毫无方向地乱撞,疾若流星。抚琴男子的身躯岿然不动,猛地发出一声长吟,此声清若凤鸣,撕破山谷间层层声网,直入云天。

    蓦地,所有声音戛然而止,树止、石落,一丝声息也没有,天地间似乎回到了鸿蒙混沌之初。

    谷口,炽热的阳光自西斜射而下,贴着刀削般的山崖,将世界划分为阴阳两半。一块五丈余高的青色巨石碑从左边的山崖倾斜着搭在右边的崖壁上,将原本就不宽敞的入口挤压得更加狭窄,碑上五个铁画银钩的大字——暮色倾城。

    山脚下的空地上站着一群人,皆神色凝重。

    “师傅不要担心,风刑天那魔头恶贯满盈,今日定然在劫难逃。”

    “你是没见过凤刑天的武功,断肠十六式一出,那是漫天血雨啊!”说话的人须发半百,脸上的神情不知是赞叹还是惊惧,一年前他还英姿勃发,锐光四射,掌中刀号称岭南无敌。但即使他这样的人,也没在凤刑天手下走过十招。

    “连天罗存罗盟主主都死在他的刀下,秦无声难道比他师傅还厉害,竟能战胜凤刑天?”

    这个疑问在众人心中埋藏了很久,但却谁也不愿说出。希望本就如此渺茫,若秦无声真的战败,这场武林浩劫到底何时才是个尽头。

    三天前,这数百号人怀着无奈的希望守候在太白山下等待,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层希望越来越淡薄,悲观的气氛开始蔓延。

    “各位,师傅在的时候,便夸奖秦师弟是百年难遇的武学奇才,为此,他还敬告了扶风门的列位先辈,破例收了带艺投师的弟子。所以各位但放宽心,秦师弟定能取胜,匡扶我武林正义。所谓邪不胜正,胸中有浩然之气,便自有神明庇佑。”说话的是扶风门弟子。

    “是,邪不胜正,朗朗乾坤,难道还真的能让邪魔当道不成?”其他人听了这话,多少受了些鼓舞,相互安慰。

    坐在一旁的一直没有发话的少年此时忽地嗤笑了一声,璇即冷冷道:“我师傅有情有意,敢作敢为,岂是你们这些伪君子能够望其项背的?莫说一个秦无声,便是那罗存从坟墓里诈尸出来,师徒两人联手也不是我师傅的对手。”

    这少年看上去不过十一二岁,却老气横秋,那副不可一世的神气与凤刑天一摸一样。

    “兔崽子,你找死,大爷早就看你不顺眼,正好灭了你!”一名大汉将手中双斧大力碰交,发出一声巨响。

    少年丝毫也不惧怕:“以大欺小,以多欺少,这便是你们名门正派所谓的侠义?要卑鄙不妨卑鄙到明处,我生平最佩服的便是真小人。”

    那大汉大怒,正要扑过去,忽听山顶传来一声长啸。

    啸声清朗,却似充满无尽的愤怒与悲凉,隐有风雷交变之声。

    “不好,大梵魔音。”随着这声惊呼,众人但觉一阵血气翻涌,内力深厚点的立刻运功相抗,那些功力较浅的弟子却捂着耳朵再地上翻滚哀号。

    电光火石之间,一道灰影从山顶疾驰而来,快若闪电,势若流星,转眼便来到众人面前。

    “凤刑天,你好歹也是成名高手,何苦倚仗自己的武功,欺负这些晚辈。”

    凤刑天收住魔音,寒冰般的眼神从人群划过,令人不寒而栗。

    秦无声人影全无,凤刑天却安然无恙地下山,谁胜谁负已显而易见。为首的几人相视苦笑。

    原本的打算是,只要秦无声能伤了这魔头,哪怕是败了,大伙一拥而上,也能将其制服。但面前的风刑天步伐稳健,气势夺人,除了微微凌乱的发丝,几乎没有任何不妥,只怕众人联手,也难将其制服。

    想着想着,各人都暗自握紧武器,只等凤刑天忽然发难时便于迎击。

    凤刑天却不再看他们,而是将目光投向了那少年,神色变得温柔而又安详。

    “玄墨,你过来。”

    名唤玄墨的少年并不见丝毫喜气,来到风刑天身边,便低下头不再做声。

    凤刑天伸手抚摸着他的头,温声道:“师傅跟你说的话,你可记得?”

    玄墨点头,眼里泛出了泪光。

    凤刑天冷峻的脸上绽开一丝笑容,竟是说不出的华丽动人,几乎让流光也失了色。

    “记得就好,为师也就放心了。”转过身对着小心戒备的众人淡淡道:“有劳各位久候了,凤某无以为报,唯有将从各位那里取来的东西还给各位。”他这话令在场的人欣喜万分,却又不敢相信这魔头居然真有这般好心。

    凤刑天看出众人疑虑,“凤刑天癫狂一世,总是心愿难了。此战之前,凤某已将平生所学录下,名为《断肠诀》。而这些年来所得之物,柳某也找了个妥当的地方安放,将藏宝之地的地图画了下来与《断肠诀》合为一书,再一分为五交与了几个帮派代为保管,也算取之于正道还之于正道了。”说到这里,风刑天眼角微微一挑:“各位不妨自己去查,究竟是哪个门派得了我的《断肠诀》和藏宝图。谁若有本事将这个五份秘籍只要合在一起,列位的财宝秘籍,柳某的武功和多年的积蓄,便尽归他所有了。”

    “凤刑天,你好阴险恶毒,这岂不是故意挑起江湖血雨腥风么?”

    凤刑天仰天大笑:“贪字当头,腥风血雨便在所难免,但各位若能象你们自己标榜的那样无欲无求,只为天下大义,又何来什么争斗,何来什么血雨腥风?”

    话音刚落,便见他鲜血自口中蓦然狂喷而出,顿时便染红了胸襟。

    众人先是一惊,继而大喜,这魔头原来受了重伤。为首几人递了个眼色,带着各自的人悄悄从四下围拢。

    凤刑天恍若未觉,用衣袖擦擦嘴角,徐徐侧身迷蒙地望向山巅,过得片刻忽然疯狂地大笑起来,神态狰狞而又绝望:“大音无声,问世间谁与争锋。《无声谱》果然是最无可比拟的神功,秦无声,秦无声,我输得心服口服。”

    挺拔的身影向后徐徐倒下,从众人的视线看去似乎是将夕阳压在了脑后,天边残霞支离破碎地飞舞,孤雁飞过,落下几声哀鸣。

    众人错愕片刻,忽地发出一阵雷鸣似的欢呼。

    作恶多端的大魔头凤刑天终于败了!败在秦无声手中。

    秦无声力挫凤刑天之后便退出江湖归隐扶风门内,足不出户,从此莽莽江湖便少了一名英雄侠少,多了一段不灭的传奇。

    《断肠诀》和《无声谱》也消失在江湖岁月中,空自令人神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