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章桃园三兄弟

章节字数:3062  更新时间:07-11-09 09: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二楼雅座。

    对着一桌的菜肴,我毫无形象地大快朵颐,昨晚的梦境果然成真了啊……

    “哈哈,姑娘好不豪爽!”那黑脸的大汉笑得豪迈万分。

    趁着嘴巴里塞满了拼命咀嚼的空档,我抬眼觑他,他正撕了好大一块肉塞进嘴里,吃得一点也不比我文雅。

    倒是一旁的白面男子还收敛些,不过吃相最文雅的要数那温吞男了,那个吃相,真是令淑女也汗颜。

    “好好一个姑娘家,怎么会弄得如此落魄呢?”那黑面的大汉好奇,大咧咧问道。

    我嘴里塞着肉,愣了一下,忘了咀嚼,就那么包着满嘴的肉,傻兮兮地看着他们。

    他们也都停了下来,看着我。

    “我……”含糊不清地嘟囔了一句,我拼命在想该怎么说。

    “如此说来,姑娘的服饰倒有些奇异。”那温吞男看着我,缓缓开口,那气势……真不是盖的。

    那眼神,分明在怀疑我……呜呜,他在怀疑我……想起刚刚那封血书,我的心凉了半截,偷偷看了那温吞男一眼,那个家伙一脸温和地说什么“就当谢过姑娘归还失物”,请我吃饭……唉,贪吃惹祸……这个家伙八成就是怀疑我,来探我的底了……

    如果我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说不定就会被“咔嚓”掉。

    我开始抖,虽然很饿,但我还不想因为一顿饭就把小命给吃掉了……那也太昂贵了不是……

    “我……从小被爹娘遗弃,收养我的人家嫌我命硬……然后又被遗弃……然后……被卖进青楼……”我满口包着肉,一嘴的油,满面的悲,含糊不清地说着,极力为自己胡诌一个悲戚万分的身世。

    “真是过分!”那黑脸的大汉倒是古道热肠,听我这样说,狠狠一拍桌子,站起身来,气得咬牙直发抖,“天下岂有那般狠心的爹娘!”

    天下岂有那般狠心的爹娘?

    我心里微微一颤,抬头看他。

    “三弟,你吓到姑娘了。”温吞男依然一脸的温吞,他缓缓开口。

    他那一掌力如千钧,岂止是吓到我……根本是吓坏了酒楼里所有的客人……

    我侧头,看着旁边桌上的一桌客人一脸的恐惧,抖抖缩缩地弓着腰缩着脖子撤离现场,唯恐遭到池鱼之殃……站在门口送客的酒保敢怒不敢言。

    “然后呢?姑娘你从青楼里逃了出来?”那黑面大汉坐了下来,仰头喝了一大口酒,又看向我,殷切问道。

    “被赶出来了……”缓缓咽下口中的肉,我慢条斯里的开口。

    “噗……”那温吞男和白面男子口中的酒一下子喷出来。

    嘿嘿,我自得起来,他们一个冷面一个温吞,我还以为面神经麻痹呢,原来也会有别的表情啊。

    “为何?”反倒是那黑面大汉颇为镇定,“莫非姑娘有何妙法?”

    我抹了抹嘴,抹了一手的油,“非也,自我上门,青楼生意一落千丈,自然也就留不得我这瘟神了。”见他们一脸怪异,我终于捧腹大笑起来,“哈哈哈,没听过么?我命硬啊!铁打的的命!哈哈……”说着,我举了举胳膊,作大力士状,“别看我瘦得这么精,昨日我被摔得半死,又挨了六十大板,今日还能活蹦乱跳呢!”吃饱喝足,我生龙活虎,话也多了起来。

    “啊?昨日在街头直呼曹操名讳,被打了六十大板的就是姑娘你啊!”那黑面大汉嚷嚷起来,竟是十分高兴地模样,“姑娘好胆量!”

    我讪讪地笑,这么快就出名了?

    “这年头,姑娘都是扭扭捏捏的,难得遇见你这么爽利的,痛快!”

    自打听我直呼曹操名讳,被揍了六十大板后,那黑面大汉愈发熟络起来,我不禁开始怀疑……这个家伙,跟曹操有仇么?

    “这个朋友交得!我姓张,名飞,字益德”,那黑脸的大汉自我介绍还不过瘾,指着一旁的温吞男,又道,“这是我大哥刘备”,复又指向那个白面的男子,“那是我二哥关羽!”

    此言一出,桌上静默半晌,温吞男抿唇斜睨了那黑脸大汉一眼,想来是那张飞心直口快,就这么把自己的老底先给泄了……

    本想来探我的底呢,这叫什么来着?偷鸡不成蚀把米……

    等等!关羽?的9f

    我瞪大眼睛,看向对面那个一脸冰冷的白面男子,“关……关羽?!关云长?关公?”我大呼一声,满面惊奇。

    哦……原来他们竟是桃园三兄弟……(黑线……这个称呼忒怪异……)

    纵使我历史烂得非同寻常,只是关公的大名真是如雷贯耳!黑帮电影看多了,那些黑帮大佬每回发誓,那都是对着关公的像发誓啊!义气!这家伙绝对是义气的代名词!

    我大呼一声,站起身来,跑到关羽身旁,细细地打量,从头到脚,从左到右,从上到下,里里外外看了个通透……的55

    眼是丹凤眼,眉是卧蚕眉,真真一个相貌堂堂,威风凛凛啊……

    不好,那卧蚕眉皱了起来!(小生:废话,要你被个一身异味,满脸痴呆的花痴流着口水欣赏,你会大呼过瘾吗?)

    “咦?姑娘识得我家二哥?”张飞一脸惊奇。

    “嗯嗯。”我点头,满脸都是见到偶像的花痴状。

    “我家二哥如何?”张飞奇道。

    “英勇无敌,义字当先!”我张口便道。

    关羽微微一愣,终于正眼看我了。

    我乐了,正眼看我了不是?嘿嘿,看吧,就算是后世尊为“武圣”的关羽,也爱听好话嘛。

    “那姑娘可知道张飞?”眼睛亮亮的,张飞一把扯住我,满面期待。

    我抬头看他,就我如今这副尊容和满身的异味,他也敢一手抓着我,实属勇气非常。

    见他如此期待地盯着我看,我不由得吞了口口水,“呃……力大无穷,勇冠三军……”

    张飞面泛红光,直点头,复又抓着我的手,指向刘备,“我大哥呢?我大哥如何?”

    我傻笑着看向那个一脸讳莫如深的温吞男,嘴角咧得都快抽筋了……那位大哥可是个难伺候的主……

    “儒雅之将,胸怀宽广,有容人之量……”我小心翼翼地开口,尽挑些没刺的话来讲。

    有容人之量……大人,您就放过小女子吧……

    “不知姑娘芳名?”刘备不为所动,只缓缓开口,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唉,那样的眼神,当真叫人毛骨悚然,我浑身一个激凌……

    “来而不往非礼也,姑娘不愿告知芳名么?”再度开口,明明声音平静无波,我却心得心惊胆颤。我知道了,他的潜台词是:要活命,就报上名来!

    “裴笑!”几乎是立正敬礼,我忙告知芳名。

    看他们一脸的怪异,我就知道他们又想歪了……又想歪了……

    “陪笑?”张飞大叫,随即有些怪异地侧目看了看楼下。

    我随着他的目光一起看向楼下,酒楼对面的大街风景是相当地不错……

    在正对酒楼的地方,不偏不倚有一座宅子,宅子上挂着一块匾额,上书三个大字,连那字体都仿佛是含着柔,带着媚。

    几个香肩半露的女子倚在门前,满面都是勾人的笑。

    虽然看不懂那字,但我仍是无师自通,知晓那是什么地方了……

    嘴角微微抽搐,我就知道……他们想歪了……

    无力地按了按额,我无从解释,干脆破罐破摔,随他们臆想去。

    “回风!回风!”一声惶然的大叫打断了我的自怨自艾。

    回风?好熟悉的名字?

    回风?不是狗儿他娘的名字吗?

    我下意识地站起身来,走到窗边,在那座大宅的大门北侧,一个全身褴褛的男子被打得十分凄惨。

    “回风!回风……”虽然打得极惨,那男子却一个劲地叫唤。

    那个男子……是那个老乞儿,狗儿他爹!

    “裴姑娘”,刘备拿出一个小钱袋放在桌边,“今日相见也算有缘,这些权当谢过姑娘归还失物。”

    我微微一愣,转身,瞟了一眼那小钱袋,心里嘿嘿直乐,钱啊……钱啊……真可爱……

    “裴姑娘,这些权当谢过姑娘归还失物……”刘备温温吞吞地看着我,再度开口。

    我仍是盯着那钱袋傻乐。

    “裴姑娘,这些……”刘备再度开口。

    磨了磨牙,我笑眯眯地看向那温吞男,“您好心怜悯小乞儿无衣无食,小乞儿自当感恩思报……下辈子做牛做马,还您大恩……”

    下辈子的事下辈子再说……这个家伙不就是要拿银子堵我的嘴嘛!潜台词即为:拿了银子闭上你的嘴,血书一事若再提起,看爷不拧了你的脑袋!

    “如此甚好。”点头,刘备起身离开。

    张飞抱了抱拳,道了声“后会有期”,便和关羽一同离开了。

    “对了……”正在我对着那一小钱袋流口水的时候,刘备忽又转过身来。

    我忙一把抹去口水,做洗耳恭听状。

    平静无波的看了我半晌,他温温吞吞地开口,“买身衣服,洗洗换了吧。”语皆,扬长而去。

    留我一人呆愣在原地,半晌,抬起手臂,嗅了嗅,随即做呕吐状。

    真是难为他们能跟我同桌吃饭了……果然有容人之量……成大事者啊……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